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作战中2:平底锅攻击!

作战中3:秘技!拔葱斩!

作战中4:上啊玉米加农炮!

4星结束行动:大胜!mua~博士真是太厉害了~

3星结束行动:希望大家都能吃饱穿暖

非3星结束行动:博士,你说逃走的那些人如果都能吃得饱,是不是就不会打架了?

行动失败:博士,快来,我带你跑!下次吃饱了我们再回来!

进驻设施:唉,原来在罗德岛吃饭还要另外打工吗?

戳一下:不要吃梅雪啊!(抱头蹲防)

标题:明日方舟。

问候:唔……博士回来了,没有!梅雪没有偷吃!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欸嘿,梅雪的原型大家可以猜猜看,反正不可能是四重

第一卷 : 第五章 塔露拉迟早把持不住

“все люди могут на равных жить на солнце,所有人都能平等的生活在阳光下。”

梅雪是个天才,阿丽娜不由得这样想到,她只需要在黑板上写一遍,然后把这句话的乌萨斯语和大炎语说一遍,那么梅雪就可以准确的把每个词拆开,然后了解他们的意思,甚至直接拆成单个的字符读出发音,最主要的还是他这个记忆力完全不像是第一次学乌萨斯语,这才短短的五天时间,从最开始的略微生涩,到现在梅雪说话比乌萨斯本地人都还要更正宗。

“可惜我不会通用语,不然也能教你了。”

阿丽娜觉得有些可惜,她毕竟是个农家出身的孩子,大炎话都是塔露拉教的,其实让塔露拉来给梅雪做老师无疑是最合适的,再怎么说她也接受过高等教育,别的不说,文学水平绝对一流。

“没关系的,姐姐教的很好。”

梅雪抱着大尾巴坐在位置上,周边是其他小朋友,但他们都没什么上课的心思,一本正经的打量着这个突然加入的新同学,梅雪和他们相比显得很是格格不入,那几条大尾巴更是不断勾动大家的目光。

“那么梅雪,尝试着写一首诗歌怎么样?”

“什么是诗歌?”

“嗯……以后我再教你,现在你先说说还有那些词想要知道的?”

“没有了。”

轻轻摇了摇头,梅雪从尾巴里拿出苹果分给自己的同学们,大家的眼神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他们虽然都不饿,但是就有一种……唔,很怪异的感情,像是在打量一个异类,不过和他们一比梅雪确实算是异类,他很少和别的人说话,唯二的交流对象就是塔露拉和阿丽娜,除非有人主动找,否则梅雪一般都会找个地方安静的啃苹果,谁也不知道他脑袋里在想什么。

“那好,今天就到这里吧。”

话音落下,坐在位置上的小狐狸霎时间不见了踪影,众人眼前只闪过一个白色的影子,看着自己面前放着的苹果,阿丽娜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拿起来轻轻咬了一口,很脆,很甜,难怪梅雪那么喜欢。

这么说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恢复的比较好,梅雪这个跑路速度在博卓卡斯替看了之后都只能感慨一句“银枪的天马怕是都望尘莫及”,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能无视掉三条大尾巴的风阻跑的那么快,不过比起他能随意从尾巴里拿东西这一点,跑得快也算不上什么了,大家都知道这只小狐狸身上充满秘密,但这不妨碍他们心疼并且喜欢他。

把所有关于梅雪的事情稍加修饰之后就被传到了整个营地中,塔露拉等人并没有直接透露过多信息,只是把梅雪的身世编的惨了点,大概就是霜星、伊诺等人的加在一起翻个倍的程度,成功让所有人都对梅雪抱有了同情心,也就更知道该小心翼翼去和他乡出,为此甚至阿丽娜还给总结了三条定律:

1、保持距离,除了塔露拉之外,所有人最好都不要随意靠近梅雪周围五米的范围,否则他会觉得自己受到威胁

2、想找梅雪玩一定要吃饱,如果不是饱腹状态,那就在安全距离之外跟他要点吃的,这样梅雪就不会把你视作捕食者

3、梅雪的尾巴和耳朵还有头发摸起来是真的很舒服,脸也很滑嫩,但不建议强行上手,否则他可能会惊慌,说不定会哭出来,到时候某位笨蛋姐姐就该发飙了,当然,如果梅雪自愿让你摸尾巴和耳朵,那么恭喜你,以上两条可以当作不存在了。

其实关于自己的速度梅雪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本来跑的就很快,只不过前几天身子比较虚弱,跑起来会很累,而且很容易撞倒别人,后来好些之后就能控制住自己了,至于为什么跑这么快……可能是以前逃命练就的本事,反正这种事情还是不纠结的比较好,梅雪自己是不在意,就像他不在意为什么自己能从尾巴里拿出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在意的只有塔露拉和阿丽娜,嗯,还可以算上营地里的大家,这几天的相处中,梅雪已经渐渐习惯了自己身处的环境,他已经明白了不是每个人都会在饥饿的情况下对自己动嘴,营地里的每个人对他都不错,按照塔露拉的说法,以善回报善意,梅雪也会给别人苹果,不过他社恐的毛病改不了,所以从不主动找别人谈话。

“咔嚓~”

坐在营地入口的石头上轻轻咬一口苹果,身后的大尾巴轻轻摇动,头上毛茸茸的尖耳时不时抖一下,银色的小狐狸仿佛要和纯色的雪原融为一体,如今梅雪等待塔露拉已经成为了整合运动内部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了,大家见怪不怪,反而觉得很可爱。

试想一下,等你忙碌了一天回到家,一个面相可爱乖巧的狐耳小正太等着你,在看到你的时候就飞扑过来,围着你转来转去的,摇着尾巴抖着耳朵,嘴上一口一个哥哥姐姐的,那场面……

“塔露拉,你鼻血都流出来了,收收心。”

霜星无奈的捂着脸,自从有了梅雪这么个弟弟,塔露拉每天就有那么一段时间不太正常,特别是早上出去的时候和下午回来的时候,就像现在,笑得傻呵呵的,尾巴摇的那叫一个欢快,鼻血都流出来了。

“咳咳,不好意思,这些天有些上火。”

连忙擦了擦鼻血,塔露拉的话让所有人都翻了个白眼,你一个玩火的瓦伊凡能上火也是没谁了,而且这年头营地里哪有那么多肉给你吃上火啊。

“真搞不懂你,在梅雪面前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有吗?”

“是啊,我们认识的那个英姿飒爽的塔露拉一碰到那只小狐狸,都快变成傻子了。”

“我哪有啊,你可别瞎说啊。”

塔露拉连忙摇头,现在已经能看到营地那边了,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最后干脆直接跑了过去,优秀的视力让她已经可以看到自家的,不对,自己的那只小狐狸正坐在石头上等着她了,他的肩膀上还落着一点雪花,手上捧着一个啃了几口的苹果,在看到塔露拉的时候眼神也一下就亮了起来,然后叼着苹果直接跑了过来。

“塔露拉姐姐!”

一声姐姐叫到了塔露拉的心口上,她连忙张开手抱住了梅雪,然后蹭了蹭他的脸蛋,伸手轻轻在梅雪的尾巴上薅了一把。

“今天学习的怎么样了?”

“嗯,阿丽娜姐姐教的都学会了,不过我不会写诗,姐姐可以教我吗?”

“当然可以,吃完饭之后我给你开补习班。”

塔露拉把头埋进梅雪的头发里,嗯,闻着挺香的,今天是淞心百合的味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梅雪的香味儿都是一天换一种的,反正她喜欢。

在后面的霜星等人集体无语,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还是难以想象那个塔露拉会有这种表情,话说这两人是不是太亲密了点?再这么下去感觉塔露拉迟早要把持不住啊。

"

ps:嗷呜,这里说一下,塔露拉的种族是保密的,一般人都以为她是瓦伊凡(双足飞龙),而不是德拉克(四足龙),以及……四重忘记本来打算说什么了

第一卷 : 第六章 什么是爱情?

“既然寂寞和寒冬都来了,那么春天和爱情还会远吗?”

烛火照亮的房间显得格外温馨,梅雪安安静静的由着塔露拉把自己抱在怀里,他发现塔露拉好像很喜欢像这样抱着自己,不过他也不难受,就随着塔露拉的性子了。

“感觉怎么样梅雪,能理解这首诗吗?”

“唔……姐姐,寂寞、寒冬和春天我都明白,爱情是什么?”

梅雪一脸好奇,冬天是雪原一样冷,春天是相对的温暖,寂寞是他等待塔露拉时的那种不太好的感觉,可小狐狸尚且年幼,不懂得什么是爱情。

这个问题让塔露拉有些犯难,把头轻轻埋在梅雪的尾巴里面,思考着该如何跟自家的小狐狸解释这个词,梅雪单纯的和白纸一样,虽然这会让他很好培养性格,但也会问出一些让塔露拉为难的问题,就像这种。

“爱情啊……”

塔露拉嘀咕着,她从没谈过恋爱,对爱情的了解仅限于书本和故事,这要让她怎么跟梅雪说啊?而且梅雪这才多大,这要是因为她的话对爱情感兴趣和别的小女生混在一起,她上哪儿哭去?不行,那种事情绝对不要!

虽然和梅雪的姐弟关系持续还不到一周,但塔露拉是真的很看重这个弟弟,久违的找回了做姐姐的感觉,她不想梅雪那么快就长大,一想到将来梅雪和别的男人,不对,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她这心里就总不是滋味儿,这还只是想想呢,要是真发生了塔露拉敢肯定自己一定会爆炸。

但是为了维持自己这个好姐姐的形象,塔露拉还是觉得可以和梅雪稍微说一些。

“爱情这个很难解释的,爱也分很多种,有家人之间的爱,有朋友之间的爱,对事物的喜爱,对爱人的爱。”

搂着软绵绵的梅雪蹭了蹭,塔露拉嗅着他身上的百合花香,然后指着他手上的苹果。

“梅雪你喜欢吃苹果,这就是对事物的喜爱;叶莲娜和博卓卡斯替都看重彼此,这是家人的爱;我和阿丽娜之间就算是朋友的爱,以后梅雪慢慢就会懂了。”

“那姐姐,什么叫爱人的爱呢?”

梅雪抱着尾巴好奇看着塔露拉,他已经大概理解了所谓爱情的分类,不过塔露拉并没有给他解释这最后一种爱情是什么意思,在梅雪看来塔露拉毫无疑问是博学的,她知道的很多,懂得语言也很多,通用语这块完全是塔露拉在教他。

“这个……哈哈,这个我……”

塔露拉本来是想说自己不知道的,可是当她看到梅雪眼神里的那种求知欲和好奇心时她又犯嘀咕了,这年头姐姐也不好当啊,塔露拉捏了捏梅雪的耳朵,然后组织了一会儿语言。

“在明白爱人的爱之前,我们要知道什么才是爱人,所谓的爱人,就是原本互不相识的人,在认识了彼此之后逐渐的喜欢对方,如果她生病了你也会感到着急,如果她不在了也会让你想念或者担忧,想和她永远在一起,那她就是你的爱人。”

其实所谓的爱情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塔露拉自己也不懂爱情,但看的书足够多,营地里也有夫妻,她忽悠一下梅雪还是足够的。

“唔……”

梅雪简单的小脑袋瓜此刻正在不断转动,原本不认识的人,逐渐喜欢对方,想和对方永远在一起的就是爱人,综上所述的他得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结论。

“那姐姐是我的爱人?”

抱着自己的大尾巴,梅雪看向塔露拉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他本来是觉得自己跟塔露拉属于家人的,因为是姐弟,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但也是姐弟,不过塔露拉这个说法好像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了。

“啊,这个就……”

塔露拉人傻了,她没想到梅雪会这么想,本来是想反驳的,可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番解释和梅雪这个结论特么完美的契合了,这叫她怎么收场?难道要她承认自己和梅雪真是爱人关系?这未免也太……

“怎么了姐姐,不舒服吗?”

眼见着塔露拉毫无回应,梅雪伸手轻轻放在她的脸上,一脸的关切和担忧,他是真的担心塔露拉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不,我没什么,就是走神了而已,不用担心。”

塔露拉轻轻蹭了蹭梅雪的手,她还在思考该怎么样纠正自己话语里的错误,不对,那是错误吗?刚才她的那番话严格来说也没有错,只是不够深入,外加梅雪太过单纯没能理解罢了。

“姐姐饿了吗?”

梅雪拿出一个苹果递了过来,塔露拉笑着又给他塞了回去,摇摇头表示自己不饿。

“那要不要睡觉呢,梅雪把尾巴给姐姐做枕头。”

“那样的话你就没办法睡觉了。”

伸手揉了揉梅雪的脑袋瓜,塔露拉轻轻把他抱在自己怀里蹭了蹭,有了梅雪的陪伴之后她感觉各方面的压力都变少了好多,这孩子简直是上天送给她的大礼,不管塔露拉说什么或者抱怨什么梅雪都能听得进去,他会尽可能的让塔露拉感觉到安心和舒适,但又不会让她感到为难或者厌烦。

“时候不早了,等明天我再教你剩下的,一起睡吧。”

轻轻摸了一下梅雪的耳朵,塔露拉觉得有些困了,可能是因为梅雪抱起来太舒服的缘故。

“哦,那姐姐晚安。”

梅雪乖巧的缩成一团躺在塔露拉边上,看上去像个白色的毛球,塔露拉忍不住伸手戳了戳,然后笑着打了个响指灭掉了蜡烛,安心的一起进入了安眠。

只是陷入安眠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不知何时梅雪的尾巴上出现了几只蝴蝶,发着或蓝或紫色的光芒,它们轻轻飞舞着,在房间里洒下星星点点的光芒,而后又无视了房间的墙壁直接飞了出去,飞向其他人的房间。

此刻的塔露拉正做梦,她又梦到了自己被掳走的那天,不得不和亲生妹妹分隔两地,成为了所谓科西切公爵的继承人,那条蛇必然在她身上留下了什么,塔露拉知道的,那东西就藏在自己心里,如果她不抑制住自己,那么早晚会被腐化堕落成为新的黑蛇。

但今晚的梦却在悄然间改变,塔露拉梦到自己重新见到了自己的妹妹,此后和同伴们一起走向了更好的明天,这使得她心里舒服了不少,嘴角略微上扬,然后更用力的搂进了怀里的一团梅雪。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啊,感谢大家~

第一卷 : 第七章 吃醋的塔露拉

又是新的一天,塔露拉等人又要出去了,梅雪挨着给他们每人塞了几个苹果,然后走到塔露拉的面前,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头上,任由塔露拉抚摸他的秀发和狐耳,眯着眼,看上去有些享受。

“要记得好好吃饭。”

“嗯。”

“要记得听阿丽娜的话。”

“嗯。”

“要记得和其他小朋友好好相处。”

“嗯。”

塔露拉说一句,梅雪也就应一声,这微妙的一幕让霜星等人有些无语了,这只是出去一趟,下午就回来,又不是出去个十天半个月的,有必要这样吗?

“要记得……”

“唉呀快点走吧,你个笨蛋姐姐,再耽搁下去开春了我们都没法出发。”

霜星没好气的揪住塔露拉的衣领,一把拽住她丢到前面去,然后自己蹲下身和梅雪对视着,伸手搓了搓他的脑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治愈了。

“梅雪乖,等我们回来。”

“嗯。”

下意识护住了自己的尾巴,虽然梅雪知道霜星不会把自己吃了,但那天她对自己这三条尾巴的评价还是让梅雪有些害怕,这个小小的举动显然让霜星察觉到了,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和歉意,然后起身打算离去。

“那个……”

梅雪轻轻扯住了霜星的斗篷,看着她略微惊讶的脸色,他从尾巴里拿出一根胡萝卜递给了霜星。

“姐姐,记得早点回来。”

塔露拉瞬间进入了灰白化,她听到了什么?梅雪管霜星叫姐姐?这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叫霜星姐姐或者叶莲娜姐姐都可以,为什么要直接叫姐姐,那是她塔露拉的专属称呼啊!

霜星感受到了来自塔露拉的尖锐视线,仿佛要把她烧干净,这反而让霜星的心里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边是可爱温软又有点社恐的乖巧小狐狸,另一边是蛮不讲理又让人不爽的烦人大龙女,霜星很乐意见到塔露拉吃瘪,更乐意见她吃醋想发怒又不得不忍着的样子。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