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9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拉普兰德突然有些同情卡代杜了,小刻都不吃的玩意儿,那得是什么黑暗料理,估计和巧克力意面、豆腐脑拌可乐差不多。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票票刀片打赏什么都多多啊,话说这次居然又延期到了30才解封,太难受了

第一卷 : 第274章 梅雪你招惹了多少人啊?

一封信,除了信封精美之外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可它的主人偏偏是那位叙拉古地位最为尊贵的人,让拉普兰德不得不在意为什么梅雪会和那个女人扯上关系。

这件事引起了相当的关注,罗德岛甚至为此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连一向不愿意和梅雪接触来避免好朋友变成后爹这种尴尬的logos也到场了。

当然,作为叙拉古人的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也在,比较关于西西里夫人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问她俩呢。

“所以,那个叫卡代杜的不惜单独一人从叙拉古跑到这边来,就是为了送这封信?”

看着摆在梅雪桌面上的那封信,ACE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虽然说是西西里夫人的信,但不应该还有些随信附赠的东西吗?比如和梅雪有关的信物,否则谁知道她是不是另有打算。

“至少目前我们看来是这样的。”

麟青砚感觉自己的头发又要炸开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她家大炎的神兽为什么会跟叙拉古扯上关系的?

“西西里夫人,我听说过她,听说很多年前她还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存在,但却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以强势的态度压下了叙拉古的很多大家族。”

可露希尔有些无聊的用手拨弄自己的头发,目光扫过梅雪,作为话题中心人物的小狐狸没有思考自觉,甚至还在啃着苹果喂着猫,博士小姐则是坐在他的身边抱着梅雪的尾巴可劲的摸。

“关于她我们的确了解的不多,叙拉古制度森严,西西里夫人的钢铁手段倒是略有耳闻。”

“呵呵,虽然很不喜欢她,但我和德克萨斯都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很有本事,自从有了她,叙拉古和拉特兰之间的相似之处至少没有‘成天在大街上搞出爆炸’这一点了。”

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很显然都不是很想谈论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因为事关梅雪,她们显然不会出现在这儿。

不过如果不是来参加这次的会议,她们还真不知道罗德岛居然这么卧虎藏龙,那边的那个萨卡兹刚才只是开口说了一句话居然都有法术的效果。

拉普兰德看了一圈,估计她就只能打得过凯尔希、梅雪和博士小姐了。

“西西里夫人身上有着很多的谜团,她大概有狼群的认可,是名副其实的头狼,从我听人提起过,从十二年前崭露头角开始,就没有任何人能成为她的对手。”

“但为什么她要给梅雪寄信呢?”

煌挠了挠头,她一向不擅长思考那么多弯弯绕绕,不过这个问题才是罗德岛众人最关心的,为什么西西里夫人要特地遣人送信过来,那个叫做卡代杜的家伙实力很强,红甚至都说没有十足把握拿下他。

“那个……我可能知道一点事情。”

阿米娅举起了手,不过罗德岛的干员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只要从那粉色的菱形瞳孔就可以判断得出现在接管这具身体的是特蕾西娅,毕竟涉及到这种事情她还是要旁听的。

“在十二年前,博士和梅雪曾经向我申请过单独外出,说是要去叙拉古做点事情。”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正在摸尾巴的博士和正在啃苹果的梅雪身上,凯尔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神逐渐变得犀利了起来。

这些目光让梅雪和博士小姐感觉有些不自在,怎么一下开会搞得好像开成了他俩的批评会似的。

“十二年前,嘶……那个时候他们俩去叙拉古,西西里夫人崛起该不会跟你们有关吧?”

“我不造啊。”

“我也不知道。”

梅雪摇着尾巴,博士小姐不断摇头,他们俩一个失忆到只记得名字,一个甚至都没想起来自己到底叫啥,指望他们能给出什么线索那是大可不必了。

“要说没关系那是不太可能的,要不我们干脆拆开看看这封信写了什么吧。”

煌还是直接,毕竟一群人猜来猜去的,还不如直接看看人家信中是怎么说的,这比瞎猜管用多了。

“那梅雪,我们可以拆开吗?”

为了以防万一,比如有人在文字或者纸上留下法术之类的,这封信还是让logos来拆开的比较好,作为咒术大师,他很清楚想要在这上面的哪些地方施术最合适。

“当然可以。”

“那我来读吧。”

德克萨斯举起手,毕竟她是叙拉古人,不可能连自家的母语都不会读,对此小狐狸也点了点头,毕竟只是一封信而已,就算是自己刚买的假面骑士build腰带梅雪都可以给姐姐们摸摸看。

有了梅雪的许可,大家也就不再顾及太多,实际上刚才说那么多全都是为了能让梅雪理解一下,不然小狐狸不同意,谁也不会拆开这封给他的私人信件的。

logos拿过那封信,检查了一遍之后淡然拆开,西西里夫人确实没有动任何的手脚,这就只是单纯的一封信。

但是所有人都注意到了logos的脸色不是太好,就像看到他妈到罗德岛来找梅雪了似的。

“这信是用大炎语写的,我读不来……”

“是吗,可我记得你明明会大炎语来着。”

煌嘀咕着从logos的手上接过那封信,看了开头的两句话之后,原本疑惑的脸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嘴角抽搐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我也不会读。”

“你就不能换个借口吗?”

麟青砚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然后从煌的手上接过那封信,这家伙明明就是大炎人,居然还说不会读这封信,真是……

“我*大炎粗口*的,不想活了!”

但只是看了一眼,麟青砚顿时就把所有的想法压下,取而代之的是无法遏止的愤怒,青白色的雷电在她身上游走,一头漂亮的金发都炸了起来,把边上坐着的煌和博士小姐都给吓了一跳。

不过还没等大家说什么,麟青砚突然想起了梅雪还在边上呢,她这个姐姐刚才爆粗口的行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带坏弟弟怎么办?

“咳咳,不好意思……是我太激动了。”

连忙平复下心情,麟青砚坐下摸了摸自己炸毛的头发,这一下今天的电荷算是白驱除了,头发炸成这样,待会儿都不好让梅雪跟自己一起去吃饭了。

“青砚姐姐,用这个。”

梅雪从尾巴里拿出一把梳子递了过去,坐在他身边的令则是伸手一招,那封信自动从桌上飘到手中。

“能让你炸毛成这样,这信上……她还真敢写啊。”

令嘴角上扬,不知道是嘲弄还是觉得有趣,年和夕以及大家都开始好奇这信上到底写了什么,居然能让麟青砚和令露出这种表情。

“咳咳,我来念念啊……亲爱的梅雪。”

只是第一句话,在场大多数人就握紧了拳头,凯尔希手上的水杯都被捏出来几道裂痕,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封信可能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不对,西西里夫人的信本来就不简单。

“上一次的见面已经是多年前了,自从分别之后,我总有你们几个晚上会梦到你,说实在的,没有你的尾巴抱着睡觉会不太安稳。”

硬了,拳头硬了,连一向温柔的特蕾西娅都露出了那个黑化时候才有的笑容,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越听越觉得这可能是哪个不想活的冒充了西西里夫人写来的信,或者干脆有人把信掉包了。

毕竟西西里夫人怎么想也不像是会写这种信的人啊!

“不知道你和博士小姐现在还记得多少和我有关的事情,但那段时间的相处确实让我印象深刻,特别是你的温度。

你们曾说过,在将来还会有再见的时候,那么我想现在就是那个机会了吧?”

呵……按照博士的说法,这封信多半会被那个叫凯尔希的疑心重还爱说谜语的老女人或者那个自称梅雪未婚妻但是脑袋发绿的小兔子看见,所以更多关于那段时间的回忆等我们见面的时候再告诉你好了。

在那个夜晚我对你说过,等到将来再见面的时候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你一定会喜欢的。

那么差不多就到这里了,顺带一提你的那些好“朋友”我都联系到了,没想到啊,莱塔尼亚的双子女皇、莱茵生命的几位高管、多索雷斯的市长还有那位萨尔贡的王酋,希望在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能向我解释清楚你和这些女人的关系吧。

来自你最真挚的朋友,mua”

末了的那句“mua”并非信上写有的,而是令看到署名上的唇印之后的临时起意,她甚至真的附身在梅雪的唇上亲了一口。

这要是放在平时,就算是令,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梅雪做这种事情也是要被围攻的,但现在大家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上面了。

整个会议室的氛围变得格外的奇怪,博士小姐抱着梅雪的尾巴瑟瑟发抖,小狐狸被令亲的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么多人在呢,这种事情应该回去再说的。

“博士,我想有些事情你需要向我们解释一下,比如……什么叫疑心重还爱说谜语的老女人?”

凯尔希冷漠的用手支撑身体,背后的影子逐渐变换,在岁家三姐妹以及双狼惊讶的目光中,狰狞的异兽从她的脊柱当中脱离而出,不过大家都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这种事情也就是让人惊讶。

“是呢,还有什么叫自称梅雪未婚妻但是脑袋发绿的小兔子?”

直接抢过身体控制权的阿米娅微笑着站起来,笑容中已然充满了危险的意味,黑色的线从她的身上散发而出。

博士小姐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穿着实验服,温柔的女性朝着自己招手,凯尔希和阿米娅身上的杀意让她感觉自己的死期将近。

转头向精英干员们投去求助的目标,煌和ACE等人都是一副“博士,你安心等死吧”的弃疗表情,显然,没有人愿意得罪凯尔希和阿米娅,特别还是在博士小姐有错在先的前提条件下。

“我……我也不知道啊。”

博士小姐欲哭无泪,她都失忆了怎么可能记得自己说过这些事情,话说自己以前是不是嘴欠啊,怎么啥都往外说,就不能考虑现在的她的感受吗?

不过这边的凯尔希还没面露凶光多久,就发现自己家的M3居然一出来就屁颠屁颠跑到了梅雪的边上,小狐狸一遍伸手拍它脑袋一边喂它吃苹果。

如果不是长相过于狰狞,别说这是上面异兽了,这玩意儿简直是个二哈,丢脸丢到家了。

“M3,回来!”

凯尔希冰冷的言语让M3果断跑了过去,来自罗德岛两大管事人的压迫感让博士小姐咽了一下口水,这要是再不想办法安抚这俩的情绪,那么她今天怕是要死在这里让梅雪守寡了,不对,好像被这说法有些不合适。

算了,当下还是小命要紧,博士果断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两张纸递了过去。

“梅雪陪睡券,还请放过我!”

只一瞬间,两张券就被阿米娅和凯尔希分了个干净,logos等人倒是一脸不奇怪,他们猜得到这玩意儿博士当年肯定私藏了几张在只有她才能找到的地方。

(果然,一牵扯到梅雪的话大家变脸比翻书还快)

在心里暗自吐槽,博士小姐抱紧了梅雪的尾巴,果然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上,只有梅雪的尾巴才能带给自己一丝温暖和安慰,唯有小狐狸才是这泰拉唯一的光芒!

“咳咳……那么,既然是邀请梅雪去叙拉古的信,为什么都没写具体的日期和地点呢?”

默默收好了纸条,阿米娅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回过神来的德克萨斯咬断了自己的嘴里的pocky。

“我想,这是代表那个女人把选择权交给了梅雪,她很看重梅雪……的想法,所以不管他什么时候前往叙拉古,都会得到欢迎。”

德克萨斯的猜测是正确的,西西里夫人确实是这个打算,但是从这个角度也足以看出她对梅雪的看重。

不过罗德岛的姑娘们可不管这些,她们只想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她们不知道的女人跟梅雪扯上关系,以及当年梅雪和西西里夫人之间到底发生了啥。

如果可以的话她们甚至恨不得冲过去把西西里夫人都给揍一顿。

md,别太嚣张了!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总之是什么都多多啊!

第一卷 : 第275章 梅雪要老婆吗?

“凯尔希,放我下去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说过那些话啊!”

“阿米娅救我,东西都拿了不要这样对我啊!”

看着被吊起来的博士小姐,梅雪又想去救她又碍于面前的凯尔希的存在不好动手,不过看着博士被绑起来小狐狸还是很心疼的。

不过看阿米娅和凯尔希的样子是不会轻易的放过博士小姐的,这件事没那么好忽悠过去,毕竟被人当面念出那些称呼,凯尔希和阿米娅没有把博士小姐打进ICU然后拔掉她的呼吸机都是手下留情了。

“凯尔希,把博士放下来吧……”

“不用,让她吹吹风也挺好的。”

轻轻牵住梅雪的小手,凯尔希的手指在小狐狸细腻的手背上轻轻摩挲,不得不说梅雪的皮肤确实好,摸起来滑滑嫩嫩的。

“要是感冒了呢?”

“小问题,别忘了咱们是做什么的。”

“……好像是制药的。”

梅雪含住手指,思索了一番才想起来罗德岛还是个制药的医疗公司,就是战斗力方面高了点,毕竟小狐狸的存在就是对敌人最大的威胁。

“什么叫好像,我们就是一家普通的医疗公司而已。”

说着凯尔希牵住梅雪和阿米娅的手,带着两小只一起前往了罗德岛的食堂吃完饭,只留下博士小姐还在独自一人在风中哀嚎。

哦,还有华法琳陪着她,刚才就属这家伙笑得最大声,凯尔希自然不会放过她。

不过华法琳都被挂习惯了,一不哭二不闹的,她知道最多吃完饭梅雪就会悄悄过来把自己放下去。

只是看着小狐狸和凯尔希远去的背影,她为什么会有些头疼呢?

与此同时的维多利亚,伦蒂尼姆的高墙之内,W还是第一次如此大大方方的走进来,两侧都是曼弗雷德的手下,当他们看到需要自己这么多人严加防范的居然只有一个W的时候无疑全都陷入了疑惑。

“哟,有不少熟面孔,这是转正了?挺好的嘛。”

W从两侧的正规军中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脸,都是以前打过照面的萨卡兹雇佣兵兄弟,看来在意识到赫德雷、伊内丝以及自己脱离了控制之后,特雷西斯也不是干闲着。

“……只有你一个?”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