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不怕啊。”

梅雪摇了摇头,小狐狸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了,按照黑蛇小姐的说法,龙门这地方再怎么闹也不可能给整出内卫那种等级的吓人玩意儿,只要有她辅助,小狐狸基本可以嘎嘎乱杀,把机枪射手装在尾巴上之后就是自动瞄准,往里面塞个玉米棒子就是大威力的迫击炮。

“那你有什么特殊能力吗?”

“有。”

小狐狸伸手从尾巴里抱出来一个西瓜放在了桌上,然后又在德克萨斯和空见了星熊一样的眼神中塞了回去,这是黑蛇小姐说的能够证明小狐狸价值的最好办法,对于一家物流公司来说,梅雪的这个能力基本属于逆天了。

德克萨斯表面平静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巧克力棒放在嘴里,然后指了指桌上那台一米长宽的损坏的机器。

“这个,能放吗?”

梅雪抖了抖耳朵,然后点了点头,伸手拿起那台机器塞进了尾巴里,然后又给拿了出来,然后德克萨斯和空就发现了一个很不对劲的地方,这台本来应该已经菠萝菠萝哒的机器好像……能用了?

————————————————————————————

“快说!谁让你们把炸弹放在那种地方的,炸弹的来源呢?”

陈晖洁一脸厉色,她现在的心情确实很糟糕,本来今天的计划是带着梅雪好好转一圈的,结果就因为这群人导致了自己不得不让小狐狸独自回家,小狐狸本来就有社恐的毛病,万一他不打车自己走回去呢?万一路上被坏人拐跑了呢?万一回到家发现钥匙弄丢了呢?万一回到家里之后肚子饿了又找不到吃的呢?万一……

md越想越着急,陈晖洁是真的后悔没给小狐狸打个车回家再帮他点个外卖,不行,外卖不健康,她就该再给小狐狸做完饭。

“我说了我不知……”

眼见着面前的混混还打算死鸭子嘴硬,陈晖洁干脆拿出赤霄一把拍在桌上,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除了黏在梅雪手上之外赤霄都特别配合她,拔刀都顺畅了。

“你再敢说一个不字,我就让你尝尝赤霄的剑气!”

陈晖洁稍微弹出一点刀身,赤霄狂乱的剑气立刻宣泄而出,将四周的墙壁都划出了不少裂痕,顺带划伤了黑手党的脸。

“我先说好,今天我没工夫和你们耗,如果再敢说假话……反正那边也还有几个能审的!”

看着陈晖洁这个表现,审讯室外面的星熊和诗怀雅都不由得看着对方,然后发现彼此都是一样的震惊,这还是她们认识的陈晖洁吗?以前虽然也是刚正不阿的性子,但也不至于直接威胁人啊。

“你说……老陈是不是那个来了?”

“看着不像,她上次来月事的时候也没这么个暴脾气,我看着像是被人抢了男朋友似的。”

诗怀雅摸着下巴,陈晖洁今天是真的很不对劲啊,越想越不对劲。

“那就更不可能了,你忘了外面怎么说她的?”

星熊摇了摇头,作为同事来说她可太了解陈晖洁了,外面可是一直都有一句名言的,按照大家的说法:如果婚姻是人生的坟墓,那么陈晖洁就将永生不死。

“也对,那多半还是亲戚来了。”

被念叨的陈晖洁丝毫不理会同事们的调侃,她现在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赶紧下班回家,然后确保小狐狸一切平安。

"

ps:这章也算加更了,另外关于梅雪的尾巴,其实还是可以恢复到九条的,毕竟那样的话好看,不过需要等一段时间呢,小狐狸的尾巴也比较多功能,需要整理一下弄个档案2.0,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建议,四重会加油的啊!

第一卷 : 第44章 小狐狸的姐姐难摆平

“快来看快来瞧唉,拉特兰大教宗伊万亲手祝福的吊坠,只要一百龙门币就可以拿走。”

在龙门的一家教堂门口,能天使手上拿着一串弹壳做成的吊坠搁哪儿可劲吆喝着,其实这样的吊坠在她背包里还有挺多的,不过她还真没说假话,这个吊坠真就是拉特兰现任教宗赐福过的,当年伊万还不是教宗的时候他就靠卖这个吊坠赚外快补贴被自己炸掉的教皇厅雕像呢,所以说这个是伊万赐福的一点没差。

只是今天吆喝一天了,这个项链还是没卖出去几条,能天使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她今天都还没吃饭呢,唉,早知道还是问空借点钱了度过这段时间了,不过前几次借的钱都没还呢,有些不好开口啊。

“可是肚子好饿……苍天啊,来个苹果派吧,实在不行给个苹果啊。”

说到苹果能天使就下意识的想起了昨天见到的那个长得很可爱的沃尔珀,记得名字是梅雪,主要是他给的苹果,能天使感觉那个味道很棒,让她找回了小时候第一次吃苹果的感觉,等有钱了一定要找小狐狸问一下从什么地方买的,拿去做苹果派一定很棒!

正当这边的阿能越想越饿的时候,正好通讯器响了起来,是德克萨斯打来的。

“喂德克萨斯,怎么了,老板该不会要把我们开了吧……嗯,修好了?卧槽你什么时候还会修理这种东西了,可以啊,我这就回去!”

挂掉电话的能天使立刻开始收拾摊子,恰好陈晖洁开车路过了这边,如果是以往的话她肯定会停车训斥一下能天使这个非法占道经营的行为,不过现在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小狐狸的安全问题,因为从她和小狐狸分开再到现在那边都没给打电话!

虽然和小狐狸相处时间不长啊,但梅雪再怎么说也是塔露拉委托照顾的人,答应的时候说的好好的,要是出了事她怎么交代?而且平心而论,就算陈晖洁只是恰好知道一个小朋友可能有危险,以她的性格都不可能坐视不管的,对!就是这样的!

“不行……我得给梅雪打个电话。”

陈晖洁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打算拨号,然后她就想起来了小狐狸根本没有通讯器,说到底小狐狸可能都不知道通讯器是什么玩意儿。

“啧,回头需要给他买个通讯器了,不对,再加个追踪器。”

放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赤霄蜂鸣了一声,似乎对陈晖洁这个主意很是赞同,不过对她来说还是不如自己贴身保护小狐狸来的好,小狐狸的手软软滑滑的,尾巴香香的,而且还和她有一定关系,至于陈晖洁?不好意思,真不熟。

这边的陈晖洁思绪万千,开车经过了企鹅物流的店铺也懒得看一眼,她现在只想回去看看小狐狸是不是在家,殊不知梅雪就在那边的店里坐着,正抱着自己的尾巴接受审视。

德克萨斯和空沉思着,给大帝的电话还没得到回复,不过不用说大帝肯定会答应让这只小狐狸加入的,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摆在面前,那就是梅雪毕竟不大,没有监护人签名不行。

“我回来了,机器修好了?”

等了一会儿能天使也背着自己的大包跑了回来,这里距离教堂本来也没多远,当她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梅雪时候眼睛都亮起来了,好啊,踏破铁鞋无觅处,狐狸自己来上户。

“严格来说不算修好,因为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修的。”

德克萨斯叼着巧克力棒一脸严肃,空也是一副世界观受到影响的表情,前者指了指小狐狸,又指了指桌上的机器,

“简单来说吧,就是那个他……算了……梅雪,你可以在演示一次吗?”

“可以的。”

小狐狸摇了摇尾巴,德克萨斯很不客气的拿出自己的塑料剑柄随手一甩,一把光剑就这么出现在了手中,然后她二话不说的就一刀砍了下去,把能天使最爱的微波炉都劈成了两半,然后梅雪在能天使崩坏的眼神中把残骸塞进了尾巴里。

“德克萨斯你做什么呢!我的微波炉啊,我还要烤……”

“少罗嗦,自己看!”

德克萨斯指了指梅雪,只看到小狐狸甩了甩尾巴,然后伸手又从里面把一台崭新的微波炉掏了出来。

“……”

能天使三观破碎了,她感觉自己的信仰受到了冲击,虽然知道这世界上的源石技艺千奇百怪,但这已经是开挂了吧?

“我说能天使,这孩子打算加入我们,你说……”

“别说了!”

大手一挥打断了空的话,能天使把手放在小狐狸的肩膀上,吓得他身子一缩尾巴炸毛,差点没跳起来撞到天花板。

“梅雪,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人了!”

“可是这个……我是想要加入的,可我毕竟还小呢。”

面对着能天使都快贴上来的脸蛋,社恐的小狐狸本能朝着后面缩了缩身子,他没想到能天使会这么热情,虽然知道她没有恶意,可是这贴得也太近了,陈晖洁都没这么近过,话说这个大姐姐的灯泡好亮啊,看着像甜甜圈。

因为贴得实在太近了,所以能天使甚至可以闻到小狐狸身上淡淡的百合花香,不过她此刻正沉浸在这个月可以不用吃土过日子的喜悦里,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足够在近卫局吃三天饭的了,如果是让陈晖洁抓到,可能坐牢都是比较轻的。

最后眼看着她怕是都要亲上去了,看不下去的德克萨斯只好伸手把她拽开。

作为一只人畜无害且比较懂事的狐狸,梅雪是不愿意给陈晖洁添麻烦的,尤其是在吃穿用度方面,小狐狸更喜欢靠自己的手来挣钱,毕竟勤劳狐狸早当家,可爱狐狸早出嫁。

可是另一方面来说,他并不打算把自己找工作的事情瞒着陈晖洁,因为小狐狸知道陈晖洁对自己的信任,去骗陈晖洁会让他心里不安。

“所以就是那个……如果我要工作的话,可能还需要经过姐姐的同意。”

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在他对面的德克萨斯和空彼此对视着,显然都明白梅雪身上的巨大潜力,如果有这只小狐狸的加入,以后的任务那就跟旅游似的,还不用担心被人查货,更不用担心被人劫车了。

“没关系,你姐姐那边我们回头去帮你说服她,来,这里签个字。”

【别听她的,先拿起合同看看】

黑蛇小姐可不会看着小狐狸被人坑,刚才她就感觉这个企鹅物流不像什么正经企业,如果不是梅雪只能来这边,那么说啥她都要带小狐狸走。

梅雪乖乖的按照指示拿起合同看了一遍,企鹅物流的合同还是很人道的,五险一金公司给买,工资保底是五万龙门币,也没有什么坑人的地方,甚至特别标注了工作会比较危险,还会受伤,不过小狐狸不怕这些,伤痛什么的虽然不喜欢,但比起那段不好的经历来说不算什么。

不过最吸引梅雪的还要属下面的最后一条:尊重员工意愿,可以选择固定城市留驻,不执行外派任务。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是做物流工作小狐狸也不用离开这座城市了,实在是件好事,既不用担心陈姐姐会不同意,也不担心塔露拉来的时候找不着自己。

“怎么样?”

看着小狐狸背后要摇的飞快的尾巴,德克萨斯知道这事情有门路了,虽然这孩子的姐姐是个不能不面对的问题,但是问题应该不大吧?主要是梅雪这个尾巴居然能修复和储存东西,这就很离谱好吧。

“可以~梅雪……不对,还得要姐姐答应呢。”

虽然能找到工作是很让小狐狸高兴,可他始终记得自己现在的姐姐是陈晖洁,偷偷来应聘本身就和姐姐想的不一样了,要是再擅自签约的话肯定会让陈姐姐生气的,小狐狸只想给姐姐分担压力,不想让姐姐生气。

“没关系,你姐姐是谁?我找她说去,保证给你摆平。”

能天使拍了拍自己平平无奇的胸口,刚才德克萨斯打电话告诉她说机器修好工资不用扣的时候她都乐坏了,不就是说服家长吗,这种事情她在行。

“来,你姐姐谁来着?”

一时间被喜悦冲昏头脑的能天使已经忘记了昨天和小狐狸那边得到苹果之后发生了什么,也自然忘记了更重要的事。

“嗯,能天使姐姐你不是知道吗?就是陈晖洁姐姐啊。”

这个名字落地的那一刻,整个企鹅物流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当中,能天使头顶的光环更是闪烁了两下,脸色惨白的看着梅雪,这别说是摆平人家了,一个不注意怕是都能直接在棺材里躺平了。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在这里推荐一下朋友的书《在泰拉传递希望的管理员》,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作者应该算是新人吧,另外小狐狸以前的故事……嗯,穿插叙事,不刀好像不太可能

第一卷 : 第45章 小狐狸的攻势难顶

“梅雪!姐姐回来了!”

陈晖洁刚把车停好,甚至顾不上锁好车门和窗户,拿着剑就冲上了楼去,可是当她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发现家里虽然已经被请来的人打扫干净并且摆放好了家具,显得没那么空旷了,但问题是她的呼唤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这意味着小狐狸并没有回到家里。

人呢?

这个问题最先在陈晖洁脑袋里炸开,这次的案件她只花了两个小时来处理,可是两个小时打车早就该到了才对,难道梅雪被人绑架了?

“不对不对,别吓自己啊陈晖洁,说不定只是迷路了呢。”

考虑到梅雪那个怕生的性格,陈晖洁感觉小狐狸不敢打车也不是不可能,要从那边走路到这里可不容易,万一梅雪迷路的话可就糟糕了。

“不行,得找!”

陈晖洁心里有些慌了,这要是人丢了或者出什么意外可怎么办?她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打算给近卫局那边打个电话,却又突然想起小狐狸这才分别了没多久呢,这种事情上报近卫局是不合规定的,而且被魏彦吾发现自己过分看重梅雪的话他多半还是会起疑心。

有一说一,当时的情况确实不允许陈晖洁做出别的选择,她是龙门的高级警司,遇到突发事件自然应该一马当先,不过那个时候还是应该慎重点,让可颂帮忙照顾一下梅雪也好。

“姐姐,你在想什么呢?”

“在想你呢,梅雪乖,等姐姐我……”

陈晖洁突然就想卡壳了一样,她转身看着自己背后的小狐狸,他的脸色很是红润,背后的尾巴轻轻摇晃,似乎是在跟自己打招呼,一双小手有些无处安放,眼神也有些躲闪。

“那个,姐姐……我……”

小狐狸没想到陈晖洁回来的这么快,他可是自己跑回来的,嗯,陈晖洁都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小狐狸用脚跑,记得当时好多人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出幻觉了,不过这会儿梅雪还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姐姐责骂,其实责骂也还好,就怕陈晖洁一个生气就不要他了。

就在小狐狸还在想着该怎么样告诉姐姐他已经找到一个好工作的时候,陈晖洁二话没说就蹲下然后张开手搂住了他,她的力气大到梅雪都感觉自己的胳膊有些疼,不过小狐狸知道是自己让姐姐担心了,他主动亲昵的蹭了蹭陈晖洁的脸蛋,尖尖的狐耳和龙角时不时的撞在一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传到陈晖洁的脑袋里,不过她现在没怎么注意。

“太好了……”

“对不起姐姐,梅雪是坏孩子。”

小狐狸有些不好意思的任由陈晖洁抱着,他应该早点回来的,那样的话姐姐就不用担心了。

“没事就好,梅雪你怎么才回来?我都快报警……不对啊,我就是警察来着。”

陈晖洁一拍脑门,怎么感觉自己今天脑子有点不好使呢?一定是因为那场案件搞得自己焦头烂额,这年头干这行是真不容易。

“我去找工作去了。”

小狐狸摇尾巴的速度放慢了不少,这是迟疑和忧虑的表现,他在观察陈晖洁的反应,虽然黑蛇小姐说这件事瞒着陈晖洁也无所谓,毕竟她作为警司每天忙的不行,每天能有个一两小时陪着梅雪都算好的了,但小狐狸坚持不能说谎。

“找工作?”

刚沉浸在找到小狐狸的喜悦中的陈晖洁被这句话砸了个懵,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这距离自己和梅雪分开也才两个多小时啊,两个小时的时间小狐狸是上哪儿找工作去了?不对!

“你找工作干嘛?我不是说了吗,你现在赚钱没办法养活一帮人的,毕竟你还小,赚钱这种事情也不着急,而且这年头也没有哪家公司会要你的。”

“可是……只要姐姐你同意的话,我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

小狐狸低着头不敢去看陈晖洁的眼睛,这下陈晖洁更茫然了,什么情况,啥玩意儿?不是,为什么这孩子会执着于打工啊。

“梅雪,姐姐问你话你要老实讲,不许撒谎知道了吗?”

“嗯。”

梅雪抖了抖狐耳,小脸上是坚定的表情,好孩子是不能对姐姐说谎的,除非那个谎话对姐姐也是好事。

“你为什么想要赚钱?”

陈晖洁不觉得梅雪是那种贪财的性格,小狐狸也没什么需要用钱的地方,他赚钱的出发点是为了整合运动,但昨天她也说的很清楚了,梅雪现在没那个能力。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