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4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阿米娅微笑着回答,她早几年前就想直接成年了,可惜时间总是不紧不慢,直到现在她都还是法律不允许的年纪,铃兰注意到她右手中指的戒指不见了。

“阿米娅姐姐,你的戒指为什么少了一枚啊?”

“啊,我暂时把那枚戒指拿去保养了。”

这当然是说假的,实际上戒指这会儿就在闪灵的身上,那枚戒指是梅雪祝福过的,它会无意识的让持有者逐渐靠近梅雪,算是个追踪型的道具,用来捉奸效果一流,就是不能直接带到梅雪跟前,否则以前阿米娅玩躲猫猫就不会哭出来了。

“戒指啊……真羡慕阿米娅姐姐呢,不过我记得那是宝石戒指吧,是凯尔希医生送的吗?”

铃兰不由得有些感概,阿米娅的那枚戒指她也见过,做工精致,外观漂亮,是个女孩子都会喜欢的。

“不是的。”

阿米娅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空出的中指,她还记得那天戒指戴在自己手上的场景,那时候她和梅雪玩过家家的扮演游戏,本来是很普通的阿米娅做妈妈梅雪做爸爸,结果本来作为邻居的博士小姐突然说自己是第三者,还说阿米娅没有戒指所以和梅雪不算夫妻,弄得阿米娅当时又哭又闹的,气得凯尔希提到追着她砍了三条街。

“那是我和梅雪哥哥的订婚戒指。”

有那么一瞬间,当阿米娅说完这话的时候周围似乎响起了玻璃碎裂的声音,铃兰的脸上突然变得很是难看,她把自己最喜欢的杯子从地上捡了起来,努力平复心情然后朝着阿米娅微笑。

“是吗……我吃饱了,阿米娅姐姐你慢慢吃吧。”

铃兰轻轻摇着尾巴,刚才的一瞬她居然有一种希望阿米娅吃饭噎到的想法,还好这份恶意很快就被压了下去,阿米娅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因为铃兰可是出了名的好孩子,温柔又可爱,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讨厌别人呢?

然而铃兰现在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她虽然知道阿米娅和梅雪的关系很好,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关系啊!那阿米娅岂不是变成她最大的情敌了吗?

那这么算来,她岂不是喜欢上了阿米娅的未婚夫,也就是说……不对,现在的梅雪已经不记得罗德岛的事情了,也不记得阿米娅,所以这桩亲事应该是不成立的,没错!

远在龙门的梅雪突然感觉后背发凉,小狐狸摇了摇尾巴,然后掏钱卖下黑蛇小姐指名需要的最后一样东西。

“这下就可以回家了~”

今天下午梅雪并不打算去企鹅物流的那边待着,他得回家把准备工序都做完,然后把礼物准备好,因为刚才陈晖洁发消息来说下午五点的时候卡谢娜就会去见他,时间上稍显急促。

“黑蛇姐姐,这些就够了吗?”

【足够了】

黑蛇小姐慵懒的趴在梅雪脑袋上,但她这会儿心里高兴到飞起,等到夺下卡谢娜的身体,她就有了接触梅雪的能力,到时候……欸嘿嘿。

"

ps:嗷呜,4k献上,感谢大家支持啊,月票间贴多来点,在这里推荐一下《刀客塔与咕哒子的交换人生》,感觉挺有意思的

第一卷 : 第96章 黑蛇小姐终究是没忍住动手了(二合一)

对于卡谢娜梅雪毫无印象,他也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只是按照黑蛇的嘱咐调配好茶水,然后在房间里撒上特地的熏香,忙完之后坐在沙发上看假面骑士,今天来的时候顺手买了全套的假面骑士Faiz磁带,小狐狸还拿出了诗怀雅送给自己的腰带,虽然变不了身,但这不妨碍小狐狸学习里面的姿势。

于是正当陈晖洁带着卡谢娜推门而入的时候,恰好看到家里的小狐狸光着脚站在沙发上,神情严肃的拿着那个变身器,和那天晚上差不多,只不过这次是看着电视里学的,所以没有注意到进门的陈晖洁和卡谢娜。

“我决定了,要作为人类,作为faiz战斗下去!”

看着本来就很可爱的梅雪故作严肃的像个小大人做出那些羞耻的姿势,陈晖洁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小狐狸的这个反差萌让本来就已经被迷住的她更难顶住了。

(好萌,好像按在床上*******啊)

至于卡谢娜?虽然她告诉陈晖洁说自己是喜欢成熟一点的,但黑蛇小姐最清楚,这货完全是个正太爱好者,因为常年单身导致了年下控的性格,说喜欢成熟那是骗陈晖洁的,卡谢娜现在脑袋里不受控制的冒出了一个念头。

(好可爱,好想抱在怀里亲两口啊)

卡谢娜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动了,梅雪简直是长在她xp上的,她连忙压下心里的不好的念头,暗自告诫自己不能把糟糕的那一面露出来,当初就是在小学待不下去了才会去教大学生的,如果再痴女一次就丢人了。

小狐狸并没有发现门口来人了,而是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一边穿丝袜一边盯着电视机,直到左边的尾巴戳了戳他的脸,指了指门口的方向梅雪才转过头去。

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尴尬,只有电视机还在播放着画面和声音,梅雪突然意识到自己中二的一面好像又被人看光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时间,不是说好的五点才来吗?这会才四点半啊!

(完了,被姐姐看到就算了,还被以后的老师看见这些……)

在陈晖洁和卡谢娜的注视下,梅雪的脸逐渐变成了诱人的粉嫩之色,尾巴慌张的四处摆动,脑袋上也像是冒出了气,在意识到自己颜面丢光之后二话不说就跳下沙发,也不管另一只脚还是裸足,用陈晖洁都看不清的速度立刻关上了电视机,然后化作一道白色的影子冲进自己的房间里。

“不好意思……梅雪有些害羞。”

“没关系,看上去挺可爱的。”

卡谢娜心里多亏自己定力足够,不然刚才她也就丢人了,陈晖洁瞄了一眼她的脸色,在发现卡谢娜面无表情之后心里暗道真是有定力,这都能不为所动,看来至少不用担心她对梅雪抱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那么我就去和他谈谈了,陈小姐要进来吗?”

“我……”

陈晖洁当然要进去,尽管卡谢娜目前表现的像是不为梅雪所动,但她还是要尽量防止意外发生,一切可能产生威胁的要素都该没扼杀在摇篮里。

不过还没等她说完,突然响起的铃声让她不能不重视,看了一眼发现是星熊发来的短信,说是大炎那边要来人了,让她赶紧回一趟近卫局。

“怎么偏偏是现在……”

无奈的收起通讯器,陈晖洁不得不先回一趟近卫局里,她无奈的看着卡谢娜示意自己可能比较忙。

“不好意思啊老师,我得先回去局里忙一趟,你也知道的,作为高级警司工作时有变动。”

这算是一种委婉的道歉,却也是暗中警告卡谢娜最好别有什么小动作,陈晖洁再怎么说也是近卫局的扛把子,在龙门这块地界上想要对付卡谢娜还是很简单的。

“我能理解的,陈小姐工作辛苦了。”

卡谢娜当然不会做什么,至少目前不会,看着陈晖洁迅速的离开,她摘下自己的外套放在挂钩上,然后来到梅雪的门口敲了敲门。

“是我,卡谢娜.菲奥莉特。”

房间里并没有回应,卡谢娜稍微等了一会儿,很快就听到了门锁转动的声音,紧闭的门被打开一条缝隙,梅雪露出一只眼睛警惕的看着外面,确定了陈晖洁不在之后这才放心的打开门。

因为没想到卡谢娜来这么早,小狐狸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只穿着一件长到可以遮住半边大腿的衬衫,松松垮垮的可以看见半边的肩膀和锁骨,因为过于紧张的缘故出了点汗,脸还有些微红,一只脚穿着白色的丝袜,另一只脚是裸足,但是戴着类似腿环的物件,不对称的美在小狐狸的身上若隐若现,结合着他这个害羞的样子。

卡谢娜决定可以先打个电话让人把陈晖洁抓起来,打死她也不信陈晖洁能忍住这种诱惑。

“卡谢娜姐姐进来坐吧,我们等你很久了。”

梅雪一边说着,他左边的尾巴也附和的摇晃着,黑蛇小姐从里面跳了出来,同为黑蛇的卡谢娜倒是能看到她,也能沟通,自然看得出来她现在的状态不对,精神体如果找不到一个寄宿的存在,那么早就该消散了才对,看来黑蛇还是依靠梅雪的特殊性才活到了现在。

“这就是你找我来的原因?”

【差不多吧,如你所见我已经快到极限了,所以呢……把你的身体给我】

黑蛇吐着信子直言不讳的说着,卡谢娜不傻,她当然能看得出来黑蛇是为了什么,别的不说这个房间里已经布置了法术,从她踏入的那一刻就已经启动了。

“你还挺客气。”

【毕竟严格来说我们是姐妹,不是吗?】

看着梅雪肩膀上的黑蛇,卡谢娜朝着她伸出了手,这倒不是因为她很慷慨大方,而是因为她们本来就是一个母体分离出去的,都是黑蛇的化身,所以接纳黑蛇小姐的精神不会对她造成多少影响。

当然,这样的前提是黑蛇小姐愿意让她占据人格的主导权,所以当她缠着卡谢娜的手顺着爬到她肩部上的时候,最先做的事情就是毫不犹豫的在卡谢娜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中招的卡谢娜立刻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她没想到黑蛇小姐会反水,然而法术已经种下,她的精神在一瞬间被扯进潜意识中,整个人闭着眼倒在了梅雪身上压着。

“……我记得接下来好像只要这样做就好了。”

梅雪抖了抖狐耳,其实他不是很能理解刚才短短的几秒钟内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黑蛇小姐咬了一口卡谢娜就钻进了她的脑袋里,然后卡谢娜就倒下了,不过黑蛇有说过让他在那之后把之前准备的茶水给卡谢娜喝下。

其实这些茶水的作用都不是太稀奇,单纯的可以让人安神而已,作为精神体的黑蛇小姐本来就可以自由侵入任何人的大脑,但是卡谢娜同样是黑蛇,为了更好的把她吞噬,黑蛇小姐要尽量削弱她的力量,在梅雪看不到的地方,黑蛇小姐和卡谢娜正打成一片。

虽然因为早先的布置让卡谢娜的精神状态趋于不稳定,但黑蛇小姐本来也不是全满状态,两个人现在能打成五五开都是不容易的。

“你居然要吞噬我,为什么,主导权我可以给你,可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废话,当然是为了和我家小狐狸结婚啊!”

黑蛇小姐义正言辞,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让卡谢娜无语的话,md还以为是别人给了什么好处,感情是被爱情策反了。

“他有什么好的?比起乌萨斯的伟岸,比起乌萨斯的将来,他……”

“闭嘴吧你个年下控,你特么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我跟你说,以后我用你的身份跟他结婚,也就相当于你也脱单了不是?干净的麻溜点把身体交出来!”

一想到那美好的将来,黑蛇小姐心里就充满了斗志,眼见着局势僵持下去对自己不利,黑蛇小姐干脆召唤出了一抹红色的光。

“这是……你怎么会赤霄的剑术?”

“你以为我这些天等你来的时候什么准备都不会做?斩龙剑,斩你也是绰绰有余了!”

黑蛇小姐嚣张的笑了出来,她可是软磨硬泡了好久,最后用梅雪的一点点小福利才换来赤霄的配合,借来这道剑气并且加以运用,只要在这里拿下卡谢娜,回头就可以带着梅雪跑路了!

“吃老娘的登龙剑!”

不管卡谢娜的精神世界战斗如何激烈,不明白状况的梅雪只是把卡谢娜的头放在自己的尾巴上靠着,然后拿出通讯器看看好友里面有谁在线的,那个一直不说话的“莱茵摸鱼狂”梅雪也不好主动问什么,不过铃兰和蕾缪安都在线,这倒是好事。

梅雪当然不担心黑蛇小姐会失败,因为黑蛇可是保证过一定会完美赢下的,他只需要等待黑蛇小姐睁开眼就行了。

【下午好梅雪哥哥,有些事情我想问一下可以吗?】

突然跳出来的消息让小狐狸吓了一跳,他怎么感觉每次自己一上线铃兰都能知道啊,明明都不在一起。

【当然可以啊,铃兰你问吧】

看着梅雪的回信,铃兰把自己完全看不下去的书收了起来,此时的她正待在这个梅雪曾经的私人小窝,如今她自己的个人卧室当中。

自从中午听到阿米娅说了梅雪和她是未婚夫妻关系之后铃兰的心就乱了,中午的时候也是完全睡不着觉,想什么事情都会变成想梅雪,看书更是一句话都读不完。

【哥哥有喜欢的人吗?】

【肯定有啊,有很多呢,比如陈姐姐、阿能姐姐、德克萨斯姐姐她们】

看得出来小狐狸并没有真正理解铃兰的话,不过铃兰心里却突然轻松了下来,因为她知道梅雪不记得很多事情,肯定也不会记得自己和阿米娅的婚约,只要想不起来,那么这桩婚事就是不存在的。

【那……哥哥喜欢我吗?】

打出这句话的时候铃兰基本上一个字一个字的抠出来的,最后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更是几乎把她所有的勇气都耗尽了,她紧紧盯着屏幕,只怕看到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那句否定。

通讯器那头的梅雪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这倒不是他需要思考,只是有些疑惑为什么铃兰要这么问,难道是出事情了?

思来想去的小狐狸有些不放心,最后还是主动的给铃兰打了个电话过去,另一边的铃兰本以为是自己的问题让梅雪不好回答或者厌烦了,没想到他会直接打电话过来,手忙脚乱的接通之后差点把通讯器丢到了地上。

“喂,哥哥,就是那个……我……”

“我喜欢铃兰。”

正当铃兰打算为自己之前那些问题道歉的时候,梅雪突如其来的一记直球给她打懵了,小小少女脑袋里回想着那句话,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忧心过度出现了幻听,刚才梅雪说了喜欢她吗?

“哥哥,我刚才好像没有听清楚,就是那个……你说什么?”

“我喜欢铃兰啊。”

指尖缠绕着银色的发丝,梅雪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喜欢说出了口,小狐狸的心意其实很单纯,铃兰是他的好朋友,无话不谈,无事不说,为人知书达理还温柔懂事,他当然喜欢铃兰了,倒不如说这样的铃兰没人会不喜欢的。

“我……”

先前从阿米娅那边受到的打击此刻全都被抛到脑后,巨大的幸福把小铃兰砸的有些找不着北,她高兴的想要跳起来,但那样会显得不够淑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最后胡乱说了一句。

“我也喜欢梅雪哥哥。”

不等那边再有反应,铃兰立刻挂掉了电话,把通讯器丢到边上然后抱着尾巴缩进了被子里,她怕再看到梅雪的消息,自己就该不顾一切的请假现在就去龙门找他了。

然而铃兰并不知道,她刚才的所有举动都被身边的小莫提看在了眼里,幽灵状态的他飘回到巫恋身边,然后钻进了布偶娃娃的身体。

巫恋那双冷漠的眸子闪过一丝不解,作为大孩子她当然知道铃兰这个状态叫做什么,可是……她没听错吧,那个梅雪是阿米娅口中的那个?

“铃兰喜欢的人,是阿米娅的未婚夫?”

————————————————————————————————

身处龙门的梅雪看着自己手上的通讯器,连发了好几条都没得到回应,不过至少可以肯定铃兰应该没什么问题,小狐狸放下通讯器,用自己的尾巴给卡谢娜盖上免得她着凉,同时心里也有些难以言说的难受。

一直以来黑蛇小姐都是在他的尾巴里,他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去问,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有黑蛇小姐陪着,遇到陌生人的时候也是黑蛇小姐在背后鼓励支持让他有勇气去和别人接触。

现在黑蛇要有自己的身体了,也就代表以后她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时陪着自己了,梅雪的心里总感觉失落,他感觉到了久违的孤单感,像是又变成了独自一人,明明新朋友都在身边呢。

“不对……黑蛇姐姐能自由的活动,我应该高兴才是。”

梅雪抖抖耳朵想要笑出来,但心里格外的难过,他一方面由衷的为黑蛇小姐不用消失而高兴,另一方面却又像个被冷落的孩子一样伤心,他知道以后那个随时可以为自己排忧解难的黑蛇姐姐也要改变了。

“看看,我们家可爱的小狐狸居然也会哭着脸啊啊。”

一双手轻轻环住了梅雪的脖子,黑蛇小姐张开手轻轻替他擦掉将要掉下的眼泪,然后紧紧把他按在自己怀里,不对,现在应该叫她卡谢娜。

作为曾经陪伴梅雪最久的,卡谢娜当然知道这只小狐狸为什么会难过,他只是不安和忧虑,同时心里一下没了底,因为她不再时时刻刻陪着他了。

“没关系的,好弟弟,姐姐发誓……以后一直和你在一起。”

手指轻轻在梅雪的身上游走,卡谢娜感觉有身体真是太棒了,虽然花费了一番功夫,也没能真的把卡谢娜完全抹除,但是像这样在彼此的吞噬和交融中还是她占了上风,融合了卡谢娜的人格她也仍旧是梅雪熟悉的那个黑蛇姐姐,继承了二者的记忆,继承了两人的感情,虽然脑袋还有点乱,回头肯定还得稳定状态,不过这下她总算可以做点自己一直都想做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本来就积怨和积压许久的黑蛇舔了舔嘴角,低着头轻轻咬住梅雪的耳朵,她可是馋这只小狐狸很久了,以前只能看不能碰,现在又没别人,爱干嘛就干嘛。

“姐姐,我……唔!”

事实证明,黑蛇真的不是个好东西。

"

ps:嗷呜~4.8k字哦,感谢大家支持~另外有人反复问四重的性别啊,这里可以很明确告诉大家是男性!男的!另外拉普兰德明天就出场了,以她的性格……和42姐一样不好安排啊,是纯粹的喜欢就上的类型,希望月票间贴打赏多多,悬赏还在继续呢~下个月四重是爆更还是摸鱼就看你们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