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5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W的手指关节在她的握拳下咔咔作响,这下她是真的来火气了,别的不说,抓到梅雪之后就关在地下室吧,这辈子都不放他出来,生活全由自己照顾,每天不把他榨成狐狸干绝不放过的那种。

“闪灵,别拦我,他是阿米娅的未婚夫又不是你男朋友。”

“我拒绝,且不说丽兹的事情,他也是我弟弟。”

闪灵手上的戒指微微闪动,这枚戒指本身就是很好的源石法杖,就算不带剑,W和伊内丝也远不是她的对手,只是那边的黑蓑和突然冒出来的年需要警惕。

德克萨斯和能天使虽然有些不爽,但还没有失去理智,年姑且不论,闪灵的实力就足够头疼了,而且更没想到黑蓑居然会跟着,话说这些家伙都是冲着梅雪来的啊。

(不对劲,罗德岛的人为什么要来找梅雪?)

能天使和德克萨斯虽然不认识煌等人,但是认识他们身上属于罗德岛的标记,但是想不通为什么梅雪会和罗德岛扯上关系,他不是被拐到龙门之后被陈晖洁救下收留的吗。

看着现在似乎陷入了僵持,铃兰伸手轻轻拽了拽梅雪的尾巴,指着迷迭香、煌还有闪灵。

“梅雪哥哥,那边的……大概是自己人。”

随着铃兰的话,场上的气氛稍加缓和了一些,小狐狸的尾巴轻摇死死盯着W,身体的本能告诉他这绝对是个坏女人,所以梅雪没再犹豫。

“姐姐!有人想强你家狐狸!”

“我看谁******敢动!”

比话音更快的是陈晖洁本人,手上赤霄运用的随心所欲,整个人化作一道赤色闪电奔袭而来,绕过W和德克萨斯等人直奔着年而来,然后一把带走了她怀里的狐狸。

这速度快的连闪灵都没反应过来,得到梅雪的陈晖洁把手上的赤霄随意插在地上,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梅雪的全身,还撩起小狐狸的衬衫看了一眼,弄得他脸红不已。

“看来是没受伤,呼……谁特么敢在龙门犯事!”

看着气势凌然的陈晖洁,黑蓑们不由得面面相觑,这陈警司的进步是不是太快了点?

"

ps:嗷呜~其实我不是很会写战斗啊,果然还是发糖修罗场更适合我,然后黑蛇小姐的番外明天就会发出来的,大家不要着急,日W也是很累的,另外月票间贴多多~感谢支持~悬赏还在进行~话说已经欠了很多呢

第一卷 : 第110章 贵圈真乱啊

事实证明梅雪这个祸水真不是白当的,因为陈晖洁的到来,本来就已经紧张的气氛更是被直接引爆,陈晖洁现在对上了W与伊内丝,闪灵拦下了企鹅物流小队,年阻挡了迷迭香和煌,只有梅雪在吃瓜,字面意义上的吃瓜。

“姐姐加油!”

一手拿着勺子一手捧着半个西瓜,小狐狸咬着瓜为陈晖洁摇旗呐喊,似乎是把这场战斗当成了闹剧。

铃兰看着自己怀里的剩下半个西瓜,又看一眼面前打成一团的众人,她现在慌得一比,因为她是不希望煌和迷迭香发现梅雪的,更别说闪灵还在,而且她手上的那枚戒指就是阿米娅和梅雪的订婚戒。

“梅雪哥哥,陈姐姐她没问题吗?”

“肯定不会有事的,姐姐是这个世界上第二……唔,第四厉害的人!”

小狐狸稍微思考了一番,最终得到了爱国者>阿丽娜>塔露拉>陈晖洁的结论,综上可得陈晖洁排名第四,反正现在其他人都不在,陈晖洁就是最强的!

有着梅雪的鼓励,陈晖洁简直是越战越勇,本来还难以运用自如的赤霄现在就像是自己的手一样灵活,甚至丝毫没有疲累与出错,反倒是对面的W一直都在失误。

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W就事事不顺,多次险些摔倒就算了,丢出的炸弹全都被挑飞回来就算了,掏出来一把左轮铳连开五发全弹哑火,这熟悉的感觉让W忍不住朝着小狐狸那边怒吼。

“别再给老娘上debuff了!吃你的瓜,不然等我抓到有你好看的!”

不用说W也知道这是因为梅雪在降低自己的运气,不然她今天才检查过的铳怎么可能弄出这种幺蛾子,要不是伊内丝帮着怕是早就被陈晖洁砍了。

“不许凶他!”

W的话刚说完就被陈晖洁一脚踹了出去,伊内丝和W再怎么能打也不可能比得过这会儿完全掌握赤霄,接近人剑合一境界的陈晖洁。

另一边闪灵一对四稍微有些麻烦,德克萨斯的剑很犀利,可颂也能很好的起到保护队友的作用,再加上能天使和空的远程掩护,居然能让她也感觉到棘手。

不过这也是因为闪灵既没有带剑也没有打算认真,毕竟不是真正的敌人,没有必要动真格的,闪灵看得出来企鹅物流这群人和梅雪的关系还不差,让她们受伤的话小狐狸那边就不好交代了。

至于年……基本就是碾压局,她甚至只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面盾牌拆成好几块就让迷迭香和煌有些手忙脚乱的,迷迭香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她,煌的热浪还不如她吐一口气来得烫人。

这也就导致了三组战斗方只有W和伊内丝是真的在挨打,剩下的两组主要是想抢狐狸。

“我们不出手阻止吗?”

“别了吧,我觉得这样吃瓜挺好的,我最喜欢看女人打架了,特有意思。”

“那我们这算不算消极怠工?”

“人家修罗场你掺和什么,乖乖吃瓜得了。”

三个黑蓑也是人手一个瓜,还都是梅雪给的,一边吃还一边不忘记点评一下战斗,全然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不过这也很正常,现在那边完全不是别人能插手的情况,随便抓个人都是和小狐狸有点感情纠纷的。

“话说,我记得魏公他们好像在朝着这边来吧?”

不知道谁插了一句嘴,让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冷漠,主要是监察司的人好像也会一起来,要是被发现他们在这里浑水摸鱼就糟了。

想到这里黑蓑三人组连忙把手上的瓜啃干净瓜皮丢进垃圾桶,顾不得擦嘴,立刻拔刀准备把除了闪灵和年之外的所有人制服,毕竟闪灵对付起来比较费时间,年也不是他们三个能胜过的。

可能是因为同样对梅雪抱有一些很刑的想法,陈晖洁和W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有一种仇敌见面的感觉,陈晖洁感觉W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W感觉陈晖洁肯定不是表面上看着那么正经。

“你个有害社会的家伙,给我进监狱待着吧!”

“嘁,就凭你?”

W很是不屑的撇着嘴,她就是不喜欢陈晖洁这种人,就像凯尔希那种,明明心里压制各种欲望,表面还得装着一脸清高,她W会对梅雪下手也是看到凯尔希先手的。

当年W确实喜欢梅雪,但谁都看得出来特蕾西娅对小狐狸的喜爱已经超过正常姐弟的范畴了,所以W也只能压着心思,直到那天她看到凯尔希以检查身体的理由骗小狐狸到自己的房间里去,还有博士对梅雪的“特别教学”,阿斯卡纶的“贴身保护”等等,那个时候W就明白了特蕾西娅是默认这一行为的。

“说,为什么盯上我弟弟?”

“笑话,你弟弟?他在床上管我叫姐姐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因为铳都变成了无法使用的状态,W干脆拔出匕首给伊内丝打辅助,勉强还能撑一会儿,待会儿准备掏个大家伙给陈晖洁开开眼。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作床上?”

打到这里陈晖洁才发现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面前的W不会是无缘无故盯上梅雪的,但她最开始以为这应该是和塔露拉有关的,感情她们和梅雪以前就认识?那小狐狸不该害怕啊。

“没什么意思,哦对……他第一次的时间是五个小时,挺厉害的,我请了三天假呢。”

看着面前的陈晖洁脸色突然阴沉,W就知道自己这话说对了,果然这个龙女对她家的狐狸也抱有不该有的心思啊,不过无所谓,她是吃过肉的。

“你特么的!我鲨了你!”

陈晖洁果然炸了,而且炸的很干脆,手上的赤霄止不住的外泄剑气,逼得另外两边不得不停下来。

“拦住她!”

意识到陈晖洁要使出剑招的黑蓑们果断出手,事实证明他们的反应确实是对的,可是时间上来不及了,当他们拔剑准备阻止这场争斗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了麟青砚的声音,带着一丝微怒,却又显得刚正不阿,强而有力。

“一气白雷正法,纵贯方圆三化!”

明明是万里无云的天空,却突然炸起惊雷,白色的雷电从天空落下,分作十来条白色的雷柱横扫了整条街道,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天师府的小丫头啊,本事不赖,耍帅也学的不差。”

年抬起头看着身穿红袍站在路灯杆上的金发人影,嘴上虽然说的轻佻,但心里已经警惕起来了,因为她很明显的感觉得到麟青砚身上那道属于某人的气息,记忆里下意识的浮现出被支配的恐惧感,来源于自己那个不负责任的亲妈。

(感情就是这个小丫头啊)

虽然说还在意料之中吧,但年还是把目光投向了小狐狸,刚才的雷声似乎吓到了他,但是比起恐惧,从麟青砚身上感觉到的熟悉感更让他失神,梅雪整个人都愣住了。

“虽然说是偏僻街道,但公然打斗成何体统?”

麟青砚眉头紧皱,她刚才的那一下确实吓到了不少人,可算把这些家伙叫停了,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没有,被人注意到太多可不好,而且比起那些,值得她注意的就只有一样。

想到这里,麟青砚从天台跳下去,直接落在梅雪的面前,想都不想的伸手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

熟悉的气息,麟青砚不由得更加用力想要把梅雪按在自己怀里,她强忍着哭出来的冲动轻轻拍打着梅雪的脑袋。

“抱歉啊梅,姐姐是不是吓到你了?”

“姐姐……”

心里涌现出的熟悉感让梅雪呆呆的如同木偶,这不是任何记忆里认识的人,但却是会让自己感觉无比亲近的气息,仿佛这个怀抱是最为安全最为温暖的地方。

“对,是姐姐。”

只不过不是苏雪儿,是麟青砚,在上百次的进出通天镜之后她已经逐渐接受了苏雪儿留在镜子里的记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就像是苏雪儿的转生,但有着更清晰的自我认知,不会产生人格分裂之类的问题。

【我不能死,我还要回去,我……我不在的话梅怎么办?我的弟弟怎么办?他还在等我回去哄他睡觉,我死的话谁来保护他?他等不到会怎么办?】

“交给我吧。”

回想起苏雪儿临死前脑海里最后的念头,麟青砚搂紧了梅雪,她知道自己需要学着做个好姐姐了,毕竟不为别的,就当是为了梅雪也好,她看遍了苏雪儿的记忆,看过梅雪在大炎的遭遇,现在她就是这只小狐狸的亲姐姐。

“等一会儿,姐姐处理一下公务。”

轻轻捏了捏小狐狸的脸蛋,麟青砚用自己的红袍替他擦干净嘴,然后起身看着面前这一帮子人,她们的眼神大都透露着一个意思:大姐你特么谁啊?

“监察司特派,大理寺少卿,代号惊蛰,现在……你们所有人都跟我走一趟吧!”

说到这里麟青砚还特地看了一眼W和闪灵,尤其是W,她是真的想在这里把这只蟑螂精干掉,但是那样的话又会给自己的弟弟留下不好的印象,只能先稍微忍忍了,回头随便找个理由给她丢进牢里关着。

“凭什……上哪儿去啊?”

本来煌是想说凭什么的,然而小猫猫扯了扯她的衣角指了指周围,煌这才发现周围不知道什么是多了一堆黑蓑,少说也有几十个,就算是她和迷迭香带足武器也不是对手,何况现在这个状态。

“聚众斗殴、扰民、意图拐卖、非法入城,你们犯的可不少啊……”

随着麟青砚那极具威胁的目光扫过,能天使连忙把手上的麻袋放在身后,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

德克萨斯也收起了武器,毕竟她们都没想到,只是抢一只小狐狸,引出陈晖洁就算了,这个金发女人一看就是冲着梅雪来的,那么那三个嘴角还粘着西瓜籽的黑蓑怕是一直都在暗中保护梅雪。

(我家小狐狸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除去年和W,所有人都在想着这个问题,现在谁都该意识到梅雪的身份不一般了,陈晖洁倒是没想那么多,反正对她来说只要梅雪人没事,小狐狸还在自己身边就好,只不过现在有一个莫名其妙跳出来说自己是梅雪姐姐的,这不能忍。

全场最茫然的还要属梅雪,小狐狸本来是吃瓜给陈晖洁喊加油的,结果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新姐姐就算了,还真的让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认同和信赖感。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感觉上是自己熟悉的人,梅雪却没有任何靠近她的打算,相反他现在只想逃走,赶紧从麟青砚身边离开,不是因为害怕和恐惧,只是单纯的不想见到她。

“骗子。”

小狐狸下意识的把这个词脱口而出,让原本还态度强硬的麟青砚身子一僵,他没有再多停留,转身牵住铃兰的手把她抱起来就跑了出去。

眼见着梅雪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在视线中,黑蓑们正打算跟上,但麟青砚摇了摇头表示不必,现在的梅雪肯定是想着远离他们,情绪波动越大他能影响到气运范围和强度也越大,别说是抓他,现在如果想要靠近……估计会直接因为各种突发疾病倒在地上。

不过,现在看来他真的是等了很久啊,等到再也不愿意等下去,等到怀疑自己的姐姐是个骗子,所以才会从那个地方走出来,独自一个人面对懵懂的世界,甚至还被人用麻袋抓了起来。

“好了,现在的话该来说说看你们又是为什么找我弟弟了……”

话刚说完,麟青砚突然盯着年上下打量了一番,那审视的眼神看的她贼不舒服。

“看啥呢小丫头?”

“没什么,只是在想我是不是该叫你做侄女,虽然我们没见过面,但不是有梅雪的关系在吗。”

“……”

年一时间居然被麟青砚这话说的哑口无言,其他人也呆住了,这啥意思?等一下,惊蛰管年叫侄女,然后梅雪又是她的弟弟,那岂不是……

“贵圈真乱啊。”

在一番脑内风暴之后,煌总结出了这样的四个字。

“其实也还好啦。”

说到这里能天使还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让德克萨斯气得很想给她脑袋上来一下,你回答这个干什么!

"

"

ps:嗷呜!果然我不适合写战斗嘛……唔,希望大家不会太讨厌,今晚还得加班写一下黑蛇的番外呢,感谢大家支持啊!月票间贴多多!

第一卷 : 第111章 藏于最后的参赛者

梅雪选择了逃走,他不想见到那个人,哪怕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心里就是不想见到那个自称姐姐的家伙。

铃兰依偎在梅雪的怀里感觉很是舒服,她抬起头发现此刻的小狐狸脸色并不好看,像是强忍着要哭出来了一样,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但铃兰知道现在最好还是不要开口,她很高兴梅雪在离开的时候还记得把她也带上。

或许是因为在梅雪看来她既是需要保护的对象,也是可以信赖的朋友,想到这里的铃兰不由得主动抱住了梅雪的腰肢把头埋在他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刚才那些打成一团的大姐姐们,再想起自己今天的经历,铃兰居然忍不住偷笑了出来,她好像无意间就赢了其他人很多呢。

与此同时的另一头,龙门近卫局的会客厅里,在场的所有姑娘突然感觉脑袋上的光有点发绿,但还是全都安静……好吧,有一个是不可能安静的。

“呜呜!呜!”

被绑成粽子堵住嘴的W在沙发上可劲的挣扎,不断发出呜呜声,但是从她的眼神和脸色来看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给我安静点吧!”

伊内丝没好气的抓起W的脑袋然后直接来了个脑袋对对碰,把W直接撞了个两眼翻白晕倒在沙发上,现在的W看上去真的很像蟑螂,无愧于梅雪给她起的外号——蟑螂恶霸。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