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5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梅雪的怀里很温暖,贴在一起也能闻到他身上的淡淡铃兰花香,关于这一点铃兰也是知道的,梅雪说过他身上的香味儿好像每天都会变,有时候会受到心情的影响。

铃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因为她喜欢铃兰花,所以梅雪送的是铃兰花做礼物,他自己也沾染着她喜欢的花香,因为他是自己喜欢的人,所以这味道是因为她喜欢梅雪而产生的错觉,还是梅雪为了她做出的下意识改变?

好像不管是哪个都能证明其中一个人有些心意,铃兰安心的靠着梅雪的胸口,两边的路灯逐渐减少然后消失,视线逐渐变得黑暗,但梅雪还是靠着好运气避开了所有可能绊倒自己的树枝,小狐狸背后的两条尾巴在风中飘摇,一条紧紧护住铃兰,闯入黑暗当中去,成功的甩开了跟在自己后面的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追自己,但梅雪不希望今晚和铃兰独处的时间被人打扰,他知道铃兰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拒绝了朋友的陪伴,孤身来和他见面,他当然要努力会赢她的期待才是。

好在梅雪把最后的礼物藏了起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它的存在,对诗怀雅也是保密的,只是借用了她家的场地。

“铃兰~可以睁开眼了~”

原本一直都闭着眼靠在梅雪怀里的铃兰听到这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耳畔是缓缓的流水声,面前的长河倒映着城市的繁华,五彩的霓虹深入水中,波纹四起,河边的草丛虫鸣不断,绿色的萤火虫上下飞舞,如梦似幻的一幕让铃兰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甚至下意识的捏了捏自己的脸确认是不是做梦。

“梅雪哥哥,放我下来吧。”

手里捧着梅雪送给自己的花,铃兰从他怀里轻轻跳下,脚下传来的实际踩到地面的感觉告诉铃兰这不是假的,她伸出手接住一只萤火虫,好奇的观察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喜欢吗?这里是我无意间发现的,没想到晚上会有这么多的萤火虫。”

小狐狸自己也惊讶了,这些萤火虫算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似乎是铃兰和梅雪毫无恶意的缘故,这些小家伙不害怕他们,反而有意无意的聚在两人身边,像是在祝福。

“我还以为这些就是哥哥送我的礼物了。”

“它们是铃兰你送我的礼物才对,我是因为你才看到这些的。”

梅雪抖了抖耳朵,看着停留在自己尾巴上的萤火虫们,还是忍下来甩尾巴的冲动,带着铃兰踩在松软的草地上,走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然后从尾巴里拿出两张小板凳放下。

铃兰因为这话脸红了一会儿,由着梅雪牵引自己向前走去。

两只小狐狸的手自始至终都没有分开过,他们一起坐下,然后一起随便找个话题聊起来,比如铃兰在罗德岛的生活,比如梅雪的工作,只是一天的时间里,原本存在于彼此间的羞涩与隔阂变成了像这样的无话不谈,因为比较缺乏常识,梅雪有时候会说出让铃兰感觉很有趣的话。

两只小狐狸的笑声成为了这片寂静夜晚最动人的声音,但另一边的捉狐狸大队还是在进行搜捕工作,梅雪跑得快这点谁都知道,但是她们没想到小狐狸会那么警惕。

“果然这种时候能天使最有用啊。”

看着走在前面的能天使充当了自走路灯,可颂不由得感慨萨科塔有时候也挺方便的,除了睡觉的时候比较折磨人。

闪灵那边倒是也方便,她的源石技艺本身就和光芒有关,随手一点就能照亮道路;煌那边全靠迷迭香,至于W和伊内丝就有些抓瞎了,她们是真没想到龙门这地方还有没装路灯的,结果就是完全抓瞎,后悔没带手电筒。

躲在暗中的黑蓑看着这伙人,他们也懵了,企鹅物流还能理解,闪灵和W这都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煌和迷迭香身上的标志倒是很好认,一看就是罗德岛的人,这家公司虽然不算太有名气,但口碑确实不差,也是龙门前段时间的合作伙伴。

(ps:罗德岛在泰拉所有企业中并不是很多人想的那样名列前茅,关于这个在剧情有明确的提到过)

现在的问题来了,这群人是怎么能都和梅雪扯上关系的?黑蓑是真的搞不明白啊,不过看上去除了企鹅物流之外的人,剩下的那些似乎都不太对劲啊,特别是那两个萨卡兹,麻袋都拿出来了。

“说起这个,真龙当初逮他的时候也是用麻袋啊。”

年摸着下巴,她倒是知道很多梅雪的黑历史,小狐狸以前做得傻事也是不少的,不过她自己的更是不堪回首。

这边的事情自然瞒不过魏彦吾那边,年估计监察司的那帮小家伙这会儿都该朝这边赶过来了,今晚怕是会很热闹啊,说不定还会打起来呢。

关于这些梅雪都不清楚,他只是和铃兰聊着各种事情,从他喜欢的事物再到喜欢的人,也包含铃兰,后者则是更多倾听和询问。

其实比起说自己的各种琐碎,他们都更乐意听彼此的故事,希望这样可以更多的了解对方,哪怕是最细枝末节的事情也不会显得枯燥。

“我其实还有一件礼物想送给你的。”

梅雪的尾巴轻摇,如果不是因为月光比较冷白,那么铃兰一定会发现他居然害羞的的脸红了。

“从你说见面的时候我就在想该送什么样的礼物才好,然后那天晚上我看到了外面有人在放烟花,然后就有主意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梅雪格外兴奋,尾巴甩得飞快,看得出来心情难以抑制,铃兰突然意识到了这最后的礼物是什么。

“看那边~”

梅雪指着河对面的广场,随着小狐狸的话音落下, 铃兰的眼眸中有一颗红色的流星从地面倒飞而出,拖着长长的尾焰在天空绽放成一朵最绚丽的花。

伴随着一声声烟火冲天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数十个光点自下而上飞上天空,从铃兰的位置刚好看见那一个个光点炸开,绽放成一朵朵绚丽的花,一时间就连这片夜空也被照亮了,漆黑的天空也变成了光的花海,前面的消失了又有后来的烟花补上,烟花易冷,但百花盛开。

铃兰安静的看着这一幕,她的注意力再也没办法放在别的事情上了,周围的尾巴轻摇着,朝着梅雪靠过去。

又是一发烟火在天空炸开,恰好变成了铃兰那张可爱的脸,她出声的凝望这一幕,而梅雪则是出神的看着她,两人的尾巴都得到了自由,在烟火的照耀下靠近彼此。

确实是很漂亮的一幕,就连正在准备抓小狐狸的人们也被这些不断绽放的绚丽花朵吸引了目光,他们恰好走出了密林,看到了坐在河岸边的两只小狐狸,烟火的光辉照亮了他们。

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窒息的是,梅雪和铃兰的尾巴各自一半,恰好围在一起组成了一个?。

在此刻,她们心里生出了一种言语表达不出的挫败感和失落,感觉自己真的是白活了,W更是气得七窍生烟,就差没拿出自己的炸弹了。

看着梅雪就这么和铃兰贴在一起,闪灵的心里涌现出难以言说的失落,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戒指叹了一口气。

这下不用说她们也知道了,这个半路杀出的铃兰才是最大的赢家啊。

等到烟火全都谢幕,铃兰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情况下,她激动的直接把梅雪扑倒在了草地上,然后主动的亲吻了回去,同时伸手摘下了花盆上那株铃兰的花朵,把它放到梅雪的手上。

“这朵铃兰送给你了~”

这次铃兰没有再叫小狐狸哥哥,而她的话也很值得细细的琢磨,梅雪只是有些疑惑,但还是笑着收下了这份礼物打算放进尾巴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尾巴又和铃兰的缠在一起了。

于是两只小狐狸又是一阵脸红,连忙分开彼此。

你问其他人呢?哦,气炸了。

德克萨斯拔出光剑,能天使手握双枪,W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炸弹……对此我们只能说,幸好某些人现在不在现场。

与此同时的,除去塔露拉之外的不少人都觉得自己脑袋又变重了。

"

ps:嗷呜~两只狐狸贴贴啊~话说铃兰现在的竞争比较困难啊,毕竟物理上打不过

第一卷 : 第109章 小狐狸争夺赛开始!

梅雪和铃兰,此刻两只小狐狸就这样牵着彼此的手走在路上,他们已经懒得去管背后彼此纠缠的尾巴了,因为只要像这样靠在一起,两人的尾巴就会在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比谁都贴贴的更亲密。

然而在他们的身后,除去闪灵之外的姑娘有一个算一个的已经拿出了麻袋和绳子,准备把梅雪绑起来之后打包带走,每次小狐狸察觉到不对回头的时候她们又总是躲得好好的,弄得梅雪总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精神敏感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陈晖洁已经快到了,小狐狸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就是有些搞不明白在森林公园的那边追自己的是什么人,小狐狸寻思自己在龙门这个地方没有惹到什么坏人才对。

看着那边的梅雪和铃兰还不打算分开,W等人心里越想越来气,这特么是要直接带回家的节奏啊,不是你们发展这么快的吗?现在的小孩子这么早熟?

本来按照原计划大姐都是打算等梅雪和铃兰分开之后再趁机把他塞麻袋的,可现在这两只小狐狸别说是分开了,就差没抱在一起,梅雪看着手上刚摘下来的铃兰花若有所思,小狐狸并不知道铃兰藏于花中的心意,但他想要好好保存这朵花,放在尾巴里可以保证不变。

也许是因为自己先前的大胆而害羞,直到现在铃兰都还不敢正眼看梅雪,她只是一边低着头走着,时不时的会偷偷看一眼梅雪的反应,发现他在看那朵花之后铃兰就更害羞了,只有她自己知道,送出那朵铃兰花,也就是相当于送出自己,这是一种托付和信赖,尽管他们认识不久,但感情是真的。

“哪个……哥哥,我该送什么给姐姐比较好啊?”

铃兰心里有些不安,这毕竟是第一次去见家长呢,接下来还要在梅雪家里住两天,怎么想都该好好和梅雪的姐姐打好关系才对。

“唔,陈姐姐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

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他感觉陈晖洁还挺容易满足的,人也很好,为人正直又勤劳持家,长得漂亮还很帅气!不愧和塔露拉姐姐是姐妹,感觉两个人很像。

“有时候就算是生气了,只要像这样亲她一下就好了呢。”

说着梅雪又在铃兰脸上亲了一下,让铃兰直接变成了蒸汽机,但她并没有和之前一样只是害羞,而是同样回应的亲了回去。

这本来只是两只小狐狸的亲密贴贴,在简单不过的互相接触,但是落在其他人眼里就不对劲了,可颂看着面前的能天使,这货现在完全就是已经黑化了,脑袋上的光环都黯淡了不少,话说光环上面黑色的部分那是什么,一定是灰尘吧!德克萨斯你头发原来是可以变红的吗!?

(啊,完了完了,这两人已经完全黑化了啊)

看着摩拳擦掌甚至掏枪拿剑的两人,可颂毫不怀疑她们怕是已经想好杀人灭口,甚至都已经选好那只金色小狐狸该埋什么地方了,喜欢的人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这确实是谁都忍不了啊。

当然,也不能指望某只嘴臭且暴脾气的蟑螂精忍住这种,看着那边的两只小狐狸,W已经想要把手上的炸弹丢出去了,然而伊内丝及时的拦住了她,顺带着伸手指了指那边的电线杆上站着的三个黑蓑。

“W,我劝你理智。”

如果不是刚才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那么伊内丝都不知道这三个黑蓑的存在,她甚至都没发现这三个人啥时候站在那里的,别的不说,光是这种程度的隐匿还有那深邃的气质,一个都能让她们俩难对付,三人配合她俩就该想法子逃命了。

“理智个毛,难道让我看那只狐狸精拐我家狐狸吗?”

W回怼一句,然后同样注意到了电线杆的三个黑蓑,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嘴臭人,现在格外暴躁的W就算是特雷西斯都敢骂,何况只是这几个刚冒出来的黑蓑。

“看什么,没见过捉奸啊?站电线杆上也不怕从上面掉下来!”

莫名其妙被骂了几句的黑蓑们也没啥生气的,毕竟他们都算是上年纪的人了,不会和W这种小姑娘计较太多,反倒是开始一本正经的思考梅雪和这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说实在的这个瓜吃得很香啊,尤其是刚才梅雪和铃兰在河边看烟火的时候,黑蓑们表示有被甜到,老人家也喜欢看这种剧情。

不过W的声音大了点,本来还在和铃兰商量回去之后是看德凯奥特曼还是看假面骑士build的梅雪,连同其他的跟踪者全都看向了W和伊内丝所在的位置。

W的声音让梅雪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小狐狸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有种本能的害怕,反正就是有一种抱起铃兰赶紧逃的冲动。

也就是这个回头,让小狐狸注意到自己的背后居然跟着那么多人,尤其是能天使,虽然光环黯淡之后不算太亮,但配合光翼还是很显眼的,还有煌和迷迭香两只猫咪以及闪灵,现在梅雪才发现原来这么多人一直都在跟着自己。

“上!”

眼见情况暴露,煌也不装了,直接提着麻袋就冲了上去,迷迭香也是跟着跑过去打算拖住铃兰。

“居然还有别的人?”

企鹅物流小队也懵了,不过德克萨斯还是第一时间跑了出去,能天使很懂事的开火逼停煌的脚步,给自己的同伴创造了机会,但是她剩下的橡胶弹在接近迷迭香的时候全都被无形的手拦下,小猫猫的速度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伊内丝,你要是再等的话回头就自己用你那些玩具排解空虚吧!老娘连口汤都不会给你的!!”

撂下这句话,W丝毫不管那边的黑蓑,直接丢出两颗闪光弹和震撼弹朝着梅雪的方向飞去,然后拎着麻袋就冲了过去,还不忘戴上自己的墨镜免得待会而被误伤。

“我*友好队内交流粗口*的!”

伊内丝也顾不得思考黑蓑的目的了,直接跟着W一起冲,这倒不是她担心W得手之后不给自己碰小狐狸,W不给她还不会偷吃不是?主要是担心这货出什么问题。

突然被这么多人冲过来,小狐狸的本能反应就是跑,但是他牵着铃兰的手正回头,才踏出一步就在闪灵的怀里撞了个满。

“闪灵姐姐!”

能见到迷迭香和煌这一点铃兰并不吃惊,但她没想到闪灵也在,她是知道闪灵前段时间也出任务了,但没想到居然也是冲着梅雪来的。

“铃兰你认识吗?”

梅雪看着面前的这个大姐姐,出于礼貌想要道歉,又突然想起来现在不是道歉的时候,但是还没等他说什么,闪灵直接伸手把他按在自己怀里,然后抓住他的尾巴帮忙堵住了上下的耳朵,那边的铃兰也立刻反应了过来,抱头蹲下的同时用尾巴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W丢出的闪光弹和震撼弹在一瞬间爆开,强烈的光芒和巨大的噪音把铃兰和梅雪之外的人都拦了下来,W摘掉耳机和墨镜掏出匕首快速接近闪灵,她知道刚才的强光和声响对这位赦罪师造成不了多少影响。

然而W这个状态在闪灵面前有些不够看的,她甚至什么都不需要拿,只是伸手一挥,金色的光芒化作任其驱使的丝线舞动,只是轻轻一划就削掉了W匕首的刀尖,成功把坏女人挡下。

“乖,去那边等我。”

闪灵轻轻拍了拍梅雪的脑袋,看着小狐狸眼神中的迷茫,她微笑着伸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然后把他和铃兰护在自己身后。

现在场上的局势有些混乱,不过大家的目的显然是一致的,煌没有带武器,但多半和迷迭香一样携带有小型的源石施术单元,W和伊内丝大概是为了能便宜行事所以只带了少量武器,企鹅物流的人……威胁程度同样不高。

也就是说,除去那边三个看戏的黑蓑,现在只有迷迭香是闪灵的威胁,不对,那边的黑蓑不可能毫无目的出现,也不应该站着不动,除非……还有一个?!

“哟,居然能发现我啊,果然还是有些本事的。”

眼见闪灵看向自己,年也干脆不藏着了,大方的从梅雪背后的角落走出来,其实她刚才就在那边站着了。

“年姐姐!”

小狐狸眼前一亮,撒欢似的扑到了年的怀里去,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其实一般来说他该先去抱德克萨斯她们的,然而小狐狸感觉现在抱上去肯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嗯嗯~是我,乖,不怕不怕。”

被梅雪主动抱的感觉是真的让人满足,年小姐表示有爽到,她老早就想这么干了,甚至还忍不住在梅雪的脸上亲了一口。

可能是因为本来就对年有着莫名的信任,再加上刚才被吓了一跳,这会儿梅雪当然是下意识的选择了依靠年,无意识的抱住了全场大的腿子,但是他注意到铃兰摇尾巴的动作好像是……不开心?

这就是黑蓑们为什么不动手的原因了,他们很清楚年比谁都在意梅雪的安全问题,别说是让他受伤,就算今天有一根狐狸毛掉地上,那么年都能发飙。

“我的妈啊这么多人!?”

恢复视觉和听力的可颂看着周围这多出的一堆人不由得陷入思考,她就是想跟着吃个瓜,这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

确实,现在这个场面属实有些尴尬,一大堆人全都盯着梅雪一个,小狐狸被这些眼神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尤其是W,她的眼神让梅雪直接都炸毛了,感觉一个不慎就会被连皮带骨的吃干净。

小狐狸下意识的伸手从尾巴里拿出一瓶杀虫剂朝W丢了过去。

“……”

看着滚到自己面前的杀虫剂和上面特别用红字标明的“杀蟑螂有奇效”,W的脸色逐渐黑了下去,她甚至能听到背后的伊内丝那毫不掩饰的狂笑声。

“不行啊W,你这……哈哈哈哈,果然还是他最能气你啊。”

W那叫一个气啊,她甚至怀疑梅雪根本没有失去记忆,这不还是记得她吗?

“梅雪,你认识她?”

年看这个样子,多少也猜到一些W等人和梅雪肯定有些关系,但小狐狸自己那记得那些,他只是躲在年的背后仔细瞅着W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尤其是她红色挑染的两缕头发,下意识的开口喊出了一个很适合对方的外号。

“蟑螂恶霸?”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周围的人哪怕是闪灵和黑蓑们都没忍住笑出了声,煌更是放肆的笑了出来,毕竟梅雪给W起的这个外号实在太贴合她的长相了。

“你这家伙肯定没失忆……那就好办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