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2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小小身影,诗怀雅深吸了一口气,看来小狐狸和陈晖洁并不是恋人关系,可喜可贺……个鬼!特么不是恋人都,陈晖洁这分明是仗着小狐狸单纯不懂事占便宜呢!

不行,诗怀雅握紧拳头,她不能看着陈晖洁犯罪!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这一章是为了54章出错而给的弥补,另外推荐一下大佬的《崩坏,我的脑内社死选项》

第一卷 : 第57章 小狐狸的贤惠温良

关于为什么诗怀雅在自己家里,陈晖洁并没有多做猜测,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狐狸会不会把塔露拉的事情说漏嘴,诗怀雅也是认识塔露拉的,尽管很久没见,但绝不可能忘记,如果因此暴露了小狐狸和塔露拉的关系,那就糟糕了。

然而这个担心纯属没必要,因为诗怀雅完全没怀疑小狐狸的身份,前段时间的那件案子她也知道,只不过没想到作为当事人的梅雪会被陈晖洁收留,甚至还特么同居。

“这个粉肠龙单身疯了?”

听着厨房里小狐狸忙碌的敲着锅碗瓢盆,诗怀雅还是觉得不对劲,陈晖洁也不是那样的人啊,有没有可能是误会?毕竟梅雪这个天真的样子可能理解错了她的话呢。

不过具体的还是得等到陈晖洁回来之后对一遍口供,诗怀雅感觉自己来做客好像一直坐着有些不成体统,让人家一个小狐狸做饭有些说不过去了,思来想去的还是起身打算去厨房帮帮忙。

“梅雪我……卧槽,你特么干嘛呢?”

当诗怀雅走到厨房的时候,眼中的一幕让她差点魂都吓出来了,只见梅雪系着粉色的围裙,头顶的狐耳折下来贴在脑袋上,身后的三条尾巴挤在了一起避免占用空间,手上握着一把锋利的菜刀。

乍一看好像没啥奇怪的,可问题梅雪是蒙着眼睛的,小狐狸就这样一手抓菜一手拿刀搁哪儿盲切菜,手速还特别快,都能看见残影了,让诗怀雅担心会不会下一刻直接切到手。

把手上的西红柿切成片,听到声音的小狐狸摘下了蒙眼用的布带看着诗怀雅,本来意气风发的小脑虎此刻面色苍白。

“怎么了诗怀雅姐姐,如果饿了的话桌上有水果,晚饭还要再等等呢。”

“不是……你为什么做饭还要蒙着眼睛?”

“因为我害怕刀啊。”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他甚至都不敢看自己手上的刀一眼,虽然已经不会手抖,但看到自己拿刀的样子还是会引起一些不好的记忆。

“那你这个……”

诗怀雅觉得小狐狸这番话有些自相矛盾,害怕刀还要下厨?这孩子是开玩笑吧,不过再怎么说蒙着眼做饭也太危险了,万一切到手怎么办,话说陈晖洁知道这些吗?

“你这样太危险了,切菜的事情交给我,你做剩下的事情吧。”

“可是……”

小狐狸不免有些犯难,他一直都是这么做饭的啊,而且这个厨房本来就不大,再加上他的这三条尾巴,现在如果诗怀雅要掺和进来的话会变得更挤。

“没什么可是的,切到手就糟了。”

诗怀雅是真的没把自己当作外人,直接挤进来拿走了小狐狸的手上的菜刀,无奈的梅雪又不是那种强势的性格,只好稍微保持一点距离然后继续炖汤了,切菜什么的诗怀雅虽然没他熟练,但是也不至于切成什么歪瓜裂枣。

除了切菜之外其实梅雪也不会蒙着眼的,那样的话效率太慢了,小狐狸还喜欢多线程操作,比如用尾巴关火或者炒个菜,只可惜他的尾巴毕竟不是萨卡兹那种细长的,有点粗了,没办法干更复杂的事情,好在也不会掉毛,否则饭都没饭吃。

“梅雪,你为什么会害怕刀呢?”

这个问题让小狐狸搅动汤锅的手顿时停了下来,突然溅起的水泡炸开来,热汤落在他的手上。

“因为以前被人用刀伤害过。”

小狐狸轻轻含住自己被烫到的手指,他不想提起那些事情,说起来都会感觉身体不舒服,等他松开嘴的时候手指上的烫伤也已经痊愈了。

“……”

“诗怀雅姐姐,帮忙尝尝看这个。”

小狐狸夹住一块排骨吹了吹,然后把它递到诗怀雅的嘴边,只是看外表还是有些难以判断是不是熟透了,刚好能让诗怀雅做个试吃。

诗怀雅轻轻咬住,然后用手拿着,就算是被吹过这块排骨也还是有些烫,菲林的舌头都不是很能吃烫的东西,不过小狐狸的手艺值得夸赞,火候把握的很好。

“嗯,味道很好,你挺会的嘛。”

“因为以前的姐姐教了我很多,虽然现在见不到了……”

梅雪摇着尾巴,从分开的那一刻直到现在他都在想念着大家,对于小狐狸来说离别最是不愿意,等待最是难熬,可就算是这样他也要等下去才好,等到姐姐们来接自己,那个时候他肯定长大了,能更多的帮上忙。

“不过既然害怕,为什么还想到下厨呢?”

看着梅雪背后微微摇动的尾巴,诗怀雅有一种近乎本能的想要扑上去的冲动,小狐狸的尾巴就跟大号的逗猫棒一样,看着太让人眼馋了,不过诗怀雅还是很能克制住自己的。

“因为我能给姐姐做的事情也只有这些了。”

梅雪抖了抖狐耳,回想起以前在整合的那近一年的时间,自从第一次做饭被弄哭之后,不管梅雪做多少菜塔露拉都会吃干净,有时候吃不完也会强迫着自己咽下去,后来呛到的时候给梅雪急得上蹿下跳。

“姐姐工作很累的,回来的时候会很困又很饿吧,到时候先吃饭先洗澡,陪着她看电视就是我能做的了……啊对了,还没有给姐姐放洗澡水。”

小狐狸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连忙跑了出去给陈晖洁放洗澡水,看着他慌慌张张的样子,诗怀雅不知道怎么的感觉自己像是走在路边被人踢了一脚的单身狗,md突然好羡慕陈晖洁啊,早上有人给做饭,晚上有人等回家,甚至还有人给放洗澡水,还能抱着这么小狐狸一起看电视,说好谁先脱单谁是狗呢?

“尼玛,菲林不吃狗粮!”

主要是梅雪这个年龄很少有人像他这么懂事能干,这么一想感觉小狐狸像个温柔贤惠的贤妻,陈晖洁是出门上班的丈夫,而她诗怀雅岂不是……艹,她还真是个黄毛。

“我不是那种人啊!”

诗怀雅对命运的偏爱发出了不甘的怒吼,然而这些只有她自己听到,另一边的陈晖洁也到了楼下,把车钥匙给星熊让她帮忙锁车,自己则是直接冲了上来,走到家门口才发现自己的房间钥匙好像给落在近卫局,那个时候听到诗怀雅的声音她跑太急了。

“诗怀雅!你特么开门啊!别躲我家里不出声音!”

陈晖洁真是恨不得拔出剑把门砍了,不过这毕竟是自己家的,砍了心疼,好在这个门没敲多久就被打开了,只是开门的是梅雪。

在看到小狐狸的那一刻,陈晖洁心里所有的怒气都被压下去了,面前的小狐狸一只手拿着汤勺,系着粉色的可爱狗狗围裙,一双耳朵抖了抖,背后的尾巴欢快的摆动,眼神里满是欢喜和激动,脸上是微笑。

“姐姐,欢迎回来,饭已经做好了,洗澡水也放好了,姐姐是打算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呢?”

他似乎想要抱上来,但是看了一眼自己伸手的水渍和油污,还是稍稍后退了几步让陈晖洁先走了进来。

“不抱上来吗?”

“嗯,会弄脏姐姐的。”

“没关系,我不在意的。”

陈晖洁俯身张开手搂住小狐狸轻轻蹭了蹭,心里由衷的松了口气,看梅雪的样子是没事的,没事就好,这只小狐狸真的是让她差点开车都翻了。

恰好这个时候诗怀雅也从厨房里走出来了,她看着陈晖洁,寻思着要不要直接再把这货逮回近卫局学学法律,但陈晖洁反而先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看着诗怀雅的方向给小狐狸上了一课。

“梅雪,以后不要给陌生人开门,尤其是那种看上去就不像好人的家伙。”

“呵,你怎么没教他要保护好自己不要和那些心怀不轨的坏女人抱在一起呢?”

诗怀雅也犀利的回应着陈晖洁的话,小狐狸摇着尾巴反复看着这两人,不明白为什么两个姐姐为什么要这么说,他虽然单纯,但又不是傻瓜,黑蛇小姐也很聪明的。

【不要把我的智商拿去和你比,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她们两个看上去好像在生气,我不清楚不明白也不懂】

提前预判了小狐狸动作的黑蛇小姐慵懒趴在他的肩膀上,心里期待着卡谢娜的快点来到,现在这个陈晖洁已经隐约有变成塔露拉的趋势了,再这么下去早晚要出事!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四重会加油的!这周上架……预期十分之一的读者会订阅就很高兴了,感谢大家,另外还有人建议四重多写点那个类似29章后续的番外,怎么说呢……其实四重写着写着自己都会脸红害羞的,所以只能说尽量。

第一卷 : 第58章 龙争虎斗鬼见愁

餐桌上的气氛很是奇怪,小狐狸啃着苹果,看着三个大姐姐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其中诗怀雅和陈晖洁最为尖锐,那个绿色头发的大姐姐好像很是无奈的样子,哦对了,她叫星熊。

这三个姐姐里小狐狸无疑最好奇这个鬼族的大姐姐,因为她是真的很大,小狐狸踮着脚都够不到她的肩膀呢,他在想如果自己也能长这么高就好了,可惜目前来说可能性太低,能长个一米六就很好了,不过小狐狸目前的目标是一米五。

“陈警司,看不出来吗,这么小……下得去手?”

“呵,我可不像某人,做了个不速之客。”

陈晖洁和诗怀雅之间势同水火,星熊的注意力则是全都放在了桌子对面的小狐狸身上,她发现梅雪看自己的眼神充满羡慕,这让星熊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有什么好羡慕的?

小狐狸看着诗怀雅和陈晖洁之间这如同吃火药一样的氛围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小狐狸没经历过这种,他以前在整合的时候大家都是默认阿丽娜>塔露拉>霜星,所以每次塔露拉和霜星如果要闹矛盾,阿丽娜都会及时出来给每人脑袋上来一拳,然后抱着小狐狸离开,可是现在没有阿丽娜在,这个星熊姐姐好像也不是很管事。

【不用管她们,反正也最多就是嘴上吵吵,和白兔子还有塔露拉没区别,今天工作比较辛苦,待会儿吃饱了洗个澡,今晚的作业还没做呢】

黑蛇小姐一向注重教育,虽然小狐狸现在的算术水平和语言水平不低,但是还有很多要学的东西,等她得到卡谢娜的身体之后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时时刻刻陪着小狐狸做辅导了,得尽量多交点。至于为人处世方面就算了,梅雪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

“做完了作业可以看电视吗?”

把脑袋埋在尾巴里,小狐狸用只有自己和黑蛇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着。

【可以,真要是那么喜欢的话可以去买录像带,到时候想看哪一集都随你】

“太好了!”

开心过头的梅雪没能忍住心里的激动,声音大到吸引了陈晖洁和诗怀雅的注意,面对着两人那疑问的视线,小狐狸有些不好意思的又把脸埋回到了自己的尾巴里。

“怎么了梅雪?”

“没有,就是那个……”

小狐狸脸红的不行,黑蛇小姐的存在不能暴露,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指了指电视机。

“假面骑士要开播了,姐姐,我可不可以先录下来,做完作业之后看啊?”

看着小狐狸害羞的样子陈晖洁和诗怀雅只觉得好笑,这种事情居然还要问吗,说到底小狐狸这个年龄段喜欢玩才是正常的,他表现出来的乖巧实在有些和这个外表不符。

“不用录下来,你直接看就好,不过梅雪你还有作业的吗?”

陈晖洁寻思着当初塔露拉把他交给自己的时候也没提监督做作业这回事,他还以为小狐狸属于那种只是学过一点算数的水平呢。

“嗯,每天晚上默写一篇诗文,五十个单词,三道算术,就是这样。”

小狐狸摇摇尾巴,黑蛇小姐虽然对他很好,但唯独教学这块不能落下,该抓就抓,好在小狐狸很懂事也很上心,她不用像其他家长辅导孩子功课那样高血压。

“那还真是了不起……待会儿姐姐给你出题,先去自己看电视吧。”

“好的~”

得到许可的小狐狸踩着欢快的像是舞蹈的步子跑到客厅,一个飞扑落在了沙发上,然后伸出尾巴打开了电视机,高高兴兴的开始收看起了今天的假面骑士空我,其实这部电视老早就播放过了,不过对于小狐狸来说都是没看过的剧。

黑蛇小姐也没多说什么,反正孩子开心就行,她不介意多给小狐狸放两天假,大不了以后废了自己养着,梅雪只负责卖萌和可爱就足够了,当然还有被她疼爱。

看着那边抱着尾巴看电视看入迷的小狐狸,诗怀雅重新把目光转到陈晖洁的脸上,发现这货正一脸微笑的注视着梅雪,眼神里满是宠溺,全然忽略了星熊和诗怀雅的存在。

“粉肠龙,你眼睛就不能从人家身上挪开吗?”

“你少啰嗦,我现在没工夫和你吵,吃你的饭。”

陈晖洁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诗怀雅,小狐狸给她做的饭分给这只叉烧猫已经够大度了,还这么多话,吵起来打扰小狐狸看电视怎么办?

被怼的诗怀雅不免有些气急,但她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告诉自己别和这只粉肠龙较真,她放下碗筷然后起身,在星熊疑惑的目光中走到了梅雪的边上坐下,然后饭也不吃的和小狐狸一块看电视,成为了陈晖洁眼里的一根刺。

“梅雪,你很喜欢看这个吗?”

“嗯,感觉好帅的!”

抱着尾巴的梅雪止不住脸上的笑意,尤其是看着电视上的英雄救下需要帮助的人时,小狐狸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塔露拉姐姐,塔露拉就是他的假面骑士。

“那想不想要那个腰带啊?”

“想。”

“那姐姐送你一个怎么样?”

“不要。”

出于诗怀雅的预料,小狐狸回答的相当果断,他抱着尾巴蹭了蹭,然后朝着诗怀雅羞涩的笑着。

“梅雪已经找到工作了,要用自己赚到的钱去买。”

看到诗怀雅一向无往不利的钞能力在小狐狸的面前失去了作用,陈晖洁忍不住捂嘴笑了出来,还笑得贼大声贼嚣张,让诗怀雅脸都气黑了,可是她总不能拿小孩子撒火吧,毕竟小狐狸懂事是件好事。

“那姐姐带你去看假面骑士好不好?”

“看假面骑士?”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他不是就在看吗,诗怀雅这个意思有点难懂啊。

“她的意思是,过两天太古广场有个漫展,到时候姐姐带你去逛逛,见一下真的假面骑士。”

陈晖洁在诗怀雅之前把她要说的话抢着说了出来,伸手轻轻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陈晖洁还记得那天负责维持秩序的就是自己所属的组,到时候她可以名正言顺的带着小狐狸逛,至于诗怀雅?吃灰去吧!

“真的可以吗?”

小狐狸顿时两眼放光,现实里面见到真人肯定比电视剧上要好啊,他尾巴摇的飞快,看的诗怀雅心里直痒痒,看着她那个忍不住伸出手又不敢摸的样子,陈晖洁不由得笑了笑,然后把小狐狸的三条尾巴都薅到了自己怀里抱着。

给了诗怀雅一个挑衅的眼神,陈晖洁摸了摸小狐狸的尾巴,两人也不管梅雪都快红得滴出血的脸色,只管看着彼此,似乎有火花在空气中碰撞产生。

这下星熊明白了,有梅雪的存在,以后这两人可能就不再只局限于吵架,怕是能打起来。

不过黑蛇小姐要更加郁闷,这两人吵就吵,干嘛要带上她家的小狐狸?

这个42应该能过吧.jpg

ps:嗷呜,第二更结束,后天上架了,到时候会连续爆更,感谢大家支持,在这里说一下小狐狸的会恢复的,还有四重是男性,最后推荐一波大佬的《病弱的我也想和木之本贴贴》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