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9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太傅显然没有因为阿玛雅的前半句话而感到无语或者别的什么,毕竟梅雪好撸这件事其实一直都被记录在大炎的传说里,传言只要能摸摸狐仙的耳朵就可以走好运,如果能得一句祝语就可以飞黄腾达,若是能摸一下尾巴……额,倒也不会有什么,只是单纯的很舒服。

实际上有些事情只有到了太傅这个级别的才清楚,比如当年大炎真龙的那位小女儿就喜欢追着梅雪跑,说什么都要摸他尾巴或者咬耳朵,甚至真龙自己也会闲着没事把梅雪的尾巴当床靠着,为此还引发了不少乱子,比如小狐狸抱着尾巴骂街,嗯,当着一大群将士说真龙不要脸。

这天底下也就他敢那么说了,然后就又被真龙放出的小公主追着跑了十几里地,梅雪的那个逃命速度肯定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说的好啊,不是此界人,却在此界中,身驻明镜外,眼观众生闳。”

“……原来如此。”

阿玛雅点点头,因为梅雪的缘故塞壬萝莉们一个个的全都学了不少大炎文化,太傅这首词倒是不难理解。

以前的梅雪,或者说那个分化出梅雪和苏雪儿的存在一直都是眼观众生,祂是命运,却又不是命运,离开了祂命运依旧会转动,但祂确实可以轻易的拨动命运的弦。

可是后来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祂从编剧变成了演员,跳入了这一方世界,甚至一分为二成为了梅雪和苏雪儿。

“我再问你,如今泰拉大地的问题在哪里?”

“论外,南方的海嗣和阿戈尔,往西有萨尔贡那些躲藏在焚风热土的精怪,向北还有那些杀不尽的邪魔,当然,你我都知道最大的威胁来自什么地方。”

说着,阿玛雅伸手指了指天空,太傅身居高位,看到的知道的自然也更多,寻常人甚至都不知道北方邪祟的存在,更别说知道星空之上的隐秘了。

“谈及内部,如今泰拉各国表面上小有纷争,实则暗流涌动,整合运动在乌萨斯的势力越来越多,这个腐朽的帝国也就是表面光鲜了,听说三日前他们甚至打下了两座移动城市,逼得乌萨斯新旧贵族势力都不得不暂时停止纷争;再来是卡西米尔,地盘不大,胆子不小,居然妄图在这件事上捞取好处,还打算趁机对维多利亚和莱塔尼亚两家出手。”

阿玛雅知道的事情比太傅想的更多,不过这也不奇怪,这段时间塞壬们除了会在大炎的山川江河游走之外,也会顺着水路去别的国家游览,甚至开了个赌局看谁能在不作弊的情况下凭借自己的运气撞见梅雪,只可惜还没有哪个姐妹遇见他。

“此外,萨卡兹在维多利亚聚集,风暴也在蓄积,罗德岛以及那些所谓的大公爵迟早会和他们见个高低。叙拉古的话……看那个西西里夫人能不能管的住手下的家族了。”

“我料定,一年之内乌萨斯和整合运动之间将会彻底兵戎相见。”

说完这些,阿玛雅端起茶喝了一口润润嗓子,她很少会把这些说出来,因为塞壬之间更习惯于把秘密用精神网络传送,平日里这群姑娘就算表现的再怎么贪玩怠惰,但不代表她们真的会忘记自己的职责。

“是的,这就是如今的泰拉,危险至极却又内乱不止,但你却绝口不提大炎?”

“不好说,我也不清楚,只是隐约的有一种感觉,当我踏上大炎的土地时,感觉到了来自东方的呼唤……”

这是所有塞壬都没说出口的事情,也没告诉过梅雪,倒不是刻意欺上,只是内心深处有着这样的本能,不要告诉他为好。

“那是因为你们是梅雪的眷属,自然听得见祂的声音,但别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太傅摸着下巴的胡须,这是只有心中焦躁的时候才会做的小动作,他在犹豫,但阿玛雅以及展现出了足够的资格,不止是战斗力,塞壬的智商也不低,三百多个脑子放在一起,什么问题都不会困扰她们太久。

“东边有什么?”

“不能说。”

抬眼望着东方的飞鸟,太傅盖上了茶盖,摇摇头表示这个话题没办法说下去。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那边换个聊的,那个计划是什么?”

“你不是猜到了吗,既然外有邪祟精怪,内有纷争不断,上有眼,下有黄沙满满,要想让泰拉有一条生路该当如何?”

这个问题让阿玛雅犹豫了一会儿,她确实有了猜测,梅雪和博士的足迹遍布泰拉,他们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却也不仅是盲目的搜索,他们在不断的和不同势力的掌权者结交,他们的足迹就是一张大网,将所有的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内结一心,指剑泰拉。”

太傅不再多言,说到这个份上就足够了,如果不是阿玛雅和塞壬直属于梅雪,那么这些是不该说给她们听的,知道的太多并非好事,如果是一般人听说了这些事情,今天出门不过一个时辰就该因为意外身死当场。

“那……”

“无妨,他会出手的。”

言止于此,太傅不能再说下去了,梅雪和博士的计划当然不会那么简单,但全说出来的话怕是太傅自己也挨不住厄运。

“那除了大炎之外还有多少人?”

“呵,你刚才说乌萨斯将亡,这是其一,再来就是卡西米尔,如果它真的动手,那么莱塔尼亚和叙拉古会第一时间撕碎银枪天马的防线,狠狠的打商业联合会的脸,然后让监证会的那些家伙出来收拾残局。”

“我突然有些同情那些卡西米尔的商人了。”

“哼,不过是一群虫豸罢了,这种人太多了对我们的计划没有好处,他们适合赚钱,却没有一个能上战场的。”

一看就知道太傅是那种文人风骨相当坚挺的存在,阿玛雅点点头,她当然知道事情不像太傅说的那么轻松,但今天只能到这里了,说太多不好,回头让姐妹们多去打听打听,还有东方……太傅不能说,但不代表她们不可以查。

泰拉的问题在于除了大炎之外的国家似乎都没能意识到危险,而最大的威胁来自星空之上,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态度,不过阿玛雅其实也不在意,毕竟那群家伙很显然的不想和梅雪站在对立面。

只是不知道,自家的主人是怎么让莱塔尼亚的双子女皇和叙拉古的西西里夫人达成合作的?

——————————————————————————

荒野之上,有狼的存在,狼是集群的,狼是凶狠的,尽管个体的力量不足以和雄狮抗衡,但是群狼会围猎,这也是狼群的家族体系。

“找到那只孤狼了。”

文明触及不到的荒野上,一只黑影凝聚而成的狼这样说着,在祂的面前是其他同胞。

“那个德克萨斯家的末裔在什么地方?”

一支灰黑色的狼显然是做好了出发的准备,是时候让那个德克萨斯家的末裔偿还她的债务了。

“在一个名叫罗德岛的地方,看上去是打算常驻。”

“不是龙门吗?”

“谁知道大帝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和我们没关系,扎克自己愿意玩就随他吧。”

群狼议论纷纷,但看得出来狼群的内部也有分歧,至少不是所有的狼都愿意和人类打交道。

不过西西里夫人算是个意外,狼群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她,但不得不佩服她的手段,很少有人获得群狼的认可。

“但是那个家伙的弟弟也在罗德岛上。”

这句话就像是给群狼按下了静音键,甚至可以清晰的听见微风吹过的声音,那个刚准备问清楚罗德岛在哪儿然后找过去的扎克也开始了犹豫,毕竟他也不想面对梦魇。

“而且是六条尾巴。”

已经有几条狼下意识的夹住了自己的尾巴,

还记得当初再见面的时候那人还只是四条尾巴,可是当时,好吧,那是一段相当让人伤心的往事,扎克直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光秃秃的尾巴被冷风狂吹的感受,不能说很让狼不舒服吧,只能说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

现在六条尾巴了,鬼知道他的能力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反正没人愿意触这个霉头。

“扎克,要不还是算了吧。”

“……有道理,我的毛才刚长齐呢。”

“我还年轻啊,呜呜……”

如果让西西里夫人或者叙拉古的大家族们看到狼之主们居然会有这样的一面,估计会以为自己在做梦吧,但这确实是真的,对于这些狼来说梅雪就是个噩梦的存在。

祂们现在都忘不了,当年贪图梅雪那庞大的气运想要浑水摸鱼,结果先是被苏雪儿抓起来拔了毛给梅雪做了新毛毯,后来又被那个熔岩巨人烤焦了皮毛,还差点被岁把腿打断,一言难尽的过去啊。

本来想着以后不折腾了,毕竟就算苏雪儿不在了也有大炎护着他,狼群没办法再下手,结果谁知道梅雪居然主动找上门了,小狐狸从物理上跟狼群来了一番通情达理的交流,在成功达成了合作协议之后,还给博士薅到了一件新的狼毛大衣。

直到那个时候祂们才知道,原来梅雪打起架来比苏雪儿还恐怖。

“我觉得这段时间不合适,还是把利息放长久一点吧。”

心怂嘴要硬,狼之主有自己的傲气,自然不可能承认不如梅雪,却又不敢去罗德岛闹事,且不说梅雪,万一他从上面地方又找来个姐姐,谁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拔毛。

“你不如把这个债务取消了吧。”

“为什么?”

“那个德克萨斯家的末裔现在是他的人。”

扎克的内心突然有了骂人的冲动,但又不能开口,因为骂了说不定下一秒就被雷劈,现在外面还是阴天,看上去将有雷雨的样子。

“而且避不开的,那个女人打算邀请他来做客。”

“……*叙拉古古老粗口*的蠢女人,想男人想疯了!??”

“谁知道呢,只能祈祷一切安好吧,实在不行咱们躲躲?”

“你做梦呢,他要想找你,你自己就撞上去了,还躲?”

狼群的意见并不同一,但至少对于梅雪的恐惧如出一辙,毕竟且不说尾巴被薅,一颗毁灭菇落在脑袋上也绝不好受,还要持续性的倒霉。

“那怎么办?”

“让手底下的人去对付,呸,去招待他吧,许过一次愿他肯定失忆了,只要我们不惹事,就不用担心霉运缠身。”

这算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路子,反正狼之主们是不打算出现在梅雪的面前,无他,为了这点尊严和尾巴。

与此同时的罗德岛,小狐狸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有人在念叨着自己了,不过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念叨他的人多了去了,且不说塔露拉和罗德岛的大家,塞壬们有事没事就会提一嘴小狐狸。

还有大炎的那边,这些天午睡的时候梅雪都能梦到有人在自己面前烧香,大多是学生或者赌徒,求姻缘求考试不挂科抽卡必出逢考必过逢赌必赢的比比皆是,不过梅雪睡醒之后就记不太清了,只当是梦。

“所以,蒸汽骑士原来是那么大的大家伙吗?”

梅雪摇摇尾巴,他还以为就是一般的骑士呢,直到见多识广的临光给他解释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蒸汽朋克的高达啊,不对,什么叫蒸汽朋克啊?奇奇怪怪的词,这些天脑袋里总会冒出不知道的词汇。

“当然,我们找别人问问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临光一边带着梅雪来到训练场,比起自己这个卡西米尔人,找个维多利亚的干员应该更能说清楚。

恰好,这会儿维娜刚结束训练,正休息。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总之是什么都多多啊~

第一卷 : 第281章 叫女儿还是叫老婆?

蒸汽骑士,那是维多利亚最富盛名的军队,人数不过半百,但每一个能都骁勇善战,两人就可以和一位萨卡兹的将军平分秋色,三人就有足够的把握拿下对方。

也因此,能被封为蒸汽骑士曾是所有维多利亚士兵心里最高的荣耀,被封做蒸汽骑士就意味着可以直接成为维多利亚君主的直属部队,除了陛下之外只有全体维多利亚的议会才有资格调动。

“但是,最后一个维多利亚蒸汽骑士的册封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维娜说完,看着梅雪那双明亮的眼眸和其中的好奇不由心生一丝别样的感情,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跟人提起过维多利亚的事情了,蒸汽骑士的事情虽然有诸多的机密不为人知,但她恰好知道维多利亚的部分隐秘。

“那蒸汽骑士是开高达的?”

梅雪抖抖狐耳,刚才维娜所说的他全都有认真听,特别是“蒸汽骑士都驾驶着巨大的机械甲胄作战”这一段。

“什么叫高达?”

“唔姆~就是一种很高大的机器人,博士跟我说的。”

罗德岛的博士偶尔会蹦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词汇,这倒不是太稀奇的秘密,维娜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说法。

“那维娜姐姐,你说的那个蒸汽骑士是不是长这个样子?”

看了一眼周围,在训练场这边倒是没有什么人在,刚才维娜对蒸汽骑士的描述让梅雪倍感熟悉,他隐约有了个大概的印象,寻思了一会儿尾巴伸到手边,伸手进去抓住了什么,随手丢到了训练场上。

在临光和维娜的眼中,小狐狸只是平平淡淡的从尾巴里丢出一道黑影,落地无声,甚至没有惊起任何的尘埃,但是当她俩看清楚那是什么之后她是真的绷不住了。

“维多利亚的蒸汽骑士甲胄!”

身为如今仅剩的阿斯兰,也是上一代维多利亚君王的后人,就算已经躲了二十多年维娜自然不可能不认识这个东西。

不过比起记忆中来说这具甲胄少了很多高大的威严感,多了不少的肃杀之气,它的身上还沾着未干的血迹,甚至还插着几颗刻画着密密麻麻的咒文的钢钉,是萨卡兹的手笔。

维娜一眼鉴定出来这不是什么假货,但她想不通,梅雪是从什么地方搞来这个的,等一下,刚才他把这个塞在尾巴里了?

“嗯,梅雪你又随便往尾巴里塞了什么东西?”

一般路过的塞雷娅看到训练场上的巨大蒸汽甲胄,再看一眼边上的小狐狸,心里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唔,维多利亚的蒸汽甲胄。”

“这样啊,打个电话让工程部的过来一下吧,刚好给他们研究研究。”

塞雷娅倒是相当的波澜不惊,但维娜已经忍不住了,她想要抓住梅雪,问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这个,如果是一具完好的甲胄,那还可以说成是偷的,但偏偏是这样的残破。

很难让人不去想,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恶战,才会留下这样的伤痕。

“这……很正常吗?”

维娜顿了顿,问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不过塞雷娅还以为这是在问自己,点点头表示肯定。

“梅雪的尾巴里什么都有,偶尔会拿出一些比较奇怪的东西,比如会说话的布娃娃,会自己写小说的键盘,会自己写作业的笔,不过他自己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

“在哪里?”

听到自己居然还有能自动写作业的笔,梅雪顿时两眼发光,要是有了这个好东西他就不用自己辛辛苦苦的抄书了,毕竟一般的作业难不住他,凯尔希和博士干脆就让他抄书。

“在你的尾巴里。”

“那它长什么样子?”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