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4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第一卷 : 第97章 黑蛇小姐大胜利(二合一)

等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身体,不再受束缚于精神体的限制,黑蛇小姐当然要和小狐狸好好亲热一下,不过当然了她也没有直接本垒打,因为陈晖洁那个电话来的太他妈及时了,差点给黑蛇小姐吓得魂不附体。

“梅雪,和老师相处的还好吗?”

电话那头的陈晖洁似乎刚开完会,听声音貌似在朝着家里赶,小狐狸看着自己凌乱的样子,脖子上还留有齿痕,脸上带着口红印,尾巴和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再看一眼单手撑着躺在床上且没啥遮蔽的卡谢娜,抖了抖狐耳然后点点头。

“相处的很好。”

这确实没啥毛病,毕竟现在的卡谢娜是黑蛇小姐主导身体,她对梅雪啥态度懂得懂得,相处的肯定很好,甚至如果不是陈晖洁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那么还能更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我很快就到家,今晚想吃什么吗?我顺带给你买回去。”

“我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姐姐早点回来就好了~”

小狐狸乖巧的摇着尾巴,全然不顾黑蛇小姐就在边上给自己使眼色,他甚至都不知道刚才的亲密接触是什么意思,反正就当作一种很普通的行为,黑蛇小姐突然很后悔没给梅雪上生理保健课程,可是梅雪的单纯和懵懂就是他最大的萌点啊。

(nmd陈晖洁,开会开这么快?)

黑蛇小姐心里那叫一个不爽,她都要到最后一步了啊!很快就能拿下胜利了,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被打断呢?

真是越想越不甘心,卡谢娜干脆伸手轻轻握住了梅雪的尾巴,从后面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屏幕上显示着的通话中,黑蛇小姐突然有了一些别的主意,她一方面示意梅雪说话的时候注意些,一方面轻轻咬住小狐狸的耳垂啃咬,手从他的腰部不断顺着向下。

电话那头的陈晖洁并没有察觉到异常,实际上她不是开会开得慢,而是根本没去开会,刚开车到半路呢就接到消息说会议延期,好像是贫民窟那边发生了什么造成了很大的动静,近卫局的人紧急出动,会自然也开不成了。

不过陈晖洁之所以会直接打电话给梅雪,还是因为刚才开车的时候突然感觉脑袋有点重,像是顶了个秤砣一样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才连忙给梅雪打电话免得小狐狸真的遭遇什么意外。

(还好没出事,看来是我的错觉啊,那就好)

一边这样想着,陈晖洁一边压着最高时速朝家里狂飙,同时还不忘和梅雪通话,像这样和梅雪打电话怎么说呢……有一种工作结束回家的丈夫和自己温柔贤惠的妻子倾诉的感觉,感觉很不赖啊,梅雪的声音也很好听,改天可以尝试着把小狐狸带去KTV一起唱歌,说不定还能灌酒然后……欸嘿嘿。

“怎么了姐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啊……没什么没什么,想到一些开心的事情。”

梅雪的声音把险些走神的陈晖洁唤醒,她连忙擦了擦自己的口水然后把稳方向盘免得出车祸,心里有了一套完善的计划,就算不能直接给吃了,尝口汤也是没问题的。

“话说回来,梅雪你那边是在做什么?我听着有些奇怪的声音啊。”

陈晖洁敏锐的听到了小狐狸的那边似乎有些奇怪的声音,像是吞咽和嗦面条的声音,难道梅雪在吃东西吗?

“没什么啊,只是卡谢娜老师在吃东西而已。”

梅雪抖了抖耳朵,这话让本来就享受狐狸精的黑蛇小姐更加嚣张放肆了起来,虽然嘴很酸像是嚼了半天口香糖,难受了很多,但是味道不错,甚至可以说是很棒。

“这样啊,要和老师好好相处,好好招待人家知道了吗?”

“嗯,我会的。”

小狐狸尾巴轻摇,黑蛇小姐的动作让他很舒服,说话都有些轻飘飘的,不过还是得好好的和姐姐打电话才行,只能强忍着那种感觉了。

“陈小姐不用担心,梅雪是个很好的孩子,有好好招待我的。”

最后又爽了一把,卡谢娜忍不住轻笑着擦了擦嘴角,还张开嘴给梅雪看看,然后拿起边上的茶一口气全喝下去,就当作是漱口了。

“是吗?那就好,以后梅雪的学业就拜托卡谢娜老师了。”

“嗯,请放心吧,我会好~好~教~导~他~的~”

卡谢娜轻轻搂着梅雪蹭了蹭,一副死赖着不想走的样子,反正隔着屏幕陈晖洁也不知道她干啥,倒不如说像这样感觉更刺激啊,以前阿丽娜偷着和小狐狸一块泡澡还不让塔露拉进去原来就是这样的爽快吗?

“谢谢了,我很快就到家,今晚卡谢娜老师不介意的话就在我家吃饭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电话那头的陈晖洁被卡谢娜这么一句话弄得无语了,她就是客气一下啊,这怎么还打蛇上棍啊?太阳你母亲的,算了,一顿饭就一顿饭吧,反正梅雪每次都是做的三人份。

“……那么我先挂了。”

看着陈晖洁挂掉了电话,卡谢娜直接把梅雪的通讯器丢到一边,再次把小狐狸给压在了下面,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可劲的蹭,她老早就想这么做了,可惜小狐狸毕竟是男孩子,胸口比较平,所以只好是卡谢娜把他埋在自己的怀里蹂躏了,反正都是贴贴,一个道理!

“呜呜!姐姐!”

梅雪连忙把手放在黑蛇的胸口然后推开她,触感比较软,但小狐狸没心思关注那么多,连忙吸了一口气,幽怨的看着黑蛇小姐,背后的尾巴很不高兴的轻轻甩了她一下,显然是在埋怨刚才的行为。

“不好意思啊,还有些不适应新身体,卡谢娜的这个身材真的好的有些过分啊。”

说到这里黑蛇小姐还自己托起来看了看,这个大小怎么说呢……比塔露拉还要强啊,不愧是一直都以母系教师角色自居的人,虽然从来都是单身的,但只看气质和外表确实会给人一种人母的感觉,还是个高冷型的。

不过本来卡谢娜就是个喜欢正太的年下控怪阿姨,现在黑蛇小姐的加入补充了她对梅雪的感情,两人融合之后原本属于卡谢娜的那一面意外的很是安分,倒不如说好像发现能和梅雪贴贴之后她跟黑蛇小姐的融合完成率更高了,刚才好几次抢夺控制权完全就是想自己上。

“黑蛇姐姐以后就住在对面,唔……我以后要自己多加油了。”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毕竟以后黑蛇小姐就不能时时刻刻的给自己提供帮助了,他需要自己去面对很多事情,遇到问题也要自己寻找解决办法,不过黑蛇小姐说了以后会一直跟他在一起,不会把他丢下,这倒是让梅雪很开心。

“其实不用加油也行的,以后我养你就好。”

搓了搓梅雪的脑袋瓜,卡谢娜感觉现在真是人生的幸福时刻啊,可以尽情的和小狐狸贴贴,不像整合的那边,一群人只能想着,呵,等以后自己和梅雪结婚了就给那边发一张请柬好了。

“可是阿能姐姐说那样的话会变成米虫的。”

“那也没关系,你变成什么我都喜欢。”

把梅雪抱在怀里可劲的搓,黑蛇强忍着心里的冲动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现在来说这个程度就是刚刚好了,如果索求的太多只会提前让梅雪进入大人世界,要知道现在的梅雪就已经足够让人难耐的了,如果再变得成熟一点会更让人难顶的,现在他身边那么多女性,卡谢娜可不敢说能保住小狐狸的身子。

“对了,以后叫我卡谢娜姐姐或者卡谢娜老师吧,不然会暴露的。”

轻轻揉了揉梅雪的脑袋,黑蛇小姐是真的很想当着塔露拉的面狠狠欺负他啊,以前梅雪被塔露拉占便宜的时候她总是躲在尾巴里看着,不到最后关头都不能动手,现在恨不得跳脸。

“阿嚏!”

塔露拉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寻思着是不是梅雪在想自己了,可惜这会儿工作正在关键上呢,等到忙完之后才能去看他了,真想让小狐狸坐在自己怀里啊,那样的话就可以咬耳朵抱尾巴了,一起洗个澡睡大觉什么的。

“想什么呢?”

“还能想什么,肯定是梅雪啊,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你那个妹妹总不可能虐待他的。”

阿丽娜放下茶点,然后看了一眼塔露拉桌上的文件报告,这段时间整合运动的发展完全可以说是如火如荼,梅雪尾巴里掉出来的小册子简直是帮了大忙,明确了整合运动的目标是让感染者和非感染者都不受压迫之后,一切行动就都有了目标。

一方面靠着科西切的遗产在明面上开设企业来提供长期的资金,还能给自己人提供合法身份和工作岗位,另一方面又在暗中不断解救被压迫的感染者,联合起各方感染者势力组成更大的团体,虽然已经被乌萨斯注意到了,但内部情况混乱的帝国根本无暇顾及这个新生的火种,高傲的贵族们也不觉得整合运动会威胁到自己。

“……切尔诺伯格的夺取,毕竟是一座城市,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比较急促?”

“呵,放心吧,科西切以前的同党还真以为我变成那条蛇了,他们甚至愿意把切尔诺伯格拱手相送,到时候城内的军队全都会事先撤离,只保留少部分警卫,我们的行动会格外顺利。”

说实在的塔露拉自己都没想到科西切的那群同党居然对那条蛇有如此高的信任,甚至愿意把整个切尔诺伯格拿来做计划的筹码,那可是一座城市,想要糊弄那群家伙倒是不花功夫,就是装阴沉比较累,要时刻模仿科西切的语气和动作。

“不过阿丽娜,内部的纪律问题就需要交给你来做了,那些新加入我们的同伴还有很多都抱着复仇的心态,我们该做的是拯救他人,而不是宣泄自己的怒火,暴力只是抗争的手端,不是全部。”

“放心吧,这个我比你更懂。”

阿丽娜微笑着离开,但没过多久塔露拉的门就又被敲响,穿着白色礼服的伊诺探出头来,他的脸上总带着微笑,作为除梅雪之外最受大家关爱的群宠,伊诺现在过的很幸福。

“塔露拉姐姐,罗德岛那边有人来了,说是希望能商量一些事情。”

“带到会客室等我。”

“好的,还有就是那个,姐姐……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梅雪哥哥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伊诺不免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红了,但这不只是他的问题,也是整合很多人的问题,伊诺已经好久不见梅雪了,他很想念那几条大尾巴,抱着睡觉的时候可舒服了。

“不会太久的,走吧。”

塔露拉刚站起身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好像有点重,可是摸了摸头发现啥也没有啊,她皱起眉头,从抽屉里拿出唯一一张梅雪的照片。

“梅雪,保佑姐姐一切顺利吧。”

也许是思念过于厚重,远在龙门的梅雪抖了抖耳朵,尾巴情不自禁的搭在腿上,他突然有些想念塔露拉了,不对,他本来就一直都在想着自己的好姐姐呢,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像是听到了塔露拉的声音。

“怎么了梅雪?”

“唔……就是突然很想念塔露拉姐姐了。”

看着小狐狸脸上的思念之色,卡谢娜突然感觉很不爽,看来塔露拉在梅雪心里的地位真不是一般的高啊,不过没关系,再过个一年半载的,塔露拉在梅雪心里的地位再高也架不住长时间的不见面啊,孤单寂寞的小狐狸可是最好被攻略的。

“希望整合运动的大家一切平安。”

梅雪抱着尾巴看向窗外,由衷的给予着自己的祝福,小狐狸想念着自己的姐姐和叔叔阿姨们,他希望他们的健康,他们的富足和他们的平安,他有太多希望的事情,每一样都是希望别人更好,至于自己的话……梅雪从不认为自己不幸福。

然而在荒野之上,一个手握大剑的红发萨卡兹少女却皱起眉头看着天空,云朵突然改变了方向,风也安静了下来,她混乱的记忆中闪过了某人的面孔,然后意识到了什么。

“是他的祝福……”

"

拉普兰德

ps:嗷呜~间贴月票多多啊,感谢大家支持!本章也是4k字的,埋个史尔特尔的伏笔,下一章就是拉狗子了!在这里推荐一下小可的赛马娘佳作!《我,赛马娘,真没开疾跑!》

第一卷 : 第98章 小狐狸遇上大白狼(二合一)

随着黑蛇小姐得到了新的身体,这段时间梅雪的生活也逐渐稳定了下来,小狐狸已经适应了龙门的节奏,每天固定的送快递,和德克萨斯还有能天使一起,偶尔会被两人中的其中一个抱着做点奇怪的游戏,不过也挺舒服的所以不怎么在意。

至于卡谢娜的话,现在她和黑蛇小姐已经达成了合作,偶尔会得到身体的主导权,但是梅雪偶尔会分不清她们两个谁在控制身体,经常会被卡谢娜骗着做点……咳咳,不说了不说了。

所以现在梅雪的生活可以说是相当的有规律,早晨起来浇浇自己新买的铃兰花,然后给陈晖洁做早饭,之后去企鹅物流上班工作;下午回来之后可以抱着尾巴或者被卡谢娜抱着睡一会儿,之后开始上课,包括但不限于生理保健和体育保健等,然后就是晚上的吃饭洗澡睡大觉。

今天的梅雪也是开心的快递派送,小狐狸很喜欢看到别人收到快递的高兴样子,如果他们愿意给两颗糖果的话梅雪还会努力的给摸一下头,不过前提是一定要洗干净手,不然不给摸。

能天使和德克萨斯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总有些不对付,然而梅雪在场的时候又会装出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空都快习惯这两人的变脸速度了。

“梅雪,在看什么呢?”

“唔……我在想明天穿什么样的衣服比较好,而且还没想好该去什么地方玩。”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举起手上的龙门旅游手册,这些天他都在研究龙门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玩的地方或者美食,还格外注意保养自己的尾巴。

“原来你今天找boss请假是为了去玩啊,让我猜猜看,是不是去陪小女朋友?”

坐在副驾驶的可颂打趣着梅雪,然后下一刻德克萨斯的光剑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能天使的枪口也对准了她的后脑勺,从德克萨斯身上释放的压力让可颂不由得咽了一下唾沫,背后的能天使更是不断杀意外漏。

“嗯。”

然而梅雪的肯定更是让四人沉默,德克萨斯更是一个没把稳方向盘直接撞在了路灯杆子上,突如其来的冲击让梅雪和空撞在了一起,小狐狸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眼泪花子都疼出来了,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德克萨斯,你需要重新考驾照了。”

能天使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还好刚才不是撞到头,不然会很疼的,光环这地方对任何一个萨科塔都是敏感点,就和梅雪的狐耳一样。

“废话,我就没考过,贫民窟那边五十龙门币一本驾照,还有镀金的。”

德克萨斯揉了揉自己的手,然后通过后视镜看着被空抱在怀里的小狐狸那委屈巴巴的样子,心里感觉很是过意不去,主要是梅雪刚才那个肯定的回答确实让人吓了一跳。

“呜……”

“啊乖乖乖,梅雪不哭,姐姐帮你吹吹啊。”

看着怀里的小狐狸含泪欲泣的样子,空知道刚才那一下肯定撞到他的耳朵了,小狐狸可不是什么爱哭鬼吗,看得出来肯定是很疼。

“还是我来开车吧。”

可颂揉了揉太阳穴,她感觉自己就不该问刚才的那个问题,不过没想到梅雪居然真的有小女朋友啊,嘶,仔细一想好像也很正常,毕竟长得就很祸国殃民,成年人都顶不住,何况是小姑娘。

万幸只是撞了路灯,企鹅物流的车都是改装过的,所以除去一点刮痕之外啥都没有,比起赔个钱什么的,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等人都更关心梅雪的那位小女朋友。

“梅雪,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她多大?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住在什么地方?”

看着能天使一边问一边不断用手在铳的扳机上摩擦,空和可颂感觉这货怕不是想要杀人灭口,以往这种时候都需要德克萨斯来镇场子,然后现在……德克萨斯在数自己的剑柄,同时脑袋里回忆着当初在叙拉古自己是如何让人销声匿迹的。

“唔……姐姐你们不是知道吗?就是铃兰啊。”

说着梅雪拿出了自己的通讯器点开了昨天铃兰发来的照片,那是一张很可爱的自拍照,金色的沃尔珀女孩儿戴着一顶遮阳帽,穿着漂亮的小裙子,手上提着一个行李箱,在她的身边似乎还有什么人,但只能看到两条细长的尾巴,推测大概是菲林。

“铃兰……她不是你网友吗,什么时候变成女朋友了?”

因为小狐狸经常会和铃兰聊天,所以能天使和德克萨斯等人倒是都有印象,不过她们没把铃兰放在心上,因为感觉不成威胁。

“……女朋友的意思,不是女性朋友吗?”

梅雪成功用一句话让整辆车陷入了安静中,能天使稍微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拍了拍小狐狸的脑袋摇了摇头,她没想到能从梅雪这边听到这种过时的冷笑话,看来梅雪真的是比她们想的还缺乏常识啊。

“我可爱的小狐狸啊,女朋友和女性朋友不是一个意思,这么和你举例子比较好……比如我是你的女朋友,德克萨斯只是你的女性朋友。”

“你说什么?”

能天使这个例子让德克萨斯格外的不爽,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的形象问题,她不介意把能天使挂在车上吹风。

“举个例子而已,不要太在意。”

随口敷衍着德克萨斯,能天使伸手把梅雪从空的怀里抱走放在自己怀里坐着,这个举动让空心里也颇有怨言,毕竟抱着梅雪还是挺爽的,小狐狸闻起来很香,抱起来又软,还特可爱。

“这种时候呢,你的女朋友,也就是我将来可能是要和你结婚的,德克萨斯就不行了,这就是女朋友和女性朋友的差别。”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