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9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曼弗雷德有些疑惑的看着W,原本在他的预计中至少赫德雷也该在,毕竟W此行应该是为了萨卡兹雇佣兵而来,当然,直接走大门确实有点瞧不起人了。

但邪门儿的地方就在这里,直到W出现在大门口之前,居然没有人任何发现她的踪迹,还是这家伙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守城的士兵才发现她的。

“不然呢,我也不可能把那只小兔子带过来吧,还是说……你们想和那只小狐狸好好聊聊?”

这话让曼弗雷德后背发凉险些打了个哆嗦,他当然知道W口中所说的小狐狸指的是什么人,要知道前段时间特雷西斯可是被梅雪整的老惨了。

还有血魔大君,这段时间他都没工夫去理会那群阿谀奉承的维多利亚贵族们,生怕自己的出个门之后遭遇不测,让自己从此之后只能躺在棺材里。

“你这次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来送信而已,特雷西斯呢,该不会都不敢见人了吧?”

要不当初伊内丝评价W早晚死在自己的这张嘴上呢,这家伙简直是不会积口德,专挑人家的痛处去说,刚才她这句话差点引得周围的萨卡兹士兵们举起武器,要知道现如今在大多数的萨卡兹心里基本都是一个年头:天无二日,特雷西斯殿下那就是唯一的灯塔。

“你说来送信,替谁?”

“一个你不会太想见到的人,好吧,我坦白,就是当初在战场上把你和你的部队按在地上摩擦的的那个人。”

这话让曼弗雷德的血压也是一阵的升高,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同时也知道了送信人是谁,毕竟当初可不止他一个人被博士小姐的战术吊起来锤,有梅雪的帮助,本来就堪称妖孽的博士小姐更是能对特雷西斯的萨卡兹军事委员会形成降维打击。

还记得当初梅雪和博士就是最让特雷西斯头疼的存在,结果现在这俩家伙又凑到一起了,哪怕现如今的罗德岛远不如当年的巴别塔强大,但……但特么的这群家伙有梅雪啊!

“你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只是送信?”

“当然不是,我还需要带走一些人,不过你大可以放心,实在不行让赦罪师跟着我也可以。”

W看上去有些不知死活,这不是作者用错了比喻词,而是所有萨卡兹士兵的心里都这么想,毕竟W再怎么说也就只有一个人,但是光是现在围住她的萨卡兹士兵就有至少一千,更别说曼弗雷德亲自出马。

“带走一些人……看来凯尔希确实提前做了安排。”

“是啊,不过现在有小狐狸在,这些手段都变得没有必要了。”

看着W摊着手一副自豪和骄傲的样子,语气中却显得有些失落的凡尔赛模样,曼弗雷德真是恨不得直接抽刀子给她来两下,尼玛,有挂了不起啊!

“你觉得我会那么轻易的让你把人带走吗?”

“别把话说那么绝对,至少让特雷西斯看完这封信再说嘛。”

毫无尊敬可言,W在提到特雷西斯的时候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嫌弃,如果不是因为凯尔希和阿米娅(实际上是特蕾西娅)的嘱托,她宁愿直接把特雷西斯连同这座城市一起炸上天。

毕竟她是个坚定的特蕾西娅拥护者,当年特蕾西娅出事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她最尊敬的人和那只小狐狸会不会有事,后来更是好几次都想直接炸了特雷西斯,如果那个时候不是因为要对雇佣兵们示好,她、伊内丝和赫德雷怕是早就被暗中处理掉了。

这轻佻的态度让曼弗雷德很是不爽,特雷西斯是他的恩师也是效忠的对象,他自然不容有人诋毁,可他又心有顾忌,W虽然是个疯子,但还不是个傻子,不可能什么都不准备的就站在自己面前。

“把信给我。”

“那可不行,我说过要亲自交给他的。”

W摊着手,但曼弗雷德严重怀疑这家伙会借着送信的理由对特雷西斯来一次暗杀,尽管W的实力对特雷西斯构不成威胁,但还是要注意一下。

“你打算怎么办呢?”

“嗯……把信交给你也行,不过那样的话我就直接去找我要找的人了。”

看着W有恃无恐的样子,曼弗雷德不好托大,向特雷西斯发起通讯之后得到了那边的许可,显然那边早就知道了情况。

“把信给我,人你可以带走,但不能超过十个。”

“本来也没那么多。”

W的笑容中带着难以捉摸的恶趣味,实际上这次她来只要接走两三个人就够了,而且和特雷西斯等人猜得一样,她确实有恃无恐,特蕾西娅不会让她真的就这样单靠玩诈术保命,风险太大了。

在曼弗雷德的注视下,W很是不屑的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一封信丢给他,注意到了她的手有意无意的想要触摸左边的口袋,曼弗雷德猜测她的底牌也在里面。

曼弗雷德警惕的检查了一遍这封信,以防对方在上面做什么手脚,要知道以萨卡兹的法术想要做到这一点不是很难。

“信没问题,交给殿下吧。”

确定了信上没有附带的诅咒,曼弗雷德差遣身边的卫兵把信送去给特雷西斯,而他自己则是选择了留下,因为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罗德岛派出W来接送,很重要?不,那样的话为什么只有W?不重要?不,那样的话W没必要冒险前来。

难道和几年前的事情有关吗?

曼弗雷德不由得回想起自己率军入城的那个时候,当时巴别塔和特雷西斯之间的战斗还在焦灼,意识到自己最后必然会胜利的特雷西斯将维多利亚视作了新的目标,与大公爵合作得到了派兵的权力,同时为了围杀维多利亚最精锐的战士,也就是那些蒸汽骑士们,他们在维多利亚诸王的坟墓设下圈套,联合维多利亚的贵族议会将总数三十二名的蒸汽骑士尽数杀死。

当然,出于对英雄的尊重,萨卡兹们没有去动他们的遗体,让骑士们和自己的王一同长眠,让他们战死的一幕定格。

可是在那个时候,博士小姐和梅雪突然出现,也是最后一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大闹了赦罪师的实验室,带走了一位赦罪师和某个金发的萨卡兹,然后再次把血魔大君炸上了天,全程都带有相当的目的性。

但是后来的发展出乎意料,巴别塔在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失去了特蕾西娅、梅雪和博士这三大支柱,抓住机会的特雷西斯一举推倒它,特蕾西娅的残党成为了如今的罗德岛,博士和梅雪消失,现在想来……或许一切都值得仔细的思考。

而且更值得在意的还要数罗德岛现在的情况,经过调查,特雷西斯等人居然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罗德岛背后站着的势力远不止大炎一家,甚至连萨尔贡都主动和罗德岛开始了贸易往来。

不管是巴别塔的倒塌还是罗德岛的兴起,这些简直都像是早被人算计好的,如果当年没有锈锤为罗德岛掩护,那么阿米娅等人甚至都不一定能逃出卡兹戴尔。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计划,才会将玻利瓦尔、叙拉古、大炎和莱塔尼亚等诸多势力牵连在一起?

曼弗雷德眉头紧皱,他只希望别是自己最担心的那个情况,碎片大厦尚未完工,现如今光是边境的乌萨斯军队和几位大公爵就够让人头疼的了。

亲卫在影子中快速的游动,信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传到特雷西斯的手中,W不关心上面写了什么,她只是来带走几个人的,至于清算特雷西斯?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个即将把萨卡兹推上刀山火海的家伙如今已经成为了大多数萨卡兹唯一可见的光明。

至少现在,他还不能死。

(也不知道W有没有把信送到,话说为什么我几年前会能想到今天的局面,我有那么厉害吗?)

博士小姐有些摸不着头脑,那封信是她刚苏醒的时候就带在身上的,还特地写着给特雷西斯,不过刚苏醒的时候她还不知道谁是特雷西斯呢,就去问凯尔希和阿米娅,把她俩都给问不明白了。

谁能想得到和博士小姐居然还会和特雷西斯有书信往来?不过看完那封信之后,凯尔希表示一定会把它送到特雷西斯的手上,还跟梅雪要了点能让W自爆的手段。

嗯,大家没看错,就是自爆,实际上W的口袋里放着一颗跟阿玛雅同款的毁灭菇,如果真给逼急了把这玩意儿丢出去,罗德岛和特雷西斯的恩恩怨怨就该烟消云散了,只不过是蘑菇云的云。

如果不是因为伦蒂尼姆城内还有很多平民,以及相当多的隐秘藏于城下,估计别说是凯尔希,维娜得第一个举手赞成炸掉自己的老家。

“梅雪!梅雪快来救我啊!”

眼尖的瞥见了路过的小狐狸,博士小姐的叫喊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但隔着墙壁和玻璃小狐狸没办法听到博士说什么,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没事。

“博士,你还好吗?”

小狐狸抱着尾巴来到博士的下面,抬起头之后抖了抖狐耳,原来博士和华法琳姐姐都一样喜欢穿黑色的啊,不过华法琳是黑色的连裤袜,博士是另一种款式的。

“上面好冷的,如果不是因为穿了保暖丝袜的话我肯定要感冒了。”

“可今天没刮风啊。”

梅雪伸长尾巴,解开绳子的时候顺带着接住博士小姐和华法琳,虽然看上去个子很小,胳膊也没啥力气,但梅雪的尾巴还是很强悍的,举起一辆车都轻轻松松,似乎被尾巴碰到的人或物都会变轻,方便梅雪把东西收进尾巴。

“……咳咳,可是太晒了,我的皮肤都被晒伤了。”

“可是下午的时候太阳不是一直都被遮住吗?”

小狐狸一句话堵死了博士小姐的嘴,实际上从她被吊上去的时候开始梅雪就喜欢博士和华法琳能少遭罪,老天爷很给脸,一直都没刮过什么风,她们的脑袋上总有一朵云遮住太阳。

“你总说这些话将来会找不到老婆的。”

从梅雪的尾巴上跳下,博士伸手捏了捏小狐狸的脸,华法琳对这个说法不屑一顾,找不到老婆?梅雪?

“可我有老婆啊。”

小狐狸呆萌的眨眨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但令确实是自称他老婆。

“……领结婚证了?”

“没有。”

“那最多算是感情关系比较密切的朋友,不算老婆。”

博士搂着梅雪的脖子,一脸坏笑的准备忽悠人,刚才她被挂了那么长时间,这要是不想法子折腾一下凯尔希可说不过去。

“那就是没有。”

“没有就对了,梅雪,要不要我给你找老婆?”

(我怎么突然感觉后背发凉呢)

华法琳皱起眉头,博士小姐的话让她感觉怪怪的,这家伙该不会还想要整出什么大活儿吧?

“好,不过博士不可以吗?”

“唉我……为什么会想要是我?”

博士小姐有些疑惑的指着自己,她还以为梅雪第一个想到的会是那几个最玩得来的小萝莉呢,或者是塔露拉这些个大姐姐。

“因为我喜欢博士啊。”

一击绝杀,梅雪那双纯洁的眸子里透露出的认真和喜欢让博士小姐别说是砰然心动了,差点心脏爆炸,这小狐狸撩起人来也是真不会手下留情。

“唉,我说博士你要不就答应了吧?”

华法琳戳戳博士的胳膊,算是打趣她,但博士小姐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失落。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要是真的和梅雪结婚了,就他这个可爱的样子和我这几乎为零的抵抗诱惑的能力,我怕不是会累死在床上……”

“???”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总之是什么都多多~票票啊打赏啊刀片啊多来点!

第一卷 : 第276章 乱牵红线的博士小姐

“铃兰,这是要去做什么呢?”

看着金发的沃尔珀女孩儿提着蛋糕迫不及待的走着,心里有数的博士小姐明知故问,看着铃兰窘迫的脸红,心里不由觉得好笑。

“蓝毒姐姐刚烤好蛋糕,送了我一个,所以我,我要去找梅雪哥哥一起吃。”

“只是一起吃蛋糕吗?”

“我……”

铃兰直接变成了口吃,只是单纯吃蛋糕?那她就不需要在这里面加小纸条和自己的宿舍钥匙了。

“哎呀放心吧,其实我懂你的,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感情萌芽之后难免会对优秀的异性心怀期待,这很正常。”

博士轻轻拍了拍铃兰的脑袋瓜,顺手rua了两下她的大耳朵,嗯,这个手感也很不错。

“这个……我还以为博士您会说我是坏孩子。”

“怎么会呢,铃兰这么可爱,哪有人会舍得批评你,喜欢上梅雪也不是你的错,这年头除了”

看着铃兰低着头似乎有些害羞和不好意思,博士小姐也没太在意,只是带着她走到一个角落里,左右看看确定了没人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面前像是犯错的学生面对班主任一样低着头沉默的铃兰,博士小姐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铃兰,你也不想看到梅雪被别的女孩子抢走吧?”

这句一般来说只会出现在小孩子不能看的漫画里的话让铃兰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一脸警惕的看着博士小姐,随时准备打了个电话给亚叶姐姐让医疗部看看博士是不是被挂太久了脑子不太对。

“……咳咳,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成为最后赢的那个?”

博士也意识到自己的话确实有点带着歧义,不过铃兰是怎么知道这话的潜意思的?难道她看过……好吧,铃兰毕竟早熟。

“想。”

铃兰很诚实的点了点头,别说是想了,她恨不得现在长高三十厘米直接拽着梅雪去领结婚证然后办喜宴,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规格就按大炎那边的来,毕竟那边是夫家。

“那我单独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刚才我和梅雪聊过了,他说啊……如果将来要是一定要结婚,他一定会选你。”

此话一出,铃兰瞬间耳朵竖起生怕错过了任何消息,一张可爱的小脸也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显然是上当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会觉得梅雪不喜欢你?”

博士小姐的反问自然得来了铃兰的摇头否定,她不会也不会愿意见到那种情况的发生,而且她可以肯定小狐狸是喜欢自己的。

“那不就得了,我跟你说,机会一定要抓紧啊,你也知道罗德岛里面对梅雪有想法的人很多吧?”

“嗯,我知道。”

“加油铃兰,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可是博士,您为什么要帮我呢?”

铃兰眯着眼一脸的狐疑,自从喜欢上梅雪之后,为了将来能让夫家那边满意,铃兰可是学了不少关于大炎的知识,比如各种风俗文化,包括大炎的语言,其中有一句就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无利不起早,非黑即贪。

而且铃兰心里也是清楚的,博士小姐怎么可能不喜欢梅雪,这家伙恨不得一天到晚把小狐狸黏在自己身边。

“关于这个……唉,其实你不知道,梅雪太厉害了,只凭我一个人的话根本顶不住啊,所以我需要找那种信得过的盟友。”

博士小姐当然猜得到铃兰会这么问,说辞是早就想好了的。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