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3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第一卷 : 上架感言

如题,明天就上架了,怎么说呢……心里七上八下的,明天四重估计都不敢在qq群冒头了,也不敢看成绩,就等着后天看什么情况,不过说好了明天五更后天十更,四重是不会食言的,只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票票什么的都好说,间贴和订阅多来点啊,能直接自动订阅是最好的。

还有很多大家一直都很关心的事情,比如小狐狸的尾巴什么时候能恢复啊,什么时候能看到铃兰和梅雪贴贴啊,都会很快的,大家放心好了,另外博士也是本书的重要人物,堪称人间之屑的存在,但是个很有趣的人,设定上不是单纯的穿越者,大家到时候就知道了。

总之,在这里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四重的读者和以后也会支持四重的读者,感谢大家,四重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满足感,或许也是因为第一次到了这样的高度,才会在心里难免担忧遇到更大的落差,不过四重还是会加油的!

"

第一卷 : 第61章 凯尔希的绑人计划

夜晚,双月冷漠的光笼罩着整个罗德岛,凯尔希少有的没加班也没熬夜做资料,而是一个人走到了安静的甲板上,任由风吹过自己的脸和头发,感觉有些冷,想找条尾巴抱一会儿,下意识的回想起来了当初最后一次见到梅雪的样子。

如果可以的话凯尔希真希望自己能回到几年前的那一天,她无数次的梦到那一晚,梦到博士的手上沾着特蕾西娅的血,梦到梅雪轻轻接住了特蕾西娅的身体,她亲眼看着特蕾西娅变成了两个人,看着博士无力的倒下。

那个时候梅雪注意到了她的到来,他们站在烈火中,火焰却像是被命运指引着避开了梅雪的身边,小狐狸抖了抖耳朵朝她微笑,放下特蕾西娅的身体跑过来张开手抱住了她的腰,把头埋到她的怀里,他也就只能够得着这里了。

“凯尔希~我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这个给你。”

那是一颗苹果,这不是凯尔希第一次从梅雪手上拿到水果了,当然,这些都比不上她曾经吃下的第一个。

“你……这……”

凯尔希本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哪怕她已经走过悠久岁月,如今还是会因为这样的局面而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悲凉和伤痛。

“什么都不要问,我也什么都不能说。”

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凯尔希注意到他的其中一条尾巴已经开始变得有些虚幻,她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凯尔希,我还没有看到阿米娅长大呢,我还没有知道自己以前是谁呢,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你呢,可是我害怕自己记不住,就像我记不住为什么自己会在那个地方等了一个人几千年甚至更久,记不住为什么我叫梅雪。”

凯尔希发现自己无法出声也无法行动,这是因为仪式已经完成,所有的声音都被剥夺,周围的火焰也诡异的开始变小,梅雪微笑着轻轻蹭了蹭她的怀里。

“可是没关系的,你会找到我然后告诉我一切的对吧?你不是一直都想给我把项圈套在脖子上吗,啊,可惜你没带上,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让你那么做。”

“不要把我当成一直傻狐狸,都被你绑到这里这么多年了,很多事情我还是懂的,特蕾西娅还打算给我拴铁链呢关地下室呢,我都知道的。”

梅雪自豪的抖着耳朵,然后轻轻搂着凯尔希的脖颈踮起脚在她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明明已经害羞的耳根发红了,这只小狐狸还要装作一副媚骨外显的样子,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这也是你的愿望之一对吧?不过不要告诉阿米娅,上次就因为我把尾巴借给特蕾西娅睡了一会儿她就嘟囔着要用剪刀给我剪掉了,要是让她知道我实现了你‘亲吻’的这个愿望,难说她会做什么,也不知道博士都怎么教的。”

说到这里梅雪很是郁闷的用自己的尾巴甩了两下,他抬起头正视着动弹不得的凯尔希,似乎想用最后的时间把她的脸记住,随后他就发现自己可能忘不了这个坏女人了,毕竟她把自己连哄带拐的给抓到了这里,还说什么知道他的过去,可是直到现在她都没告诉梅雪多少相关的信息。

“对了凯尔希,别恨博士,这是我们的决定。”

话音落下,梅雪那条虚幻的尾巴彻底消失,他整个人也如同被打破的镜子一样碎裂成无数的光点,然后在凯尔希的眼中彻底消失。

直到此时凯尔希才正式恢复了行动能力,她连忙冲上前扶起特蕾西娅的身体,发现另一个人特蕾西娅的身躯居然不见了,她试图挽救,可已经无力挽回,特蕾西娅确实死了,死在博士手上。

凯尔希的心里没有愤怒,她的愤怒和那些火焰一样被熄灭了,她从没见过梅雪露出过这样成熟兴许是受到特蕾西娅和博士这两人其中一个的影响,为了更好的实现愿望,狐仙会窥探许愿者的内心,因此人格和情绪也会被影响,否则那只傻狐狸肯定会装傻卖萌才对。

“是你,还是她,又是什么样的愿望呢。”

看着怀里的特蕾西娅和那边倒地不醒的博士小姐,凯尔希突然感觉很是不爽,这种只有她被隐瞒,被排除在外的事情实在让她心里涌现了另一种气愤,仅仅只是今天,她的挚友一个死去,一个重伤昏迷,一个更是不知道会漂流到什么地方去,可她呢?她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什么时候发生的。

现在凯尔希能明白那些生活在拉特兰的黎博利是什么感觉了,这种别人心意相通,自己连眼神都看不明白的感觉真不好受。

那之后凯尔希安排了一切,她把博士放回到了切尔诺伯格的石棺之内,带领巴别塔残部建起罗德岛,在这几年里小心经营,避开了特雷西斯的追击,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卡兹戴尔的混乱让特雷西斯无暇顾及。

只是凯尔希心里有些犯嘀咕,说到底她自认在管理这方面比博士差得远,所以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罗德岛这个略显凄惨的状态,就目前来说博士和梅雪总得找一个回来,前者能从根本上解决罗德岛现有的难题,后者能干脆让罗德岛再也不用为物资发愁。

可以的话凯尔希当然宁愿让博士在石棺里继续躺着然后把小狐狸带回来,说句不是很厚道的话,现在特蕾西娅以灵体附身在阿米娅身上,博士不在,阿米娅还小,罗德岛上能和她争的有几个?

咳咳,扯得有点远了,不过目前阿米娅似乎有打算让博士回来,从大局观出发确实是最好的选择,有整合运动的配合也能完成的很顺利,凯尔希也很想知道当初博士到底许下了什么愿望,才是什么样的事情才让她布局并且导致如今的局面。

“不过,龙门那边多少有些麻烦啊……”

凯尔希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栏杆,她决定回头找罗德岛的人工智能中枢PRTS来推算一下【把梅雪绑回罗德岛】的可能性和所有方案,不过龙门也算是小狐狸他娘家,在大炎的领地上梅雪的幸运加成会变得有些不讲理,而且龙门那地方也不是什么简单城市。

“暗中绑回来吧,阿斯卡纶应该能做到,或者让红……不对,她下手可能不太好,干脆我自己走一趟?也不行。”

诸多方案被否决,凯尔希干脆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查了一下最近有谁的任务是要去龙门的。

“迷迭香和铃兰?对了,让煌也一起去。”

待在梅雪房间里的迷迭香突然感觉像是被人念叨,忍不住想要打个喷嚏,殊不知此刻还有人也朝着那个房间走去。

"

ps:嗷呜,上架了!感谢大家支持!今天五更明天十更!冲呀四重!

第一卷 : 第61章 陈sir你大可以继续嘴硬

“奇怪,我是看到迷迭香姐姐朝着这边过来呀。”

金色的九条尾巴轻轻摇曳,铃兰抖了抖自己的大耳朵,刚才她是看到迷迭香朝着这边走来的,这里是四层的角落,暂时都是空房间,除了今天下午outcast告诉她们的那个小房间应该都无人居住才是,难道迷迭香是来找梅雪的房间?

对于铃兰的靠近迷迭香并没有差觉,她正一眼不眨的翻阅着属于小狐狸的日记,那张冷漠平淡的脸上仍旧毫无表情,但眼神里时而会闪过一丝笑意,嘴角也随之上扬,主要是小狐狸这本日记写的很有意思。

(3月30日,小雨,特蕾西娅是好人,她居然没有向凯尔希举报我偷偷躲在博士的办公桌下面睡觉,不过那个桌子下面好挤啊,尾巴都麻了,我得找一个不会被发现的地方偷懒)

(4月1日,阴,博士说我的尾巴像胡萝卜,还追着说要把我吃了或者绑起来丢给,坏女人+1,好想用尾巴打她)

(4月12日,晚上月亮很圆也很亮,特蕾西娅说让阿斯卡纶带我找吃的,然后我们把特雷西斯粮仓里的食物全塞进了尾巴里,他家米缸都被搬空了,听说那家伙第二天差点气死)

梅雪的日记不会写的太长,基本都是一天里最让他郁闷或者开心的事情,掺杂着很多个人的主观情绪,看来梅雪眼里的凯尔希和他们理解的不太一样,从凯尔希再到博士,从特蕾西娅再到阿斯卡纶,甚至还有关于特雷西斯的,这本日记应该是很早以前就有在写了,早到那个时候还没有阿米娅。

迷迭香立刻把日记收在自己的衣服内侧然后转身看着门口,过了几秒钟铃兰就出现在了她的眼中,小姑娘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房间,然后轻快的跑了进来。

“迷迭香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啊。”

“嗯……我来看看,不要告诉阿米娅。”

小猫猫原本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来这里,但是却有了意外的发现,梅雪的日记断断续续,记录下了很多和他自己相关的事情,很有趣,迷迭香对那个素未谋面的阿米娅的哥哥更好奇了。

“我知道了,不过姐姐有什么发现吗?”

“嗯,有很多的游戏机和玩具。”

不动声色的藏好了日记本,小猫猫指着纸箱中的那些老旧玩具,铃兰有些好奇的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那些很有年代感的游戏机,其中不少还是她老家那边的,铃兰自己也有玩过,但都是陪爸爸妈妈玩。

“还有漫画和小说,和阿米娅姐姐说的一样,梅雪哥哥是个能把工作完成却又很喜欢偷懒的人啊,居然有这么多的漫画,房间也填的很满呢。”

铃兰观察着四周,她发现梅雪和自己在生活方面有着差不多的习惯,喜欢把房间塞满一点,但又讨厌凌乱的环境,因此会刻意的把所有东西都放在特定位置,书会按照高低厚度放在书架上,游戏机会收拾好放在纸盒子里,如果她猜得没错,这个房间里大概还藏着些什么东西才对。

虽然说不能乱动人家的东西,可是这间屋子毕竟很久没人来了,铃兰觉得这更像是一场有趣的探索,她不管迷迭香那疑惑的眼神,自顾自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然后来到床头伸手拔下了一根铁栏杆,迷迭香这才发现原来那居然是能拆下来的。

“凭票可换取摸尾巴两天,苹果两个……”

看着从空心铁杆里取出的字条,铃兰抖了抖耳朵,她记得阿米娅说过梅雪的苹果貌似吃下去之后有着一些不太显眼的神奇功效,比如驻颜,所以小狐狸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吃太多了,导致了一直都长不高。

“你怎么知道的?”

迷迭香有些疑惑,从房间里的灰尘她可以肯定这个房间很久没人来过了,铃兰是怎么知道那里藏着纸条的。

“因为我藏东西也喜欢藏在这些地方,所以就在想那位梅雪哥哥会不会也是这样。”

也是这就是沃尔珀之间的共性,铃兰的微笑让迷迭香感觉有些心里不是滋味儿,怎么说呢,明明她最先抵达这里,却没有发现更多的秘密,这也算是小孩子之间的一种争斗心,不过好在是得到了梅雪的日记本,小猫猫很好奇梅雪的为人,她觉得可以借用一下这本日记来看看能让阿米娅念叨那么久的哥哥到底是怎样的人。

只是两个小姑娘都不知道,outcast其实一直都在外面等着她们过来,这里是凯尔希和阿米娅都不知道的秘密房间,知晓它存在的不过三人,除去博士和小狐狸就是她了,铃兰发现的字条其实是一种游戏,博士和小狐狸之间的互动游戏。

“真怀念那段日子啊……”

其实可以的话outcast是打算自己亲自来,但她申请打开这个房间会需要通过上层申请,想来梅雪是不会希望自己的秘密小窝被凯尔希和阿米娅发现的,因此就干脆告诉迷迭香和铃兰,让她们来这里,可以的话顺带着帮忙收拾一下房间。

不理会那边房间里探险的两个小女孩儿,outcast转身离去,今天她和老朋友们约好了一块斗地主的,只要小狐狸不在,打牌这块就是她的的胜利,至于能从房间里发现什么那就是她们的事情了,说不定还能解开当年梅雪突然消失的谜团。

遥远龙门的那边,刚吹干头发和尾巴的梅雪不由得鼻子一痒,打了个不轻不重的喷嚏,陈晖洁皱起眉头伸手在小狐狸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嗯,体温正常。

“昨晚睡的时候着凉了吗?”

“没有,只是没人陪着一起睡觉有些不习惯。”

“那床睡得还舒服吗?”

“嗯,很软,睡着很棒!”

就是可惜小狐狸还是不太适应没有塔露拉的环境,那会让他缺乏安全感,除了陈晖洁之外目前还没人能打消这一问题,尽管和企鹅物流的同事以及诗怀雅星熊她们关系似乎还不错,可一旦有什么惊吓,梅雪都会果断从尾巴里掏出毁灭菇这个大杀器。

所以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小狐狸都会把塔露拉送给自己的鳞片悄悄拿出来攥在手心里,就当作姐姐还陪在自己身边,他压抑着自己的思念,不断告诉自己要尽快适应陌生的环境,反复提醒自己有黑蛇小姐在身边,还有陈晖洁可以依靠,但还是止不住想要尽快的见到喜欢的人。

看着小狐狸眼神里闪过的各种感情,陈晖洁觉得他或许需要好好放松,也需要一些同龄的玩伴,可是不去学校的话上什么地方才能给小狐狸找几个朋友呢?啧,真让人捉急啊,如果和同龄人玩的话不会早恋吧。

不过没想到梅雪居然会不习惯独自睡觉,陈晖洁轻轻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瓜,寻思着是不是该陪他一起睡,可是她感觉那样的话又不太对劲,岂不是变得跟塔露拉一样了吗?

思来想去的陈晖洁还是没把这话说出口,至少今晚过后再问一下梅雪,如果小狐狸还是不习惯一个人睡,那么陈晖洁不介意给他讲几个睡前故事,睡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嗯,打死都不可能,真要有那么一天,她陈晖洁自己进牢里蹲着去。

如果让黑蛇小姐听到陈晖洁的心声,那她多半会冷笑然后呵呵两声,说陈sir你可以继续嘴硬,鸭嘴兽的嘴都没你硬,有本事别通过衣领朝里面看啊!

小刻你作甚么!.jpg

ps:话说,明天就可以把上次悬赏的债还完了,四重今天是不是该弄一个上架悬赏?

第一卷 : 第63章 小狐狸的工作时间

入梦,梅雪梦到了自己,他梦到一场大雪,梦到自己坐在一棵梅花树下,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凝视着远方,似乎再等待什么。

寒梅比雪香三分,他就这么不吃不喝的坐在原地等着,背后的六条尾巴微微摇晃,梅雪发现梦里的自己好像要更高一点,大概高了一指头,不是很明显,小狐狸单纯的坐在树下,捧着一颗苹果从白天到黑夜。

恍惚间有一阵风飘过,一片梅花从树上落下,轻轻点在小狐狸的鼻尖上,耳畔传来了某个熟悉的,包含激动和喜悦,以及难以言尽的温柔。

“梅,姐姐回来了。”

“姐姐……”

睡梦的朦胧中,梅雪似乎看到了熟悉的蓝色蝴蝶在自己眼前飞舞,他抱着尾巴缩了缩身子,睡得更加香甜。

然而这个声音却跨越了空间上的距离,直接传到了远在大炎的麟青砚耳中,她身子一僵,手上的阳春面险些落地,好在及时接住才不至于浪费了这顿宵夜。

刚才那个声音并非幻听,也不是长时间使用通天镜导致的记忆出错,是货真价实的梅雪的声音,可是他……不对,在那只狐狸身上找常识属于和自己过不去,毕竟他本身的存在就极不合理。

要不要趁现在用通天镜来感知一下他的位置?

这个想法刚出现在脑袋里就被麟青砚自己否决了,因为实在太危险,尽管她是这些年来少有能得到镜子认可获得力量与知识的人,但每次使用镜子去探查那些记忆和未知的事情,她自己就会不可避免的被镜子里留下的记忆影响,时间越长影响越深,最后可能都会被完全异化成另一个人,导致自己出现人格分裂的情况。

实际上现在麟青砚就已经有表现出这样的苗头了,比如梳头发的时候下意识的就会想连尾巴一起梳,变得更喜欢嗦面条,起床伸懒腰的时候总喜欢手脚并用,甚至还有些期待着和梅雪的见面。

按照各位老天师的说法,这些都属于预料之内的情况,只要不频繁使用镜子,等几个月就能自然消退了,就是麟青砚自己感觉好像不是那样,不过有一点老天师们肯定没骗她,苏雪儿真的是个十足十的弟控无疑,在麟青砚第一次尝试和她的记忆产生共鸣时差点没被那一堆“弟弟有没有好好吃饭”“弟弟是不是在等我回家”“弟弟会不会找别的女人”之类的信息塞爆脑袋。

苏雪儿的脑子里从来都没有自己的位置,全都是想着弟弟的事情,哪怕直到最后她也还是放心不下那只可能还在傻傻等待着自己的傻狐狸。

“不对,我想那么多干嘛,那又不是我弟弟。”

麟青砚摇了摇头,她真是被影响了很多,不过这也是自己的选择,对于现在的大炎来说虽然不需要梅雪的许愿也能达成那个目的,但是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一时间承受不起,选择梅雪毫无疑问是最保险的,就算不许愿,只要往哪儿一杵着都能解决很多事情,毕竟要是没记错……他对于那几个麻烦的代理人来说还是叔叔辈的。

不过早晚有一天麟青砚都是要去见梅雪的,她知道那一天不会太晚到来。

————————————————————————————

第二天一大早,给陈晖洁做好早饭之后小狐狸就继续出发上班了,今天运送的货物也都不算难,考虑到效率问题还是分成了两组,一组是梅雪、空和德克萨斯,另一组是可颂和能天使,虽然能天使强烈抗议这种不合理的分配,表示小狐狸可能更乐意和她待着,但德克萨斯还是很干脆的把她踢去找可颂了。

其实这样的分配并无不合理的地方,能天使和可颂可攻可守,这边德克萨斯和空也是一样,因为还不清楚梅雪的战斗力怎么样,德克萨斯需要保证好他的安全,空作为辅助是必要的。

可以的话梅雪还是更想和能天使待在同一个组,因为昨天他和能天使之间建立起来的信赖关系要更加深厚一点,和她待在一起能让小狐狸没那么紧张,因为德克萨斯属于比较高冷的那种,小狐狸有些不是很应付得来。

好在空比较活泼外向,多半是因为她的职业关系,因此主动的和梅雪搭起话来。

“梅雪你的尾巴看上去好漂亮啊,怎么保养的?”

不得不说空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尾巴这个部位对梅雪来说确实相当的重要,也是小狐狸心里小小骄傲的重要来源,说到这个小狐狸就来精神了。

“没有保养过,只是每天都会洗干净。”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他的尾巴一向如此,梅雪自己是不喜欢用什么护发素之类的去保养,他觉得没必要,如果不用毛刷在尾巴上仔细薅的话小狐狸都不掉毛的,不过梅雪还是会时不时的薅点尾巴毛下来,积少成多打算以后给陈晖洁做点什么围巾或者手套,这可是正宗的狐绒。

“真让人羡慕啊,我的尾巴就没那么漂亮了。”

空看了一眼自己的尾巴,和梅雪的比起来完全不够看,小狐狸感觉空的尾巴好像远不如他和德克萨斯的灵活,看上去怪怪的,不过小狐狸并没有在意那么多。

“德克萨斯姐姐也会保养尾巴吗?”

“会,一般三五天一次,不然的话尾巴梳理起来都不太流畅。”

德克萨斯倒也是乐意搭话,她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冷漠,可以的话当然也想和梅雪打好关系,以后都是同事了,再加上小狐狸年龄较小,她们还得多关照一下。

“只有在护理尾巴的时候才会羡慕萨卡兹或者菲林那种尾巴啊。”

“嗯,洗起来不麻烦。”

轻轻摇着尾巴,梅雪感觉自己的这个尾巴洗起来还好,没有塔露拉在的话吹干就太麻烦了,好在陈姐姐不嫌弃他的这一点,总是很乐意帮忙,不过她总喜欢顺着摸到尾巴根,这让梅雪会很不好意思,但又不好说。

“不过我现在感觉还是梅雪的尾巴棒,出门都不需要带行李箱,也不怕东西坏掉。”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