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3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唉嘿~”

被夸奖的梅雪心里还是很自豪的,尾巴也随着轻轻摆动,德克萨斯从后视镜里看着,老想着伸手过去抓一把,主要是就那个……你要是看到有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自己眼前晃,那你也会想抓的。

“ok,前面就是那家尚蜀火锅店了,梅雪你去吧。”

“好的!”

因为东西都在自己的尾巴里,再加上小狐狸长得比较具有欺骗性,送货的这种事情还是给他做比较合适,主要是那啥……小狐狸能拿五星好评,按照企鹅物流的规矩,如果能拿到全五星好评,那么当天的工资是会增加的。

带着对工资的期待,小狐狸拿出快递然后小步跑了过去,这会儿大早上的火锅店还没客人,他抖了抖了狐耳敲了敲门。

“请问是年的快递吗?”

随着话音落下,小狐狸看着后厨的门被人打开,同时鼻尖嗅到一股胡椒粉和辣椒粉的味道,让他顿时难受的用尾巴捂住了鼻子免得自己呛到。

“来咯来咯,是不是我买的辣……”

但那位白发的类似龙族的女性走出来的时候,小狐狸已经准备好了把快递递过去然后求个五星好评了,然后他就发现对方如同“塔露拉见到生气的阿丽娜”——石化了。

“那个,请在这里签字,可以的话给个好评可以吗?”

连梅雪自己都没注意到,说这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透露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他只下意识的感觉这个大姐姐好像不太对劲,她看自己的眼神也不对。

“爹!”

过了十几秒,年小姐颤动的嘴终于吐出了一个正常字,但却把小狐狸吓得尾巴都炸毛了。

"

"

ps:当大家看到这一章的时候四重多半还在码字呢,感谢各位的支持啊!嗷呜!

第一卷 : 第64章 这算不算父女再会?

说实在的,如果一切都有命运的安排,那年小姐今天怕是把自己下半辈子的运气全给花掉了,作为一个纯粹的日子人,年也有很多自己的烦恼,比如脑袋里经常神神叨叨甚至一言不合就要抢自己身体的家伙,还有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他们来自同一个存在,如果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也终将回归祂。

所以当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可能成为虚幻泡影的时候,年就开始寻求着一切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可是不管她走了多少地方,寻遍多少能人义士最后都是徒劳无功,无奈只好走最坏的打算,去找传说中可以实现他人愿望的狐仙,说白了就是找自己的爹来管管脑袋里不省心的妈。虽然自己也不是他亲生的。

但是年也没有找到,就算她走遍了大炎群山江河,甚至用脚步丈量了大炎的边疆,最后也没能找到自己要找的人。

问题是就在今天,在她居住龙门十几年之后这平平无奇的一天,一直以来想找的人居然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爹!”

年小姐这一嗓子把小狐狸吓得够呛,他差点连手上的包裹都没拿稳,四下看了一眼发现除了自己和年之外确实没别人了,可是看年好像也不是吓唬人的样子,该不会是幽灵?

“姐姐,你……我……”

因为完全没预料到会是这种展开,梅雪这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黑蛇小姐也陷入了茫然当中,她啥时候做奶奶,不对,是当妈了?

梅雪感觉这个大姐姐看自己的眼神就跟要吃人一样的,小狐狸警觉的观察四周,做好随时逃走的准备。

“啊……咳咳,不好意思啊,我认错人了,你和我那个长期不露面的父亲长得实在是很像。”

看着梅雪背后的三条尾巴,年小姐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毕竟现在的梅雪和她记忆里的相比还要小不少,话说不应该还剩下五条吗,当初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六条尾巴,之后为了镇压那些诅咒和灾厄的遗留又消耗了一条,这些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这话的小狐狸这才多少安定下来,主要是年一上来就喊了一句爹实在是给他吓到了,小狐狸今年才14,不对快十五了,反正他这个年龄连喜欢的人都没有,怎么可能当爸爸啊。

“那么大姐姐,麻烦在这里签个名收一下包裹,可以给个五星好评吗?”

小狐狸摇着尾巴,小心翼翼的把包裹和笔递过去,年看了他一眼,然后签好给了个五星好评,看着小狐狸嗖一声消失在店里,年不由得咂舌,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遇到,真是幸运。

“两个愿望,看上去也不认识我了,嘶……那岂不是说,有机会?”

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年在自己的脑袋里复盘着一个计划,她在想要不要直接把梅雪打晕带走,只要带回大炎……不对,不能带回大炎,那样的话太危险了,毕竟自家的兄弟姐妹全在大炎呢,要是让他们知道还得了?反正夕的那个性子是不可能干看着的,她以前最爱那几条尾巴了,没尾巴抱着都睡不着觉。

不过想着想着年才发现一个问题,刚才有些惊讶过度,她居然忘记问现在的小狐狸叫啥在什么地方工作了,不过看手上的包裹倒是不难判断工作地点。

“嘶……变小了之后,是不是更好骗了?”

回想起以前带他们的时候梅雪那个单纯无奈的样子,年感觉现在的小狐狸怕是也没啥心机,也就是说完全可以直接连哄带骗的直接抓到手啊,啧啧,得想个法子接触一下,再确认一下是不是本人。

这边的年满脑子怪主意,那边的小狐狸也是匆匆忙忙的回到了车里,德克萨斯和空看着他脸上的心有余悸,感觉可能发生了一点意料之外的事情。

“怎么了梅雪?”

“没什么,只是刚才那个姐姐认错人,吓到我了。”

小狐狸抱着尾巴蹭了蹭,把手上的五星好评回执单递给德克萨斯,还好今天的五星好评没丢,不然要少好多钱呢。

“认错人了?”

“嗯,她说我长得像她爸爸。”

德克萨斯嘴里的巧克力棒和空嘴里的水一时间没忍住全都喷了出来,后者还是正对小狐狸的,这就导致了那些水全都喷在了小狐狸的身上,连黑蛇小姐都反应不及,没能用尾巴全给挡下来。

“不是,抱歉梅雪,我不是故意的。”

空连忙拿出手帕帮着梅雪擦了擦衣服和脸上的水渍,其实这真不能怪她,毕竟梅雪这个外表还会被人误认为是当爹的,那也未免太恐怖了点吧。

“没关系的姐姐,我自己擦就好了。”

“好了。”

梅雪对于这样突然的靠近还是有些抵触,主要是空凑得实在太近,她的耳朵都快挠到梅雪的脸了,小狐狸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尾巴不安分的抖动着,还得在心里劝阻黑蛇小姐不要用尾巴抽人家脸。

【别拦我,我跟你说这种剧情发展要不得,按照小说和电视剧发展,这种时候随便来点意外她都可能直接亲你脸上,等我给她来一下,不会太用力的】

现在的空都快压在梅雪身上了,造成这一姿势的其实是小狐狸的尾巴,因为尾巴太大占据了很多空间,所以空只能用这样像是要把梅雪压倒的姿势给他把脸擦干净。

“好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没忍住。”

空很是抱歉,还好梅雪的脾气很好,不然的话万一生气了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哄。

“没关系的姐姐,其实用尾巴擦擦就行了。”

梅雪摇摇尾巴,他其实本来也不在意这种,塔露拉以前半夜的时候也没少把他舔的一脸口水,相比之下空的这个不算什么。

看着小狐狸确实不怎么在意,空心里也放下了很多,她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梅雪,没想到这只小狐狸居然也会喷香水,不对,香水的味道应该更浓一些,梅雪身上的花香闻起来更自然,没有那种化学药剂的感觉,是自带的?

看着边上可可爱爱的小狐狸,空也不好直接问出口,三人就这么继续着送快递之旅,看着沿途的街道,也许是想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梅雪情不自禁的哼起了自己编的那首歌,尾巴随着心情摇摆,耳朵跟着节奏抖动,银色的发丝在阳光和微风下飘摇闪烁,整个人下意识的踩着节拍轻轻晃动身子,看上去让人有种抱在怀里狠狠搓两下的冲动,反正德克萨斯是有的。

“勤劳的狐狸早当家,可爱的狐狸早出嫁?”

“小狐狸的尾巴里有什么呢?那是数不尽的苹果和幸福~?”

听着这虽然有些奇怪但莫名好听的歌谣,空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梅雪,然后拿出自己的通讯器默默把小狐狸此刻的模样记录了下来,这段时间粉丝们都希望能拍个企鹅物流的工作vlog,空觉得拍一下小狐狸就挺好的,不过待会儿还是要征求一下梅雪的意见,因为空也是个偶像呢,关注她的人可不少。

然后可能是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有些怪怪的,梅雪不好意思的抱着尾巴蹭了蹭,他刚才只是想到了该送塔露拉什么太开心了。

(今天忙完之后就去找陈晖洁姐姐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梅雪忍不住笑了出来,幸福且充满一种对未来的期望,德克萨斯和空感觉心情莫名的好了很多,黑蛇小姐则是一言不发,因为她想到的更多,干脆年那个反应可不像是单纯认错人了,而且梅雪这个体型谁会一眼看成成年人?

那么答案就只剩下一个了,那个叫年的可能认识以前的梅雪。

ps:这也算是小狐狸的情债?反正就等着看好戏吧,唉嘿~这里推荐一下《原神,从重装小兔到群玉阁》

第一卷 : 第65章 陈晖洁:我****诗怀雅!

(我怎么感觉今天的时钟比昨天还走的慢呢)

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现在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明明和梅雪分别也不过是一个白天的时间,陈晖洁感觉却像是过去了一周,她想要强迫自己进入工作状态来忽略这种感觉,结果发现自己居然半天就把所有工作都处理完了,剩下那些一般的事情根本用不着她来做,这个速度可比她以前的要快很多。

“要不要看点卷宗?”

陈晖洁揉了揉眉心,决定找点卷宗来看看,不过恰好这个时候星熊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老陈,几天前的那场爆炸案有消息了。”

随手拿过一张椅子坐下,星熊把手上的情报递了过去,陈晖洁也放下卷宗拿过那份情报。

“根据线人消息,这次搞事的似乎是叙拉古新来的黑帮,他们迫切的想要站稳脚跟,选择了制造恐慌的方式来扩大自己的名声和影响力,不过他们直到今天才多少进入我们的视野,毕竟也就两百多人。”

两百多人,还是个新来的势力,确实一开始很难成为近卫局的调查目标,不过仔细一想倒也是这么个道理,龙门的地下势力大都归于鼠王统辖,在这里待得久了就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只有新来的急于树立威信扩张地盘,不过他们也太急了点。

照理来说树立威信这种事情应该去找一个比较出名但实力差不多的帮派才对,这群家伙居然有胆子在太古广场放炸弹,气得诗怀雅那天大发雷霆,毕竟那个广场和里面一般的产业都是她家的,她本人放在商场里的那架名贵钢琴也被炸的再也修不好了。

“咸粽子帮……这群外来的都喜欢起这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因为他们很难理解咸粽子是什么吧,对了,我记得好像就因为这事儿线人才确定的目标。”

“?”

看着陈晖洁有些疑惑,星熊无奈的摊着手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是想笑又得忍住。

“是这样的,因为不理解咸粽子是什么,所以他们就去问别人,结果好巧不巧问到了甜粽子帮的头上,两边就因为争论甜粽子和咸粽子谁更厉害打了起来,那个时候他们有人说漏了嘴。”

“那这个这个案子交给谁来?”

“给我吧,missy这会儿都还在气头上呢,反正今晚我值班,刚好把人抓回来。”

其实如果是以往的话星熊会选择和陈晖洁一块出任务,不过就像昨天这家伙总是盯着屏幕看一样,今天她也是有事没事就要看一眼闹钟,从大早上就等着下班,星熊猜测绝对是想着早点回家撸小狐狸了。

“那就拜托你了,先把主谋抓住,如果有必要就打电话,我随时可以过去。”

“我当然会。”

其实这件事情让星熊来做都有些没必要了,一个两百人的小帮派,常驻人员最多几十个,能打的也不会算多,近卫局派几个小组就足够,不过这件事毕竟性质恶劣,所以得由星熊这个高级警司出面走一趟。

看着星熊离开,陈晖洁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还是剩不少,她有些无语的捂着头,真希望没让梅雪等太久。

其实虽然距离下班还有好一会儿,但陈晖洁其实并不知道梅雪已经到近卫局的楼下等着自己了,小狐狸手里捧着一颗苹果,注意力全然放在了自己腿上这本摊开的绘本上面,这是今天能天使送给他的拉特兰儿童读物,小狐狸觉得挺好看的。

等待总是漫长,但梅雪善于等待,虽然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但是往来的人还是有意无意的把目光聚集在了他的身上,毕竟谁能忽略这只乖巧可爱的小狐狸呢?反正刚收队的诗怀雅不行。

“梅雪!”

当诗怀雅看到小狐狸坐在近卫局的椅子上时她是很开心的,甚至打算上去刷刷好感度,不过突然想起小狐狸这个点来这里好像不太对劲,该不会是在企鹅物流上班结果惹上什么事情了吧,比如交通肇事,斗殴或者走私,毕竟企鹅物流每年和这些事扯上关系的日子贼多。

“诗怀雅姐姐下午好。”

温馨的夕阳透过窗户洒下阳光,恰好落在了梅雪的身上,把小狐狸白色的毛发染上了些许灿烂却又不刺眼的金色,璀璨的眸子里是惊喜和开心,毕竟在这里坐了好一会儿,可算见到自己认识的人了,梅雪还是很高兴的。

“下午好啊梅雪,你来近卫局是有事情吗,该不会是企鹅物流那边……”

“唔,不是的,今天姐姐们没有闹事,我是来等陈晖洁姐姐的。”

雪白的尾巴轻轻摇晃,小狐狸的话让诗怀雅顿时感觉一阵扫兴,心里就是很不爽,这倒不是她心里有多看重梅雪,毕竟对诗怀雅来说小狐狸更多是可爱和懂事,此外就是……一点嫉妒心,嗯,对陈晖洁的嫉妒心。

作为龙争虎斗当中的虎,诗怀雅和陈晖洁一直都有种冤家对头的感觉,彼此总是爱吵起来,也容易起斗争心,如今看到陈晖洁多了个可爱还贼听话的弟弟,诗怀雅要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那你不去找她吗?”

“唔……我不想打扰姐姐上班,在这里坐一会儿应该可以的吧姐姐?”

“当然可以,啊对了,我有件礼物要送你,稍等一下。”

说到这里诗怀雅想起了自己本来是打算今晚去一趟陈晖洁家里的,不过梅雪在这里就更好了。

“礼物?”

看着诗怀雅快步跑开,梅雪疑惑的抖了抖耳朵,他和诗怀雅认识还没多久呢,这就送礼物,这个大姐姐还真大方。

过了一会儿诗怀雅就跑回来了,当梅雪看到她手上拿着的东西时眼都亮了,甚至忘记了啃手上的苹果。

“假面骑士Faiz的腰带!”

梅雪背后的尾巴飞快摇动着,这些天小狐狸最喜欢的就是恶补假面骑士了,其中Faiz算是他最喜欢的之一,主要是那个腰带还有皮套真的好帅,小狐狸这个年龄根本拒绝不了,他昨天晚上就在想买了。

“对,送你了!”

虽然不知道假面骑士的魅力在哪儿,不过看梅雪这高兴的都快跳起来的样子诗怀雅也知道自己送对东西了,这玩具还有点小贵,不过对她来说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平日里的节俭不代表她诗怀雅就不是个大小姐了。

“真的是给我吗?我记得这个很贵的……”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他是很喜欢这个礼物,可是太贵重了又不知道该不该收下,这几天他薅下来的毛都还不够给陈晖洁织围巾的呢,想要掏钱给诗怀雅又感觉那样太过分了。

“没关系,你要是真觉得不好意思……给我摸摸头和尾巴可以吗?”

说到这里诗怀雅终于暴露了自己的野心,其实昨天看着陈晖洁能肆意搓小狐狸脑袋还能抱着那三条尾巴摸来摸去的她就眼馋了。

不过这个要求让小狐狸多少有些犯难,尾巴对他来说是比较敏感的部位,可他又眼馋诗怀雅手上的玩具,小狐狸一时间陷入了纠结,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那个……尾巴不可以,姐姐想要摸头的话可以直接说的,礼物就不要了。”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乖巧的把身子前倾然后微微低下头,诗怀雅没想到这只小狐狸还挺有原则的,不过这反而让她更喜欢了,啧,那条粉肠龙居然会有这么个可爱的弟弟,说不过去。

“礼物还是给你,以后多给我摸摸头就行。”

反正这本来也是送给梅雪的,诗怀雅自己不玩,她轻轻伸出手放在了梅雪的头上摸了摸,发现小狐狸这个发质好的有点过分,摸起来很舒服,时不时的碰到梅雪的耳朵还会有一种很奇妙的触感,诗怀雅干脆上手轻轻捏了捏梅雪的耳朵,这手感比捏她自己的要好很多。

听到这话的梅雪开心的摇起了尾巴,心安理得的把礼物收了起来并且准备以后给回礼,恰好这会儿陈晖洁也下班了,任谁都看得出来她脸上那叫一个高兴,升职加薪都没这样过。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