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9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ps:嗷呜~解封了!可算是可以发间贴了,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什么都多多啊!

第一卷 : 第279章 梅雪的记仇本

写日记,这是梅雪长久的习惯之一,虽然说正经人很少有些日记的,但是问题不大,因为小狐狸严格来说也不算人类。

不过前段时间玩的比较高兴,所以导致了日记什么的都没写,凯尔希说不补完作业不许出去玩。

10月24日,早上起床的时候被给蕾缪安姐姐做了个按摩,捡到了蔓德拉,然后遇到菲亚梅塔姐姐,之后去逛街,捡到了三百块。

“喵喵喵~”

蔓德拉拨弄着梅雪的尾巴尖,自从变成猫之后她的性格也变得像猫一样了,对这种毛茸茸又会动的东西没什么抵抗力。

10月27日,到了叙拉古吃了顿饭,中了五百万的彩票,走路的时候遇到有人抢劫,丢了一袋子钱给我,不过凯尔希说小朋友有太多钱会学坏的,所以都上交给姐姐们了,可惜没能再买点特产带给德克萨斯姐姐和拉普兰德姐姐。

写日记是为了不遗忘,按照凯尔希等人的说法,梅雪实现他人的愿望需要用自己的记忆作为等价交换,那么,如果将来真的发生了什么让他不得不做出牺牲的事情,这也能让梅雪在以后的日子里想起自己还有这么多的姐姐和朋友,他们爱着小狐狸。

想到这儿,梅雪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过去的我,难道就没有留下什么吗?”

小狐狸抱着尾巴轻轻抚摸,过去的自己和博士走遍泰拉,为了做某件事情而努力着,聪明的梅雪肯定知道自己会失去记忆,那么……他确实舍得,但是会什么都不做吗?

至少别的不说,像这样写下日记应该有的才对,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过去的梅雪肯定做过很多努力,小狐狸最清楚自己是不能轻易把记忆丢掉的,那么以前的他如果写过日记,如果留下过什么,那么一定会放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那就是……

“尾巴里面?”

也只有这里是最合适的了,不管走到什么地方,不管什么时候,梅雪的尾巴总是陪伴着他,谁都不知道小狐狸的尾巴里到底放着多少东西。

从一针一线,小到普通的纸笔,大到毁灭菇甚至是飞行器,梅雪的尾巴什么都能装,而且除了他之外谁都没办法从里面把东西拿出来。

如果要想把东西藏起来,还要保证自己失忆之后再苏醒的时候还能找到,这里一定是最合适的,哪怕梅雪没办法看到尾巴里到底是有什么来仔细的查找,但是没关系,他的运气最好。

“我想要……自己以前的东西。”

伸手入其中,握住了拿出来,梅雪看着手上的竹简有些发愣,但他暂时把其搁置一旁,然后再次伸手进去,这次倒是拿到了一个类似于小本本的东西,梅雪想都没想的就抽了出来。

那确实是个笔记本,黑色的封皮,打开之后小狐狸才发现这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账,倒不都是欠债还钱的,而是……小狐狸的怨念?

【今天洗澡的时候被W抓住了,害得我一身黏糊糊的,不行,记仇再说,以后一定要偷吃她的小饼干】

【说好的今晚让我自己睡,结果倒好,床底下两个,衣柜里两个,让不让人休息了,我得记下,以后再说】

【那个叫什么巫王后代的小家伙好可爱啊,比我还矮,欸嘿嘿……不过就是他脑袋里的那个家伙好烦人,唔,让他听摇滚吧,吵死他】

【要走了,博士说这次去维多利亚就是最后的几次,罗德岛已经被挖了出来,时间不多了】

【凯尔希和博士偷吃我的蛋糕,可恶,今晚把门锁死不让她们进来了】

【薇薇安娜说世界上没有累死的牛,只有耕坏的田,可我是狐狸啊】

全都是些琐事,大大小小的全都有,梅雪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也全都有,写满了整个本子,小到被人在脸上画了涂鸦,大到被博士下药结果一觉睡醒发现身边还要别的女人,嗯,博士小姐玩的很花。

尽管从文字来看这些似乎充满了梅雪的怨念,但实际上并没有,小狐狸看着这些字句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哪怕什么都不记得,只是看着这几页就能感觉到自己当时那种无奈有点生气,但却幸福的感情。

【人救下了,唔,血流了太多有点头晕,不过接下来还要把他们挨个送出城,博士说现在伦蒂尼姆正乱着,趁着现在正好,另外蒸汽骑士好帅啊,可惜都坏了,只能把一个看上去还完好的大家伙收起来,我也想开高达啊】

【唔,血魔姐姐对不起啊,可是我真的不能和你结婚的,跑了跑了】

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着上面写的东西小狐狸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别误会,倒不是在意血魔姐姐是谁,而是别的东西。

“什么是蒸汽骑士,很厉害吗?”

梅雪摇摇尾巴,他知道的就只有假面骑士,完全不知道蒸汽骑士是什么东西,至于那个什么血魔姐姐?不好意思,真不熟。

不过这上面既然提到了伦蒂尼姆,那么维娜应该知道这个东西,小狐狸想了想打算去找维娜,至于竹简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我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听……啊,临光姐姐!”

小狐狸正想着哼歌呢,突然看见了临光就在不远处,看上去只是散步。

听到梅雪的声音,临光回过头,看着小狐狸和他边上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不由得有些疑惑,养只猫就算了,那个看上去蠢萌蠢萌的黑色生物又是个什么品种?

只见小狐狸的肩膀上趴着一只优雅慵懒的小猫,在他的边上还有个比他矮点的奇怪生物,看上去有点可爱。

“怎么了梅雪?”

“嗯,就是那个,我听说姐姐是卡西米尔人,你能不能跟我说说看卡西米尔的骑士是怎么样的?”

梅雪的这个问题并不让临光意外,小狐狸喜欢假面骑士的事情全罗德岛都知道,甚至还有人琢磨着能不能靠着这招把他拐到手,卡西米尔又有骑士之国的美称,对于不了解它的梅雪来说,估计是把那边想成了人人都会变身吧。

“额……这个问题我不好回答,不过我们的那边也没有人会变成假面骑士。”

临光伸手把梅雪抱起来,直到把小狐狸举高高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好像下意识的就这么干了,真奇怪,难道梅雪的被动天赋是让人见了之后就想把他抱起来吗?不过都这样了,临光也不是很想把他放下。

“原来不会吗?”

“反正我是没见过,不过身穿甲胄的骑士倒是有不少。”

揉了揉梅雪的耳朵,临光安抚着有些失望的小狐狸,看来梅雪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尚且存在一点误差,不过这也是独属于小孩子的天真了。

“来我房间,我那边有不少的照片可以给你看看。”

当年走的时候临光带上了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了自己当初比赛的时候穿着的那身甲胄,当然还有不少叔叔阿姨的照片。

“好啊!”

梅雪兴奋的摇着尾巴,丝毫没有犹豫的答应了下来,这倒是让临光有些不知道说啥好了,看来用假面骑士把他拐到床上的这招可行性还挺大的。

“嘎!”

跟在梅雪边上的阿咬摆了摆身子,然后跟在了临光的边上,出于对小狐狸的安全考虑,夕让它来给梅雪做个保镖,不过看上去更像是个可爱的宠物。

“话说回来梅雪,这是个什么物种,我怎么没见过?”

临光有些好奇的看着阿咬,这小家伙明显比一般的动物聪明多了,可她又感觉不到对方谁身上属于生命该有的一丝灵动。

“它叫阿咬,是夕姐姐画出来送我的墨魉,挺能干的,不知道为什么还会下厨。”

梅雪想了想,也不知道阿咬从哪儿学来的那么多本事,扫地做饭样样精通,就是不能洗衣服,否则会把自己也洗掉,而且厨艺很不错。

“嘎……”

但是阿咬听到自己被夸并没有感到高兴,而是相当郁闷,是啊,它一只墨魉怎么会这些呢?还不是因为夕是个死宅女吗,啥都要它们帮着做,一千年啊,阿咬都做这么长时间的保姆了。

尼玛越想越气啊,还是跟着梅雪好,那种源自本能的安心感让墨魉们的灵智逐渐打开,现在这群小家伙已经学会九九乘法表了。

这还是梅雪第一次来到临光的宿舍做客,因为她是和闪灵丽兹住在一块的,所以小狐狸还能看到宿舍里放着另外两人的东西,比如闪灵的袍子和丽兹的鸟笼,那只蓝色的鸟儿一看到梅雪就叽叽喳喳的交换。

“喵!”

虽然听不懂那只傻鸟叫什么,但蔓德拉看得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伸出自己的爪子吓唬了它一下。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泡茶。”

这小小的插曲自然不会引起梅雪和临光的过分在意,等到临光走入厨房,小狐狸这才抱着尾巴好奇的打量着周围,这里的布局很温馨,是他喜欢的那种格调,不过最吸引他的还要数置放在靠阳台的那件银白色盔甲和边上的长枪。

“好帅!”

尽管不是自己想要的假面骑士,但梅雪同样无法抗拒这种看上去就很帅的东西,小狐狸兴奋的摇着尾巴凑上前,想要伸手摸摸看却又觉得这样不礼貌,姐姐们教导过不能乱动人家东西的。

“那是我过去比赛时候穿的铠甲,想摸就摸吧,它也不是展示品,你的手指总好过对手的刀锋。”

临光把茶放在桌上,梅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回到沙发上。

“闪灵姐姐她们不在吗?”

“嗯,她陪丽兹去检查身体了。”

自从之前在龙门的那一次见面之后,丽兹的身体恢复比临光和闪灵预期的都要快,虽然如今还不能长时间的站立,但走路和跑步都不是问题,这些还仅仅只是因为梅雪的一个念头。

按照闪灵的说法,如果梅雪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能力,那么大概除了大炎之外谁都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来,看这些。”

临光递过一本相簿,看上去似乎有些年代久远,梅雪翻开之后看到的第一张就是年幼时期的临光拿着一把训练用的剑,站在一个穿着铠甲的男人身旁,稚嫩的脸庞写满坚毅。

“这是姐姐小时候的样子吗?”

“是的,旁边就是我的父亲,是不是很帅?”

“嗯,看上去好威风啊。”

小狐狸翻阅着相簿,这本相簿似乎见证了临光的成长,从小时候第一次拿起剑再到后面夺冠的潇洒英姿,梅雪的脑袋里就俩字:帅气!

看着梅雪高兴的样子,临光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妹妹玛莉娅.临光,她还记得妹妹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可爱,可惜那么多年不见了,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对了,临光姐姐你是骑士吧?”

“是的,怎么了?”

“那你知不知道蒸汽骑士是什么?”

梅雪眨着眼睛,充满好奇的看着临光,这个问题确实把她问到了。

与此同时的大炎,太傅和阿玛雅对弈,明明只是知道规则,此前一次都没下过,但是阿玛雅的黑子化作蛟龙绞杀自己的白虎,太傅很无奈的苦笑。

“好吧,你赢了,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确实和你想的一样,其实在二十年前我们就曾经找到过梅雪,不,或者说他找到了我。”

“果然,但这件事只有你、礼部尚书和司岁台知道?”

“自然还有殿下。”

“你看上去毫不意外我会发现这件事。”

“因为这也是早就算计好的。”

太傅点点头,下棋这块他自知下不赢阿玛雅,因为对方还有三百多个超计算机在同步计算,相对于把所有赢面都堵死了。

“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跟你对弈,还有推荐尚蜀的火锅呢?”

“……”

阿玛雅沉默无言,她突然意识到为什么以前的梅雪到底有多可怕了。

“说回正事吧,当年祂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人,一个计划……一个能让泰拉天翻地覆的计划。”

"

"

ps:嗷呜~抱歉因为今天满课所以没来得及更新,感谢大家支持~总之是什么都多多啊!

第一卷 : 无上限悬赏

如题,这次也是无上限悬赏,还不完就女装!(因为肯定不可能还不完的)

悬赏的标准如下(也是一如既往的标准)

【推荐票不用了,因为没用,但如果多的话就加两章】

【月票300+1更】

【打赏9000+1更】

【黄金宝箱+16更】

【白银宝箱+5更】

【刀片80+1更】

时间就从现在到这个月10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当前数据记录截图我会放在群里

以上,感谢

"

读者们的支持,准备开始爆更了

第一卷 : 第280章 被拔毛的危险

“在那之前我先问你,你对梅雪知晓多少?”

太傅端起热茶品了一口,尽管一切都在最开始的计算当中,但他还是需要弄清楚塞壬对于梅雪是否重要。

“嗯,很可爱、好欺负、尾巴摸起来很舒服,还有耳朵捏起来也很棒……不是此界人。”

前面的话都是多余,阿玛雅知道太傅或者说大炎一定比自己更了解梅雪,毕竟她们塞壬跟了梅雪还没一年呢,但大炎跟梅雪打交道都几千年了。

“看来你确实可以知道。”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