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5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无形之间又给了拉普兰德一记暴击,她看着面前的这只狐狸,实在搞不懂到底是那点值得德克萨斯变成那个样子做出那些事情,就不怕被人抓去关起来吗?难道梅雪身上有什么过人之处?

“你……和德克萨斯做到什么地步了?”

“?”

看着小狐狸眼神里的疑问,拉普兰德发现好像不能用成年人的思维去和梅雪沟通成年人的事情,她怀疑德克萨斯甚至都没敢告诉梅雪她做的那些事情是什么意思。

“算了,和你说这些好像有些麻烦。”

拉普兰德感觉自己也是傻了,她看梅雪这个样子就知道小狐狸肯定没少和德克萨斯做那种事情,话说德克萨斯居然喜欢这种类型,真是没想到啊,难怪以前从来不见她说自己有喜欢的人

“治疗的钱是你出的吗?”

“是啊,姐姐你就现在这里把伤养好吧,钱我已经付完了的。”

“看不出来你还挺富的。”

伸手放在梅雪的脑袋上不客气的揉搓着,拉普兰德把小狐狸一头漂亮的秀发弄得乱糟糟,她虽然是个狠人,但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这只小狐狸救了她一命,那么她也会以自己的方式报答,何况梅雪还跟德克萨斯认识,嗯……这倒是个让人意外的点,不过似乎可以借此接近那边。

“唔……姐姐不要这样揉我的头啊,乱了很难梳理的。”

小狐狸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满,拉普兰德的动作有些太粗鲁了,弄得他稍微有些疼。

“好好好,那德克萨斯平常和你是怎么玩的?”

看着面前的梅雪,拉普兰德突然很想知道如果自己把他抢过来的话那么德克萨斯会是什么反应?她可以肯定德克萨斯对梅雪的看重,如果不是因为小狐狸的年龄不够,说不定德克萨斯早就把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完了。

“唔……像这样。”

梅雪轻轻靠近着拉普兰德,用自己雪白的狐尾和她灰白的尾巴缠在一起,然后乖巧的爬到拉普兰德的病床上,一边避开她的伤口坐在她跪坐在她的身上,一边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肩膀,小狐狸抖了抖耳朵,这就是德克萨斯最喜欢的姿势了。

“她还挺会玩啊……”

拉普兰德看着近在咫尺的梅雪,心里居然真的有一种直接吻上去的冲动,现在她意识到这只小狐狸的不对劲之处了,这是个天生的祸水。

“时间也不早了,姐姐你好好休息吧,我还要做自己的事情呢,下午还要上课,唔……明天可能晚一点来看你。”

小狐狸利落的跳下床,明天铃兰就要到了,他得好好的准备一下才行,和铃兰的第一次见面可不能出问题呢。

看着梅雪就这么离去,房间里再度安静了下来,拉普兰德不由得感觉可惜,她还想从梅雪的口中多问点事情的,顺带打算给他染多一点自己的气息,那样的话当德克萨斯发现的时候就好玩了。

当然了,梅雪并不知道拉普兰德的这些心思,小狐狸可是很忙的,而他的陈姐姐这个时候也同样很忙,忙的人麻了。

(该死的怎么还不下班,我今天说好了带梅雪去看电影的,要是错过了怎么办?)

陈晖洁没好气的皱着眉头,手指不断敲击着自己的办公桌,满脑子都是梅雪的音容笑貌,要知道她可是好不容易找了一家没什么人的电影院,特地包了场子等着到时候抱着梅雪一块看电影的,当然,小狐狸肯定是看电影,她就不一定要做点什么了。

然而现在她还在上班,诗怀雅因为太古广场的事情今天请假了,星熊要带队巡逻,大量的文书都要让她来处理,而且又马虎不得,看这个工作量今天想要不加班是不太可能了,可她都已经订好酒店……啊呸,餐厅的位置了,最多只能延期一天,但是明天梅雪还要和那个叫铃兰的小姑娘见面呢。

“要不还是给梅雪打个电话吧。”

陈晖洁叹了口气,今天她怕是得加班到很晚才回去,打个电话让梅雪今晚不用等自己吃饭,不过还没等她拨号呢,那边的梅雪就主动发来了一条消息。

【姐姐,梅雪今晚不回家了,饭菜早上都在冰箱里多留了一份的,热一下就好(≧▽≦*)】

“不回家?”

这条消息让陈晖洁立刻警觉了起来,要知道梅雪可是个十足十的好孩子,工作结束从不会在回家路上贪玩的,也不会晚上都还不回家,难道是要加班?不应该啊,企鹅物流的那群人说好了只让梅雪白天工作的。

一来二去的陈晖洁还是不放心,干脆打开电脑看看梅雪现在的位置,发现小狐狸这会儿就在街上,看运动轨迹貌似是要去太古广场的那边。

“他去那里干嘛?”

揉了揉眉心,陈晖洁寻思着梅雪总不能是去找诗怀雅吧?不过不管怎么说小狐狸的安全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虽然还是很单纯,但又不是傻,遇到危险也能跑掉。

然而陈晖洁没想到的是,梅雪真的是去找诗怀雅的,小狐狸甚至一边摇着尾巴一边和电话那头的诗怀雅聊天。

“真的吗?谢谢姐姐!”

“不客气,这种程度的事情对我来说完全就是小事一桩,衣服方面要不要我帮你挑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我觉得穿平常的衣服就好。”

听着电话那头梅雪有些慌张的声音,诗怀雅笑着点了点头,毕竟梅雪的话衣服不管穿什么都挺合适的,只是没想到小狐狸居然会选择向自己寻求帮助而不是去找陈晖洁,果然是觉得她诗怀雅更厉害啊。

“那行,我待会儿就派人去,你的朋友什么时候能到?”

“唔……明天八点左右的样子,她说今晚到了之后要先办一些手续。”

“可以,话说梅雪啊……那真的不是你的女朋友?”

诗怀雅好奇的问着,当梅雪打电话求助的时候她还以为会是什么事情呢,没想到是拜托自己帮他那个朋友安排一下住处,顺带借个场地,而且还是个女孩子,诗怀雅那颗八卦的心当然有些按捺不住了,听梅雪说两个人还是网友,啧,如果真的是个来拐梅雪的可就糟糕了。

“不是,我和铃兰只是朋友。”

虽然铃兰来的时候有说过她陪着同伴,但她也说过会自己找个地方住,那样的话就可以随时跟梅雪出去玩了,还不用担心回去太晚让人担忧自己的安全,实际上铃兰只是担心梅雪来找自己的时候会被迷迭香她们认出来,但梅雪当真了,他觉得铃兰一个人住不太安全,思来想去的选择了找诗怀雅帮忙,安排一个好的酒店房间。

至于钱这方面……当诗怀雅把十八家酒店摆在梅雪面前让他选的时候小狐狸就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有钱人,难怪陈姐姐总说诗怀雅姐姐除了赚钱之外脑袋就没有了别的用处,别说是收钱了,诗怀雅甚至半开玩笑的表示等梅雪长大之后给他一家酒店做嫁妆,话说为什么是嫁妆?

“那我先挂了姐姐,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他发现自己今天过得格外繁忙,先是早上的工作出了车祸,然后买东西捡到了拉普兰德,再来又是诗怀雅这边的事情和为了明天的准备,恍惚间梅雪转过头看着自己的身后,他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但过于微弱,梅雪只当是错觉。

而龙门的行政楼最高层,刚跪完搓衣板的魏彦吾看完报告,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拉普兰德和梅雪的接触,毕竟拉普兰德是叙拉古的孤狼,只要她不是故意挑事那就没必要做到最后一步,何况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魏彦吾去应付。

“魏公,监察司的人已经抵达了。”

“……直接带到我这里来吧。”

魏彦吾敲了敲烟斗,这次监察司的人来做什么他也是清楚的,表面上是考核龙门,实际上是打算带走梅雪,不过他们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不能用强的,因此关键的地方还是在于陈晖洁,他这个外甥女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收留的弟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如果梅雪要被带走,不可能绕过她这关。

随着麟青砚踏上龙门的土地,她就能感觉到自己随身携带的通天镜在微微颤动,这是兴奋的表现,也就代表情报无误,他确实就在这座城市。

“我们走吧……”

强忍着心中的喜悦,麟青砚嘴角略微上扬,带着左乐与太合一并朝前走去,她知道有些事情急不得,可就是忍不住想要快点见到他,他们有多少年没见过了?他胖了还是瘦了?在那之后有长高吗?

正当麟青砚打算加快脚步的时候,左乐身边突然传来一声铃响,硬生生遏制住了她的脚步。

“麟青砚,守住本心!”

太合立刻出声提醒,麟青砚也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她连忙默念几句清心咒,让自己从那个诡异的状态中摆脱出去,这才发现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下了眼泪

“记得你自己是谁,你叫麟青砚,不是苏雪儿。”

左乐的表情很是严肃,因为他也很清楚,随着他们越靠近梅雪,通天镜就越是难以压制,麟青砚早就多次同步过苏雪儿的记忆,如果稍有不慎错漏疏忽,那么麟青砚就会被镜子里残留的记忆同化,从而把自己当成苏雪儿,她现在甚至真的把梅雪当成了自己弟弟。

“抱歉……一时疏忽。”

“这不是你的错,我们走吧,先去拜访一下魏公。”

随着监察司等人的离开,在龙门的不同地方,闪灵、丽兹连同临光一并登陆,W和伊内丝走暗道进入龙门,煌则是带着迷迭香和铃兰去办理着手续,原本在不同时间出发的众人,却因为种种的巧合在同一天的同一个小时内到达。

企鹅物流的那边,刚请好假的德克萨斯和能天使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甚至于在火锅店的年也皱起眉头,她虽然没见过自己的那位大姑妈苏雪儿,但是岁的记忆里可是很清楚的记录着那人的气息,毕竟当初岁偷摸着去刷梅雪好感度的时候没少被揍。

“大炎的人还真快啊……”

年挠了挠头,这下就麻烦了,她都还没想好用麻袋把人绑了之后关在哪个地下室呢,那边居然都找上门来了,只希望大姐没跟来,不然的话这后妈的位置怕是不一定能保得住。

当然了,年也相信大炎那边不可能对梅雪做什么的,他们巴不得把梅雪带回去供起来,且不说他以前的功绩,现在的梅雪也就是这一点最值得看重了。

至于梅雪呢?小狐狸并不知道盯上自己的人已经到达了龙门,他只是看着屏幕上铃兰发来的那条已经到达的消息微笑着,然后更加勤奋的投身到准备工作中。

"

ps:嗷呜~下一章就是两只小狐狸贴贴了!还有坏女人W,梅雪的尾巴也要恢复了~感谢大家支持!很抱歉今天因为停电导致现在才更新啊,今天还是一万字,算五更,月票间贴多多!

第一卷 : 第101章 今晚陈sir不在家哦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企鹅物流的人睡不着,卡谢娜睡不着,监察司的人和罗德岛的人自然同样难以入眠,至于陈晖洁?哦,还没下班呢,当然我们明天的两位主角也是同样的睡不着。

在手续办完放好行李的时候铃兰就直接给小狐狸发了消息,现在两个人都是已经洗完澡躺在床上的了,同样的抱着自己的尾巴,同样的缩成一团,同样的面带微笑,如果有人能同时把他们的样子看在眼里,就会发现这两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梅雪哥哥,明天早上八点在太古广场那边见面吗?】

【嗯,我请我的姐姐安排好了酒店房间,你直接住进去就好,那里更安全一点,不过为什么铃兰你不和自己的同伴住在一起?】

梅雪蹭了蹭自己的尾巴,其实铃兰就算带上自己的朋友梅雪也不会在意的,相反他觉得那样更安全,至少铃兰很安全,不过铃兰说明天会单独自己找地方住,这让梅雪很是不放心,所以今天才会找诗怀雅帮忙安排一个酒店的房间。

【我……我想单独和哥哥见面,两个人一起逛街吃东西,一起聊天散步,如果有别的人在我会很害羞的】

这是铃兰的本意,但也不是全部的打算,她当然知道一个人去和陌生人见面是很危险的,但她对梅雪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不用担心梅雪会害自己,何况煌和迷迭香这次来龙门就是为了找到梅雪并且把他带走,铃兰又怎么可能让他直接暴露在那两人的眼前,她知道梅雪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罗德岛对他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

主要是罗德岛上盯着他的人有点多,铃兰可以肯定除了阿米娅和凯尔希之外还有别人对梅雪图谋不轨。

【那么明天我们先去放行李吧,然后一起去玩,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我们先去小吃街逛逛,然后去游乐园,之后的话去森林公园那边散步,怎么样?】

看着屏幕上发来的消息铃兰不由得有些茫然,她连忙起床打开床头灯,拿起自己放在枕头下的小笔记本翻开,发现梅雪说的计划和她前些天写下的居然一模一样,这是什么样的默契?

【按照梅雪哥哥写的来就好了】

铃兰突然感觉心里很是幸福,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的甜,她和梅雪在无形间达成的默契似乎映照着两人之间的缘。

【那么就等着明天吧,早点休息~晚安~】

【哥哥晚安】

默默收起通讯器,梅雪抱着尾巴坐起来看着窗外,陈晖洁今晚似乎格外的忙碌,加班加点的,半小时前还说大概今晚回不来了,小狐狸打算做点宵夜给姐姐送过去,反正他也因为明天的见面有些兴奋的睡不着。

宵夜不适合吃太多,梅雪想来想去的还是决定弄一碗馄饨,刚好有现成的比较省事,做好之后塞尾巴里就可以一路跑去近卫局了。

不过正当梅雪烧水准备把馄饨下锅的时候,突然响起的门铃声让小狐狸还以为是陈晖洁回来了,也顾不得关火,踩着步子风风火火的跑到门口,也不看一眼是谁就直接开门。

“欢迎回来,姐姐……卡谢娜姐姐,你怎么来了?”

看着门口的卡谢娜,小狐狸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尾巴,是的,现在控制身体的是卡谢娜而不是黑蛇,你问梅雪怎么区分的?其实很简单,如果是黑蛇小姐的话会在他开门的时候直接亲住他然后把他抱起来朝着自己的家里跑,卡谢娜则是像这样很有礼貌保持距离,当然,如果梅雪主动亲亲抱抱举高高的话她会很乐意配合,甚至主动点教会梅雪更多的手法和技巧。

“就是那个……我记得今天你姐姐没回家,看你家的灯还亮着,担心进贼了。”

卡谢娜看着面前的梅雪,很想伸手去抱他,不过她还抱有一丝矜持,不像黑蛇小姐那样脸都不要,尽管两人用的同一个身体,但这个差距还是有的。

“没有进贼,只是我在做宵夜呢,卡谢娜姐姐进来坐坐吧,刚好连你的一起做。”

“……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踏进门的那一刻卡谢娜感觉心里有种刺激的感觉,她看着又跑去厨房忙碌的梅雪,心里感慨还好自己没教他什么叫引狼入室(拉普兰德:还好你没教)

确实,刚才梅雪家里没进贼,至于现在就……呵呵,不好说。

“卡谢娜姐姐,你吃两碗吗?”

“不用,我不吃。”

虽然是两个人用一个身体,但不代表吃饭也要吃双人份,主要卡谢娜也不是来吃饭的,她来之前还特地去了看了一眼下面的停车场,确定陈晖洁不在家之后才来敲的门,怎么有种莫名其妙的既视感?算了,可怜的陈sir。

想必到这里大家也能明白了,这女人不怀好意,她想吃狐狸精!

“话说梅雪你这是给陈警司做的?”

“嗯,待会儿我要给姐姐送去,她加班肯定很辛苦,星熊姐说她饭都没吃。”

小狐狸摇着尾巴,欢快的哼着歌,丝毫没有把卡谢娜的逐渐靠近放在心上。

看着他这个毫无警惕的样子,卡谢娜感觉更像是一种邀请,她舔了舔嘴唇,直接张开手从后面抱住了梅雪。

“唔!?卡谢娜姐姐你做什么?”

“没什么……深夜补课而已。”

轻轻咬住梅雪的狐耳,卡谢娜觉得这种感觉是真的好爽啊,尤其是一想到某人还在加班,而她的弟弟在自己怀里,这感觉……不好说,真的不好说。

视线偏转,回到闪灵等人居住的酒店内,丽兹坐在床上透过落地窗看着城市的霓虹,临光帮她把法杖放在一边,轻轻抬起她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丽兹,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该开始找他了。”

“嗯。”

丽兹面无表情,像是没有感情的人偶,但是闪灵和临光都很清楚,她是个相当温柔的人,受过太多不该受的伤,她本来应该能站起来,和她们一起舞蹈,而不是像这样冷冰冰的坐在床上。

“……丽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他是阿米娅的未婚夫,是预定的魔王伴侣。”

“闪灵。”

“嗯?”

“明天可以帮我买个苹果吗?”

安静的躺在床上,丽兹的眼神已经让闪灵也不忍直视,她知道丽兹还抱有幻想,毕竟梅雪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曾是她所有的精神支撑,她喜欢听梅雪唱那些奇怪但有趣的歌谣,喜欢和他共吃同一个苹果,他约好了的……就算没办法让她站起来,也会照顾她一辈子。

“到时候你自己问他要就好了,睡吧。”

闪灵轻轻抚摩着丽兹,她多想帮助丽兹啊,可是唯有这件事目前难以办到,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丽兹站起来,这是他们许下的誓言,当初的梅雪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视线这样的愿望,如今的他……也不好说,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另一边麟青砚的卧室内,本应该入睡的她却选择从箱子里拿出通天镜,对着镜子照出自己的脸,不出意料的已经和苏雪儿有些相似了。

有时候照着镜子总是分不清楚自己是谁,太多次的利用通天镜看到了梅雪的过去,看到了苏雪儿的记忆,现在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梅雪的人了,她清清楚楚的知道梅雪的尾巴是怎么少的。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