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0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是很多,我的姐姐阿姨也不少。”

“……我滴个乖乖,还是全家桶啊。”

无视了博士小姐和可露希尔的惊讶的神色,logos拿过表格把自己能想到的名字都填上去,足足写了两分钟才结束,然后毫不犹豫的起身离开。

“唉等等,戒指不要了?”

“不用,她们都有的。”

明明这句话里没有夹带着任何的法术,但博士和可露希尔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看着logos潇洒的离开,脸上满是惊讶,这信息量太大了,让人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当初女妖一族会坚定不移的站在特蕾西娅这边了,美人计也能这样用啊。”

佩服,可露希尔的心中对梅雪充满敬意,这小狐狸真有能耐啊,嗯,这都没被榨干。

“看来梅雪的魅力比我想象的更大。”

“那是当然,这还是平常的梅雪,要是赶上双月圆的时候……”

可露希尔像是想起了什么,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双月圆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吗?”

“那个时候的梅雪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凯尔希见了他都要绕道走。”

“这么可怕的吗?”

博士小姐完全无法想象出那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居然能让凯尔希都绕道走,嘶……难道那个时候的梅雪会和他的姐姐一样成为行走的厄运?

“总之,双月圆的时候遇到梅雪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转头就跑!”

语重心长的告诫了博士,可露希尔猛然想起今天晚上好像就是双月圆的夜晚,妈耶!

“艹,今天晚上就是双月圆啊!”

“今晚谁先来?”

“好像是煌,她抽的一号位。”

这就尴尬了,主要是这都几年了,双月圆也不多见,这就是所以罗德岛上一来二去的就没人记得这件事了。

“……虽然说是双月圆,但梅雪都失忆了,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可露希尔摸着下巴,毕竟钱都收了也不好反悔,失忆的话梅雪应该不会太过头吧。

主要是回想起那个祸国殃民的小狐狸,可露希尔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月圆夜就能让他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博士!”

还没等这边讨论出结果,阿米娅带着ACE和医疗部的众人一脚踹开了休息室的门就冲进来,然后不由分说的把博士小姐绑了起来。

“快,把博士送去医疗部!”

“唉等等,你们干嘛,我没病,我没病!”

看着ACE把博士抗走,可露希尔茫然了一会儿,她确实有想过阿米娅或者凯尔希把博士收拾一顿,但没想到会是这样啊。

“阿米娅,你们这是……”

“凯尔希怀疑博士可能是在石棺里面躺太久了,所以精神出了点问题。”

看着阿米娅眼中粉色的菱形图案,可露希尔明白现在是特蕾西娅主导这具身体。

“否则没有别的理由能解释博士为什么有这么大胆子敢做这种事情。”

看着桌上的那张名单,特蕾西娅是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对这件事感兴趣,罗德岛大多数的姑娘都参与了进来。

“我还以为博士会被直接打死呢。”

“如果检查不出任何精神问题的话,凯尔希大概会这么做的。”

特蕾西娅拿起名单看了一眼,不出意外的有不少老朋友在上面,不过outcast把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写上去了倒是有些出人意料,等一下,那个叫塞茜莉亚的女孩儿为什么也在?

“那个殿下啊……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提一下。”

“放心吧,这些钱的事情我不会告诉凯尔希的。”

“不是这个,虽然说这个也很重要,可是特蕾西娅,今晚是双月圆之夜吧?”

在可露希尔提到这个的时候,特蕾西娅本能的身子一抖,抱着脑袋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不行,先想个办法把梅雪关起来!”

回忆起当年那些个晚上被梅雪支配的恐惧,特蕾西娅至今心有余悸,别说是她,就算凯尔希来了都要被那样的梅雪吓跑。

另一头,煌在宿舍里也有些尴尬,主要是迷迭香的眼神太犀利了,让煌挺有负罪感的。

“所以说,你是为了我才去报名的?”

“啊对对对,可是我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你都报名了,你看我也不能白等那么长的队伍吧,所以我就把自己的名字填上去了。”

煌很努力的让自己显得无辜,但迷迭香很清楚这家伙就是冲着梅雪去的,那个时候她肯定看到自己报名了,还装傻。

“今天晚上你要去找梅雪是吧?”

按照博士的安排,交钱登记的人按照抽签决定顺序,每人有半天的时间去和梅雪待着,在这期间任何人都不能以个人理由纠缠小狐狸。

恰好,煌今天的运气好的有点过分,抽到了第一个,今晚就可以去找梅雪贴贴。

当然了,博士小姐也不可能啥都不管的,红和阿斯卡纶会暗中观察,如果出现什么违反规则的事情就会出手阻止。

“是这样的,额……就,我也不是那个……”

“咱们换一下吧!”

迷迭香拿出自己的号码牌,她运气不太行,抽到了35,至少也得等一个月之后才能和梅雪独处,不过运气最好的还是闪灵,她给丽兹抽到了一个10号,到时候基本就是在卡西米尔的城内,约会都不成问题。

“这个使不得吧。”

“盯……”

两只猫猫对峙着,但因为是晚些加入罗德岛的,所以对今晚会发生什么毫无预料。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总之什么都多多的~悬赏到现在一点压力都没有,大家不给力啊

第一卷 : 第284章 梅雪的另一面

“所以,其实你真的没病?”

看着自己手上的检查报告,凯尔希开始对自己的知识和罗德岛的医疗技术产生了怀疑,这不科学啊。

“我本来就没病!”

“那你哪来的胆子干这种事情?”

凯尔希的身后突然窜出来一只长相狰狞可怖的结晶怪物,M3用自己的爪子跟提塑料袋似的就揪住博士的衣领把她提了起来,然后摇了一下。

“我严重怀疑你的精神状态,博士,你是否理智?”

“额……感情在你眼里,我是脑子有病才会这么干吗?”

博士小姐挠了挠头,虽然M3长得很狰狞,但她不觉得有多可怕,毕竟也没少见这个大家伙在梅雪的身边乖巧的像是个二哈似的。

“不然我很难想象你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个胆子的。”

凯尔希端起茶喝了一口,但眼神里是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要是博士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今天凯尔希指不定把她怎么办呢。

“说吧,你脑袋里怎么想的?”

“我想的是,你看现在……”

“我没问你这个。”

挥挥手打断了博士小姐的话,凯尔希没打算听她解释自己的动机。

“我是问,你想怎么死?”

看着凯尔希逐渐和善的脸色,博士小姐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么多的时间居然忘记打电话叫梅雪来救命了,这家伙压根不打算听自己忽悠啊!

“冷静,冷静啊凯尔希,我这也是为了罗德岛的未来啊!”

强烈的求生欲让博士小姐说话的速度都快了不少,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为了折腾凯尔希才这么干呢,啧啧,那么多的情敌,有的凯尔希对付了。

“这和罗德岛的未来有什么关系?”

“哎呀这你就不懂了吧,你想想看,现在罗德岛上那么多人都是为了梅雪来的,要是不想办法搞定她们,将来梅雪找着对象了这群人会怎么办?”

博士小姐的话让凯尔希眉头轻佻,这好像还真有点道理,罗德岛目前的安定是相对的,但岛上最能打的那些个都是不安分的。

“你想想看啊凯尔希,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将来和梅雪结婚了,你觉得她们会心甘情愿的给你送份子钱而不对你老公下手?”

凯尔希在自己的脑袋里想了一下,她似乎都已经看到平行世界的自己被人抢婚的一幕了,要说那群死梅雪控会甘心小狐狸投入她人怀抱,那还不如相信特雷西斯今天晚上就会暴毙。

“所以你看,我们先靠着这招稳住她们,之后梅雪喜欢谁那她们也不能说是我们没给机会吧。”

不得不承认,虽然扯了点,但博士说的事情不是不可能,不过这不妨碍凯尔希揍她。

这边暂且不管,把目光放到另一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梅雪总感觉有点困,但又睡不着,抱着大尾巴和红靠在一起看新出的纪录片来催眠自己。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繁衍的季节,狼群的头狼需要带领族群找到新的食物……”

很无聊,如果不是因为假面骑士系列都被自己看完了梅雪也不会看这个,小狐狸越看越觉得困,但只是打哈欠,闭上眼之后没多久又会醒来。

“梅雪,什么叫繁衍?”

红抱着梅雪的尾巴蹭了蹭,她对电视上面的内容不感兴趣,只是想趁着现在没人赶紧多摸两下梅雪的尾巴,不过偶尔还是会看一眼电视上的狼群。

“我也不知道,不过凯尔希一定很清楚。”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小狐狸从尾巴里拿出苹果啃了一口让自己多少清醒了一些。

“嗯,凯尔希什么都知道,红待会儿去问她。”

红也是无所谓,反正她只想撸尾巴,甚至于去博士那边报名交钱也只是为了能到时候撸梅雪一整天。

“啊呜~~”

也许是困到不行,梅雪打了个哈欠闭着眼靠在红的身上睡了下去,红的鼻尖敏锐的捕捉到了梅雪身上那种意外好闻的气息,和之前在早上闻到的不太一样。

不得不说,梅雪是一个相当优秀的抱枕,红松开怀里的尾巴转而搂住了梅雪的腰,埋在小狐狸胸口蹭了蹭,嗯,这边也不错。

“梅雪好棒,想吃。”

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小狐狸的嘴唇,她还记得那天早上尝到的味道,很棒,反正还想尝尝,睡着的梅雪也没办法反抗。

小狐狸进入了梦乡,但这次却没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塞壬姑娘们也没有感觉到他的意识进入了精神网络当中,仿佛雨水滴入大海一般无声无息,连一点波纹也被浪花盖过。

时间推移,泰拉的双月挂上天空,今晚是双月圆之夜,这样的夜晚不算太少见,但每年也只有几次,以前梅雪在乌萨斯的时候因为天空时常被阴云遮蔽,所以小狐狸自从遇到塔露拉起都没碰见过。

清冷的月光从天空洒在屋内,尝了个够的红心满意足的走了,还不忘给梅雪擦了擦嘴盖好毯子,免得小狐狸着凉。

与此同时,好不容易摆脱了迷迭香的煌也提着小饼干朝着梅雪的宿舍走去,她感觉今天还真是稀奇,平常这个时候这条路上总能遇到几个去找梅雪的,今天居然一个都没有。

铃兰和迷迭香她们去吃饭了,但其他人也不见着,真是稀奇。

其实煌不知道,在看见她居然敢往梅雪的宿舍走去的时候,年都是竖起大拇指表示佩服的,然后二话不说的反手关上门,决定今晚早睡,不管梅雪怎么敲门都不给开。

“她去了?”

夕的脸色有些古怪,作为被梅雪养大的,她很清楚今晚最好避着梅雪,以前每到这样的晚上梅雪都会睡很长时间,不去打扰还好,要是打扰了的话……嘶,夕和年现在都还忘不了那种被支配的感觉。

“真去了,看着还挺高兴,一看就知道不知道事情的严重。”

“不去给提个醒?”

“我怕遇到梅雪。”

“尊敬点,你们两个要管他叫做爹的。”

令的尾巴在两位妹妹的脑袋上重重敲了一下,看着两人抱着脑袋满地打滚,拿起酒壶畅饮一口,强压下心里对梅雪的恐惧,好歹是做过几年夫妻的人,令还记得那天晚上自己差点被折腾死的事情呢。

“嘶……令姐不是吧,咱们是姐妹,我管梅雪叫爹那是不懂事的时候,你就别拿这个说事了。”

“哼,当初如果不是你撺掇,你二姐三姐也不会想着和我抢人了。”

无视了年的抱怨,令决定今晚去早点休息的好,至于煌?让那个小姑娘自求多福吧,反正……应该死不了。

梅雪的气息在变,逐渐的从阿斯卡纶的感知中消失,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但阿斯卡纶还是默默躲在影子里死死盯着他,生怕下一刻梅雪就从自己的眼中消失。

不仅是阿斯卡纶,实际上罗德岛的大家有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明明梅雪就在自己身边,但仿佛他又离得很远,随时都会不见,就像捉摸不透的命运。

当然,阿斯卡纶没那个胆子去把梅雪吵醒,特蕾西娅和凯尔希都没那个胆子,不过貌似有个倒霉蛋要来了。

“唉,梅雪居然没关门的吗?”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