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8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不过似乎是担心梅雪作弊,巫恋拿起那副牌检查了一下,然后交给了煌来发。

看着一群人志得意满,史尔特尔摇了摇头,这群人一看就是没经过梅雪的毒打,对此阿米娅倒是情绪稳定,煌和临光以及巫恋确实是梅雪离开之后加入罗德岛的,闪灵倒是以前就见过梅雪,但她那个时候有意无意的会选择避开,对梅雪的了解不多。

按照规则,每家最多三张牌,剔除两张大小鬼,剩下的从2到K依次按点数算最大,A算是唯一大过K的特殊牌,相加最大为胜利者,如果出现平手,则依靠大小鬼分胜负。

“那我发牌了。”

煌虽然心里犯嘀咕,但手上动作不慢,三两下就发好了牌,然后拿起自己的看了一眼,嗯……三条J,算点数来说这是很大的,这局多半是稳了!

闪灵和临光的牌还不知道是什么,但看临光的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闪灵倒是镇定自若,估计点数也不小。

巫恋则是用自己的目光来回扫了一遍,想了想又注视着梅雪,小狐狸并没有看牌,他只是吃着苹果,仿佛这场赌局和自己毫无关联,说到底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姐姐们要玩牌,这种游戏挺无聊的,还是打麻将了有意思,至少玩那个的时候可以打发更多时间。

至于扑克牌……唔姆,赢得太快没什么意思。

“看来大家的牌都不错啊,哼哼,让我们直接看看梅雪的牌是什么!”

也许是对自己的胜利过分自信,煌干脆伸手替梅雪翻开了他的牌,正当她踌躇满志的要甩出自己的牌赢下这一局的时候,摆在小狐狸面前的三张K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没洗牌?

闪灵和巫恋的脸色也不好看,她们两个的手里都拿着点数高于煌的牌,巫恋更是清楚闪灵的是QQJ,比自己的QQK只差两点,只要小莫提在她就可以看到别人的牌。

但面对梅雪,显然一切的花里胡哨都显得毫无作用。

“……我是不是,不该玩这个?”

煌突然有了一种自己主动跳进了一个大坑的感觉,对此迷迭香摇头表示否定,当然,这不是说煌应该玩这个,小猫猫的意思是,玩什么她都玩不过梅雪的。

输了要遵守游戏规则,煌和闪灵等人无奈的脱掉了外套或者长袍,巫恋象征性的摘下头顶的发卡,看着仅有一条浴巾之遥的梅雪,心中开始涌现出了一种名为不甘的情绪。

明明只有一条浴巾,她们可是四个人啊,这要是拿不下梅雪怎么说得过去呢?

于是,大无畏的煌等人向梅雪的浴巾发起了一次挑战,但不管她们拿到的是什么,梅雪的牌永远都是三张K,甚至连花色都不带变化的,以至于煌干脆就直接给他发明牌了。

煌等人的衣服一件接一件的减少,意识到不对劲的巫恋选择了中途退出,她居然险些沉沦进去了,这要不是小莫提发现她的异常,估计现在她的下场也不会太好,毕竟她穿的可没煌等人那么多。

一次一次的输,煌似乎上头了,闪灵和临光选择了罢手,但她们也挺不好意思的,毕竟还有这么多小姑娘看着呢,不过因为大姐姐们普遍拥有相当傲人的身材,所以除了羡慕和些许的嫉妒之外倒是没有别的目光。

嫉妒蒙蔽了迷迭香的双眼,巫恋也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自己的胸前,铃兰更是看了一眼小刻,唯独塞茜莉亚和小刻自己毫不在意。

一来是塞茜莉亚还小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担忧,二来她继承了费莉亚的优秀基因,将来肯定成就不菲。

至于小刻?她现在的大小已经是铃兰、迷迭香加上巫恋都不够打的了,再加个阿米娅还差不多,小兔子在成长的营养方面从来就没输过,不过小刻确实在发育方面比较过分。

“怎么会这样……”

煌的惊讶胜过羞耻心,谁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明明牌是她发的,梅雪甚至都没摸过牌,怎么每次这小狐狸都是拿最好的牌,不管煌用什么办法,改发牌顺序,临时换牌还是别的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个局面。

这样就导致了上一章开头的场面。

“毕竟是梅雪,煌你输的不冤枉。”

迷迭香的尾巴轻轻摇晃着,这也算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了,小猫猫其实打心里不觉得煌能有什么赢面,只是抱着一丝期待而已,要是煌真的能赢那也不错。

“可是这样……就不能让我赢一次?”

煌看了一眼自己,她已经没啥可以脱下的了,否则就该走光了,现在这个样子出门左转去泳池泡着还差不多,咋就上头了呢?

有一说一,煌还从来没输过这么惨,不过比起单纯的胜负,迷迭香注意到煌的眼神总是盯着梅雪的胸口,这家伙……一定是嘴馋了!

实际上确实和小猫猫猜的差不多,煌其实从刚才就有意无意的把目光扫过梅雪的胸前,她还记得那天晚上自己和小狐狸之间发生的不可告人的事情,个人来说……她挺喜欢那种感觉的。

“胜负到此为止,让梅雪自己来选今晚到底睡哪儿吧。”

虽然很不想这样,但打牌这块确实没人能赢了梅雪,大家还是把选择权交到小狐狸的手上,梅雪叼着苹果,小狐狸越想越不对劲,这里是他的宿舍啊。

不过如果真要选一个的话……

“就史尔特尔姐姐好了。”

梅雪抱着尾巴,他这会儿确实很困了,真要去给讲故事也没精神,这件事只能稍微的延后一些。

“为什么?”

“因为史尔特尔姐姐抱着更舒服啊。”

小狐狸抖抖耳朵,小姑娘们集体看着自己的胸口,闪灵和临光也愣住了,哦对,丽兹确实不算太大。

其实她们误会了梅雪的意思,小狐狸所说的抱着更舒服,是指抱着史尔特尔的时候会更暖和,莱瓦汀做空调还是很棒的。

“没办法,输了就是输了,认了吧。”

愿赌服输,煌和闪灵以及临光穿好衣服,垂头丧气的揪住迷迭香把她带走,铃兰和巫恋也只好送塞茜莉亚回去,小刻更是扛着梅雪给的大蛋糕回去慢慢吃。

陈晖洁和阿米娅彼此看了一眼,无奈的也只好离开,但临走的时候阿米娅特地给了阿斯卡纶一个眼神让她跟着自己一起走,同时示意红看紧点。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史尔特尔和梅雪,红躲在暗中观察。

小狐狸叼着苹果看向史尔特尔,后者想了想,指了指他的床铺。

“直接睡?”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啊,可惜因为审核的缘故这一章没办法写的太直白,唉,之后会写一篇差不多的番外,顺带一提蕾缪安姐妹番外、霜星和阿丽娜番外以及莉莉娅番外都会在下周放出,全订群会有全套番外,其他群会有部分,之后才会逐一补全。

第一卷 : 第272章 史尔特尔的角

夜已深,梅雪抱着自己的尾巴,史尔特尔抱着他,感觉很暖和,小狐狸抖抖耳朵,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姐姐要把自己抱这么紧,搞得好像他会跑一样,这里是他的房间啊。

“梅雪,我有件事想问你。”

“怎么了姐姐?”

正当小狐狸琢磨着怎么才能让史尔特尔稍微松开一点的时候,她居然主动的松开手,转而让梅雪正对着自己。

虽然已经是关灯睡觉了,但两人的夜视能力都挺好,梅雪那双湛蓝色的眸子在这样的夜晚也有别样的变化,史尔特尔看着他的眼睛,或许还没有人注意到十二点之后梅雪的眼睛会变得如此动人,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琥珀包裹着大片的星空,让人细看之下就不自觉沉溺了进去。

“姐姐的眼睛会发光唉。”

梅雪的尾巴情不自禁的摇晃,史尔特尔那双紫色的竖瞳总有一股特殊的魔力,她高傲的气势从眼神就可见一斑,很少有人敢和她对视,但梅雪正好是其中之一。

“你也差不多,喜欢我的眼睛吗?”

纤细的手轻轻搭在梅雪的腰上,史尔特尔的眼中少有的浮现出一丝温柔,对她来说梅雪和自己的关系应该介于姐弟和爱人之间,尽管梅雪自己记不太清了,但她还记得就好。

“很喜欢~”

梅雪肯定的点了点头,史尔特尔眼睛确实是小狐狸见过最漂亮的,像是明亮的宝石。

“就知道哄姐姐开心。”

搂着梅雪把小狐狸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史尔特尔轻轻咬住他的耳朵,本来又热,还被这样闷着,小狐狸自然要挣扎。

“呜呜!”

“好了好了,以前你不是挺喜欢这样的吗?”

感受到自己被梅雪咬了好几口,史尔特尔也无奈的松开了手,低头看了一眼,还好她这件衣服露出的地方不少,梅雪全都咬在了肉上没弄脏衣服,不过小狐狸的力度把握的很好,倒是不疼。

“全是口水……不对,我不是打算问这个的。”

史尔特尔摇了摇头,好久没和梅雪睡在一起了,一不小心就带歪了话题。

“呼……为什么姐姐你们都喜欢这样做啊?”

梅雪也是郁闷了,这些大姐姐怎么一个个都喜欢把自己按在她们的胸口啊,她们不知道这样很闷的吗?害的自己每次都要动嘴咬人。

“不舒服吗?”

“唔……是挺软的,但是会喘不过气。”

小狐狸的直言不讳让史尔特尔嘴角勾起,身材这块虽然比不过苏雪儿,但她也确实可以傲然大多数人了,至少梅雪曾经亲口说过更喜欢她这样的。

“那我以后会注意,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史尔特尔的手轻轻捏住了梅雪的尾巴根,她知道那个地方是梅雪的软肋,只要拿捏到了这个地方,梅雪就算有再大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咕!姐姐要问什么?”

自从尾巴被史尔特尔抓住,梅雪心里就有了一种异常奇怪的预感,小狐狸总觉得今天晚上这个觉又不好睡了。

“你之前是不是说过我的角握起来会扎手?”

“!!!?”

看着梅雪炸毛的样子,史尔特尔立刻猜到这件事不是费莉亚说的那么简单,看来这小狐狸还有事瞒着自己啊。

“看来是说过了?”

“唔……嗯。”

梅雪微微点头,缩成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早知道就不这么说了。

“那要不要摸摸看呢?”

说着,史尔特尔稍微的低下头,让梅雪的手可以恰到好处的摸到自己的角。

她似乎是不太服气,毕竟对于萨卡兹来说角和尾巴具有特殊的意义,史尔特尔这样的角算是相当漂亮的一类,平日里也有好好的保养。

“那我试试……”

看着近在咫尺的角,梅雪轻轻伸出手摸了摸,嗯,确实不扎手,倒不如说摸起来很棒,史尔特尔估计还做过打蜡抛光,梅雪倒是挺喜欢这个感觉的。

不过小狐狸说史尔特尔的角扎手也不是没有原因,毕竟边上尖锐的凸起要是扎到估计会很疼。

这边梅雪抓住了史尔特尔的角,她也没闲着,伸手揪住了小狐狸那对毛茸茸的狐耳反复揉搓,很是喜欢的样子。

躲在暗中观察的红默默注视着这对姐弟的行动,她也想出去摸摸梅雪啊,当然,耳朵让给史尔特尔,她要摸尾巴。

可是作为一个冷漠的杀手,保持高冷是有必要的,至少也要等史尔特尔离开了再去和梅雪贴贴才行。

今晚其实很平淡,史尔特尔并没有趁机对梅雪动手动脚,这倒不是她自制力有多强或者没兴趣,只是……外面来的人实在有点多了。

从刚才到现在,尽管梅雪没啥反应,但史尔特尔感知得到门外不断有人来了又走,甚至还有个别家伙似乎不打算走,多半是担心自己离开之后她做点什么吧。

但是看着怀里犯困的梅雪,史尔特尔并没有打算再深究下去,抱着梅雪安稳的睡下,一如从前。

【不用再等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姐姐,你叫我史尔特尔就好】

【你的尾巴还真厉害啊,能拿出这么多东西,嗯,你要……好吧,给你,小心别被划伤】

【居然非要抱着才能睡着,你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啊,算了,谁让我是姐姐呢】

看着怀里不再缩成一团,而是慵懒靠在自己身上的梅雪,史尔特尔那双锐利的眼眸浮现出难得一见的温柔。

她轻轻伸出手抚摸着梅雪的秀发,像是触碰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小心翼翼。

“梅雪,你长大了啊……”

回想起当初那个坐在梅花树下的少年,和面前的正太相比还要更多几分怕生,但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梅雪始终都是她的弟弟。

幽蓝色的蝴蝶从梅雪的尾巴里飞出来,停留在了史尔特尔的面前,她轻轻拍打翅膀。

“好久不见,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只是一缕残魂,拥有的力量相当有限,记忆残缺不全,这就是史尔特尔对苏雪儿现状的判断,可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就史尔特尔的判断,这世界上除了梅雪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把苏雪儿逼到这个地步才是。

蓝色的蝴蝶轻轻扑打翅膀,和史尔特尔之间开展无声的交流,但是在红看来她只是单纯的睡下。

“……当年你说自己需要离开一段时间,但一去就是那么多年,他也就那么傻乎乎的等了你那么多年,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是坐在那棵树下等着你。”

史尔特尔看着怀中的梅雪,近五千年的岁月流逝,对祂们来说也不过眨眼之间,但小狐狸还不适应,每次的许愿都会失去记忆,他自然不会把自己当作长生种。

“从第一天,第一周,第一个月再到第一个百年,因为没能等到你,所以选择了逃避你。”

等待了漫长岁月,从每天的期盼再到后面的失望,最后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认为是姐姐抛弃了没用的自己,那是除了梅雪之外谁都无法理解的感情,毕竟不是谁都会动不动花上数千年去等一个人的。

之前梅雪第一次见到麟青砚的时候想要逃跑也是因为这个,出于本能的感受到了她身上苏雪儿的气息,但却是陌生的脸庞,他不想再失望,所以选择远离。

蓝蝴蝶似乎有些失落,她自然最清楚自己的弟弟是怎样天真的小傻瓜,也知道自己消失了太久,实际上她并非苏雪儿本体,真正的苏雪儿早就以另一种方式永远陪在了梅雪的身边。

“既然不能说,那就不说好了,让他睡吧……”

既然苏雪儿不愿意告诉当初她去做了什么,为什么当初要把梅雪托付给自己,史尔特尔也只能理解为这不是她该知道的事情,或者不能知道的事情,毕竟这对姐弟的身世太过离奇,能力太过可怕,已然超过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

能让苏雪儿都回不来的事情,绝不会是她一个史尔特尔就能搞定的。

只是看着怀中的梅雪,史尔特尔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回忆和他走在荒野的那些年。

与此同时的叙拉古,烛火点亮了昏暗的房间,穿着华丽服饰的女人坐在桌前,端起自己的咖啡抿了一口。

“很好奇我为什么要特别接待他们吗?”

“是的,只一个罗德岛,应该还不至于值得您如此重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