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0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那我亲姐姐一下也不行吗?”

“不行。”

这次的回答还是很果断,但梅雪听到了PRTS的声音好像有点意外的起伏了。

“哈哈哈哈,这个小坏蛋,居然想贿赂PRTS。”

“我也没想到啊,哈哈,不行了,这段我要录下来做黑历史记录。”

坐在监控室的可露希尔和博士小姐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她们是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想着贿赂一个系统,这小狐狸真是傻的可爱。

“唔……那三次?”

嘴上说三次,但梅雪却对着摄像头举起五只手指头,还没等监控室的两人从大笑中缓过来,梅雪面前的门就自己打开了。

“啊?”

有那么一瞬间,可露希尔和博士都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整个人都像石化了一样坐在原地。

“谢谢姐姐~”

梅雪很有礼貌的表示了感谢,然后欢快的摇着尾巴踩着颇有节奏的步子走了,只看外表的话感觉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大事不妙,这是可露希尔此刻唯一的想法,特么的神兽出笼了!

博士小姐也是二话不说的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拨通了凯尔希的号码。

“凯尔希!梅雪出来了!”

“……我知道了,你们自己保重。”

电话那头的凯尔希似乎早就知道会这样,并没有显得太惊讶,还留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干嘛让我们保重,我们躲在监控室还能有啥问题吗?”

“不知道啊。”

博士小姐挠了挠头,有些不懂凯尔希的意思,虽然监控室距离梅雪的宿舍没几分钟的路程,但梅雪又不知道她们在这边。

“不过这下就头疼了……”

还没等到可露希尔说完,一双柔软的小手就放在了她的太阳穴上轻轻按摩了起来,让她顿时感觉舒服了不少。

“嗯,不错,舒服……”

按到一半,可露希尔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这监控室不是只有自己和博士小姐的吗,博士坐在自己边上,哪来的另一双手,艹,该不会是梅雪吧!

“哎嘿~姐姐不客气哦~”

熟悉的声音带着不同以往的魅力,落在两人的耳中着实要命,博士小姐更是直接愣在了座位上。

小狐狸轻轻贴在可露希尔的背上,一边替她按摩太阳穴,一边朝着旁边坐着的博士小姐微笑示好,梅雪说话的热息轻轻拍打在可露希尔的耳朵上,有点痒,但最要命的是贴这么近,梅雪身上的味道让可露希尔忍不住夹紧大腿摩擦,这小狐狸是个磨人精啊。

“梅……梅雪啊,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凯尔希发短信告诉我的。”

(这个老女人!)

博士和可露希尔的心里痛骂了一句,但还没等她们说什么,博士就看到凯尔希站在门口,然后毫不留情的把门关上并且从外面反锁了。

(完蛋了)

两人心里一沉,看着一脸乖巧但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梅雪,心里还是打算挣扎一下。

“梅雪,这……都这么晚了,你姐姐应该跟你说过吧,好孩子不能熬夜的。”

“可是姐姐说了,不能把姐姐*坏的小狐狸不是好弟弟。”

“……这是你陈晖洁还是塔露拉姐姐教的?”

可露希尔和博士小姐死的心都有了,这塔露拉和陈晖洁等人到底都教了梅雪什么东西啊?

“不是啊,这就是姐姐教的,姐姐还说了,优秀的狐狸精要能让别人主动~”

唯一能让梅雪单独以姐姐相称的只有一个人,凯尔希在门外听完这些之后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md,那给死弟控是真的不考虑后果啊。

不过算了,反正博士小姐惹出来的祸子就让她自己摆平,要不是她整什么征婚,梅雪今晚也就平平淡淡的睡过去了,至于可露希尔……嗯,希望她明天晚上还能上班吧,反正她上次也是在双月圆之夜被梅雪抓住的,经验丰富。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打赏刀片什么都多多~悬赏还在继续呢~

第一卷 : 第286章 梅雪的过去之梦

夜已深,博士小姐和可露希尔都已经双眼泛白的昏死了过去,嘴里还念叨着什么“饶了我吧”“我不想再要了”“装不下了”之类的词,监控室内的场景让凯尔希和闪灵都打了个寒颤,乖乖,梅雪这已经不能叫精力充沛了,别人最多是条河,他简直是片海啊。

“闪灵,你和亚叶把她俩带回去,我抱梅雪回去睡觉。”

“为什么不是我把梅雪抱回去?”

伸手在梅雪柔顺的银发上摸了摸,闪灵还是更愿意抱着梅雪,说来也是奇怪,整个监控室内都充满了那样的味道和痕迹,但唯独梅雪的身上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甚至衣服都是穿好的。

至于博士小姐和可露希尔?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不太够了。

“你就不怕他再醒来?”

凯尔希一句话就堵住了闪灵的嘴,确实,这会儿双月圆的夜晚还没过去,要是梅雪再醒过来,谁知道这只小狐狸会做出什么,闪灵可不想落得这么个惨状。

而且之前凯尔希有做过解释,今晚的梅雪不会自控,除了铃兰那种他本来就格外珍爱的,主要是小狐狸从不主动也不强迫,他只魅惑,让别人主动,然后……一旦被魅惑,想要主动摆脱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就比如煌,明明已经被折腾的筋疲力尽,但还是不愿意停下来。

“那我这就把她们带走。”

闪灵也不多说了,和亚叶一起带走了可露希尔和博士,凯尔希则是抱起了梅雪。

待到那两人离开,凯尔希原本冷漠的脸庞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温柔,有些无奈却又笑着戳了戳梅雪的脸。

“也不知道这次你能想起多少事情,快些记起来吧。”

梦,梅雪发现自己在一个梦中,梦里的他要更高一点,不过比起姐姐来说还是矮,所以总被姐姐按着头笑话,后来又被那个穿着甲胄,头顶龙云的家伙笑话。

不过姐姐笑话就算了,那家伙算哪根葱,气得梅雪追着他咬,然后又被他女儿追着咬。

“亏你贵为龙女,身为公主居然咬人!”

“略略略!你不也是嘛,堂堂祥瑞白狐居然说脏话,还咬人!”

“tui,我是狐狸!狐狸你懂吗?犬科咬人那是理所当然!”

类似的争吵总觉得还有很多,但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那年军帐前,狐耳少年抱着自己炸毛的尾巴对着大帐骂街,周围的军士皆是看个乐,捂嘴窃笑着,却也无人觉得他冲撞了谁,哪怕他骂的是大炎真龙。

这也不是一两次了,看着小狐狸骂街反倒觉得有趣,当然,更有趣的还在后头。

“不许骂我爹爹!”

一声娇呵,只见旁边的小帐中冲出一个少女,张嘴就要朝着梅雪咬过去,吓得小狐狸撒丫子就跑,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但梅雪没跑多久,随即躲在了一个人之后,看清那人面目,和梅雪八分相似,但更柔和,像是人间仙子,除了梅雪之外却无人敢近她三分,除了苏雪儿还能有谁呢。

画面一转,似乎回溯到了更久远的过去,看上去更加稚嫩的梅雪和苏雪儿坐在梅花树下,看着眼前大江流去。

“梅,要好好记得,一只优秀的狐狸精是不会主动出击的,要学会让别人主动,比如现在你尝试一下魅惑姐姐!”

苏雪儿说着,眼中不免出现期待的神色,这个弟弟她可是喜欢的紧,听话乖巧又懂事,还很聪明,学什么都快,就是太天真了。

虽然说天然呆萌的正太也不是不行,但这么多年总得换换口味的好,苏雪儿觉得自家弟弟如果是个小坏蛋也不错啊,欸嘿嘿……一个坏弟弟。

“可姐姐你不是说,我们和外面书上说的不争气的狐狸精不一样,不魅惑别人吗?”

“额……”

这倒是让苏雪儿有些犯了难,一百年前捡着梅雪的时候她确实是这么教的,不过她也不好告诉梅雪,外面传言的那种妖艳贱货,会吸食他人气运的狐狸精就是自己吧?那样的话自己在弟弟心里光辉伟岸的形象一定会受损的。

说来也是可气,外面那群人就不能别胡说吗?什么叫与人交合食人精气,她苏雪儿的第一次可是给梅雪的,不就是拿走他们一些气运吗,真的是,最好别让她遇到,否则必然诅咒他们倒霉至少十年!

不过弟弟真可爱啊,嘿嘿,就是单字一个梅听上去有点女儿气,若是改叫别的又不习惯,罢了,反正她知道梅雪的长短,弟弟知道她的深浅。

“那我还要不要魅惑姐姐呢?”

“当然要!”

苏雪儿肯定的点了点头,立志于把自己的弟弟培养成一只优秀的狐狸精,嗯,只对她自己魅的那种!

“那我~……

“梅,你姐姐不在吧,我可不可以来……打扰了,我这就走!”

伊莎玛拉从面前的大江中探出个头来,本想着苏雪儿这个时间点也该去给小狐狸找吃了,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小狐狸就坐在她怀里。

“吼,我当是谁呢,刚好不知道今晚给弟弟添什么菜,你倒好,送上门来了。”

苏雪儿面带笑,眼眉当中却杀意盎然,平日里她就对这群想对自己弟弟图谋不轨的狐狸精,不对她自己也是狐狸精,是看这些贼猫很不爽了,今天居然还赶在她关键时候窜出来,真以为她苏雪儿吃白饭的?如果不是梅雪几次相劝,伊莎玛拉、岁或者别的,一个都别想跑!

而且也是伊莎玛拉和梅雪的关系比较深,否则别的不提,摧山断江对苏雪儿还是轻轻松松的,堵住一条路,让这家伙连见都见都见不成梅雪。

“大姑姐,我这就走。”

“滚,谁是你大姑姐!”

如果不是因为梅雪在看着,苏雪儿也不可能就骂几句,高低得从天上抓两颗陨石把这家伙砸死,一天到晚的就惦记她家小狐狸。

看着伊莎玛拉委屈巴巴的走了,梅雪假装无意的用尾巴轻轻扫落几颗苹果落入江中,然后埋在姐姐的怀里蹭蹭。

他自然知道姐姐是为了自己好,身为气运的集合,梅雪的存在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有大好处,更别说他本身的神秘,伊莎玛拉、岁和那个玩火的,最开始哪个不是冲着这一点来的?

哪怕如今都换了目的,不馋梅雪的气运能力馋他身子,那也……不对,那特么更不行!

“弟弟乖,不是姐姐不知情理,只是我们太特别了。”

苏雪儿知道梅雪想和朋友玩,但她更担忧今后的日子,她和梅雪不同于这世界,甚至这个宇宙中任何一种生物,终究难言。

“姐姐……前天我跑下山,村子里的人说大青死了,可我上次去的时候他才那么刚学会打猎呢。”

“因为你一觉就睡了六十年,对我们来说这一甲子眨眼也就过了,可是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大半生了。”

是了,这就是苏雪儿最担心的,梅雪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他终究不是个普通狐狸,岁月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河,他们不在河里。

伊莎玛拉、岁这种存在确实有本事可以度过相当悠久的岁月,可是祂们说到底还是有终点的。

“直到最后,也只有我能陪在你身边了。”

“所以,姐姐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梅雪搂紧了苏雪儿的脖颈,眼神里既有期待也有害怕,他是一只聪明的狐狸,实际上山脚下那个村落的人对比别地来说已经相当长寿了,平均岁数七十,吃穿有余,苏雪儿偶尔还会教他们识字,如今已经有了教书先生这种职业。

“当然不会,我们虽然不是血缘上的家人,却有着比那更紧密的联系。”

苏雪儿也抱着梅雪,血缘?真是笑话,人间的血亲之间都会相残,她苏雪儿却不会为了自己的解脱让弟弟消失,她不想再承受超过五十万年的孤独了。

“你我之间没有生离,唯有死别。”

生不离,唯死别,梅雪突然感觉头很疼,像是被人用锤子在砸,他只是一闭眼再睁开,眼前又变了模样,是一片盛开的桃花林,而他自己正泡在一个大木盆里洗澡,背后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

“年姐姐,你确定我们这么干不会被阿爹打吗?”

“哎呀放心吧,阿爹几时打过我们?反倒是娘亲,简直恨不得把我们打死。”

“被娘亲听到的话你肯定又要被打手心了。”

“略~不许告状,快来,我跟你说我可是踩点好几天了,每天下午的时候阿爹肯定会洗澡,这边的这颗桃树刚好够得着。”

穿着新装,年和夕悄摸摸的从桃花林走了出来,看着那几条搭在木围墙上的白色尾巴,顿时就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然后放轻了脚步声。

梅雪对此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自顾自的擦着身子,也许是体质特殊,他身上沾不上任何污垢,洗澡更像是一种单纯的享受。

至于年和夕?不知道为什么,梅雪感觉她们要倒霉了。

两姐妹放低声音,小心翼翼的走到那棵梅雪亲手种下的桃树前,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还没来得及看那窗户里呢,一条丹青色的龙尾就从树上垂落下来,下的姐妹俩果断松手就要逃命。

但令那是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们的,嘴角勾起,尾巴钩住了年的脚,再一下卷住了夕的腰,把两小只带到自己面前。

“好啊你们俩,居然有这个胆子,欠打。”

说着令每人给了一个脑瓜崩,贼响亮的那种,听得梅雪都有些心疼,想让她别打孩子了。

“可恶,我爹都没打过我!”

“我是你娘!”

“你也不是我亲娘!”

年嘴硬得很,反倒是夕怕得要命,就希望现在梅雪能出声就个命,年死不死她不管,她是不想被打了,怪疼的,不过被打之后又可以去梅雪阿爹撒娇求安慰,算是有失必有得。

“所以这就是你偷窥我老公的原因?”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