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3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主啊,原谅我吧,我回头给您多上香,顺便请您保佑我万事顺利,到时候给您多加两个煎饼果子和苹果派)

在心里祷告着,能天使深刻的明白了什么叫“狐狸搓一搓,生活乐趣多;狐狸抱一抱,幸福就来到;狐狸亲一亲,手铐玫瑰金”了,不对最后那个好像不太吉利。

“可是我……我感觉自己生病了。”

小狐狸抖着耳朵,感觉很是不好意思,可以的话他甚至想现在就赶快跑去找自己的陈姐姐。

“生病了?什么地方不舒服?”

能天使皱起眉,难道是刚才着凉了?不对啊,梅雪的尾巴挺暖和的,而且房间里的空调温度也刚好嘛,着怎么想也不会生病吧,难道是吃错东西了,还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

“就是这里。”

小狐狸轻轻抓住能天使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侧着头有些茫然的看着她,眼角还带着让人怜惜的泪痕,像是被人欺负之后才刚哭过,不过好像也差不多。

“亲了姐姐之后,心跳得好快。”

“……”

不得不说,能天使的本来就被击中一次的心脏又吃下了一发暴击,她没想到这只能把亲吻别人当成习惯的小狐狸居然会单纯到这个地步,这以前都是谁教的他?真该好好感谢一下那个人。

梅雪的魅力就在于此,单纯如白纸的心思,毫无杂念的思想,却又无意识展现自己的魅力,将身边的人一个个诱惑至堕落的深渊中去却也是心甘情愿,关键梅雪自身认识不到这种行为代表什么,他只当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接触,能天使感觉这很像某些只有刘禅(想想看刘备的称号)才会出现的剧情,不过梅雪这样的一般都是女角。

能天使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在加快,有些口干舌燥,忍不住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刚才小狐狸那个吻的味道还残留在她的唇齿间,比她吃过的任何一种甜品都要更美味。

“那我们再试一次?”

说完这些,也不得怀里的沃尔珀少年给自己一个回答,能天使很干脆的搂着他的腰吻了上去。

而此时,塔露拉在赶稿,星熊和诗怀雅在巡逻,凯尔希在加班,企鹅物流剩下的三人还在下面看电视,而陈晖洁呢?陈sir还在看小说,同时和自己做拉扯。

现在陈晖洁很是纠结,一方面是她的道德和良知告诉她有些事情不该做,另一方面是她的感情和记忆告诉她有些事情可以做(ps:反正都是不能写出来让审核看到的事情)

“梅雪啊梅雪,唉……”

陈晖洁不由得叹了口气,小狐狸的到来给她的生活增加了很多色彩,但也让她陷入了对自己的怀疑中,陈晖洁甚至开始担心自己将来真的来个五年起步了。

不过她仔细一想,现在的梅雪已经快15了,那么等到一年后就是十六,再等两年就是十八,就不成问题了。

然而最大的问题还是自己的那个好姐姐塔露拉,别的不说,如果塔露拉知道自己未来的丈夫变成了自己以后的妹夫,那她怕不是当场就能化身浴火魔龙,但陈晖洁能怎么说呢?总不可能是写封信说:“感谢姐姐送来的姐夫,妹妹喜欢,以后你也可以叫他妹夫了”吧。

想到这里陈晖洁不由得扫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屏幕打算看看梅雪的位置,然后就发现小狐狸此刻虽然在企鹅物流,但是身体状态很奇怪,体温居然高了。

“难道是因为昨晚吹尾巴的时候着凉了?”

拿起自己的通讯器拨打小狐狸的号码,陈晖洁想起昨晚是梅雪自己吹的尾巴,小狐狸有些笨手笨脚的,搞不好还发烧了。

出乎意料的,陈晖洁的第一通电话并没有打通,直觉告诉她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但她还是选择再打第二次,这次那边接通了,小狐狸软绵绵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好像有些虚弱,又有些慌张。

“喂,姐姐?”

“嗯,是我,梅雪你的身体怎么样,是不是感冒了?”

陈晖洁的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她在想梅雪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听到小狐狸的那边好像还有些奇怪的声音,像是在吃冰淇淋?

“没有,唔……姐姐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这边显示你的体温过高,想着你可能是昨晚着凉了,身体真的没什么事情吗?”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缩在能天使怀里的小狐狸抖了抖狐耳,正准备回答是怎么回事呢,能天使突然把一张纸递到了他的面前,示意梅雪照着上面的念。

“没有,只是刚刚才去帮忙买东西跑回来,感觉很热。”

“是这样吗……”

陈晖洁看了一眼电脑,发现梅雪的体温确实正在逐渐恢复正常,可是为什么感觉有地方不对劲呢?身为警司的直觉总是没出错,但梅雪也不是会撒谎的性格,思来想去的还是选择了相信小狐狸,毕竟他的平安才是最重要的。

“那我先挂了,下午我会去接你的。”

“嗯,那我在这里等姐姐。”

挂断电话的梅雪抖了抖狐耳,无奈的看着能天使,他不是很懂为什么刚才陈晖洁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能天使要舔自己的耳朵。

确定了小狐狸的平安无事,陈晖洁就该继续思考自己的事情了,现在她最主要的问题是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对小狐狸真的有那方面的意思,毕竟前段时间她还信誓旦旦的跟塔露拉保证自己肯定不会跟她一样,结果现在就这样,当陈晖洁理解了塔露拉,她就差不多被同化了。

“啧,早知道就不把话说那么绝了。”

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陈晖洁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这复杂的心情,一方面她喜欢梅雪,这无可厚非,毕竟小狐狸实在招人喜爱,另一方面来说她又不得不面对两个问题,梅雪的年龄不够,且塔露拉是个十足十的狐狸控。

“年龄小倒是可以等,但塔露拉我……要不给她抓起来?”

陈晖洁突然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行,反正起步是五年,五年之后别说小狐狸长大结婚了,怕是都可以给塔露拉弄个侄女侄子出来。

“不对不对,又想歪了,呼……陈晖洁,好好想想吧。”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陈晖洁拿起了自己的通讯器,她决定还是给梅雪打个电话,但是很快又放下了,她觉得还是自己回去之后当面和梅雪谈谈会比较好,有很多事情是电话里说不清楚的。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得做件事,毕竟言出不能收,作人不能食言。

企鹅物流的那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能天使会喜欢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的,但她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小狐狸干脆任由她的行为,同时思考着刚才她亲吻自己之后说的那些话。

(只有对喜欢的人亲了之后才会有这种感觉,所以我喜欢能天使姐姐?)

小狐狸有些茫然,他决定暂时放弃思考这个问题,等晚上黑蛇小姐睡醒之后再问,因为黑蛇小姐是梅雪所知的最博学的人,嗯,她算人吗?

看着怀里茫然的小狐狸,能天使的双手不断在他的脑袋和尾巴上搓来搓去,时不时还会偶尔的不经意的不小心的碰道小狐狸的小腹和被白丝包裹的小脚。

“对了梅雪,来加个好友怎么样,那样的话以后我们就可以随时聊天了,话说你大帝号是多少?”

能天使拿出自己的通讯器,小狐狸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那种东西,他才接触通讯器没几天呢,怎么可能知道大帝号。

“那行,来我手把手教你注册一个,你觉得昵称叫什么好?”

接过小狐狸的通讯器一番操作,能天使本来是打算起个名“阿能的小狐狸”,但是考虑到会被陈晖洁发现并且砍死还是算了。

“唔,昵称是什么?”

“就是代号,比如我的代号叫能天使,但是真名叫蕾缪乐,你也可以叫我小乐姐姐。”

“那就……梅雪最爱吃苹果。”

这倒是个简单朴素的名字,甚至连自己的本名都丢出去了,能天使揉了揉梅雪的脑袋,给他改成了“爱吃苹果的小狐狸”,然后给抱着尾巴的梅雪拍了一张照片做头像,二话不说加了好友。

“对了梅雪,给我几个苹果,我去给你做苹果派。”

能天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吃中午饭还是挺饿的,刚满足了精神上的需求,现在该满足生理上的需要了,填饱自己的胃。

“姐姐给,梅雪吃一块就行,不是很饿。”

“那瘤奶要么?”

“嗯,麻烦帮忙加热一下~”

看着能天使高高兴兴的走出门去,小狐狸转而拿起通讯器研究起来,除了打电话之外他还没拿来做过别的事情呢,黑蛇小姐说小孩子看看电视玩玩游戏可以,但不能太沉迷,小狐狸摇了摇尾巴,他现在的好友只有能天使一个,如果是隔着屏幕交流,那么他希望能多交到一些朋友。

“最好是和我一样的朋友。”

小狐狸摇着尾巴,看着屏幕上那个自动搜索的按键轻轻按了下去,一般来说因为受限于大气中的源石微尘以及缺少卫星这一存在,泰拉各城市之间的网络是相互独立的,梅雪的自动搜索只能搜到龙门范围内的人才对,然而小狐狸并不知道这一点,他只是差不多知道能找到那种不用面对面的新朋友。

过了几秒钟,梅雪的屏幕上弹出了几个人的昵称,例如“小小铃兰”“会飞的信封”“莱茵摸鱼狂”之类的,小狐狸抖了抖耳朵按下发送申请,他不知道自己的申请是否会被同意,但还是希望能交几个朋友,隔着屏幕他不会那么怕生。

与此同时的莱茵生命生态科,刚吃完饭的缪尔赛思正打算回去继续自己的工作,却发现突然收到一份来历不明的好友申请,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点开对方的头像打算看看是谁,当她看清楚的时候一个没忍住把嘴里的咖啡全喷了出去。

“我尼玛怎么会是他!?”

“怎么了主任?”

“不不不,没什么没什么,不小心呛到了。”

缪尔赛思笑着敷衍了过去,然后睁大眼睛仔细确认着屏幕上这个头像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年的精灵,她多少也算是见过世面,更见过很多传说,可这算是怎么回事吗?不是说这傻狐狸失踪了吗?

然而小狐狸还在等待着回应,在他发出申请之后没多久,那个名为“小小铃兰”的人同意了他的申请,这是小狐狸第一次,也是第一个自己交到的陌生朋友。

—————————————近卫局的分割线———————————————

“唉,陈sir,您不去吃中午饭来这里做什么?”

看守监狱的警员看到陈晖洁走来连忙打招呼,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陈晖洁的脸色很是古怪,又纠结又像茫然,就像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跟诗怀雅结婚了似的。

“没事,我就是来坐一会儿,你们先去吃饭吧。”

“那……”

“没事,我帮你们看着,反正近卫局的监狱也不没别的囚犯。”

陈晖洁摆了摆手,近卫局的监狱一般都是做短暂拘留的,不关什么长期罪犯,而且来这里住过最多的除去贫民窟那只喜欢偷东西的紫色兔子暗锁,剩下的要数企鹅物流那帮人了,能天使甚至还把自己的眼罩都留在了监狱里,等着下次来的时候可以用。

“那就谢谢陈sir了。”

确实在这里守着也没什么意思,两个警员干脆就去吃饭了,看着他们离开,陈晖洁叹了口气,她身后细长的尾巴轻摇,看着面前空荡的牢房思绪万千。

在经过一番艰苦的思想斗争之后,陈晖洁拿出钥匙打开了牢房门然后自己走了进去。

“这下真把自己送进来了。”

无奈的苦笑,但当陈晖洁走进了这里的时候,她心里突然放下了很多,繁杂的思绪立刻变得清晰明了起来,她突然感觉原来进局子也就是这种感觉,不过如此,只要接受了自己的软弱,那就会让人变得更坦然,也更强大。

“我想和梅雪结婚啊!”

自暴自弃的喊了一声,陈晖洁感觉心里舒爽多了,她长舒一口气,心里的杂念和杂音就此消失,纠结什么?没必要纠结的,小狐狸天下第一!梅雪就是她陈晖洁的光芒!

在成功解决了心里的烦恼后,陈晖洁转身打算回去继续工作,顺带着今晚和梅雪商量一下某些事情,然后她就看见站在铁栏另一边的星熊一脸见到鬼的表情。

现在陈晖洁可以体会到昨晚梅雪被自己旁观变身是什么感觉,羞耻度爆表。

“……没事,我能理解的,祝你们幸福。”

星熊一边说着一边竖起大拇指表示鼓励,随后立刻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开,只留下陷入了思维混乱的陈晖洁在牢里蹲着。

那么我们可爱的小狐狸在做什么呢?他正在和自己的新认识的朋友聊天,小狐狸原本只是尝试着看能不能借此学会自己交朋友,没想到居然会怎么顺理。

【不是,我不叫铃兰,这个只是代号呢,不过我很喜欢铃兰花】

“花吗,我也很喜欢花的,不过我更喜欢苹果。”

小狐狸摇着尾巴,隔着屏幕和陌生人聊天他就没那么害怕了,毕竟总不可能有人顺着网线跑过来找自己吧。

【看得出来,不过我该怎么称呼你呀,感觉叫小狐狸不够礼貌】

“那就叫我梅雪好了~”

按下发送键,小狐狸听着能天使的声音,连忙收起通讯器跳下床穿上鞋子跑去次饭,而罗德岛的那边,看着自己刚收到的信息,铃兰陷入了深深的迷茫,这就是缘分?

"

"

"

ps:这次是三章合一起,今天一整天欠下的悬赏也不过是三四章,哎呀哎呀,也就是一个早上的事情,就这?就这?早知道不开无上限了,唉~不过还是感谢大家的支持啊,这里推荐一下大佬的《人在崩坏,有英桀模拟器》,大家不妨去看看

第一卷 : 第73章 小狐狸网恋了?

今天也是充裕的一天,小狐狸摇着尾巴,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陈晖洁则是坐在沙发上看报喝茶,顺带思考着为什么刚才去接梅雪的时候能天使看向自己的眼神会是躲躲闪闪的,难道企鹅物流这群家伙又犯事了?

不对,现在不是像这样的时候,关键是梅雪,今天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陈晖洁一定要把事情和小狐狸说清楚。

“不过梅雪能懂吗?”

陈晖洁放下茶杯,她怀疑小狐狸可能连喜欢和爱都分不清,不过没关系,她自己拎得清楚就行。

想到这儿陈晖洁选择起身走到厨房,站在门口,看着小狐狸拿着赤霄剑潇洒利落的切着菜,她觉得回头该找找魏彦吾问一下能不能换一把剑了,而且赤霄好像也是自从被梅雪触碰过之后才变得那么有灵性的,搞不懂啊搞不懂。

“姐姐饿了么?还差一道菜,再等等。”

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陈晖洁,看着面前的菜,小狐狸更加快速的忙活着,看着他这个样子,陈晖洁心里不由得感谢自己的好姐姐,如果不是塔露拉给她把梅雪送过来,她可能还是过着以前那种独居生活,枯燥无味,单调无趣。

小狐狸很勤劳,很懂事,很乖巧也很可爱,除了年龄问题之外可以说是完美的择偶对象,陈晖洁思考片刻还是决定先回去组织一下语言,毕竟她要说的事情有些大。

厨房里的小狐狸还在忙碌,终于睡醒的黑蛇小姐从尾巴里钻出来,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然后看着还在忙碌的小狐狸,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一觉睡到了晚上,果然精神体的消耗还是有些大,尤其是在寄宿者本身就精神状态不佳的情况下。

【晚上好,今天晚上打算吃什么?】

“糖醋排骨,炖菜,炒肉片,水果沙拉,还有……”

【不用说了,再说下去我就该嘴馋了,吃又吃不到】

黑蛇小姐慵懒的趴在梅雪的肩膀上,她感觉不能吃东西是真的麻烦啊,卡谢娜快点来吧,唉,这会儿可能那家伙已经收到了信,过段时间就能到了吧。

“唉嘿,黑蛇姐姐,我今天交到新朋友了呢,自己交到的。”

说到这里小狐狸不由得开心的摇了摇尾巴,如果不是手上在忙的话他都要拿出通讯器翻给黑蛇小姐看看了,那个叫铃兰的网友和小狐狸很聊得来呢,共同话题也多,就是她比起假面骑士更喜欢魔法少女,小狐狸决定回头也去看看。

或许今天交到的这个朋友才是梅雪最大的收获,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屏幕另一边的铃兰和自己很像,而且她很懂小狐狸的喜好,就像认识他一样。

【新朋友?多少岁?长什么样好看吗?住在哪儿?有没有工作?是男是女?】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