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9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查尔斯的一句话让气氛顿时冷了下去,W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海蒂也是差点没给笑出来。

“谁特么让你这么叫老娘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炸上天去!”

W气的原地炸毛,这下查尔斯彻底排除了对她的怀疑,若有所思的抱着手点了点头。

“嗯,和蟑螂一样的头发,被叫外号的时候会发怒,喜欢使用爆炸性武器的萨卡兹……和那个博士说的一样。”

“哈,果然你也是那个女人的棋子,啧……这个该死的外号一定是她告诉你的。”

“不,实际上这是梅雪对我说的。”

查尔斯的回答让W眉头紧皱,好啊这小狐狸,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回头非把他折腾的死去活来不可。

“凯尔希和梅雪……还有博士,这么说来你是罗德岛的人?”

海蒂有些好奇的打量着W,他她还没听过凯尔希和梅雪提起过对方,不过蟑螂恶霸这个外号确实很生动形象,嗯,不愧是梅雪!

“那又怎么样,啧……好了,赶紧的走吧,我们还要去下一个目的地呢,那边的查尔斯,你知道锈锤在附近的营地位置吗?”

“知道,跟我来吧。”

查尔斯走到了队伍的前面,他当然知道锈锤的营地在什么地方,因为他的兄弟们都在那边,几年前如果不是梅雪和博士救下了他们,那么说不定大家早就被埋葬在诸王的坟墓当中了。

另一头曼弗雷德反复咀嚼着查尔斯.奇林这个名字,他总感觉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而且这肯定不是个普通士兵。

“查尔斯.奇林……奇……查尔斯.林奇?!”

这个名字在曼弗雷德脑袋里一下炸开,他就说为什么那张脸和这个名字如此熟悉,查尔斯.林奇,维多利亚最后一位受封的蒸汽骑士,也是他们当中最年轻的一位,功勋卓著,曾获得过多次维多利亚皇室嘉奖。

可是蒸汽骑士们不是早在几年前就被他们设计围杀,全都死在了维多利亚的诸王坟墓当中了吗?

等等,当年博士和梅雪的最后一次出现难道不是单纯的为了赦罪师?

“怎么了将军?”

“不好,快,通知殿下!”

曼弗雷德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如果查尔斯.林奇还活着,那么剩下的蒸汽骑士就一定死去了吗?如果他们都还没死,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见半点踪迹?

“将军,要派人去追他们回来吗?”

“……不,没有十足的把握W是不可能孤身前来的,追上去说不定还会被埋伏,派人跟着就好。”

只是想想曼弗雷德就有些后怕,当初他们亲眼看着蒸汽骑士尽数战死,可如今查尔斯林奇却光明正大的走出伦蒂尼姆的城门,博士和梅雪到底干了些什么?

“阿嚏!”

正在熬夜加班的博士感觉有人在背后念叨自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抽过纸巾擦了擦然后把最后一份文档放在旁边,转而从抽屉里拿出那封白垩交给自己的信件。

这封来自莱塔尼亚双子女皇的信让博士有些头疼,她其实大概猜得到过去的自己在做什么,可是这布局是否太狠了点,人家的女皇都给勾搭上了,甚至两位女皇还专门问及梅雪什么时候有时间去那边做客吃饭玩两天。

“我当年该不会是让梅雪出卖自己去获取人家好感的吧?”

博士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结合今天来自叙拉古的那封邀请函,想必过去自己和梅雪做的事情已经不单是为了阿米娅和罗德岛了。

“已知的莱塔尼亚、叙拉古、哥伦比亚、玻利瓦尔和萨尔贡,大炎那边本来就是站在梅雪身后的,这么一想……罗德岛是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摸着自己的下巴,博士突然发现了这个盲点,罗德岛虽然只是一家规模不大的制药企业,但奈何牵扯到的势力是真的多啊,根据阿米娅的说法,甚至连锈锤那种无法无天的流浪组织,在见到罗德岛的车队之后也会选择放行而非劫掠。

不过这似乎也很正常,毕竟当年自己和梅雪走了那么多地方,在荒野上跑了那么多年,肯定和锈锤的人打过交道,他们大概率也是罗德岛的盟友。

“可是……为什么当年我和梅雪要抽身前往大炎呢?”

看着自己日记上的行程安排,博士着实有些想不明白,大炎那边应该没有争取的必要,毕竟那是梅雪的娘家,但根据日记上的记录,她和梅雪在那边也待了两个星期,直到后来战事逐渐急迫,她的时间也不再充裕,和梅雪的外出计划很快就变成了小狐狸的单人任务。

以梅雪的脑筋,在外面要是不被骗多半就还有同伴跟着,那这个代替博士跟着梅雪去执行任务的会是谁?

“应该不是罗德岛的人。”

把日记和信件塞进抽屉,博士起身准备回去睡觉了,与此同时荒野上的某个锈锤营地里,一个穿着黑色礼裙的萨卡兹女性坐在营火旁,无聊的用木棍拨弄着面前的火堆。

“大姐又在抑郁了,怎么办?”

“一看就是在想梅雪,没事,过会儿就好。”

周围的声音再小也无法逃过少女的耳朵,可她不打算发火,因为兄弟们也没说错,她确实在想念那只乖巧可爱又懂事的小狐狸,自从坎诺特那边来信说梅雪回到罗德岛之后,她几次都想直接去找他,可是又觉得这样会显得很没面子。

毕竟……谁让这小狐狸当初居然在新婚之夜即将入洞房的时候跑掉了。

是的,梅雪逃过婚,而且据她所知……还不止一次。

"

"

ps:嗷呜~明天晚上就可以解封了!真好啊!感谢大家支持~票票打赏刀片什么都多多!

第一卷 : 第278章 梅雪新同居对象

新的一天,刚睡醒的梅雪把自己的尾巴从红的怀里轻轻抽了出来,看得出来红是真的喜欢他的尾巴,上面都沾满了口水,难怪昨天晚上梅雪感觉尾巴痒呢。

“唔……尾巴……”

感觉到怀里的尾巴没有了,睡梦中的红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面前摇晃的大尾巴,张开手就抱了上去,然后张开嘴咬了一口。

“嗷呜!!!!”

一大清早的,梅雪的嚎叫声传遍了大半个罗德岛,时刻关心着小狐狸动向的姑娘们迅速反应了过来,一个个连忙朝着梅雪的宿舍赶去。

毕竟这种时候,一个不小心说不定梅雪就被那个心怀不轨的狐狸精拐跑了(铃兰:谢邀,有被cue到)

“怎么了怎么了,梅雪出了什么事?”

作为邻居的麟青砚和陈晖洁甚至都顾不得收拾妆容,一个头发还乱糟糟的,另一个还穿着睡衣,左右一脚踹开了梅雪的宿舍门,然后她们俩就看见了被红压在床上的梅雪。

衣衫不整的小狐狸抱着自己的尾巴看上去可怜兮兮的躺在床上,而红则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吻在梅雪的唇上,动作很是生涩,看上去……还是个深吻???

让人破防是件很简单的事情,面对着这极为让人羡……不对,让人不耻的行为,陈晖洁和麟青砚连忙上去把红从梅雪的身上扯开。

“你做什么呢?”

麟青砚揪住红把她丢到地上,陈晖洁则是抱住了小狐狸,看着他嘴唇的伤口,不由得心疼的擦了擦上面的口水。

“没事吧梅雪,是不是疼,姐姐亲一下就好了。”

“这种时候你丫的就别想着占便宜了!”

看着陈晖洁低头就要亲上去,麟青砚恨不得一脚把丫的踹飞出去,果然她还是需要找时间对梅雪的三观来个重新塑造,让小狐狸远离这种心怀不轨的女人,话说这家伙之前还是个警司呢,啧……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这要是在大理寺,麟青砚能把她直接判进大牢。

“发生什么事了,梅雪呢梅雪呢?”

这边陈晖洁和麟青砚才到没多久,剩下的人也都陆陆续续跑了过来,然后就集体捂住了鼻子,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嗯,没流鼻血。

因为一直都是穿着衬衫睡觉的,所以梅雪本来就有不少地方都是露出来的,比如腿和胳膊,再加上之前红的行为,导致本来就没遮住太多的肌肤露在了外面,面对着衣衫不整楚楚可怜,如同新生幼兽一样蜷缩在陈晖洁怀中的小狐狸,斯卡蒂和闪灵等人的鼻血都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不对,梅雪受伤了?”

临光注意到梅雪嘴角的血迹,但小狐狸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伤口。

“唔……嗯,被咬了一口。”

小狐狸委屈巴巴的抱着自己雪白的大尾巴,指着躲在沙发后面还对自己虎视眈眈的红,她没有丝毫做错事的认知,舔了舔嘴角有些不舍得刚才的味道。

“红,你咬梅雪做什么?”

凯尔希眉头挑起,她是让红去保护梅雪,怎么这家伙反而咬了梅雪一口呢,看红的样子也不像是会抢梅雪的人啊。

“唔……红,只想咬尾巴,但是那个时候没睡醒,所以不小心咬到梅雪了。”

看着凯尔希的态度,红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好像是不对的,这时候要是不认错以后肯定没尾巴抱了。

“那你干嘛还把他按在床上吻?”

麟青砚一句话点燃了所有人的眼睛,连凯尔希看向红的眼神都变成了“没救了,宰了吧”,一瞬间红感觉到了难以想象的压力,特别是迷迭香和斯卡蒂身上的,简直是恨不得把她活吞了。

虽然这种事情大家都想做而且有些人不是做过一两次了,但红还是目前第一个被当场抓获的,自然容易引起斯卡蒂这种还没真正尝过小狐狸啥味道的人的嫉妒心。

面对着这种压力,红低着头有些紧张的摆弄自己的匕首。

“因为……梅雪的嘴唇和舌头,很甜,和糖果一样。”

声音不大,杀伤力不小,躲在陈晖洁怀里的梅雪突然感觉到大家的视线莫名其妙的都聚集到了自己的身上,熟悉的感觉,还记得上次要被人强吻的时候也是这样。

(好想尝尝看梅雪是什么味道的)

这是大多数姑娘的想法,当然,对于凯尔希迷迭香等人来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她们只是感觉有些麻烦,这样一来估计又要有不少人掺和进来了,本来大家都是规规矩矩的暗中偷摸,现在看来不行了,且不说那个莫名其妙的相亲广告,光是今天这档子事就够引爆这群不安分的情敌了。

“红的心智不太成熟,今天这件事……要不就这么揭过去吧?”

“揭过去可以,但谁来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呢?”

麟青砚伸手替梅雪擦了擦脸,然后严肃的盯着凯尔希,她的话也不算说错,其实最开始大家就不赞成小狐狸单独居住,但是又担心有人偷吃。

“你的意思是……”

“让梅雪和我住。”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围观的姑娘们纷纷意识到这好像是个机会啊,如果按照麟青砚的说法,只要抓住这次的机会,把梅雪拐回自己的屋里完全不是问题好吧,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能接触的时间多了,刷好感还不容易吗?

“我来,我的电视大,梅雪咱们一起打游戏啊!。”

“我也可以啊,我那边浴缸大!”

“你们别吵,我觉得我最合适,我的床大!”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争吵着,麟青砚无奈的捂着头,她就知道以梅雪的魅力肯定会惹出这种事情来,算了,毕竟梅雪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狐狸精。

“梅雪,不要紧吧?”

陈晖洁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瓜,后者摇摇头表示问题不大,毕竟红咬的那一口单纯是因为她有颗尖锐的犬牙才伤梅雪的,而且他本来也不打算责怪红,只是没想到大家反应这么大。

看着一群人就这么吵,凯尔希无奈的揉着眉心然后伸手在门上大力的敲了两下,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既然大家这么关心梅雪的安全问题,那么我们不如把梅雪安排到男生宿舍吧,刚好,我有个学生也是独居的。”

“……”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凯尔希算是把大家都不愿意说却又最有效的办法讲了出来,确实只要梅雪搬去男生宿舍的话就可以保证安全又不用担心别人偷吃了,可是那样的话她们自己岂不是也没有任何的机会可言了?

“你那个学生,该不会是你自己吧?”

“当然不是。”

看着大家似乎都开始准备给自己安排新住处了,梅雪想了想,确实像这样每天晚上都有人跑过来会让人很不好休息。

“姐姐,我可以自己选吗?”

小狐狸扯了扯陈晖洁的袖子,后者愣了愣,然后点点头表示肯定,毕竟大家都会尊重梅雪的选择的,就算那边吵得再凶,梅雪不愿意就是不愿意,谁都不能逼他。

“那我可以不可以和史尔特尔姐姐住一起?”

“哈?!”

陈晖洁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她还以为梅雪会选择自己的,难道小狐狸已经开始嫌弃自己这个做姐姐的了?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小狐狸其实有仔细的想过,要是跟陈晖洁或者铃兰等人住在一起,那么大概率就会变成每天都玩游戏的场面,更不要说那边虎视眈眈恨不得把梅雪绑回自己宿舍的迷迭香了,真要是跟她住在一起,每天不把她喂趴下都别想出门。

但是史尔特尔就不一样了,她和梅雪睡觉的时候除了抱着梅雪摸尾巴之外什么都没做过,而且在她怀里还是很温暖的,和塔露拉一样,至少梅雪不用担心被抓着压榨。

“和我吗?倒是也没什么问题,可我时常会外出去做些任务,不一定有时间陪你。”

史尔特尔展现了出人意料的洒脱,她倒是乐意和小狐狸住在一块,但为了找到脑袋里那些杂乱记忆的根源,她时常会独自外出执行任务,这就意味着能陪伴梅雪的时间不会太充裕。

“唔……那也没关系,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选择性的躲避了斯卡蒂和铃兰等人幽怨的眼神,梅雪抖抖狐耳,史尔特尔的这个态度更加坚定了小狐狸的决心,果然史尔特尔姐姐和别的人不一样。

“既然这样,那……”

“我不同意!”

斯卡蒂举起手表明了态度,幽灵鲨倒是饶有趣味的看着,反正她不着急,每天晚上睡觉之后都能在梦里和小狐狸贴贴,如果不是因为塞壬的存在,她也不介意在梦里对梅雪做点什么。

“贴贴也好,认识也好,明明都是我先来的,为什么不选我?”

“此地禁止白学家!”

博士小姐莫名其妙的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史尔特尔有些不屑的用手指缠绕着自己如同火焰一般的发丝。

“你先来的?我和她认识的时候你还在海里趴着呢。”

这话既是说给斯卡蒂听的,也是说给她体内的伊莎玛拉听的,按照顺序来说史尔特尔确实是除了苏雪儿之外最早接触到梅雪的人。

比起那边的史尔特尔等人,尝到了甜头的红悄悄的躲回到暗处,她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刚才品尝到了的那一抹甜直到现在仍旧在她的舌尖缠绕,梅雪的血也不是她熟悉的味道,其中蕴含着的某种东西让红的身体变得很是轻盈。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亲上去的时候,那个感觉怎么说呢……比摸尾巴更舒服,红很喜欢,她还想多来点。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