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那么这次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outcast,你知道梅雪吗?”

相比之下迷迭香就比较直接了,主要是小猫猫的感情比较单薄,她和outcast都是精英干员,所以说起话来会给人一种有些不懂礼貌的感觉,不过outcast当然知道小猫猫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她只是没想到她们会问这个。

“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我想找到他,那样的话阿米娅和凯尔希应该都会很开心,他能帮上罗德岛很多忙,对吗?”

迷迭香还记得每次罗德岛财政赤字或者物资短缺的时候阿米娅都会下意识的说一句“如果哥哥在就好了”,由此可见梅雪的重要性,小猫猫的话让outcast陷入了沉默,随后她点了点头。

“是的,如果有他在……那么罗德岛就再也不没有所谓的物资问题了。”

outcast摸着下巴,回想起有小狐狸在的那些日子,那确实是一段很有意思的时光。

“不过就是会有另一个问题,罗德岛的大部分女性可能会比较控制不住自己。”

回想起凯尔希和博士能为晚上谁抱着梅雪睡觉吵半个小时,最后被特蕾西娅捡着便宜,阿米娅每天缠着小狐狸的场面,outcast不由得开始期待如果他真的回来,那罗德岛肯定能变得更有意思。

“什么叫控制不住自己?”

“嗯……举个例子吧,你们说不定能看到阿米娅和凯尔希吵架,甚至可能打起来。”

这下迷迭香陷入茫然了,那把梅雪找回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

ps:阿能喜欢苹果派,苹果派是苹果做的,小狐狸能一直拿出苹果,等量代换之下得到……两人对彼此初始好感度提高,嗷呜,其实没那么快……嗯,真的,主要是小狐狸自带魅惑,这一点看读者就知道了,感谢大家支持~唉嘿~

第一卷 : 第55章 能天使的负起责任

企鹅物流的据点很多,但固定常用的就那么几个,比如面前这家从不开业的咖啡厅,能天使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梅雪也跳下车,小狐狸摇摇尾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有些饿了,不过能天使答应了中午给他做苹果派,小狐狸选择了留着肚子尝尝看。

“德克萨斯,我们回来了,车停在什么地方啊?”

能天使推门走了进去,以前开车这活一直都是德克萨斯来做的,她还不知道这边该把车停哪儿呢。

然而当能天使刚走进门的时候,趴在桌上的德克萨斯和可颂就向她投来了仇视的目光,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德克萨斯颤巍巍的拿起自己的塑料剑柄,眼神不断在能天使的要害部位扫过,可颂更是想要把自己的盾牌拍在阿能的脸上。

“你们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我……特么的能天使,你早上下了多少药?”

德克萨斯的面色苍白,可颂连站都站不稳了,小狐狸看着感觉这两人就像是五六天没吃过饭一样,话说这和能天使姐姐有关系吗?难道是阿能姐姐不给大家吃饭?

“我这个……其实也就一点啊,你们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们没想到你在苹果派里下的药更多,还以为你自己要吃应该不会敢下药的,md你太狠了。”

可颂现在浑身都不舒服,能天使是真舍得啊,给大家下药只下了一点,给自己下那么多,本来她们三个是打算吃掉能天使的苹果派来做报复的,谁知道这货居然在上面撒了那么多泻药。

这下能天使也想起来了,早上忙着去接小狐狸,当时下泻药的时候可颂跑进厨房来觅食,她一着急就把剩下的泻药全都丢在苹果派上了,当时是打算收着等之后处理的,结果自己把这事儿忘了,如果不是德克萨斯她们先给吃了,那她大概率会自己把这个苹果派全吃了,然后……嘶,难逃一死。

“姐姐们吃坏肚子了?”

小狐狸抖了抖尾巴,看着姐姐们的状态好像有些糟糕,可是他也不会看病啊。

“这就要问你边上那个家伙了”

梅雪抱着尾巴蹭了蹭,转而一脸疑惑的看着能天使,见见的狐耳一动一动看得能天使心里直痒痒,今天一早上她都会通过后视镜观察小狐狸的尾巴和耳朵,怎么说呢,感觉梅雪的耳朵和尾巴远比一般的沃尔珀更加灵动,让人发自内心的有一种想要摸两下的冲动。

考虑到刚才一起逛街的时候小狐狸并没有排斥自己的抚摸,甚至还很配合,能天使就轻轻把自己的手又给放在了梅雪的脑袋上摸了摸,还捏了捏小狐狸的耳朵,毛茸茸的,又很有弹性。

看着小狐狸还是接受了自己的接触,能天使不免心里有些爽,这可是陈晖洁的弟弟,她这样算不算报复陈sir?这么一想还挺爽的。

“空呢?”

“她比我们好点,这会儿估摸着在楼上直播呢,毕竟做偶像虽然很赚钱但也挺累的。”

“偶像是什么?”

梅雪摇了摇尾巴,他刚才要是没听错的话偶像好像很赚钱来着,对于现在迫切想要养整个整合的小狐狸来说这可能是一条不错的道路,然而黑蛇小姐从没提起过。

【因为你就不是干那块的材料】

黑蛇小姐默默吐槽,如果不是受限于梅雪的年龄和身份,赚钱的手段她这里多的是,只不过不想带坏孩子罢了,至于做偶像?开玩笑,就这只小狐狸这个怕生的样子,让他站在舞台上那他能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尾巴里。

试想一下吧,小狐狸穿着华丽却又略羞耻的华丽服装站在舞台上,面对着台下观众一脸通红,尾巴慌张的摇晃着恨不得自己把自己藏起来耳朵也在不断抖动,说话不利索,走路都能平地摔,说话小声到你得凑着耳朵听,还能感受到小狐狸的呼吸拂过耳畔……娘嘞,黑蛇小姐觉得好像这样也不错啊。

仔细想想看其实梅雪的条件也不差啊,学什么都快,唱歌也好听,跳舞的话学就是了,不过有谁会让小狐狸去做偶像呢?那样的话会很容易暴露吧。

“就是唱跳rap,反正我也不清楚,你可以自己去找空问一下。”

这边的可颂有气无力,德克萨斯倒是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看着门口空荡的路面,对着能天使发出了灵魂拷问。

“我们的车呢?”

“啊……车没了?!”

能天使转头看过去,发现车真的没了,刚才她没拔车钥匙,后面光顾着唠嗑,怕是那个时候没了!

“姐姐不用担心。”

关键时候还是小狐狸举起了手,然后指了指自己背后欢快摇动的尾巴。

“车在梅雪的尾巴里面呢。”

“……”

一时间屋子里的剩下三个人不知道从何吐槽,虽然那辆车不是运货专用,但也能塞下差不多七个人和一堆货物了,这小狐狸是怎么给塞进尾巴里的?不行,得好好研究一番。

“梅雪啊,尾巴可以给我摸摸看吗?”

摸过了耳朵和头发,现在能天使就想摸摸看小狐狸的尾巴试试什么感觉,她感觉尾巴那个地方肯定比耳朵更舒服,不过小狐狸展现出了很明显的迟疑,他抱着自己的尾巴看了一眼能天使。

尾巴不同于耳朵,主动给人摸是一种比较羞耻的行为,就算是整合里面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碰过小狐狸的尾巴,陈晖洁能碰那是因为她是塔露拉的妹妹,也是小狐狸的姐姐,是他在这里最信任的人,但阿能还没到那个地步呢。

“尾巴不行,耳朵可以。”

这是小狐狸的底线了,既然如此能天使也没多说什么,就是感觉有些可惜,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着小狐狸那漂亮的尾巴,又看了一眼德克萨斯的,最后长叹一声,没法比。

“那梅雪,怎么样才能让我摸尾巴呢?”

“这个……”

小狐狸犯了难,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总不能来一句你的好感度不够高吧,最后还是只能找黑蛇小姐给了个差不多的说法。

“姐姐说,尾巴只能给以后的爱人碰的,如果阿能姐姐真的要摸……就……就要负起责任。”

说到最后小狐狸的声音已经跟蚊子叫没什么两样了,脸也是红的像苹果,能天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她也没想到小狐狸的姐姐会这么教孩子啊,可是当她下一刻转头看着自己的伙伴,只看到德克萨斯和可颂不约而同的拿起了通讯器拨通了近卫局的电话。

“等一下啊你们两个,听我解释啊!”

“b话少说,恰牢饭去吧!”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说实在的四重现在还真有些担心周五上架的时候会不会暴毙,不过到时候也只能看情况了,上一章的错误已经改掉了,感谢指正,是四重记错了,大家的间贴是四重更新的最大动力,话说居然有人问为什么铃兰是女一迷迭香女二,没办法啊,你看看那边大牢里面关的都是谁?

第一卷 : 第56章 诗怀雅的登门拜访

又是一天过去了,陈晖洁第一次发现原来一天居然有这么长,以往加班她都不会多说一句话,现在距离下班只有半个小时她就已经恨不得从楼上跳下去走人了。

(也不知道梅雪回家了没有,还是打个电话给他吧,不行不行……那样的话岂不是显得我这个做姐姐的操心过度吗)

陈晖洁脑袋里一片繁杂,虽然梅雪身上的信息环显示他状态良好,甚至都没怎么饿过,但陈晖洁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另一边的星熊还在选给小狐狸的礼物,可是她都没见过梅雪,不知道小狐狸喜欢什么,居然想着把昨天买来的漫画书做礼物。

“你说这个他会喜欢吗?”

“放心好了,你就算什么都不拿他也会很欢迎的。”

揉了揉眉心,说实在的陈晖洁是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大家误会和梅雪是恋爱关系,她怎么可能是塔露拉那种丧心病狂的家伙呢?至少也得等梅雪再长几年吧,不对,不是这个意思,md又想歪了。

“主要是我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啊……按照你的说法,你家的狐狸还是个意外很懂事却又有点粘人的性格,嘶,我有点羡慕了。”

“你羡慕什么?”

“能不羡慕吗。”

星熊翻了个白眼,然后带着椅子坐在陈晖洁边上,作为一个阅历更广的人,她绝对比陈晖洁更懂。

“你想想看,等你每天下班,又困又饿的时候回到家里,一只可爱的小狐狸跑过来主动把头给你揉,把尾巴给你摸,会问你饿不饿或者要不要先睡觉,说不定还会愿意把自己的尾巴给你做枕头,是不是很爽?”

被星熊这么一说,陈晖洁下意识的在脑海里开始了脑补自己回家的场面,梅雪摇着尾巴说着欢迎回来,然后主动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还自己把尾巴递过来,话说能不能给摸摸肚子?

越想陈晖洁就越感觉有些不对劲,反正她自己是开始不对劲了。

“老陈,老陈。”

“啊?”

被打断思绪的陈晖洁立刻回过神来,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流鼻血,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屏幕,发现小狐狸现在的位置是在家,看来是已经忙完了。

“你这才和人家相处几天都开始魂不守舍了,这要是再多几天还得了?”

星熊不断摇头,想不到啊想不到,堂堂龙门近卫局的铁面无私陈晖洁居然会因为一只小狐狸走神,这可不多见。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只是不放心他和企鹅物流的人混在一起罢了,你也知道那群人一年到头都不安生,万一梅雪有个什么闪失,我非得把他们全逮住。”

“是是是,我的陈长官,所以你还是给你可爱的弟弟打个电话吧,我看你今天都不知道第几次掏出通讯器又给塞回去了。”

指了指陈晖洁不经意间又放在通讯器上的手,星熊是真的感觉现在的陈晖洁好像心里都被梅雪塞满了。

“……好吧,我还是打个电话。”

反正这会儿快下班了,梅雪也在家里,陈晖洁思来想去的还是拨通了号码,那边几乎是秒接,小狐狸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激动,说话的声调都比平时更高。

“姐姐~这里是梅雪,姐姐下班了吗?梅雪等一下就做晚饭,姐姐记得早点回来。”

一连串的问候让陈晖洁心里一暖,她刚想要回答小狐狸的话,却突然听到了梅雪边上还有一个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还是特么的诗怀雅。

“是谁的电话?”

拿起苹果派啃了一口,穿着休闲服的诗怀雅看着沙发上的小狐狸,后者看着通讯器页面上显示的已挂断,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陈晖洁会话都不说一句。

“是姐姐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挂了。”

轻轻摇着尾巴,梅雪把通讯器放在口袋里,然后又给诗怀雅倒了一杯茶,虽然不喜欢靠近陌生人,可是这个诗怀雅毕竟是姐姐的同事和朋友,小狐狸还是得表示欢迎的。

刚才回到家的时候梅雪就发现诗怀雅站在自己家门口,刚开始还以为是坏人呢,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了诗怀雅的外套和陈晖洁一样是近卫局专属,小狐狸也就选择了邀请对方进来坐坐。

“诗怀雅姐姐,要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我就是来坐坐。”

诗怀雅端起茶,同时不忘打量着面前的梅雪,今天下午带队巡逻结束之后她就回到了近卫局,然后就听到了大家搁哪儿议论陈晖洁好像是谈恋爱了,甚至有同居的传闻,联想到昨天和前天陈晖洁都没有回员工宿舍,甚至今天还让人帮忙把东西搬走,诗怀雅立刻觉得这可能不是传闻,因此她打算来看看陈晖洁到底找了个什么样子的对象。

当然了,这事情不能告诉陈晖洁,否则依照她的性子是不可能那么简单揭过的,肯定得吵起来,毕竟恋爱这种事情确实比较让人不好说。

(可是这也太小了点吧,根本就是个……嘶,居然还是姐弟,陈晖洁你可真刑啊)

诗怀雅是真没想到,当梅雪开门问她要不要进来坐坐的时候她人都傻了,关键小狐狸也说了这屋里就他和陈晖洁两个人住,也只可能是他了,不过诗怀雅觉得事情还有待调查,不能过早下定论。

“梅雪啊,你和粉肠……陈晖洁认识多久了?”

“唔,就是前天认识的。”

小狐狸摇摇尾巴,就算有黑蛇小姐在肩膀上趴着也不免有些紧张,诗怀雅给他的感觉多少有些怎么说呢……多少有些压迫感,就像是兔子遇到狮子那种,对捕食者的恐惧。

“时间对上了……那她和你是姐弟关系?”

“嗯。”

“那好,我就问一下,你喜欢她吗?”

“很喜欢~”

抱着自己的尾巴半遮面孔,梅雪现在已经巴不得陈晖洁早点回来,他已经有些后悔请诗怀雅进来坐了,这个大姐姐就跟审讯犯人一样的,小狐狸感觉很不自在,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问题。

“……那你们,她有亲过或者摸过你吗?”

“唔,有的。”

小狐狸点了点头,至少今早陈晖洁亲过一次,然后尾巴和耳朵也给她摸过。

这下破案了,诗怀雅放下茶杯,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这只天真到好像连撒谎都不会的小狐狸,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包,里面有她给陈晖洁准备的礼物,那是一对玫瑰金的手镯。

“不好意思问了那么多,你去忙吧,我等陈晖洁回来之后跟她说点事就行。”

“好的。”

考虑到陈晖洁很快就回来了,小狐狸还是起身跑去厨房准备做饭,这次他还记得买了厨具,虽然感觉都不如那把赤霄剑好用,但只能将就一下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