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0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令把手上的木酒杯随手一丢,把年提在手上,然后尾巴用力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

“啊!疼!阿爹救命!我娘亲要杀崽了!”

“你今天就算是叫破喉咙都没用。”

正当令准备把夕和年按在一起揍的时候,梅雪的尾巴突然伸长到她面前,把夕勾走,留下了年在令的腿上一脸的茫然,然后连忙挣扎。

“阿爹!不带这样偏心的啊!我也是你闺女!我比夕懂得姿势多啊!”

“你说什么?”

令眯着眼,心里在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个好妹妹兼干女儿给丢进大江当中喂鱼。

“我……我说我懂得知识多,会背《长月海山行传记》了。”

“呵呵,好啊,那你背给我听,错一个字我就打一下!”

“……”

年突然想抽自己几耳光,装什么大以巴狼啊,那玩意儿她就记得第一段,全篇八百多字呢,剩下七百多字都不记得了,要是错一个字打一下绝对会死人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梅雪的尾巴又伸了过来,年仿佛感受到了那温暖的父爱,仿佛看见了生的希望和美好生活的曙光。

啊,直到她看见那尾巴还带来了一块戒尺,生的希望顿时变得生不如死了。

阿爹!别这样……啊!娘亲别打了!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你还有下次?!”

听着外边传来的叫喊声,梅雪轻轻摇着尾巴,伸手揉了揉夕的脑袋,然后帮她脱去新装,擦掉脸上刚才落地时沾染的那点泥土。

“弄脏了,洗个干净再出去。”

“嗯。”

夕感觉这就跟做梦一样的,这是真的吗?要不要掐自己一下啊,算了还是回头去掐年吧。

“不要跟你年姐姐学。”

“嗯。”

“不要爬那么高。”

“嗯。”

“不要只说嗯。”

“好。”

全然把自己交给梅雪,任他给自己洗干净身子和头发,又换上一套新衣,夕感觉心跳快的异常,但抬头看一眼,梅雪却还是面色如故,让她心有不甘。

这个时候梅雪才发现,他好像变了些许?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悬赏还在继续今天暂且加更,在这里推荐一下《反派模拟,天命之女都视我为宿敌》,大家可以去看看哦

第一卷 : 第287章 都是情债

“要死了……啊……”

煌躺在自己的床上,感觉浑身上下都在痛,忍不住叫苦,她现在连动手的力气都没了。

“活该,谁让你晚上去找梅雪的。”

亚叶没好气的吐槽了一句,要不然说煌是自作孽呢,昨晚那么异常居然都没产生任何的怀疑,也不想想看,如果不是有问题,梅雪的那边什么时候会没人过去找他刷好感?

“都怪博士和可露希尔,我说什么都要收拾她们两个!”

如果不是博士和可露希尔的安排,昨晚也就不会有那档子事了,煌只庆幸还好自己没答应迷迭香换号码,否则谁知道小猫猫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

“哦,那倒是不必了。”

亚叶指了指煌旁边白色的床帘,脸色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博士和可露希尔昨晚被梅雪抓到了,在监控室关到了今天早上七点,凯尔希医生估计她们今天都醒不过来。”

“我滴个乖乖……”

煌在心里算了算,她是昨晚十点去找梅雪的,虽然不知道自己被顶住了多久,但可以肯定没到十二点,也就是说博士小姐和可露希尔至少被折腾了七个小时?这都没死?

另一头的宿舍里,迷迭香正在和铃兰聊天,比起已经起不来床的煌,铃兰显然就要好得太多了,虽然有些腰酸背痛还腿软,但至少走路吃饭不成问题。

“所以,你昨晚就坚持了十分钟?”

“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全身都没力气了。”

面对着一张床上睡过觉的好姐妹铃兰倒是没什么好害羞的,很大方的承认了自己的惨败,然后抱着尾巴梳了梳,她刚洗完澡吹干尾巴,恰好迷迭香就找来了,也恰好看见了这宿舍沙发上的一片狼藉。

“煌都只顶住半个小时……梅雪这么厉害的吗?”

作为一个有想法就会付诸行动的猫猫,迷迭香是坚定的行动派,所以一般都是她主动去找梅雪的。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我只记得自己亲了一下梅雪哥哥一下,然后就……就……”

“就完全无法自控了。”

十分钟,铃兰以前从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连十分钟都撑不下去,迷迭香则是一脸的不高兴,早知道昨晚就死缠烂打的让煌和自己换一下号码了。

小猫猫不知道昨晚的梅雪是什么状态,不过她馋梅雪身子,这是没毛病的。

“那我现在去把梅雪叫醒怎么样?”

因为梅雪的宿舍就在隔壁,所以小猫猫可以现在就过去,不过这会儿双月圆的夜晚已经过去了,去找梅雪也没用。

而隔壁宿舍的床上,朦朦胧胧刚睡醒的梅雪下意识的想要舒展一下身子,却发现自己正被人抱在怀里,脑袋还顶着软乎乎的东西。

不过早起的小狐狸容易犯迷糊,梅雪没有注意看自己身边的是谁,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才起床,正准备穿好衣服,却发现自己昨晚睡觉的时候好像根本没脱衣服。

“唔,先脱下再穿上吧。”

梅雪打了个哈欠,然后真的把衣服脱下来又穿了一次,迷迷糊糊的穿着拖鞋就去对面的宿舍洗漱了,被亲了一口的凯尔希则是坐起来靠在床头,她估摸着梅雪要好一会儿才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不过小狐狸的皮肤还挺白的,嗯,要是能趁着梅雪迷糊的时候捉弄一下也不错,不过她凯尔希不是那样的人。

果不其然,没过几分钟凯尔希就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梅雪从门口探出脑袋看着她,然后在自己的脸上捏了一下,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是和凯尔希睡一起的。

“洗漱完了就去吃饭吧,我再睡一会儿。”

“嗯。”

不同于梅雪这种睡一觉就精神饱满的,凯尔希才睡了两个小时不到,还困着呢,不过今天煌是肯定没办法陪着梅雪了,小狐狸可以自己去玩。

“看来是没想起那些。”

凯尔希微微摇头,梅雪的记忆繁杂,一个晚上梦不见多少往事,不过小狐狸自己没有察觉到刚才他身上到底有些什么变化,现在的梅雪,是真真正正的六尾了。

“六条尾巴,该有些怎样的变化呢?”

这就是比较困扰人的事情了,不过凯尔希不在意,目前还是补个觉要紧,再过不久罗德岛就要正式和卡西米尔商议洽谈,她要补足一下精神。

而梅雪则是感觉有些怪怪的,小狐狸自然记起了很多事情,但太过久远,估计至少也是一千多年前了,这些记忆对他的性格倒是没什么影响,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今天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特别是大姐姐们,居然一个都不主动和自己打招呼。

不过这种事情梅雪也不会太在意,点了一份蛋糕和果汁之后就在食堂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吃早饭。

“梅雪,身体……没事吧?”

没过几分钟,闪灵和幽灵鲨一左一右的坐在梅雪的身边,看他气色红润精神饱满的样子,真不想是埋头苦干一整夜七点才睡的人。

昨天晚上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毕竟这种确实不太好说出去,闪灵自然清楚,幽灵鲨也从斯卡蒂那边打听到了,甚至还和塞壬姑娘们交流了一下,她们一致决定找个双月圆之夜再和梅雪见面。

“没有事情啊,怎么了闪灵姐姐?”

“没什么,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闪灵连忙掩饰着尴尬,但看到梅雪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的想起如今还躺在医疗部的博士小姐和可露希尔,她俩……是真惨啊。

幽灵鲨倒是很不客气,用勺子和梅雪一起吃这块蛋糕,时不时还会用自己的勺子喂梅雪吃,要不是这边人多,她估计都要直接从梅雪的嘴里抢吃的了。

“来,梅雪,张嘴~”

“啊~唔!”

喂梅雪吃东西也是一件乐事,小狐狸吃相好看,动作也不慢,喂起来格外有成就感,幽灵鲨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然后竖起两根手指。

“???”

看着梅雪背后的尾巴弯成三个问号,幽灵鲨有些好笑的伸手敲了一下小狐狸的脑袋瓜。

“我是二号,今天到我了。”

“唔!姐姐直接说不就好了,还打我……”

梅雪抱着脑袋一脸的委屈,让幽灵鲨都有些心疼了,连忙把他抱起来放在自己怀里揉揉眉心。

“是我错了,请你吃蛋糕。”

“可这本来就是我的蛋糕,姐姐真是欺负狐狸。”

周围的姑娘们都是知情人,看梅雪的样子确实是恢复了,心里也就放下了不少,然后又和以往一样在他边上,只看着幽灵鲨逗他玩。

不过众人之中心思最为复杂的还要数临光,不仅是因为马上就要回老家了,还因为她已经有了九成把握可以确认梅雪和自己的好闺蜜薇薇安娜之间存在着些许不清不楚的关系。

与此同时的卡西米尔,刚结束了采访的薇薇安娜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痒,不过还是忍住了然后安心的泡在浴池里。

浴室水面飘着些许的桃花瓣,薇薇安娜靠在边缘,有些想念某个几年不见的小狐狸了,如果是以往,这个时候梅雪一定会来给她送点喝的,然后被她抓住尾巴拽进水里,剩下的……那是群里才能发的东西。

“怎么当初就没能忍住,对他动了心思呢……害的我现在每天,按照大炎的说法这算是独守空闺吧?”

有些不高兴,薇薇安娜这些年总会后悔当初为什么没跟着梅雪离开,小狐狸和博士在做很重要的事情,她理解,但当年她又没办法走的那么果断,如果再遇到梅雪的话她就跟着小狐狸走,不对,先把婚结了再说。

她薇薇安娜可是卡西米尔最为有名的烛骑士,国民级的偶像人物,本来就长得相当漂亮,气质也好,再加上实力也不差,更是有监证会大骑士长的这层关系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娶她,只是薇薇安娜一直都明说没有结婚的打算,毕竟她都打算跟着梅雪跑路了。

“不过听说罗德岛快到了,嗯,玛嘉烈也快回来了吧。”

“还有锈锤的那边……有那家伙的前车之鉴,我得提防梅雪逃婚才是。”

“阿嚏!”

正在锈锤的血魔小姐突然感觉自己受到了冒犯,不由得打了个喷嚏,然后看着面前刚到达这边的W和海蒂等人。

“查尔斯,你先去和老朋友叙叙旧吧,至于你们……那个负心的小狐狸又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

(原来又是个被梅雪拐走心的家伙啊,这小狐狸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四处留情,博士就不能管管他吗)

W和海蒂在心里吐槽着,难怪那封信上说让她们来锈锤呢,这个组织出了名的残暴,甚至敢和乌萨斯的正规军打,一般人来这边不是走投无路就是死路一条,不过靠着梅雪的关系居然在这边也能吃得开。

“没什么要求,就是这封信需要转交给你。”

“慢着。”

血魔小姐制止了W的动作,她嗅了嗅,然后看向两人的眼神很是不爽,作为血魔来说当然有点别的本事,海蒂姑且不说,W身上的味道……特么的,又是个情敌!还是个开荤过的!

“梅雪在什么地方?”

“罗德岛啊。”

“行,把信给我看看。”

知道了梅雪在什么地方,剩下的就好办多了,血魔小姐拿过那封信拆开看了一眼,内容不多,不过看墨迹怕是几年前就写好了,直到现在才转交过来,博士和梅雪可真会算计。

来自血魔小姐的压迫感相当强烈,就算是W也选择闭口不言,在人家的地盘上乱说话指不定会不会被做掉,这个血魔小姐看上去还和小狐狸有一段不是很高兴的往事。

“好了,我们走吧。”

把信交给身边的萨卡兹,血魔小姐起身随手拿起一条铁链塞进背包里。

“走,去什么地方?”

“当然是把某个逃婚的家伙抓回来啊,该做的事情还没做完呢!”

这话让远在罗德岛,正被幽灵鲨抱在怀里的梅雪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小狐狸总感觉自己又被什么人盯上了。

“昨晚你可是做了不少事情呢,啧啧,听说博士现在都还在说不要。”

本来关系就挺好的,幽灵鲨和梅雪之间也没那么多隔阂,甚至干脆把他抱回自己的宿舍里一起玩游戏。

“昨天晚上?我还以为是做梦呢。”

梅雪甩了甩尾巴,昨晚的事情确实很难忘记,不过后来睡觉的时候半梦半醒的,也就给记岔了。

“要是被她们听见,估计还不一定说你什么呢。”

幽灵鲨捏了捏梅雪的脸蛋,然后蹭了蹭,丝毫不介意他就这样靠在自己的胸口,不过小狐狸动来动去的,幽灵鲨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耳朵。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