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0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煌看着面前敞开的门不由得有些疑惑,不过仔细一想倒也没啥不合适的,梅雪这边每天都有人来做客,以至于小狐狸干脆给大家都发了一把钥匙。

推门而入,煌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梅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存在感低了点,但是那些大尾巴还是很显眼的,煌轻轻走近,伸手戳了戳梅雪的脸蛋,很弹也很软,和之前一样。

尽管大家都说梅雪浑身是宝,肤白细腰尾巴摇,单纯呆萌个不高,但煌还是更喜欢他闹腾一点的样子,

“啧啧,大炎传说里都把你传的威风凛凛,结果谁能想得到堂堂狐仙居然是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呢。”

煌的手指从梅雪的脸蛋一直顺着向下戳,在碰到梅雪的脖颈时停顿了一下,因为煌记得,自己那晚喝醉之后最喜欢的是舔这里,沾上牛奶之后……口感很好。

指尖从脖颈下滑到锁骨,煌突然有一种俯下身咬住梅雪的冲动,就想那天晚上做的一样,但一想到阿斯卡纶在看着自己,她心里又不太好意思那么干。

为了以防有人趁机对梅雪图谋不轨,博士也是说过的,不许刻意亲昵,除非双方自愿,不过一般只要梅雪愿意就没问题了,愿意来报名的没谁不愿意。

平日里因为梅雪的性子单纯,再加上大家总关心他的尾巴所以没看出来,现在凑近了仔细观察煌才发现梅雪穿的这身衣服有多涩气。

仔细一看,梅雪的衣着基本和罗德岛的穿衣风格一致,上面能穿多少是多少,下面能穿多少是多少,上半身的短装无袖衫,搭配着冰丝袖和厚实的外套,脖子上的项圈和铃铛无疑是点睛之笔,让人总是有意无意的看过去,给本来单纯可爱的梅雪平添几许魅人的气质,但又不显得太女性。

至于下半身吧,煌没啥好说的,她是个实诚人,她觉得这双腿自己可以舔一年。

不过这要是梅雪醒着,煌肯定只会抱着他的尾巴可劲把玩,都注意不到这些。

“可爱,醒着的时候可爱,睡着的时候也可爱,老祖宗果然诚不欺我,撸梅雪当真是天下第一乐事。”

作为大炎世家的后人,煌的祖上就曾经跟着真龙伐猎,当时还是梅雪的御用官之一,嗯,听上去很厉害,但主要工作是负责给小狐狸梳毛,毕竟梅雪六条尾巴呢,每次打仗之前自己挨着梳理太费时间了,其次就是拦着梅雪免得他发飙咬人。

不过梅雪脖子上的这个项圈和铃铛怎么说呢,看上去感觉好糟糕啊,煌老想着给梅雪亲手戴上,可是又觉得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

指尖轻轻拂过梅雪的嘴唇,煌感觉脸颊有些发烫,她现在亲一口应该不算违反规则吧?

(嗯?真是个不要命的,算了算了,我跑!)

看着煌居然还没打算停下,而且梅雪的气息逐渐变的强了起来,阿斯卡纶当机立断的就要跑路,与此同时煌的通讯器也收到了一条消息。

“奇怪,怎么还是全体消息,难道遇到天灾了?”

一般来说罗德岛只有在遭遇天灾的时候才会发布这样的紧急避险消息,可是煌仔细一看,总感觉不太对劲。

【告罗德岛全体成员:十分钟后罗德岛第四区域将完全封锁,第四区域内所有干员即刻反悔宿舍,不管有什么情况都不能出去,特别是梅雪敲门!】

“梅雪敲门怎么了,小狐狸那么可爱,还能把人吃了不成,真是奇……”

煌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手指上传来一阵温热,还有些湿润,一条香软的小舌缠绕在自己的指尖,煌低下头去,只看到梅雪轻轻含住自己的手指逗弄。

小狐狸的眼中满是煌未曾见过的狡黠,灵动的眸子里似乎总带着笑意和柔情,梅雪轻轻松开嘴,转而双手搭在煌的肩膀上,借势让她低下头,鼻尖相互摩擦。

“煌姐姐,喜欢我吗?”

不太对劲,不,是太不对劲了,以前的梅雪哪会有这种勾人的媚态?这特么根本就是一只狐狸精!可看着他眼神里的含情脉脉,煌居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喜欢。”

“那……姐姐,为什么还把自己裹得这么严严实实呢?”

一声姐姐给煌叫得酥到骨子里,尾巴都直立了起来,靠得这么近,梅雪的一呼一吸煌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觉得有点发热,自己使用源石技艺沸腾空气的时候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啊。

而且谁来给她解释一下,为什么好端端的小狐狸会变成这样?

这个梅雪和平日那个乖巧可爱又单纯的小狐狸比起来简直是个磨人精啊!

“姐姐,姐姐~”

眼见着煌有点发愣,梅雪坏笑着伸手抓住她的尾巴顺着揉捏,跟迷迭香待久了,小狐狸很清楚菲林的弱点一般都在什么地方。

“咕!”

煌突然感觉身子一软,整个人都压在了梅雪的身上,不过小狐狸并不觉得有什么,他只是坏笑,像是奸计得逞的狐狸精。

“煌姐姐,要加油哦~”

“加……加什么油?”

“姐姐是真不知道呢,还是不想要?”

梅雪的手轻轻捏住煌的尾巴缠弄,明明是让人看一眼就会沉沦的笑容,在煌的眼中却充满了危险,直觉告诉她不跑要出事,可是……她的身子不想跑不说,还主动抱上去了。

“姐姐真好,还以为姐姐要让梅雪主动呢,可我怎么舍得呢……”

然后,煌就知道了为什么罗德岛要封锁第四区域。

"

"

ps:嗷呜~悬赏还在继续,读者多多努力,四重才会加更,总之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打赏刀片什么都多多!

第一卷 : 第285章 梅雪是优秀的狐狸精

“煌姐姐,姐姐这就不行了吗?”

看着躺在沙发上,几乎可以用奄奄一息来形容的煌,还没玩够的梅雪伸手戳了戳她的脸蛋,一脸的幽怨和嫌弃,就像是再说“这就结束了”?

“哈……我错了,梅雪,别折腾我了。”

别说是起身,煌现在说话都是个问题,从最开始的激动不已到难舍难分,再到现在的心有余悸,这中间才个半小时啊,而且一说话就怕狐狸精漏嘴,她现在只想休息,不想再来了,会死人的!

“那好吧,唔~姐姐先休息~等我回来咱们再继续~”

梅雪狡黠的笑着拍了拍煌的脑袋,明明看上去那么可爱,但是落在煌的眼中简直就是个小恶魔,还继续?再继续她别说是下床,能不能活着走出这扇门都是问题!

谁来给她解释一下为什么梅雪会变成这样啊???

“嗯哼哼~今晚的月色真好啊~唔……要是塔露拉姐姐也在就好了,可以一起赏月。”

当然,这样的前提是塔露拉在这边,而且能经得起梅雪撩拨,小狐狸尾巴摇摇,发现今天的走廊意外的很安静,他来到铃兰的门口敲了敲门。

“铃兰在吗,我来找你玩了~”

“……”

没有反应,但梅雪知道铃兰就在宿舍里,这是一种本能的感应,实际上他已经知道了罗德岛的大家在和自己玩捉迷藏游戏,不对,这应该叫鬼抓人。

“小铃兰乖乖,把门开开~让我进来~”

听着门口传来的声音,铃兰瑟瑟发抖的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敢回答,原因无他,怂了。

是的,毕竟她和梅雪就隔着一堵墙,就算隔音效果再好,刚才煌可是没关门啊,所以铃兰当然听得到煌之后的苦苦求饶,联想到之前的短信,铃兰意识到了这是爸爸提起过的故事。

双月圆之夜,白狐转灵,就算是千家灯火也该熄灭,否则就会听到有鬼祟装扮成自己最亲近的人来敲门,如果去开了,则会被夺身取魂而死。

但作为神官后代,铃兰知道很多故事都是被歪曲过的,就比如上面这个,毕竟那确实是梅雪,没人会认错他,小狐狸身上那种飘渺虚无的特质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铃兰才怕,因为她爸说过,这个传说是大炎传到东国的,所以说……是真的啊!

“铃兰不喜欢我了,唉,那我还是去找迷迭香吧。”

这话里带着三分悲伤三分幽怨,剩下四分却有着一种格外挑弄人心的力量,铃兰本就是心软的性子,梅雪又是自己的心上人,一听说小狐狸要去找那位猫姐姐了,慌得她跳下床就去给开门。

“梅雪哥哥?”

开门不见人,梅雪多半是走了,铃兰左右看看,上下看看都没发现小狐狸的踪迹,心里也不知道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叹一口气的好。

女孩儿太早熟也不是好事,容易心乱,也就容易动情,喜欢上一个人就再难摆脱了。

铃兰转过头想回去继续睡,待到明天再去找梅雪的好,但她刚转过头,一只纤细的手指就轻轻的放在她的嘴唇上,梅雪原本湛蓝的眼眸散发着暗淡的妖冶的暗金色光彩,像极了传说中勾人乱心的狐狸精。

不对,他本来就是狐狸精,铃兰自己也算是。

“我还以为你关门不想见我了呢。”

“怎么会呢,我只是……只是不想像煌姐姐那样。”

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对着手指,铃兰的担忧不无道理,虽然说煌是第一次顶不住太久可以理解,但别忘了她还是罗德岛的精英干员,那特么是什么身体素质,三百米的高空自由落体都不带怕的。

连煌都被折腾的哭出来了,铃兰可不敢想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煌姐姐那样?唔,那亲我一下吧~一下就好~”

乍一听之下这似乎只是一句普普通通的亲昵要求,铃兰想了想也不觉得有什么,干脆低头在梅雪的脸上亲了一下。

但随后被还了一吻,很甜也很软,铃兰很快就知道了为什么煌会就求饶,因为只是一个开头,她居然再也没有停下来的心思了。

另一头的大炎风格宿舍内,麟青砚、令家三姐妹、陈晖洁和黑蛇聚在了一起,作为同样和梅雪关系匪浅的人之一,她们有资格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能让罗德岛暂时用这样的方法将梅雪隔离开。

“这件事情说起来话长了,你要问我们,其实我们也不算太清楚,这个天师府的小丫头应该知道的更多。”

年很无奈的摊着手,她们兄弟姐妹虽然都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了,但和梅雪一比还是没眼看,还记得当年初见的时候梅雪就和现在大不相同,虽然还是会抱着尾巴对着真龙骂街,但气质什么的都要更成熟,不像现在的孩子心性。

因此,想要清楚的明白这些,怕是要去问那些更老的家伙,比如自己的亲妈或者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

哦,不对,年这才想起她妈已经没了。

“你清楚?”

陈晖洁看向麟青砚,说实在的她对这个麒麟一族的人没啥了解,但是魏彦吾说大理寺监察司的人没一个简单,何况这还是个大理寺少卿,身份不低。

“知道些许,我算是梅雪的亲姐。”

亲姐这个身份一拿出来,就算是令也没啥好说的,麟青砚继承了通天镜,又得到了苏雪儿的部分记忆,自称梅雪的亲姐也没人能说不是,当然,她操纵气运的能力比这姐弟俩差太多了。

“其实,这个锅该归给梅雪的那位亲姐姐来背。”

“为什么?”

“……她当初觉得小弟太单纯,担心他被骗,所以教了他不少撩人的法子。”

麟青砚的脸色也是有些无语,其实原因并非她说的这样,只是太难以启齿才换了个说法,毕竟总不能告诉大家:是因为苏雪儿想看看被弟弟撩是什么感觉,才故意引导着小狐狸变成了这名副其实的狐狸精吧。

虽然具体过程不记得了,但后来连苏雪儿自己都对这样的梅雪感觉到恐惧,嗯,深深的恐惧。

这倒不是小狐狸会做什么坏事,实际上梅雪的性格转变之后也还是很乖,但撒娇卖萌和撩人的技能直接点满了,只要被缠住基本甩不掉。

而且最要命的是那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魅惑力,苏雪儿对弟弟的培养相当全面,只要被逮住了就会下意识的生不起反抗的心思,甚至会主动的配合乃至于不想松开,然后就会明白狐狸精能吸干人气的说法是那儿来的了。

“这个姐姐,真奇葩啊……”

“呵,那个女人就是个死弟控,恨不得一天到晚把梅雪黏在自己身上,谁要是敢跟小狐狸多说两句话都要被她追着打。”

“这么狠?”

陈晖洁有些愣神,这也太过头了吧,这都不能叫弟控,整个就一病娇才对。

“你应该听说过大炎有本书叫《山海异闻》,上面记录了不少的奇珍异兽,当然,还有对它们口味的点评。”

“我知道。”

这个陈晖洁倒是很清楚,毕竟小时候喜欢看杂书,这些有关神鬼异兽的书籍也看了不少,《山海异闻》记载了许多古怪的存在,比如半人半鱼,人面鸟身,长着翅膀的妖豹之类的,不过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下面的点评,比如:“蛟鱼尾巴可以红烧,做汤也好,刺少,小弟喜欢多加花椒叶,就是鳞不好刮。”

“那些点评是梅雪他姐写的,实际上那本《山海异闻》是食谱。”

年的话让陈晖洁和黑蛇小姐差点没把茶水喷出来,感情那书真是教人怎么做菜的?乖乖,这么看来梅雪的这个亲姐姐是真可怕啊。

“所以我才说这位大姑妈不好对付,谁知道她心血来潮的教了梅雪什么东西才会让我家小狐狸变成这样。”

苏雪儿是个祸害,这一点毫无疑问,那个女人对梅雪之外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她一门心思都放在了自己唯一的弟弟身上,谁要是敢对梅雪动手,多半都要添在食谱上的,也就是像岁和伊莎玛拉这样比较能打的才逃过一劫。

与此同时的另一头,经过了十分钟之后梅雪就哼着小曲从铃兰的宿舍里走了出来,尾巴轻摇耳朵抖抖,看上去很是高兴。

“勤劳的狐狸早当家,可爱的狐狸早出嫁~小狐狸的尾巴里有什么呢?那是数不尽的苹果和幸福~”

“跑在森林里给姐姐摘一朵花~姐姐说梅雪最棒了~”

好听的小曲,带着一股莫名的魅力,只可惜已经晕过去的铃兰听不见,她和煌明天估计都得花不少时间收拾干净,知道今晚她才知道原来以前梅雪一直都手下留情了。

梅雪走到拐角的路口,发现罗德岛的紧急闸门居然关下来了,堵住了他的去路,不过小狐狸也不着急。

“PRTS姐姐,帮我开个门好不好?”

尽管没有回应,但梅雪知道PRTS肯定听得见,作为罗德岛的人工智能中枢控制系统,PRTS有着相当高的智能,甚至可以和人无障碍交流,基本掌握了罗德岛内部所有的情况。

“姐姐?”

梅雪伸出尾巴轻轻拍了拍摄像头,看来PRTS这是打算装聋作哑的不理他,嗯,小狐狸受到冷落,小狐狸似乎要哭了。

看着屏幕上的梅雪含泪欲泣的样子,坐在监控室的可露希尔和博士小姐都不由得咂舌,她们刚才差点心软就想让PRTS给梅雪开门了。

“我滴个乖乖,这杀伤力……放出去要命啊。”

可露希尔回想起之前自己的遭遇,连忙摇头,她可不想再受到那种折腾了,前半段时间是挺爽的,可是后半段时间完全就是遭罪,关键面对着梅雪的纠缠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不想拒绝,甚至就算被折腾到半死不活的也不肯撒手,结果就是跟煌一样,这会儿怕是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眼见着假哭也没有用,梅雪擦了擦眼泪,心里想着要不要换个办法,他还没玩够呢,当然,主要也是饿了想去食堂看看有没有新款小蛋糕可以尝尝。

“PRTS姐姐,你给我开门,我把蛋糕分你一半怎么样?”

“我是系统,不能吃东西。”

PRTS的声音从监控器里传来,虽然有些机械的冷清,但挺好听,而且梅雪总感觉这声音很耳熟。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