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我会的,以后你也是我弟弟了。”

伸手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不是为了让塔露拉不愉快,只是单纯的回应一下这个小狐狸的心意,霜星想伸手抓住梅雪的尾巴试试手感,但是那样可能会吓着他,所以她只是捏了一下梅雪的耳朵,嗯,有点爱不释手了。

“等我回来,给你带点礼物。”

现在霜星明白为什么塔露拉会喜欢抱着梅雪了,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有些上瘾,她居然久违的感觉到了何为温暖,明明体表温度远低于常人,但像这样抱着,梅雪没有因为寒冷而抗拒她,像这样贴在一起他能很直接的感觉到霜星对自己没有恶意,所以他蹭了蹭霜星的手心,然后点点头。

松开手起身,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么霜星这会儿都该被塔露拉烧成齑粉了,她看着那边一脸不爽极其火大的塔露拉,很是得意的笑着然后走到队伍的前头,塔露拉二话不说的跑了过来,伸手轻轻拍了拍梅雪身上,仿佛要把霜星刚才的痕迹都清理干净。

“姐姐生气了?”

梅雪好奇的看着塔露拉,他嗅到了塔露拉身上那种愤怒的气息,可应该没有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吧。

“……没有。”

口是心非,这是除了梅雪和塔露拉之外所有人的内心想法,塔露拉这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不生气的样子,她蹭了蹭梅雪的脸,然后带着队伍一起踏上路途。

其实塔露拉自己也搞不明白,她生气确实很正常,但又不正常,正常的是她作为姐姐地位受到动摇生气没什么,不正常的是当她看到梅雪不排斥霜星的拥抱时,本该开心于梅雪开始接受他人的她居然希望梅雪把霜星推开,推开,然后跑到她的怀里,只拥抱她一个人。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塔露拉一边这样问着自己,然后离去,梅雪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中,他不懂塔露拉为什么生气,但他想阿丽娜肯定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他去找阿丽娜了。

————————————————————————————

另一边,大炎的群山之间的某个山腰上,身穿红色袍子的几人行在山路上,不同于乌萨斯雪原的恶劣环境,刚入秋不久的群山在萧瑟之间还有一种别样的美感,但这三人都没有任何驻足观赏的想法。

“是在这里吗?”

“按照记载来说,就在前面了,虽然不知道千年之后剩下的遗址变成了什么样子,但利用通天镜应该还能看到一些东西。”

“麟青砚,你是此次行动的关键,记住,到时候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当真,说出来!”

“明白了。”

麟青砚话音刚落,三人立刻停下了脚步,他们摘下兜帽,一个长相憨厚老实的丰蹄人,一个金色长发的麒麟女性,一个背着长匣子的少年郎,停下脚步的他们齐齐看着不远处的一片空地。

说成空地好像不太合适,那里不是单纯的空着,而是还有些残破的废墟,能看得出来这里以前是个村子。

“就是这里了……根据已知的信息,这里是祂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太合叔,准备仪式。”

“是,公子。”

被称作太合的丰蹄人放下自己的箱子,从中取出一面古朴玄奥的铜镜,镜子的背后是很传统的八卦和太极。

“麟青砚,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咬破手指在镜子正面画下太极,太合把通天镜交给了麟青砚,她接过铜镜,然后盘腿而坐,太合与那位公子站的远了些替她护法,麟青砚手捧镜子,口中念念有词。

“天地有数,乾坤倒转,五雷赦令……”

随着麟青砚念着口诀,她手上的镜子发出光芒,身下也出现了一个古老的星图,抬手将镜子对准天空,麟青砚逆时针转动镜子,镜中星空也开始快速倒转,黑夜与白天反复交替,最后将她收进镜子里。

“来了!公子小心!”

太合皱眉,周围的光芒顿时暗了下去,一阵迷雾从地上冒出,他们的耳畔传来一阵哀嚎和哭喊声,然后两人都看见了,从迷雾中走出来的蠕动的肉块。

“果然又是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看来我们没找错地方。”

另一边,镜中世界的麟青砚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棵树下,冬天大雪,寒梅独香,在她面前是两个人,不对,只有一个人。

棕发的沃尔珀少年穿着破旧的衣服,浑身脏兮兮的,和他面前那只有着五条尾巴的可爱白狐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但少年的脸上只有欣喜,眼神中充满难以言说的激动,在他面前的狐狸眼中只有好奇,好奇这个人类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他应该躲得很好才对。

“你好啊,我叫梅雪,你叫什么?”

“呜呜~”

“你叫这个?”

“呜!”

“那好,以后你就叫阿呜了!”

雪狐很不客气的给了面前这个少年一个白眼,然后张嘴咬了一口自己面前的浆果,被鄙夷的少年丝毫没有在意,他反而更进一步的靠上前去。

“!!”

这个动作毫无疑问引起了雪狐的警惕,它低声嘶吼着后退,眼神里充满了不善,少年连忙丢掉手边的弓箭表示自己没有恶意,然后从随身的口袋里拿出一小块肉干递了过去。

“要吃吗?”

“呜?”

这个举动让雪狐摸不着头脑,但食物的香味让它陷入了犹豫,比起浆果来说毫无疑问还是肉最好,所以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之后,小家伙最后还是选择了张嘴轻轻咬住这块肉干,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缘分的线将他们纠缠。

"

ps:嗷呜,顺带着还要揭露一下梅雪的身世,欸嘿嘿~大家月票啊推荐票啊多来点,四重最爱了~

第一卷 : 第八章 梅雪也想和塔露拉在一起

“是这样啊,所以你觉得塔露拉生气了是因为你,唔……到也不算是说错了。”

阿丽娜轻轻揉了揉梅雪的脑袋,她很乐意梅雪捡到梅雪向自己倾诉心里的事情,这代表他已经学会了主动和人交流,真正意义上的走出了第一步。

“果然是因为我做的不对吗?”

“不,恰恰可能是因为你做的很对,所以她才不开心呢。”

手上的动作一刻不停,阿丽娜轻轻安抚着梅雪,说实在的,梅雪这个毛发手感真心很棒,平日里塔露拉一直都占着,这会儿她不在了,阿丽娜可以尽情摸个够。

“做对了也不行吗?”

“当然不是,这是塔露拉的问题,不是梅雪你的问题。”

阿丽娜干脆的伸手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坐着,然后搂着他的尾巴蹭蹭,嗯,今天是蔷薇花的味道,真好奇梅雪是怎么办到每天换一种味道的。

“塔露拉姐姐的问题?”

“是啊,因为她太在乎你了,塔露拉还没跟你说过她以前的事情吧。”

“嗯,姐姐很忙。”

从尾巴里掏出一个大红苹果给阿丽娜,梅雪知道接下来她要讲故事了,他很喜欢阿丽娜讲述的那些故事。

“那就由我来说吧,塔露拉应该不会介意我说这些的。”

轻轻把下巴抵在梅雪的头上,阿丽娜回想起自己和塔露拉刚见面的那个时候。

“塔露拉并不是乌萨斯人,她的父亲来自维多利亚,母亲是大炎的人,此外还有一个妹妹,叫陈晖洁……”

塔露拉本来不是乌萨斯人,她的亲生父亲是维多利亚的大人物,母亲也是大炎方面一位重要的存在,这样的她本来应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但那个时候他们却偏偏有一个敌人——乌萨斯的科西切公爵。

在科西切的安排下,塔露拉的父亲不得不以死换来大局,而后她的母亲也不得不改嫁大炎陈家,于是也就有了她的妹妹陈晖洁,尽管不同父,但陈塔姐妹之间的关系很好,她们彼此之间相互扶持,相互依靠,塔露拉发誓要保护好自己的妹妹,直到后来科西切以半个龙门作为要挟强行带走塔露拉将她抚养长大,将她作为继承人抚养长大。

“对于塔露拉来说,妹妹是她最放不下的人,她经常会写信,并且期待着某天能把信送到陈晖洁小姐的手上,只是这些年来从来没有寄出去过,梅雪你是她的弟弟,那么塔露拉也肯定会很在意你,不用说也知道塔露拉一定把你当成了很重要的人,说不定不止是家人呢。”

“唔……是爱人?”

梅雪随口接的一句话直接让阿丽娜陷入了沉默,她脸色变得有些黑暗,轻轻抓住了梅雪的尾巴然后顺毛摸。

“那个,梅雪可以告诉我吗,为什么你觉得会是爱人呢?”

“因为姐姐说了,如果想和一个人一直在一起,会担心她的健康,会一直都想看到她,那就是爱人。”

很单纯的回答,梅雪的眼神告诉阿丽娜他真就是这么想的,尽管他不明白所谓的爱人代表着什么,但这不妨碍小狐狸表示自己的心意。

“梅雪想和塔露拉一直在一起吗?”

“嗯,姐姐说会一直保护我……所以我也想一直陪着姐姐,可我除了吃东西之外什么都不会做。”

梅雪看着自己的手,他很弱,也不会源石技艺,每天都只是抱着苹果啃,除了能不限量供应各种蔬菜水果之外就没别的用处了,没办法跟着大家一起出去战斗,又不会打猎。

阿丽娜立刻明白了,看来这些天等待塔露拉回来的日子让这个小狐狸产生了一种“我好像很没用”的错觉,或者说梅雪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对于塔露拉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孩子毕竟还小呢,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啊。

“梅雪,有些事情还是只有你能为塔露拉做的,想知道吗?”

“嗯,想知道。”

轻轻摇着尾巴,梅雪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他很想为塔露拉做点什么,不管是什么,只要对塔露拉好就足够了。

“那好,你不是想知道怎么样让她不生气吗?来,我教你吧。”

附身到梅雪的耳边低语着几句,作为塔露拉的闺蜜阿丽娜很清楚她生气的原因,无非就是吃醋了,阿丽娜很高兴知道这些,塔露拉越是在意梅雪,越是能依靠着这孩子牢记心里的光明,那么她就不会跌入那个深渊,不会落入那条蛇给她设置的陷阱,一旦塔露拉被内心的负面情绪吞噬了自己,那么也只有她和梅雪才能让塔露拉找回自我了。

(梅雪很特殊,万一将来我不在了,他也一定可以……)

“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厨房,啊,还怕刀具吗?”

“我……我会努力克服的。”

因为之前的事情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所以梅雪对厨房或者刀具都很敏感,塔露拉的剑或者霜星的冰刀都没问题,但一般的菜刀就会让梅雪直接炸毛。

————————————————————————————

“啊,好想快点回去啊,万一梅雪饿着了怎么办?”

“……你大约确实是疯了。”

霜星给了塔露拉一个白眼,真的,塔露拉平日里都挺聪明的,还特别会撩人,可只要涉及到梅雪就会暴露自己这个笨蛋姐姐的本性,担心梅雪挨饿?这就像担心天塌下来一样的。

塔露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没办法,梅雪那么可爱,不想念他怎么可能啊,霜星也没再嘲讽她,而是默默握紧自己的冰刀。

“不过今天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

“我答应了他,会早点回去的,说实在的塔露拉……你弟弟抱起来真舒服。”

回想起今早启程之前那个拥抱,霜星的鼻尖还残留着梅雪身上的玫瑰花香,手指也还留有余温,她都有些羡慕塔露拉能抱着梅雪一块睡觉了,绝对很舒服。

“我*大炎混合乌萨斯粗口*你个*维多利亚粗口*的死兔子!”

霜星的挑衅让塔露拉脸色一黑,恨不得现在就一把火把她烧了,但此刻塔露拉必须强压下心里的火气,忍耐,忍耐,这是队友,她决定待会儿不再对乌萨斯的纠察队留手,逮住就是一顿狠揍,狠狠的出口恶气。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九章 梅雪为塔露拉而努力

“梅雪,不要勉强自己。”

轻轻安抚着小狐狸的情绪,阿丽娜把掉在地上的菜刀捡起来,对于梅雪来说要克服这种生理上的不适还是太难了,他甚至连刀都握不住,更不要说切菜了,阿丽娜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梅雪在害怕。

“阿丽娜姐姐……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梅雪低垂着头,尾巴毫无精神的垂直地上,狐耳也耷拉着,他对自己很失望,却又无可奈何,只要拿起菜刀就会下意识的回想起曾经被人分食的场面,能强忍着吐出来的恶心感和恐惧感站在这个厨房里已经是小狐狸能做到的极限了。

可是梅雪又想做点什么,营地里的大家都在做事,伊诺萨沙他们也会帮忙做点什么,梅雪也想帮忙,他想给塔露拉做顿饭,让塔露拉能宽心一些,能开心起来。

“这不怪你,是我考虑不周,看来我们还需要花一段时间了。”

阿丽娜很想告诉梅雪说其实他可以不用做这些的,但那样的话这孩子可能会陷入思维的死角,他需要明确自己在营地中能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想要找到自己存在这里的意义,这对于一个社恐且略微自闭的孩子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梅雪自己也不想放弃,阿丽娜抚摸他的脸庞,然后思考了片刻想了个办法。

“这样的话我来帮你吧梅雪,来,把眼睛蒙上。”

“蒙上眼睛?”

“对,就是这样。”

从口袋里拿出宽且长的布条,阿丽娜小心的给梅雪绑上,然后轻轻握住他的手。

“知道自己握住了什么吗?”

“嗯,阿丽娜姐姐的手,很暖和。”

“谢谢夸奖,那这个呢?”

阿丽娜又把一根木棍放到了梅雪的手上,小狐狸下意识的把那当作菜刀的刀柄,手没握住,让木棍掉到了地上,但阿丽娜知道他刚才犹豫了。

“这个只是木棍,不是菜刀。”

轻轻把木棍踢在一边,阿丽娜把案板上的菜刀送到了梅雪的手里,看得出来梅雪还是有些抗拒,但已经不会直接把刀丢在地上了,这是个很大的进步,他的手有些颤抖,小狐狸很聪明,他知道这只是阿丽娜在安慰自己,但这确实很有用,看不见刀了,心里的恐惧也会减少。

“可是姐姐……这样的话我该怎么做饭呢?”

“这不是还有我吗,来,我帮你。”

拿出一张小板凳放在灶台前,阿丽娜抱起梅雪让他踩在小板凳上,只有这样我们可爱的小狐狸才能够得着锅勺和砧板,她轻轻握住梅雪的手,然后手把手的教导梅雪怎么样切菜,怎么样下油,怎么样炒菜。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