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3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于是今天,陈晖洁第一次明白了上班摸鱼原来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以及,她决定该主动对小狐狸做点什么了。

"

ps:早上的五更结束,感谢大家支持~剩余五更晚上放出,此外悬赏进行中,大家给点力,四重先去打游戏了

第一卷 : 第71章 偷家的能天使(二合一)

上回说到,为了让小狐狸可以安心休息,企鹅物流的众人决定暂时回去据点那边,反正剩下的也不过三两件货物,下午再送也不迟。

然后姑娘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小狐狸好像跟能天使绑定了,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绑在了一起,自从在车上睡着之后小狐狸就抱紧了能天使的手,现在都不愿意撒开。

“这……怎么办?”

无奈的把能天使和梅雪一起扛到了休息室,看着小狐狸还是不愿意松开,可颂把目光看向了德克萨斯和空,她们也是摇头表示无能为力,因为梅雪抱的是真紧。

“其实我觉得吧,这样也不是不行。”

能天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安睡的小狐狸,她倒是不担心被占便宜啥的,毕竟梅雪那天晚上都被她和陈sir看的差不多了,还别说,被小狐狸像这样抱着还怪舒服的。

然而这话刚出说口,能天使就感觉剩下三人看自己的眼神突然像是在看什么不可回收的大型垃圾,德克萨斯的眼神更加冰冷,可颂则是直摇头,空还在犹豫要不要给陈sir打个报警电话,毕竟大家同事一场,不想能天使蹲大牢也不想看着她违法啊。

“你们这什么眼神,我这……这不也是为了梅雪能睡的好点吗。”

能天使一副大义凛然,不过可能是她刚才的声音大了点,安睡的梅雪松开了手,然后直接抱住了她的腰蹭了蹭稍有起伏的怀里,用尾巴给自己和能天使都给盖住了。

“姐姐,唔……让梅雪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小狐狸嘀咕着这样的话语,然后抖了抖耳朵继续睡下去,看得出来小狐狸是真的很困了,能天使也给了德克萨斯等人一个无奈的眼神,意思就是:你们看,这是梅雪缠着我,不是我自己主动炼金属啊。

“好了,让梅雪好好睡一觉吧。”

“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可别乱来啊,先说好,五年也不是个小数目。”

给能天使留下这么一句忠告,德克萨斯戴着空和可颂转身离开,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能天使不由得喊了一声。

“德克萨斯。”

“嗯?”

德克萨斯回过头看着能天使,她的眼神里有些请求的意味,更多是不好意思,然而深藏在眼神下面的激动无人可知。

“帮我们关下灯,吃饭不用叫了,我和梅雪睡醒了会吃的。”

于是德克萨斯的脸顿时黑了下去,她觉得这个能天使不能要了,这是不是在秀?是不是在秀?特么的要是让陈晖洁知道你干这件事,日光灯管都给你削了。

“床头有开关,自己动手。”

留下这么一句话,德克萨斯直接关上了门离开,整个休息室里只剩下梅雪和能天使孤男寡女的相互依偎,看着自己怀里的小狐狸,能天使下意识的感觉有些口渴。

“梅雪,还在睡吗?”

怀里的小狐狸毫无反应,三条雪白的尾巴就这么盖在了身上,能天使又看了一眼门口,确定德克萨斯她们已经离开,梅雪睡得很沉,她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然后伸手放在了梅雪的尾巴上。

在这一瞬间,能天使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得到了满足,小狐狸的尾巴每天都有好好的洗吹,不会掉毛,很柔顺的同时还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能天使不由得有些摸上瘾了。

其实这才是她真正想做的,自从前天成功让梅雪给自己摸头之后她就一直都想试试看这几条尾巴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只不过小狐狸不给碰,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了,这不得好好爽一把?

“欸嘿嘿……这个手感是真的棒啊。”

能天使不得不承认自己上瘾了,同时还非常的羡慕陈晖洁,毕竟陈sir是可以随意摸小狐狸尾巴的,而她只能像这样趁着梅雪睡着没有意识的时候才享受到这种福利,不对,怎么越想越有种给陈sir戴了绿帽子的错觉?

连忙摇头把那些不对劲的想法甩出脑海,能天使轻轻抓住了梅雪的尾巴捏了捏,看着睡梦中的小狐狸脸色逐渐变得粉红,她意识到这里可能是梅雪一个比较敏感的部位,那么耳朵呢?

想到这里,能天使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一对雪白的狐耳,在稍微思索了一会儿之后轻轻张嘴咬在了上面。

“嘤……”

睡梦中的梅雪不由得发出奇怪的声音,吓得能天使差点以为小狐狸要睡醒了,然而他只是更加用力的搂住了能天使的腰,埋在她的怀里蹭了蹭,乖巧的像是一只温顺的家猫。

能天使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痒,她伸手摸了摸,这才发现鼻血又不争气的流出来了,连忙用纸巾擦了擦,能天使感觉这真的很难顶住,她心跳的也格外的快,透过略宽松的衣领,还可以看到小狐狸精致的锁骨和更里面的位置,能天使连忙用纸巾塞住自己的鼻子。

“我的好梅雪,你这样太犯规了啊。”

现在能天使后悔和这只小狐狸单独待在一个房间了,别说是她了,这估计德克萨斯来了都顶不住,她就是想找个机会摸摸尾巴啥的,不是真的想进局子啊。

然而梅雪根本听不到能天使在说什么,他实在太困了,本来睡觉的时候就不容易被吵醒,这下如果没有个大动静那么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黑蛇小姐也因为昨天晚上的彻夜聊天而陷入安眠中,所以能天使这个时候想对梅雪做什么都可以,就像曾经塔露拉做的那样。

当然了,作为一个有底线有原则的萨科塔人,能天使是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来的,她胆子也没那么大,主要是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她对梅雪的喜欢单纯是一种宠溺弟弟的感情,嗯,目前是这样。

“不过,梅雪这要是长大了应该会很受欢迎吧。”

伸手轻轻搂住小狐狸一起躺在床上,能天使觉得以后喜欢梅雪的怕是得有不少,小狐狸现在就很可爱了,长大也不会差,不过这么一想又有些可惜,现在的梅雪有着独属于这个年龄的魅力,不长大也挺好的,能天使甚至在想他要真是自己弟弟就好了,姐姐肯定也会喜欢的。

“话说梅雪原来会喷香水的吗?不对,好像是自带的……居然真有人会有体香啊。”

之前能天使都没怎么注意,现在贴在一起才发现原来小狐狸身上还有一种花香味,不过她不是很懂花,只知道是挺好闻的。

看着小狐狸近在咫尺的脸庞,嗅着淡淡的花香,能天使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梅雪粉色的樱唇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鬼迷心窍,她居然有一种尝尝是什么味道的冲动。

吓得能天使立刻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娘嘞这种想法可不兴有啊,要被陈sir抓的。

那么陈sir呢?哦,陈sir还在看她的言情小说。

手上的这本小说简直是就像是通往新世界的钥匙,为陈晖洁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姐弟之间相处还有那么多的道道,今晚下班之后可以去找梅雪试试看,以小狐狸那个天真懵懂的性格估计也只会笑着接受,虽然有种负罪感,但是问题不会太大的,反正她不会害了梅雪的。

“故意制造一些意外可以有效增进好感。”

可能是单纯的看书已经满足不了陈晖洁的求知欲了,她很干脆的拿出笔记本搁哪儿把自己从书上学来的心得体会都记录下来,打算回头一一实践,这可不是她心怀不轨,这只是单纯的为了能和梅雪打好关系而已。

“要小心和弟弟同龄的女孩子或者好看的男孩子,保证他们之间的感情仅限友谊,可以有效避免外来势力的突然插足,有效防止早恋。”

“要把握好距离,在弟弟需要的时候出现,时不时让他知道自己也有柔弱的一面,这样可以加深感情……”

在写了满满好几页之后陈晖洁感觉自己买这本书真是买对了,这书上的道理不管用在什么地方都很合适好吧,嘶,陈晖洁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看作者是谁呢,她找到书的扉页,然后看着上面写着的塔拉露.雅特利亚斯几个字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这名字怎么感觉这么眼熟呢,应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默默的把书放在抽屉里,陈晖洁连忙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怎么可能是塔露拉呢?说什么也不可能是她吧,虽然姓氏相同,可毕竟书里的主人公可是叫陈雨儿呢,要知道她……等一下,不对。

陈晖洁突然想起来了,自己和塔露拉是姐妹啊,当初母亲改嫁的时候塔露拉也得了个陈的名姓。

“应该只是我的错觉吧,这世界那可能有那么巧的事情。”

轻轻摇了摇头,陈晖洁把这归咎于自己的多想,却不知道另一边整合运动的塔露拉下意识的打了个喷嚏,还以为是梅雪在想念自己呢,赶稿的动力更加足了,这本书她可是早半年就在写了,自从小狐狸离开之后塔露拉就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排解自己对他的想念,还能用出版来给整合运动挣点经费,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如果真的是塔露拉写的,那我这……岂不是变得和她一样了?”

看着自己面前写满的笔记,陈晖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状态好像很不对劲啊,她居然会想着对梅雪做那些事情?这实在是……

“不过,要是能抱着梅雪一起睡,是不是真的会那么舒服呢?”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能天使可以毫不犹豫的举手回答,因为这会儿她就抱着小狐狸一起睡大觉呢,梅雪的腰很细,睡脸很可爱,最关键的是不管做什么他都不会醒,本来能天使只是打算摸两下尾巴和耳朵的,现在嘛……她怕是想坐牢。

在意识到自己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发现之后,能天使的胆子就大起来了,她本来就是随心所欲的性格,外热内冷,怀里这个可爱的小狐狸无时无刻不再下意识的挑弄着她的神经,搞定能天使实在没办法做什么正人君子。

“这个尾巴好不错啊,话说这个白丝袜是陈sir让穿的吗?真有品味啊,啧啧。”

轻轻把手搭在小狐狸的腿上摸了一把,能天使不得不感慨小狐狸这个穿搭很棒,短装上衣服和外套的搭配,恰好露出了锁骨和小狐狸滑嫩的小腹,隐约可见的肚脐真的很绝,可惜不是露肩装。

不对劲,要是让德克萨斯在这里怕是惊讶的怀疑人生,谁见过这样的能天使啊,这简直是被塔露拉夺舍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阿能,主要是还是怪塔露拉,因为长期都是和塔露拉睡在一起的,所以小狐狸还保留着那时候的喜欢,比如喜欢缩在人家怀里,喜欢蹭来蹭去的,是个人都忍不住,塔露拉还能坚守一年都算了不起了。

“梅雪?”

再次喊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能天使估计小狐狸还会再睡一会儿,她轻轻松开拿着尾巴的手,然后放在了梅雪的小腹上轻轻滑过,顺着向上,如果不是担心吵醒小狐狸,能天使还想把这件碍事……不对,可能会很热的外套也帮他脱掉。

轻轻埋在小狐狸的怀里蹭了蹭,能天使感觉很是舒服,小狐狸香香软软的,没人能拒绝的了,连陈晖洁都顶不住,何况她。

不过也许是睡够了,梅雪居然真的朦胧着睁开了眼,但小狐狸刚睡醒的时候一贯很是迷糊,他分不清此刻和自己抱在一起的是谁,只是下意识的遵循这以前养成的习惯,在能天使恐惧的目光里轻轻捧着她的头低头吻在她的唇上。

这一吻直接给能天使整不会了,她没想到会得到这种福利啊,早知道就早点把小狐狸叫醒了,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唔……”

感受到这个嘴唇似乎有点陌生,不像以前那样热烈,倒是有一种苹果的甜,梅雪居然情不自禁的用舌尖舔了一下。

尝到甜头的梅雪松开手,一只手抱着尾巴,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睡意朦胧的样子像是梦初醒的精灵,能天使顿时感觉心口像是被自己的老姐用铳打了一发,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梅雪贴着能天使的怀里蹭了蹭,感觉这个柔软度有点不对劲。

“早上好姐姐,唔……梅雪这就去做早饭,姐姐你的胸口为什么平了?”

极其扎心的一句话让幸福的有些不知所措的能天使顿时感觉一阵尴尬,她决定回头就把德克萨斯的用来增加三围的PAD拿来给自己装备上,到时候看看这只小狐狸还会不会嫌弃。

“梅雪,现在还是中午。”

能天使的声音让还在犯迷糊的小狐狸顿时僵住了,所有的困意都被驱赶,梅雪抱着尾巴看着面前的能天使,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

"

ps:本章4k字,相当于两章了,主要是四重需要稳一下均订,大家理解一下吧,在这里推荐一下瓜神的《我,皇家魅惑葵指挥官,才不当反派大小姐!》还是植物大战僵尸的同人,很有趣哦

第一卷 : 第72章 陈晖洁龙场悟道(三合一)

现在就很尴尬了,梅雪实在有些不喜欢自己这个睡醒之后犯迷糊的天性,主要以前每次睡醒的时候塔露拉都会问他要个吻,小狐狸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他对塔露拉义无反顾,所以时间一长之后他就养成了睡醒之后自己吻上去的习惯。

可是面对的人不是那个救下自己,能让他无条件付出一切,且对他的一切都能包容的塔露拉姐姐啊。

“阿能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小狐狸脸红透了,恨不得用尾巴裹着自己然后找个缝塞进去,因为阿丽娜说过的,可以亲的只有那些关系很好的姐姐,如果随便亲人家的话会被讨厌的,而且看样子自己还是和能天使睡在一起,现在梅雪脑袋里想的不是什么男女有别,而是担心自己的睡姿不好可能让能天使讨厌了。

毕竟不能指望塔露拉教给梅雪什么正经东西,她巴不得把小狐狸永远维持现状呢,所以梅雪倒不是为自己刚才的亲密举动不好意思,只是担心会过于冒犯让能天使不高兴。

害羞且害怕的小狐狸也别有一种感觉,能天使摸着下巴思考着,梅雪抱着尾巴含泪欲泣的样子让她心里有一种负罪感,但更多是一种欺负小狐狸的念头,就感觉不欺负两下都对不起自己刚才丢掉的初吻,那可是她打算留给……好吧,也没那个男人敢要她的。

(好想欺负梅雪啊,可是他要是哭出来……会不会更爽?)

抱着这样的想法,能天使伸手轻轻放在了梅雪的尾巴上,这会儿黑蛇小姐还在睡大觉,没有她在梅雪显得很是手足无措,只能任由能天使捏自己的尾巴。

“梅雪,我模你的尾巴可以吧?”

“姐姐……你不是已经在摸了吗?”

小狐狸的声音有些打颤,主要是能天使这个手法有点过分,感觉是很舒服,可梅雪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让他不知道如何表达,都快哭出来了。

“咳咳,不要在意那些,我没生气的。”

“真的?”

“真的,你看我这个样子哪里像是生气。”

确实不像,梅雪抖了抖狐耳,他反而觉得现在笑着的能天使很像是和自己一块洗澡的塔露拉,就这个笑容都差不多。

“没有就好。”

“嗯,我怎么可能生气呢,来让姐姐抱抱可以吗?”

能天使搓了搓尾巴,也许是因为睡觉的时候就被能天使得手很多次了,小狐狸感觉并不是那么的抗拒,主要是能天使的这个手法很好,估计是做苹果派的时候练就了一手好的和面技巧。

小狐狸抱着尾巴想了想,好像给能天使抱抱也没什么,毕竟尾巴她都揉了,怎么说呢……感觉好奇怪啊。

“嗯。”

梅雪起身来到能天使身边坐下,然后乖巧的缩成一团待在她的怀里,倒像是个抱枕,能天使也伸手搂住小狐狸蹭了蹭,这感觉是真的爽啊!

“梅雪,你睡醒之后会亲别人的吗?”

“嗯,因为睡醒的时候总是犯迷糊,所以就会那个……”

小狐狸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脸红害羞,明明也不是没亲过塔露拉和陈晖洁她们啊,为什么亲能天使的时候就会心跳加速呢?梅雪一边思考一边任由能天使蹭着自己。

“那以后和我睡一起怎么样?”

能天使突然提出的要求让小狐狸感觉到了有些危险,可是他有想不通有什么危险的,睡在一起这种事情倒也正常。

“可我是和陈姐姐住在一起的,阿能姐姐要搬过去吗?”

“那怎么可能呢,会死人的。”

轻轻摸着梅雪的脑袋,能天使果断否定了这个可能性,她还年轻呢,没那么想不开,搬去和小狐狸一起住?那第二天她就该失踪了。

“那……”

“我的意思是,以后回来的时候你不是都要午睡吗?”

这下小狐狸明白了,他抱着尾巴点了点头,毕竟每天都要午睡,有能天使陪着也无所谓的,但是这也有个问题。

“可是那样的话我怕自己睡醒之后又……又亲姐姐。”

“要的就是这个……不对,咳咳,反正都亲过了,再亲几次也无所谓不是。”

能天使连忙改口,心里默默向自己的主忏悔,她没想到原来一个正直的人堕落居然只需要和小狐狸睡一觉,能天使可以发誓她最开始真的没打什么歪心思,至少没打这么大的歪心思,可是现在……不把这只小狐狸拿下她感觉自己的初吻就丢的太不值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