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4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唔……所以我将来是要和阿能姐姐结婚?”

“对,是这……这个差不多的意思。”

哪怕是脸皮厚如能天使,这种时候也不敢顶着剩下三人那“信不信我们这就报警”的眼神忽悠梅雪和自己结婚去,不过她这么一解释梅雪也明白是自己理解错了,小狐狸摇着尾巴蹭了蹭能天使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今天能天使的怀抱比以往更加的柔软。

“那样的话不是,我和铃兰是朋友。”

“这才对嘛。”

眼见着忽悠成功了,能天使心里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她感觉得找个机会带着梅雪去自己老家一趟了,姐姐肯定会同意这门亲事,就是不知道自己的爸妈会不会答应,他们应该不会大义灭亲的吧。

“所以梅雪,你是要和那个叫铃兰的孩子见面吗?”

“嗯,我们约好明天早上见面的。”

说到这里梅雪不由得开心的抖了抖耳朵,他很期待明天的见面,虽然还是有些顾虑,但能和铃兰见面确实让人开心。

“这样啊……那要注意安全才行,如果有问题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德克萨斯揉了揉梅雪的耳朵,心里已经决定好了待会儿回去就请假,明天她说什么都要跟着,以免梅雪出什么意外。

“嗯,我会的~对了德克萨斯姐姐,待会儿忙完之后可以载我去买点东西吗?”

“当然可以,你要买什么?”

“唉嘿~一个惊喜。”

梅雪的笑容格外灿烂,小狐狸乖巧的蹭了蹭德克萨斯的手心,他可是为明天的见面操心很久了呢,今天会很忙了。

另一头的荒野上,一辆高速行驶的装甲越野车正在不断逼近龙门的位置,这辆印着罗德岛logo的越野车上只载着三个人,除了铃兰和迷迭香之外还有负责开车的另一个女性,黑色的长发搭在脑后,潇洒肆意的笑容彰显着她大大咧咧的性格。

“煌,开慢一点,铃兰有些晕车。”

迷迭香看着那边脸色有些苍白的铃兰,不由得出声提醒自己的伙伴,煌什么地方都好,就是性格有时候太让人无言以对,她不是个善于思考的人,性格过于直白豪爽了。

“啊不好意思啊,那我慢点儿。”

“没关系的,我不要紧,煌姐姐你可以再快点。”

勉为其难的露出一个微笑,其实铃兰这会儿已经很难受了,煌的车技暂且不说,荒野上毕竟一路颠簸,吃了晕车药也还是会恶心,但是一想到可以尽快见到梅雪,铃兰感觉又不是那么不舒服了,她抱着自己的遮阳帽,心里还在思考着到了龙门之后是不是应该换身更好看的衣服去和梅雪一起玩。

“慢一点也无所谓,反正到了之后我们还要办理一些手续,肯定要忙到晚上的,不过铃兰你真的不打算和我们一起行动吗?”

说实在的,煌很不放心让铃兰这么小的女孩儿独自在外面闲逛,尽管铃兰说她只是找朋友,但煌还是决定到时候找些人在后面悄悄保护她。

“嗯……我只是和朋友见面而已,如果真的有危险肯定会按下报警器的。”

铃兰抱着尾巴,她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真要是有危险她也知道该怎么办,而且铃兰的源石技艺还是比较优秀的,对付一般人不成问题。

“不过真没想到啊,你居然在龙门也有认识的朋友,他是个怎样的人呢?”

“嗯……是个很好的人。”

铃兰期待着和梅雪的见面,不过她也很担心如果自己是感染者的事情被梅雪知道了,他会不会讨厌自己?甚至以后都不和她往来了?

想到这里铃兰不由得轻轻捂住了自己的胳膊,在裙子的袖子下面藏有很刺眼的源石结晶,直到今天以前铃兰都没太在意过自己感染者的身份,唯独现在分外担忧,她抿着唇,突然有些后悔提出要和梅雪见面了,或许有时候保持着距离对彼此都是好的。

不过如今,她还是想要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想要亲自牵住他的手,想要亲自抚摸他的尾巴和耳朵,亲手帮他梳理头发,想要亲口对他说喜欢,想要和他一起去吃东西玩游戏,想要……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似乎只要是和梅雪在一起,不管做什么她都是幸福的。

这是独属于铃兰和梅雪才会有的默契,尽管认识不久却彼此相信,为了一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念头就去行动,铃兰知道撒谎不好,可是不撒谎的话亚叶和别的哥哥姐姐们是不可能同意她来龙门的,如果她说自己要见的是梅雪,那么此刻这个车上怕是还得坐有阿米娅了。

那么此时此刻,铃兰心心念念的梅雪又在做什么呢?答案是捡人,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捡人,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躺在垃圾堆里的白发鲁珀女性,梅雪的良知和道德让他不能见死不救。

本来梅雪只是打算买点烟火什么的,奈何街区上全都管制不对他这样的小孩子出售,小狐狸只好来贫民窟这边买了,然后在回去的路上恰好撞见了这个身受重伤的大姐姐。

出于谨慎梅雪并没有第一时间靠近,而是从自己的尾巴里拿出一把崭新的扫帚,用木棍轻轻戳了戳对方的尾巴,如果不是胸口还稍有起伏,那么梅雪就该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死了。

“大姐姐,大姐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

毫无反应,看着面前的鲁珀真的失去了意识,梅雪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对方浑身都是血,透过破损的衣服还能看到狰狞的伤口,气息也格外微弱,再不做点什么她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

然而梅雪不知道,躲在暗中观察的黑蓑人都麻了,因为他们认得那只鲁珀,那个叫拉普兰德的叙拉古人正是前几天大闹了贫民窟的存在,换言之也就是她间接性促使陈晖洁不用参加会议,从而搅黄了卡谢娜吃掉小狐狸的计划。

当时的拉普兰德做的太过火了,于是黑蓑不得不出手,结果让她重伤逃命,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还被梅雪遇到,这算是什么运气?

“看来这也是她的命不该绝……报告给魏公,好吧,还是报告给夫人吧。”

考虑到魏彦吾这个时候还在跪搓衣板,黑蓑们选择了直接找文月,在等到“以保护梅雪为前提静观其变”的命令之后再度隐匿于黑暗中。

梅雪轻轻把拉普兰德的剑放在尾巴里,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起来,似乎是从梅雪身上嗅到了熟悉的气息,拉普兰德艰难的动着自己干裂的嘴唇,吐出了梅雪熟悉的名字。

“德克萨斯……”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啊,突然发现大家好像意外的很嗑梅雪x铃兰的cp啊,话说拉普兰德可算出场了虽然有些遭到迫害的感觉……嘛,以上!今晚还有一章呢,悬赏还在继续,月票间贴什么的请不要客气!

第一卷 : 第99章 拉普兰德大受震撼

孤独的狼独自流浪,她走过漫漫荒野,也行过繁华都市,可是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归处,说到底……她早就是个无家可归的孤狼了,什么时候死去也不会有人为她感到悲伤,她会被遗忘在历史的间隙里,然后化作璀璨的源石结晶,是爆炸开来还是变成结晶尘埃飘散空中就全看运气了,不过以她的性格还是喜欢前者。

然而当她得知自己的某位老朋友就在龙门的时候,拉普兰德又找到了一些生活的意义和乐趣,另一只孤狼,同病相怜,但拉普兰德并不打算从对方那边得到什么安慰,也不打算和对方互相舔舐伤口,她只是打算看看老朋友过得怎么样罢了。

不过没想到刚进入龙门就碰到了以前在叙拉古的一些对手家族的丧家犬,本来只是打算收拾一下他们的,没想到最后闹出那么大动静,差点没死在那两个黑衣人的手上,果然龙门这地方也是卧虎藏龙啊。

“嘶……”

捂着自己胀痛的头,拉普兰德感觉全身上下都不舒服,不过比起之前生命垂危来说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她看着自己身上的绷带,再看一眼四周,空气中的酒精味儿已经证明了这里是某家小医院,说不定还是个诊所。

“我记得最后晕过去之前好像闻到了德克萨斯的气味……”

作为鲁珀来说拉普兰德的嗅觉是相当优秀的,她还不至于闻错味道,只是那个时候好像还夹杂着别的香味儿,比德克萨斯的更浓一点,难道是香水?不对,德克萨斯不是那种人。

“啊,姐姐你醒了啊。”

门口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拉普兰德移过视线,发现门口站着一只三条尾巴的沃尔珀,虽然长相比较可爱,但从打扮来看大概是个少年,喉结不算明显但也是有的。

“你是……”

“姐姐你忘了吗,我是尤诺啊,姐姐你不记得我了?”

看着小狐狸的眼神,拉普兰德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然后轻笑着点了点头。

“抱歉,刚醒过来还有些不清醒……差点把你都忘了。”

听到这些话,梅雪背后的医生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上的表格交给了梅雪,小狐狸签下一串漂亮的字之后连同自己的银行卡一并递给对方,然后走到拉普兰德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对不起姐姐,如果不说我是你的弟弟医生就不救你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

拉普兰德挑着眉,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梅雪出手相救的地方,没钱不说,那个狼狈的样子也不像是有势力的样子,难道是贪图自己的身体?呵,普通人会喜欢和感染者交欢?

“救人需要理由的吗?”

梅雪抖了抖耳朵,他没想到拉普兰德问的第一个问题会是这个,照理来说不应该先问他的身份什么的吗?小狐狸感觉自己的思维和大人们的不太一样。

“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

“怕,不过如果姐姐你是好人的话我就没有救错人,如果你是坏人……唔,我的姐姐是警察。”

小狐狸摇着尾巴,其实他也担心拉普兰德是坏人,那样的话他的善良可能会遭到再一次的背叛,不过梅雪如今也有反抗的能力了,至少跑路速度一流。

“那可真是了不起,嗯,虽然我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不过……或许也算不上坏人?”

说这话的时候拉普兰德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她手上沾满鲜血,如今却好意思说自己不算坏人,不过这也不算说错,她只会杀自己的任务目标和对手,从不对普通人下手。

“不是坏人也不是好人……算了,感觉好像很麻烦的样子,大姐姐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

“还行,至少是活着的,不过恢复至少也需要一段时间。”

毕竟是濒死的伤势,这个恢复速度已经算是比较快的了,拉普兰德舔了舔嘴角,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梅雪。

“尤诺是你的本名?”

“唔……是另一个名字,不过大家一般都叫我梅雪。”

“梅雪,听上去很好听,那么我问你……你认识德克萨斯吗?”

不会认错的,拉普兰德从见到梅雪的时候就在不断确认了,虽然这只小狐狸身上的香味儿更加浓郁,但德克萨斯的味道也并不淡薄,只是单纯的擦肩而过是不可能有这种程度的气息残留的,至少也得是近距离接触过,或者长期见面。

“认识,我和德克萨斯姐姐一起工作,有时候还会一起玩。”

梅雪轻轻摇着尾巴,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说完这些话之后拉普兰德的脸色变得很是古怪,然后忍不住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别逗我了,那可是德克萨斯,她怎么……嘶!”

还没等拉普兰德的话说完,突然的大笑扯到了伤口,让她的脸色不由得一僵,好在也是身经百战的人了,这点疼痛没什么不能忍的,但是梅雪只是觉得奇怪,小狐狸甚至在想要不要让医生帮忙检查一下这位大姐姐的脑袋看看是不是生病了,反正为了救人花钱他也不心疼,回头多买几张彩票碰碰运气就好。

正当拉普兰德还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梅雪的通讯器很是时候的响起来铃声,小狐狸看了一眼发现刚好是德克萨斯打来的,他看着面前的拉普兰德,思来想去的还是按下了免提键。

“这里是梅雪,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梅雪,你东西买完了吗,需不需要我去接你?”

电话那头传来的德克萨斯的声音清晰的落入拉普兰德的耳朵里,她的脸色逐渐有了新的变化,惊讶和难以置信最后尽数变成了狂喜,然后是抑制着什么冲动的坏笑。

“不用的姐姐,我现在在医院,救了一个……人,等一下就回家了。”

梅雪本来是想说“你认识的人”,然而拉普兰德用眼神制止了他,小狐狸只好临时改口。

“注意安全,如果有人欺负你就给我打电话,记得别去那些危险的地方,然后之前能天使说的那件事……其实如果你长大了真缺女朋友,我这里也不是不行。”

“嗯,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还有一件事,就是那个……下周你有时间吗,我刚好有个假期想放松一下,顺便带你去逛逛,吃点东西,然后一起去游乐园怎么样?”

“好啊!”

能有这种事情梅雪当然乐意,电话那头的德克萨斯也是笑着松了口气,说了一声回聊之后挂掉了电话,然后看着自己柜子里的众多衣服,开始挑选下周要穿的,站在梅雪身边最搭配的一套。

当梅雪放下通讯器的时候,他发现拉普兰德的眼神里只剩下了震惊,像是三观都被德克萨斯开车创碎了一样。

“你和德克萨斯是什么关系?”

“唔……阿能姐姐说是不会结婚的关系,不过德克萨斯姐姐说都可以结的。”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他注意到床上的白狼姐姐眼神突然变了,看向自己的眼神很是古怪,像是在欣赏什么宝贝,又像是打量一块精美的蛋糕或者好玩的玩具。

“梅雪,我问你一件事,德克萨斯有没有咬过你?”

“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梅雪不由得惊讶,因为德克萨斯确实没少咬他,好像梅雪身上基本都被她咬过了,但小狐狸只咬过她几个地方。

“呵,我甚至都知道她喜欢穿白色的里衣。”

看着梅雪惊讶的眼神,拉普兰德感觉德克萨斯也真是堕落了,居然还会喜欢这种类型的,还接吻了,啧……真不是东西啊。

“不对啊,德克萨斯姐姐明明就更喜欢黑色的,还有丝边呢。”

这下好了,梅雪的话直接把拉普兰德弄得愣住了。

"

"

ps:五更结束!话说五更真累人啊,我都没时间写只能发在群里的番外了,不过还是感谢大家支持啊!嗷呜~月票间贴多多!

第一卷 : 第100章 盯上小狐狸的差不多到齐了

“所以,你跟德克萨斯只是同事关系?”

“嗯。”

经过一番简单的套话,拉普兰德算是把梅雪的底子摸了个透彻,毕竟就小狐狸这个智商和防备心,不能指望他在保守秘密之外的地方守住什么消息,随便几个问题就问清楚了。

按照梅雪自己的说法,他和德克萨斯只是在同一个地方上班,但是特么同事之间会好到连对方穿什么颜色都摸清楚吗?!(震声)

“……梅雪你过来。”

拉普兰德朝着小狐狸招了招手,虽然她看上去是有点凶,不过梅雪倒也不觉得就是坏人,主要刚才聊天的时候拉普兰德的言行举止都很有礼貌,而且眼神很干净,反正应该不坏。

看着走到自己床边的小狐狸,拉普兰德示意他靠近一点,她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梅雪,不得不说梅雪受欢迎有很大程度是因为这副皮囊,人们对于可爱的事物总是容易放松警惕,有着更高的好感度,不过她拉普兰德可不会学德克萨斯那样自甘堕落。

“我问你,德克萨斯都碰过你身上那些地方?”

拉普兰德的话让小狐狸愣了一会儿,然后托着腮思考了一会儿,最后朝着她摇了摇头。

“她没碰过你?”

“唔,不是的,我只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地方没被德克萨斯姐姐碰过。”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