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虽然很喜欢这种味道,但梅雪并不贪心,塔露拉说过有好吃的好玩的都要学会分享,那个时候她还会把咬过的苹果给梅雪来作为示范呢,小狐狸牢牢记得姐姐教导的一切,而且这还是陈晖洁买的。

“我也只吃一颗就好,剩下的都归你,这个棉花糖你也拿着。”

张嘴咬住第二颗糖葫芦,陈晖洁隐约尝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甘甜,不是山楂或者冰糖的甜味,而是更像某种甘甜的花蜜,虽然不多但却无法忽视,陈晖洁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看向梅雪的嘴唇,小狐狸正好奇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棉花糖,这次大胆了一些直接咬了上去,脸上笑得很是灿烂。

就在陈晖洁陷入思考的时候,突然响起的通讯器打断了她的思路,这是只有近卫局紧急命令才会响的铃声。

“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陈晖洁拿出电话接通,且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的样子,小狐狸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背后的尾巴摇了摇,尽管通讯器的声音小,但多少还是能听到一些字。

“啧……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姐姐,我想回家了。”

还没等陈晖洁开口,小狐狸就主动提出了要回家,他轻轻摇了摇尾巴,虽然只有半天的时间,但不贪心的梅雪已经很满足了,有新衣服,有好吃的,还能再奢求什么呢?

“那我带……”

“梅雪已经记住路了,可以自己回家的,姐姐快去吧。”

从尾巴里拿出此前放进去的属于陈晖洁的双剑,小狐狸把它们递到了陈晖洁的面前,“不能给陈姐姐添麻烦”,这是小狐狸来之前就想好的事情之一。

陈晖洁伸手握住双剑,她看着面前这个表情坚定的梅雪,小狐狸的眼神中还带着些许的不安,很显然离开了陈晖洁这个可以依靠和信赖的对象对他来说并非好事,然而公事在身,她得尽快过去了。

“知道怎么打车吗?”

“嗯。”

“那就打车回去,遇到危险就按下我给的紧急报警器。”

说完陈晖洁把自己的钱包放到梅雪的手上,她还是担心小狐狸走丢,那样的话不说没办法跟塔露拉交代,她自己良心上也过意不去。

然而当陈晖洁打算拿走剑的时候,她发现赤霄好像拿不动了,嗯,就是完全黏在了梅雪的手上,这什么情况?梅雪的手是摊开的,又没涂胶水。

“怎么回事?”

赤霄牢牢的黏在梅雪手中,这下小狐狸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了,他尝试着甩了甩手,发现这把剑就像是认准了自己,死活就不肯离开。

“赤霄,回来!”

陈晖洁握紧赤霄的剑柄,然而赤霄只是蜂鸣一声,似乎是在嫌弃她。

“唔……这把剑真不听话。”

小狐狸皱起眉,连他都知道陈姐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这把剑居然还不肯配合。

似乎是听到了小狐狸的抱怨,赤霄一下从他手上脱离开来,重新回到了陈晖洁的手上,但陈晖洁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赤霄剑上传来的那种委屈的感情,她眼皮跳了两下,这种事情以前可是从没有过啊,赤霄明明只是一把剑,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感情波动?

“姐姐。”

小狐狸的声音唤回了陈晖洁的思绪,他轻轻扯了扯陈的衣角。

“梅雪会在家里乖乖等着姐姐回来的,姐姐要注意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

不安,忧虑和担心,小狐狸的眼神里多是这种情感,陈晖洁心中一软,还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些,魏彦吾大都冷漠,文月事物繁杂,她独自居住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不管受了怎样的伤都得忍着,没想到只认识了不到半天,这只小狐狸却对她如此担心。

“嗯……姐姐会平安回去的。”

说完这些,陈晖洁连忙打了个车朝着案发地点跑去,只留下小狐狸站在原地,他把陈晖洁的钱包放回自己的尾巴里,然后朝着可颂笑了笑,轻轻点头。

“姐姐再见~”

说完这话,小狐狸也学着陈晖洁的样子招了招手,一辆看上去有些不太一样的车在他面前停下,戴着墨镜的司机摇下车窗看着梅雪,可颂惊讶的张开嘴打算说点什么,但又如鲠在喉。

“姐姐,到企鹅物流多少钱啊?”

“企鹅物流……十龙门币。”

“好的。”

看着小狐狸坐上车离去,可颂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脑海里全是刚才那个司机的模样,那特么不是魏彦吾的夫人,整个龙门一万零一人之上的文月吗?怎么她还需要出来跑出租了?

不对,刚才梅雪说他要去什么地方?

"

ps:嗷呜~偶尔会起不了好的标题,唔姆……感谢大家支持!回头计算一下悬赏看欠了多少,上架之前要控制字数,还债的事情可能会延期或者慢一点,但不可能亏钱,话说四重这次的悬赏标准好像太低了,欠了不少啊……

第一卷 : 第42章 生活不易,文月叹气

虽然不是第一次坐车了,但这次车上只有自己,梅雪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一直在心里和黑蛇小姐对话,同时主驾驶位置上的文月也在观察着他。

作为堂堂的市长夫人,文月虽然没有多少实际上的权利,说出的话却很有分量,至少魏彦吾的银行卡都在她手上呢,所以她完全没必要来跑出租赚钱,讲道理这年头应该也不会有人开改造过的赛车来跑的。

其实从陈晖洁和小狐狸买冰糖葫芦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街道的另一边等着了,本来打算让近卫局那边找机会支开陈晖洁,到时候她直接上门去找梅雪接触,没想到太古广场会突然发生爆炸案,陈晖洁只好自己急匆匆的离开了,留下了梅雪,也让文月有了机会。

“小朋友,你自己一个人吗?”

“唔……是的,怎么了姐姐?”

不得不说这一声姐姐叫的那叫一个酥脆,文月恨不得一脚油门飙出去,对于她来说年龄是一个数字,一个很忌讳被人提及的数字,对于年龄过了两位数且三开头的大多数女性来说,没有人愿意变老,文月亦是如此,尤其是魏彦吾偷偷摸摸去花街的行为更是让她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各种护肤品化妆品没少买(苦了魏老二的钱包)

今天遇到这么个一上来就喊姐姐的孩子,怎么能让她不开心呢?可以的可以的,爽到了。

“没什么,只是像你这样的小朋友独自出门可不好,要注意安全,万一我是坏人可就糟糕了。”

显然陈晖洁当时也是太着急了,毕竟那场爆炸案发生在人流密集的广场,算得上是今年最大的事故,否则她应该会先把小狐狸送上车的。

“没关系的,姐姐不是坏人,我能看得出来~”

梅雪得意的摇了摇尾巴,文月身上没有那种讨厌的气息,言行举止也没有不对劲的地方,所以梅雪虽然保持着警惕但也没有不会太担心自己的安全,而且小狐狸也不是没有自爆能力,嗯,自爆,不是四重打错字了。

“你还真是嘴甜,我可算不上什么姐姐了,叫阿姨都是显年轻呢。”

“唉,是吗?”

小狐狸有些不好意思的抱着自己的尾巴,为看错了而感到害羞,他只看外表真的以为文月比陈晖洁大不了多少呢。

“是啊,不过没关系的,每个女性都希望自己能年轻一点,哪怕只是在别人嘴里说出来的也好。”

“可是我看阿姨确实很年轻啊,和我的姐姐差不多。”

“多说点,阿姨我爱听。”

文月脚下一踩油门,带着小狐狸走了另一条路,虽然也是能到企鹅物流的,但是走这条道至少也得半个小时呢,她有的是时间和梅雪慢慢聊,就目前的表现来说这只小狐狸实在太好骗了,尽管他对周围包有警惕心,但只要保持着一定距离,像这样的交谈还是很轻松的。

“对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唔……梅雪。”

“梅雪,寒梅落雪,很好听的名字,那我就叫你梅雪吧,你叫我文月阿姨怎么样?”

“好。”

梅雪摇着尾巴,他和文月是对角坐的,宽大的跑车内部虽然没有达到安全距离,但中间隔着座椅也让梅雪感觉安全很多,他不介意和这个阿姨聊天,毕竟姐姐说了,别人主动找你搭话如果不理睬是不礼貌的,除非你们之间有矛盾。

“那么梅雪,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阿姨以前都没见过你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呢。”

“我……”

这个问题让小狐狸有些犯了难,倒不是梅雪不知道要掩饰自己的身份,而是说谎话会让小狐狸有一种负罪感,尤其文月给他的感觉其实不差,这位阿姨是个好人。

“不好说吗?”

“嗯。”

“那我就不问这个了,梅雪你去企鹅物流那边做什么?”

文月很随意的问道,但其实都是在刻意的套话,躲在尾巴里的黑蛇小姐虽然知道文月的真实身份,但并没有告诉梅雪的打算,因为她知道一说出来小狐狸可能就会慌神,到时候露出破绽才是真要不得呢,让梅雪这样和文月直接对话反而更好,梅雪那种讨人喜欢的气质不是她能有的,她只需要随时预防小狐狸的语错就好了。

“去赚钱。”

“赚钱?”

这个答案有些超出文月的意料了,她之所以会在意梅雪去企鹅物流,是因为企鹅物流虽然只是一家物流公司,但在龙门的地位并不低,一方面每个企鹅物流的小队都比较能打,二来就是他们背后的老板,那只名叫大帝的企鹅是个实实在在的硬点子,她本以为梅雪和大帝之间有关系呢,没想到会是去赚钱的。

“嗯,我现在住在姐姐的家里,但是我没有钱……以前的姐姐说过,自己挣钱自己花,勤劳狐狸早当家。”

梅雪摇着尾巴,整合给的钱是不可能足够小狐狸在这里过三年的,可是陈晖洁的钱也是人家自己挣来的,小狐狸不愿意成为累赘,他这次来到龙门就是希望能在将来更多的帮上塔露拉的忙,如果连生活上都要一直依靠别人,那还不如一直跟在塔露拉等人身边呢。

至于上面那句话其实塔露拉和阿丽娜等人都没说过,是梅雪脑袋里突然闪过顺口说的,不过确实让文月有些笑出了声,她通过后视镜看着梅雪,小狐狸的眼神很是坚定,丝毫看不出说谎的迹象,文月当然不会就此下定论,她只是继续和小狐狸聊天,试图从他口中套出一点消息。

然而梅雪总是能很好的回答,因为文月问的问题他基本都经历过,比如他说自己以前住在村落里,文月提起乡下的事情时小狐狸总是能说一大堆,说他的叔叔阿姨和哥哥姐姐们,还有一位慈祥和蔼的老爷爷。

说起以前的时候梅雪的眼神里总带着光,脸上满是怀念,可是很快又变得有些伤心,因为还有好几年才能见到呢,眼看这孩子确实没撒谎,文月暂且相信了他的话。

“对了阿姨,为什么阿姨会出来开出租啊?”

“唉,别提了,还不是我家男人不争气吗,本来家里就穷,他还成天出去逛花街,一点正事不干,你说我能怎么办,不是只能出来跑出租挣钱了?”

虽然不知道花街是什么意思,但是看文月脸上那怒气冲冲的表情小狐狸也能明白不是什么好东西,黑蛇小姐觉得还是不要给孩子解释这些比较好,万幸企鹅物流很快就到了,小狐狸贴心的从尾巴里掏出二十龙门币递了过去。

“怎么多了十块?”

“因为梅雪的尾巴里还有一个人呢。”

小狐狸一本正经的指了指自己的尾巴,但文月权当作是这孩子的一点善心了,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梅雪感觉文月有点可怜来着,多给十块钱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的,反正只要不用陈姐姐的钱就好了。

“呵呵,以后有机会再聊吧,祝你顺利找到工作。”

“阿姨再见~”

看着文月离去,小狐狸摇着尾巴看了一眼面前企鹅物流的大门,在橱窗上还贴着一张招收新员工的单子,这就赶巧了,看了一眼时间,小狐狸得赶紧进去才行,然后早点回家免得陈姐姐担心。

另一边的文月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梅雪,刚才小狐狸拿钱的时候是从尾巴里掏出来的,如果是一般人可能都会当作源石技艺吧,但文月心里清楚的很,毕竟大炎那边已经把梅雪的能力大概说清楚了,而她老家东国那边也不是全无相关的传说。

“天南之兽……难怪啊,可为什么只剩下三条尾巴了。”

文月皱起眉头,她可不信那尾巴是被人斩落的,因为如果不是梅雪自己选择了断尾,就算被人斩断了尾巴也还会再生,可三条尾巴就意味着他的力量大不如前,能够实现的愿望也相当有限,如果说唯一还有什么值得大炎重视的,可能就是他那能聚集起气运的能力了,可是尾巴的数量代表着力量的多少,现在的梅雪能有多少作用呢?

"

ps:嗷呜,双更结束,加在一起也快六千字了,算三更,嗯,就是这样!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第43章 小狐狸的工作应聘

企鹅物流,作为地下物流组织,和其他物流不同的是它可以运送包括狮子在内的一切商品,并且会绝对准时和安全抵达,作为一家地下物流企业,却有着所有的合法营业执照,甚至还开着连锁店,基本所有员工都带着武器。

“我说啊,我们应该是正规的物流公司吧。”

看着桌上损坏的属于莱茵生命的货物,德克萨斯又想抽烟了,可她上个月刚发誓要彻底戒掉的,没办法,压力太大了。

“是啊,所有手续都是走的正规流程,别人下单我们送货,就这么简单……本来是很简单的。”

在德克萨斯的对面,空端着苹果派咬了一口,作为一个偶像来说她是不缺钱的,这个月工资没了也不心疼,德克萨斯也有不少积蓄,企鹅物流的工作危险度很高,但是工资也不会低的,大帝给薪水的豪爽和他扣工资的果断是一样的。

不过说起大帝,这次损失最大的就是他了,毕竟就德克萨斯等人一个月的工资根本抵不上这台高精密仪器百分之一的价格,还得是大帝出大头,这不是今天已经心灰意冷的在门口贴了招人广告吗,薪资待遇也挺高的。

“小队加人……感觉会怪怪的,话说这年头有人愿意加入我们吗?”

空有些疑惑不解,这还真不是她想多了,虽然企鹅物流是个正规企业,但作为一个能和龙门百分之六十的案件扯上关系的物流公司,他们的工作有多危险那是人尽皆知的,不是特殊情况都不会来这里。

“不知道,反正boss让我们在这里等着看有没有人来应聘,到时候真……来了。”

德克萨斯眼角的余光瞅到了一抹白色,她和空透过橱窗,看着门口那只抱着尾巴审视招聘广告的梅雪,毕竟昨天才见过,又是和陈晖洁有关系的人,还不至于就这么快忘记了,可是看这只小狐狸的意思,他好像对应聘有兴趣?

此刻门外的梅雪正眼都不眨的盯着招聘广告,他正在确定自己是否符合上面的要求,嗯,能打架,小狐狸的战斗力还算可以;能跑路,这个不成问题,他的速度可以说是三重涡轮增压;能保护好东西,这个也可以,尾巴最方便了。

至于年龄?上面没写,没写就是没有要求,小狐狸摇着尾巴欢快的敲了敲企鹅物流的门,看着里面的德克萨斯和空招了招手,这才乖巧的走进门去。

“那个……我是来应聘的。”

看着小狐狸有些怯生生的模样,德克萨斯给了空一个眼神,作为偶像的空更知道该怎么样和人打好关系,虽然这只小狐狸和陈晖洁好像关系不一般,但是作为今天第一个,可能也是以后唯一一个愿意来应聘的,多少还是要走一下流程。

“咳咳,那个……我记得你是叫梅雪对吧?”

小狐狸抱着尾巴点头.jpg,他也记得这两个姐姐,只是没想到她们就是企鹅物流的人,那这么说来昨天的四个姐姐都是企鹅物流的人啊。

“那好,你多大了?”

“14岁。”

“……”

空被小狐狸这话搞不会了,她拿起招聘要求看了一眼,发现大帝好像还真没写年龄要求,没写就是没有,嗯,没毛病。

“那你为什么要来应聘我们企鹅物流呢?”

“为了赚钱。”

小狐狸抱着尾巴,回答的很是果断,不过因为和她们还是不怎么熟悉,因此还是会下意识的保持着安全距离。

“……额,我们企鹅物流的工作很危险的,你不怕吗?”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