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9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请罗德岛全员注意,罗德岛即将抵达卡西米尔境内,重复一遍,罗德岛即将抵达卡西米尔境内。”

来自prts的通告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梅雪摇了摇尾巴看向临光,小狐狸知道这里是她的故乡,不过对于梅雪而言更值得关注的还是所谓的骑士两个字,小狐狸很好奇卡西米尔的骑士和电视剧里的是不是一样帅气。

至少临光给他的感觉就很好,虽然这位大姐姐不会变身就是了。

与此同时的大炎,塞壬萝莉们的出现属实给大炎帮了不少的忙,不过对外她们还是自称阿戈尔人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真好啊,幸福的生活。”

阿玛雅坐在客栈晒着太阳,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听着姐妹们在精神网络中抱怨着海嗣的数量繁多,她想了想,然后琢磨着还是继续躺平,反正这个程度的敌人随便一个姐妹都能清理干净。

这种年过半摆的日子不要太安逸,进了大炎的事业编,工资待遇高的同时工作也不忙,每天清理一下海岸周围的海嗣或者护送一下商船就足够了,她甚至还有时间跑到这个名为尚蜀的城市来吃火锅。

实验所需要的材料全都有大炎提供,从大炎对她们的态度中不难看出梅雪在这边的地位,甚至在全国境内的大小城市都有梅雪的寺庙,香火还意外的很旺盛。

“店家,你们店里还供奉狐仙?”

看着被供奉在客栈中央那个可爱的狐狸雕像,阿玛雅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梅雪,尽管小狐狸在大炎这边很受欢迎,但他在传说里一直都是带来好运和姻缘的祥瑞,很少见有人会把他供在店里的。

“这位客人您有所不知,这是我们行裕客栈开店以来就供奉的了,听说老板当年和弟兄们遇到难处,恰好遇到了狐仙才逃过一劫,所以小店也就供着这位仙人了。”

“还有这种事情?”

阿玛雅故意装做有些惊讶,店小二见她这个样子也是很自豪的笑了出来。

“那是自然,一看客官您就不是我们大炎人,要知道在我们大炎这儿狐仙那可是家家户户都知道的传说。”

“我确实是这段时间才到大炎,还请你给我讲解一下。”

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几张龙门币放在桌上,阿玛雅琢磨着可以打听一下和梅雪有关的事情,说不定可以帮助小狐狸尽快找回记忆。

“好嘞,关于这狐仙啊,还要从大炎之前开始说起……”

"

"

ps:嗷呜~今晚之后就可以解封了!太好了!今晚十二点加更!加更啊!

第一卷 : 番外.假如梅雪结婚有女儿了

(观前提醒,本番外为if番外,和主线剧情无关,时间上设定在梅雪和塔露拉结婚后16年,希望大家喜欢)

“好了,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同学们回到家之后记得把作业做完,特别是雅特利亚斯同学,今年的考试可没有选择题了。”

来自闪灵老师的话让坐在座位上的苏梦云一个激灵,然后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可恶,没有选择题的话我的考试分数会下降一大截的)

在心里嘀咕着,苏梦云还是收拾好了自己的书包走出校门回家,把所有的烦恼和作业都丢在了学校,然后期待着今晚可以和自家老爹一起玩游戏。要知道今天可是周五,接下来的两天她都可以肆意撒欢了。

家里和学校距离不算远,好吧其实就是隔壁,因为这个罗德岛中学就是自家爸爸出钱造的,甚至里面的不少老师都还是她的小妈或者小姨,所以对于苏梦云来说上课和在家根本没区别,她的同班同学也有不少是自家的兄弟姐妹。

“爸,我回来了!”

推门然后大喊一声,随手把书包丢在沙发上,苏梦云的鼻尖已经嗅到了饭菜的香味,她的眼神紧紧盯着厨房的门口。

“欢迎回来,先去休息一下吧妮娅,晚饭很快就好了,今天你妈妈还要回来呢。”

穿着粉色的围裙,娇小可爱的正太九尾狐耳少年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的个子比初中三年级的苏梦云还要矮不少,貌似在一米四五左右,俊俏的小脸带着笑意,澄澈的眼眸满是欣喜,手上还拿着锅铲,背后的大尾巴摇啊摇,看上去可爱极了。

“爸!”

在看到梅雪出现的那一刻,苏梦云第一反应就是扑上去,把自家亲爹抱起来举高高。

“咕!说了很多次了不要这样做!快把我放下去!”

平时被闪灵和塞雷娅她们举高高就算了,居然被自己女儿这么做,梅雪感觉自己身为家长的威严正在噌噌噌的往下掉。

“欸嘿嘿,让我多抱抱嘛。”

苏梦云可不管那么多,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搓了搓,顺带着咬了一口他的耳朵尖。

“快松开了,我还要做饭,火上还放着锅呢。”

“哦哦,那您先忙,我先去洗个澡。”

听到梅雪都这么说了,苏梦云连忙把手松开,看着梅雪踩着可爱的小步子跑回厨房,心里那叫一个爽快,果然就像煌阿姨说的那样,梅雪搓一搓,生活乐趣多啊。

不过一想起塔露拉也要回来了,苏梦云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嫌弃了起来,是的,塔露拉是她的亲妈,所以除了苏梦云这个名字之外,她也叫妮娅.雅特利亚斯,从血缘关系来说算是维多利亚现任女皇的小侄女,在大炎也有一定的地位。

尽管为了她有一个好的童年,梅雪和塔露拉都没告诉她这些身份,但光是靠着梅雪这层关系就注定了她的不平凡。

一岁会骂人,两岁会搓麻将,三岁就敢烧魏彦吾的胡子,四岁就敢吃芙蓉做的营养餐……啊,那次好像是凯尔希出手才给救回来的,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敢戴着墨镜拉帮结派去和人打架了,虽然之后被塔露拉打的屁股开花。

总之,苏梦云的童年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剽悍。

但是这样剽悍的苏梦云也有害怕的事情,那就是梅雪和塔露拉,她小时候坏事做尽,但就是不敢跟梅雪说任何一件,在小狐狸的眼中永远是个乖乖女,生怕被梅雪知道自己的行为之后担忧;至于为什么害怕塔露拉……因为这个亲妈打起女儿来是真的下得去手啊!

从小的时候苏梦云就明白什么叫“孩子是父母感情的杂质”,她小时候被打有九成都是塔露拉动的手,剩下一成塔露拉揍她用的是尾巴。

当然,如果只是那样的话苏梦云倒也不至于嫌弃她,毕竟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的行为她都怪不好意思的,塔露拉的教育确实很有必要,可是……可是这家伙就是个死梅雪控啊!

“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好不容易有了足够的时间一起玩,怎么她就回来了呢?”

苏梦云那叫一个气啊,每次塔露拉一回家就要占着梅雪,她连找梅雪一起打游戏的时间都没有,一旦凑过去就会得到一句“作业做完了吗?预习功课了吗?复习之前的知识了吗?”

总的来说这对母女很不对付,至少苏梦云对自家老妈总是霸占梅雪的行为很鄙视,而且那家伙都不知道收敛,本来家里的墙壁隔音效果也不怎么样,父母和自己的卧室还很近,苏梦云感觉今晚怕是没办法睡觉了。

梅雪倒是不知道女儿的心思,毕竟在他眼里苏梦云和塔露拉一直都是关系很好的,嗯,除了都喜欢把自己举高高。

说起这个梅雪就觉得郁闷,明明小时候的时候苏梦云那么乖,还会抱着自己的尾巴奶声奶气的喊爸爸,怎么长大之后变得和姐姐们一个性子了,动不动就把自己举起来蹭。

“不过姐姐今晚回来,唔,要不多做两道菜吧?”

尽管已经结婚十多年了,但梅雪还是习惯管塔露拉叫姐姐,仔细一想他的结婚对象好像大多都是姐姐,迷迭香和铃兰那样的着实太少,这段时间塞茜莉亚也总是在问什么时候能有空去结个婚,梅雪知道她也不想等了。

从弟弟变成丈夫,这样的转变并没有带来多大的心理波动,梅雪感觉生活还是那样,不过女儿的出现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少惊喜,他可喜欢这些小家伙了,甚至宠爱到让塔露拉陈晖洁等人吃醋的程度。

硬要说有什么不太好的地方,就是孩子太多了带不过来会比较苦恼,好在大家都在罗德岛这边,至少不需要每天东奔西跑。

“爸,爸你的身份证呢,快帮我认证一下,这个防沉迷太烦人了,我每天都只能玩两个小时的游戏。”

洗完澡的苏梦云裹着浴巾拿着通讯器跑到厨房,顺便伸手摸了一下梅雪的尾巴,如果今晚塔露拉出点意外,比如车祸什么的回不来,那她就可以抱着大尾巴睡觉了!

“你去找你妈妈的,我每天也只能玩两个小时。”

梅雪随口回了一句,这倒不是胡说,尽管年龄都不知道几位数了,但外表还是导致了他没办法正常使用身份证。

苏梦云被这话震惊到了,她看了一眼梅雪,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通讯器,突然很想学德克萨斯阿姨抽支烟平静一下内心的惊涛骇浪,这尼玛太吓人了吧。

坐在沙发上犹豫再三,苏梦云看着那个备注陈小妈的号码还是没下去手,但下滑翻到了备注为麟青砚姑妈的号码选择了拨通。

“喂……麟青砚姑妈吗,我是小梦云,嗯……不是不是,我已经很久没有闹事被抓了,就是那个……我怀疑我妈犯法了。”

把自己的想法如实相告,苏梦云心里有些忐忑,她这算不算坑妈啊?不过如果塔露拉被抓走的话,至少今晚她就可以不用被那些羞人的声音折磨,还可以和梅雪熬夜看电视打游戏了,之后甚至可以抱着大尾巴睡觉。

嘶……这么一想,塔露拉这个妈好像有点多余啊?

电话那头的麟青砚听完之后沉默了,她想起来这孩子还不知道自家老爹到底是什么神仙,一直都把自己当作普通姑娘。

“那个……梦云,其实你爸已经是成年人了,只是看上去不太像所以没办法通过防沉迷验证,虽然我也想过把你妈她们抓起来,但确实没办法。”

“姑妈你好像说出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

苏梦云刚才听到了什么,她姑妈甚至想过把她妈和阿姨们全抓起来?这位姑妈的本事有那么强吗?在苏梦云的印象里,陈小妈是个片警,这位麟姑妈也只是个法官罢了,她妈可是切尔诺伯格的书记啊。

“啊,没什么,你听错了,我还有案子要审理,改天再去看你们父女。”

虽然不太喜欢塔露拉这个弟妹,但麟青砚还是喜欢这个侄女的,当然,主要还是冲着梅雪去的。

看着手上被挂断的电话,苏梦云无奈的挠了挠头,然后看着自己刚从厨房端着菜走出来的老爹。

“爸,你多少岁了?”

“唔~其实我比你凯尔希阿姨还大亿点。”

梅雪想了想,凯尔希也就是五位数的年龄,至于他……反正他在这片大地上种毁灭菇的时候还没有别的生物。

“完全看不出来啊,特别是身……咕!”

苏梦云的脑袋被梅雪的尾巴轻轻拍了一下,小狐狸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自己矮了,哪怕这是事实,就算自家宝贝闺女也不能提。

“好了,快去换身衣服,你妈妈也该到了,准备开饭。”

在梅雪的催促下,苏梦云不得不跑回自己的卧室换衣服,梅雪放下饭菜,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门锁转动的响声,下一刻就是最熟悉不过的声音。

“梅雪!我回来了!”

把手头的礼物随手丢在沙发上,塔露拉直接跑到梅雪的面前一顿亲亲抱抱举高高,动作和苏梦云简直是一模一样,只能说不愧是母女俩。

“欢迎回来,姐姐先坐,咱们很快就开饭了。”

“这都结婚十六年了还管我叫姐姐,是不是不太合适?”

塔露拉的手顺着梅雪的衣服摸了进去在小狐狸的腰间挠了挠,比起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来说她还有其他想吃的。

“那……亲爱的?”

“!!”

尽管结婚那么多年了,但这个称呼的杀伤力还是让塔露拉差点没站稳,她都快压制不住自己的鼻血了。

以前还没结婚的时候都顶不住,本想着结婚之后相处多年能有点抵抗力,结果反而更加的难以自控了,只是像这样抱着她都有些心跳加速。

“咳咳,你还是叫姐姐吧,我怕心脏爆炸。”

“爸,我换好……”

迅速换好衣服的苏梦云刚下楼就看到了自家父母在亲热,眼神里不乏对塔露拉的鄙视,都老夫老妻了还搞得像新婚夫妇一样恨不得被胶水黏在一起。

(这丫头,早知道当初就把她送到全寄宿制学校了)

看着苏梦云打断了自己,塔露拉不免搂紧了梅雪,其实她想把女儿安排到海尔姆中学去,那边是全寄宿制的,一个月只有两天的假期。

(啧,有老公了不起啊)

苏梦云一脸的不高兴,但在梅雪的面前两人又不好说什么,谁都不想让小狐狸不高兴。

“你们母女那么长时间不见一定有很多话想说,我还有两个菜要炒,就不打扰你们了。”

在梅雪看来,苏梦云和塔露拉的对视更像是母女之间特有的感情联系,所以小狐狸很识趣的跑回了厨房,但他这么一走,这母女俩就真没啥好顾忌的了。

“你陈晖洁阿姨家的妹妹说想你了,这周末你要不要去陪她?”

“……你确定她不是想我爸了?”

苏梦云犀利的反击,她还能不知道塔露拉什么打算吗,想支开她?没门!一个星期就等着这么两天了。

“你爸要在家里陪我。”

塔露拉干脆不演了,她确实是琢磨着怎么样支开女儿,让这个周末成为自己和梅雪的二人世界。

“啧……有老公了不起啊。”

“抱歉,有老公就是了不起。”

看着塔露拉一副“老娘有理”的样子,处于劣势的苏梦云那叫一个不爽。

“你等着,不就是老公吗……等我长大了就给你抢过来。”

“你说啥?”

“!!!”

苏梦云连忙捂住嘴,md一个不小心把心里话都给说出口了,她只是一时兴起,还没想过付诸行动呢。

“死丫头!老娘今天就要大义灭亲!”

“听我解释啊妈!我还只是有这个想法,没打算实践啊!”

俗话说该怂的时候还是得怂,现在自己又打不过塔露拉,苏梦云自然要选择避其锋芒,不过看塔露拉的样子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你少解释,老娘今天就要看看谁能救你!”

“爸!救命啊!我妈要把你宝贝女儿鲨了!”

“反正你爸那么多女儿,少你一个也无所谓!”

这下就算是梅雪来了也不好哄着,塔露拉是铁了心要让这丫头知道什么叫亲妈的铁拳。

“那我爸那么多老婆!多我一个也不算多啊!”

“还敢嘴硬!纳命来!”

"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