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5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玫瑰金手铐,伊内丝看了一眼那边的闪灵和煌她们,心里暗叹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凭什么她就要上手铐?不过比起因为嘴臭被五花大绑的W来说已经算好的了。

“那么现在,我……怎么全是女人?”

麟青砚刚打算复盘一下当前的状况,顺带着把情况了解清楚,就发现现在这个房间里好像没一个男人,全是女性,这让她又有些皱眉了。

“你既然都已经继承了她的记忆,还能不清楚梅雪的女人缘?”

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把锉刀磨着指甲,心里满是郁闷,麟青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打断了她的后妈计划就算了,还自称她姑妈,真有脸说啊,要是敢当着她那群哥哥姐姐的面说,不被收拾才有鬼。

“……好像是这个道理啊。”

麟青砚思考了一会儿决定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陈晖洁那边她姑且不说,而是把视线转到煌和闪灵等人身上。

“罗德岛,你们找我弟弟又是为了什么呢?”

比起拷问和审讯,像这样单纯的提问其实要更合适点,因为罗德岛算是龙门的合作方之一,在梅雪没有收到实际伤害之前需要先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而且人家入城手续都是合法合规的,之前的争斗也可以辩解为迫不得已的自卫。

至于企鹅物流和陈晖洁那边倒是不用多问什么,不用想也能知道多半是狐迷心窍了。

“找回去结婚。”

不等煌先开口,迷迭香连撒谎都不会的直接把她们的目的说了出来,因为凯尔希那个时候说的任务就是把梅雪带回去,然后准备和阿米娅的婚事,当然了……煌可不觉得凯尔希会有那么大方,那老女人的房间里唯一一个抱枕就是梅雪的。

小猫猫言惊四座,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好奇、疑惑和尖锐,但大多是敌意,迷迭香有些疑惑的歪着头,小猫猫只是说出了实话而已,她当然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的。

(结婚?和这个小姑娘?)

一瞬间所有人的脑袋里都炸了,闪灵也懵了,她看着自己手上这枚属于阿米娅的订婚戒,寻思着梅雪离开巴别塔的时候迷迭香都还没加入吧,结婚是什么鬼?

“迷迭香,不要乱说啊……咳咳,我们只是接到任务,想要把以前的同伴带回去而已。”

煌连忙解释着,但在大家看来更像是徒劳的掩饰,在默默的把迷迭香打上【值得警惕】的标签之后,麟青砚已经可以确定了梅雪和罗德岛存在关系,她又把自己的目光看向伊内丝,这个代表特雷西斯而来的人。

“特雷西斯为什么派你们来?”

被直接说破底细的伊内丝看了一眼麟青砚手边的镜子,她怀疑那镜子绝对有测谎的能力,不然等待她们的肯定是审问,而不是像这样还很客气的给倒一杯茶。

“因为他害怕了。”

伊内丝瞥了一眼边上的W,回想起那个时候特雷西斯并不好看的脸色。

“曾经的卡兹戴尔内战想必你们都听说过,当时巴别塔和特雷西斯势同水火,而不知道为什么,从某一天开始特雷西斯的运气突然变得很糟糕,吃饭的时候会吃到飞蛾,喝水的时候会被呛到,演讲的时候脚下突然多出来一个洞,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被头顶的吊灯砸到……”

说到这里的时候伊内丝脸上憋笑憋得有些辛苦,毕竟她可是亲眼见过特雷西斯走路的时候被突然飞来的棒球砸脸上的。

“那之后通过潜伏在巴别塔内的卧底,特雷西斯才知道自己不幸都来自于一个名为梅雪的沃尔珀。”

伊内丝的话让陈晖洁和企鹅物流小队的众人陷入茫然,这怎么听上去像是被诅咒了一样的,原来那位维多利亚的摄政王这么倒霉的吗?仔细一想,在演讲的时候因为演讲台垮塌掉下去好像确实很丢人。

“如果只是一时间的倒霉那么每个人都有过,但在那整整一年的时间里特雷西斯可以说是做啥都不顺,从生活再到军机大事,没一样是看得下去的。”

回想起那个时候的日子,伊内丝简直可以用魔幻来形容了。

特雷西斯带兵突袭是吧?半小时内天降大雨,洪水和泥石流就算了,直接雷暴天灾挡道;博士带人迂回作战,三秒之内云消雨散,特雷西斯安排的哨卡全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发现敌人,或者是打瞌睡,要不就是恰好换班。

反正好事全都是特蕾西娅这边的,坏事都归特雷西斯,弄得特雷西斯当时差点被反推翻盘。

“梅雪有那么大本事?”

陈晖洁皱起眉头,她怎么感觉这完全像是在胡说八道呢,小狐狸自己的运气好就算了,怎么还会影响别人的运气?

“唉,警官,你忘了刚才某人连开五枪结果全都哑火的事情了?”

伊内丝指了指那边还在晕着的W,然后看着麟青砚,她敢肯定麟青砚知道的比自己更多,当年梅雪在巴别塔的时候并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过去,把他绑回来的凯尔希也没告诉过别人。

听到这里,年放下自己的锉刀看着伊内丝,那双紫色眸子里深藏的压迫感让她后背发凉,年的气势远比麟青砚更强大,她似乎一下从刚才那个游手好闲的闲散人士变成了更加高贵且古老的存在。

“小丫头,那我问你一句,在那个时候他有几条尾巴?”

——————————————————————————

梅雪抱着铃兰跑了很长一段路,跑到他自己都觉得累了,停下脚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跑到了家里的楼下,这个时间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

“哥哥……我们到了吗?”

铃兰从梅雪的怀中跳到地上,然后拿出自己的手帕替他轻轻擦掉额头的泪痕,也许是因为跑了好一会儿,现在梅雪的精神稍微好些了,至少不再是想哭出来。

“嗯,上面就是我的家了。”

小狐狸轻轻摇着尾巴,从麟青砚身边逃离开之后他的心态稳定多了,也没那么伤心,只要不去想那个金发的大姐姐就好。

“哥哥,就是那个……为什么我们要逃走呢?”

这是铃兰最搞不懂的事情,那个时候陈晖洁在场,惊蛰一看就是自己人,只有W和伊内丝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梅雪没有逃走的理由才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见到那个金色头发的大姐姐,不对,也不是她吧……说不上来的感觉。”

梅雪摇了摇头,那个时候见到麟青砚他的心里发生了一系列复杂的感情变化,先是难以想象的喜悦和兴奋,然后是如坠冰窟的悲凉与难过,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对方骗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要叫自己弟弟,她好像认得自己,或许是他还没有失去记忆的时候。

但不管是那种,梅雪遵从了身体和内心选择了逃离,他牵住铃兰的手,从自己的朋友身上获得一些心安。

“哥哥,你在哭……为什么要哭呢?”

铃兰注意到梅雪的眼角有泪滑落,小狐狸自己也才发现这一点,他伸手轻轻放在脸上,原来眼泪刚刚趁着他不注意流了下来。

“是啊,为什么我要哭呢?”

抱着自己的尾巴,梅雪自己也想不通是为什么,他只是感觉很悲伤,就像有些人只是看到了某些景色或者某些熟悉的人,就会被内心的记忆牵动着柔软的地方流下眼泪一样。

“因为你知道,你等不到自己要等的人了。”

正当铃兰打算安慰梅雪的时候,这个熟悉异常的声音传到她的耳中,她和梅雪一并回头,只看到路的尽头走过来一个人。

白发偏绿,穿着露肩的绿色大褂,绿色的瞳孔在灯光的照耀下呈现着暗淡的金色,冷漠的面容和独一无二的气质,铃兰已经认出来了她的身份,但还没等她开口惊呼,反而是边上的梅雪先开了口。

“凯尔希?”

当见到对方的时候这个名字在梅雪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小狐狸只是后退了一步,就像见到W的那个时候。

“……怕我干什么,放心吧,我没带麻袋和绳子。”

凯尔希的嘴角上扬了一个难以察觉到的弧度,她知道,这次首胜肯定是自己的了。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今天凌晨会有很多更新的,唉嘿~感谢大家支持!

第一卷 : 特供番外写完了!月票交出来!

如题,黑蛇小姐的番外也在群里了!今天是月末也是悬赏最后一天!四重我要催票了!顺带一提感谢群友写的拉普兰德番外,这群友指定也是有点副业的。

还有就是上面说的,今天是悬赏最后一天,今晚之后我会统计一下欠了多少,然后下个月继续爆更,所以……给点月票?

"

第一卷 : 第112章 凯尔希你罪大恶极!

在很久之前,久到新世纪的文明刚刚萌发火种的时候,泰拉大地之上早已经存在着许多伟岸的巨兽,他们的寿命不见尽头,他们的力量可以轻易移山断江,除去这些之外,最让人畏惧的便是那如同神明的权利。

天南之地有兽,其色白,玉面九尾,似狐,饮血治百病,食肉得长生,看面识人,可赐福降灾,实为双子,一者执灾,一者赐福,断一尾得一愿,二者相合,则阴阳稳定,相离则混沌不稳,天下难安。

“但这些都只是世人的说法,梅雪和她的姐姐虽然确实是执掌气运的双生子,但他们并没有任何血脉的关系,只不过恰好来自于同一个存在,一个继承了好的一面,一个继承了坏的一面。”

麟青砚放下茶杯,她所说的这些是不记录在历史上的,是面前众人不知道的,更是让他们惊掉下巴的,甚至年也没有插话,选择了安静的听着,其实她也不清楚梅雪更久之前的事情。

“当时的梅雪在天南之地的密林中,气运庇佑他不会被任何人找到,然而她的姐姐同样能看到气运的走向,她也就找到了梅雪,并且打算将他吞噬……”

“吞噬?”

年眉头紧皱,她记得苏雪儿和梅雪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很好的,在岁兽的记忆里,任何妄图染指梅雪的家伙都会遭到苏雪儿的雷霆报复,她会追杀任何一个伤害自己弟弟的人直到天涯海角。

“作为姐姐的她继承了很多东西,她的血液里流淌着毒液和瘟疫,她的皮肤下是数不尽的疾病,并且周身缠绕的厄运能让只是看她一眼的人在一天内死亡,自己的运气当然也不会好,每天都要遭受着这些折磨。”

比起作为姐姐的苏雪儿,梅雪就真的要幸运很多,他继承了不死,继承了力量和好运的一面,他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只要能把他吞噬,那么苏雪儿的厄运就会得到平衡,她就可以真正的好好的活下去。

“然而……就像年你知道的那样,找到梅雪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上了这个弟弟,选择了真正的成为他的姐姐,庇护他,教育他。”

“但是因为彼此的靠近,九尾的厄运胜过了六尾的幸运,梅雪被人发现也被人盯上……想想看,只要一条尾巴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当时的梅雪可是有足足六条尾巴。”

麟青砚说着说着居然一把捏爆了手上的茶杯,她淡定的擦了擦手,然后瞥了年一眼,因为年曾经的本体也不是啥好东西。

“也就是六个愿望?”

“不止,梅雪的许愿其实相当于一种分摊,假定梅雪有九千万存款,有人许愿就相当于向他要钱,这个数额在利息之内就可以自己恢复,比如只是想要一个苹果的话,但超过利息的份额呢?”

“那就会对他造成实际的损失,所以现在只剩下三条尾巴了。”

这下年明白了,梅雪的能力其实很好解释,小的愿望不会对梅雪造成影响,最多就是体力或者精神消耗,可如果愿望较大,比如像大炎征伐之后那次,为了镇压住祸乱全大地的灾厄和诅咒,梅雪就不得不断掉一条尾巴。

“怎么会是这样……”

企鹅物流的那边已经直接大脑宕机了,陈晖洁也是一脸难以置信,但是闪灵、煌和迷迭香等人一看就是知情人士,就她们自己说的早就已经认识了梅雪,这些事情会知道也不奇怪。

“那梅雪的亲姐姐呢?她去什么地方了?”

“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可是在很久之前的某一天,泰拉大地爆发了一场灾难,瘟疫和死亡不断蔓延,有的地方被洪水淹没,有的地方被干旱袭扰……最后我们只能得到一个猜测,是灾厄之兽的死亡造成了这一切。”

麟青砚的眼眸闪过一丝异色,除了闪灵和年之外没有任何人发现,显然麟青砚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或者不能说,就像一般人只是说出苏雪儿的名字都被诅咒一样。

这就好比突然说你身边一个关系特别好的人就是个自走七龙珠一样可以许愿,任谁都需要时间来接受的。

别说是陈晖洁她们,梅雪自己也对这个说法陷入了茫然,小狐狸那颗聪明的脑袋瓜现在就像是死机了一样,凯尔希所说的这些对他来说比刚才见到麟青砚的震撼还大。

然而他看了一眼铃兰,看着她确实点头了,又转过头来看着凯尔希。

“所以我真的有个姐姐?”

“是的。”

“然后我其实活了很久?”

“比我更久。”

“而且我十几年前还和你一起待在那个巴别塔的地方?”

“我们的相识要在那之前。”

面对着这只失去记忆,心智和知识都早已经大不如前的小狐狸,凯尔希不打算用自己一贯对待他人的说谜语的态度对他,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她知道梅雪会自己判断是否可信。

“可是……你说我们是未婚夫妻?”

“不是。”

凯尔希的回答让铃兰可算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梅雪现在就被抢走啊,果然凯尔希医生是个大好人,不会趁机做什么小动作,她一定是为了阿米娅才来找梅雪的吧。

想到这里铃兰不由得端起热瘤奶喝了一口,但她高兴的太早了。

“不是未婚,我们是已婚夫妻。”

“噗!”

铃兰终究是没忍住,一口把嘴里的热瘤奶全都喷在了梅雪的脸上,这个完全不淑女的举动让她慌了神,但小狐狸此刻已经被凯尔希的话震撼到了。

在梅雪的记忆里虽然没有过去,但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只被塔露拉救下来的小狐狸,他有很多姐姐,他还很小,他叫梅雪,寒梅落雪的梅雪,而现在凯尔希的话简直是对他三观的颠覆,可是他有感觉得到这是真话,或者说凯尔希完全没有撒谎的意思,甚至隐约有一种感觉告诉梅雪,凯尔希还对他隐瞒了更重要的事情。

“那我的姐姐呢?”

“她在将你托付给我之后就消失了,那之后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

凯尔希伸手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拿出纸巾替他擦干净衣服上的热瘤奶,唯独脸上和脖子处的热奶被她毫不客气的当着铃兰的面轻轻吻去,

这算是一种主权宣誓,其实铃兰的异常早就被凯尔希看在了眼里,从她的种种表现不难看出是通讯器有关,凯尔希干脆用PRTS调出了铃兰的通讯器记录,先一步明白了两人的网友关系,顺手借着铃兰来定位梅雪的位置。

(所以你明白了吗,他是我的)

凯尔希虽然没有直接说,但她的眼神和动作都是在向铃兰传递着这样的信息,很显然这老女人也和陈晖洁她们一样,在涉及到梅雪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的。

铃兰敢怒不敢言,她本来还想着趁梅雪情绪低迷失落的时候安慰他刷一波好感,再度过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来着,这还是小铃兰第一次觉得凯尔希这么可恨。

只能说,恋爱中的女性智商降低,但是除了捉奸之外,抢男人的时候智商也是巅峰时期,铃兰虽然不算太大,但也是被自己妈妈教过几招的,看了一眼那边和梅雪聊天的凯尔希,她悄悄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拨通了迷迭香的电话。

"

ps:嗷呜~今晚凌晨因为py的关系会有三更~大家可以开启自动订阅哦~另外今天是本月最后一天,大胆求月票啊。

第一卷 : 第113章 凯尔希忽悠小狐狸进行时

凯尔希是个很奇怪的人,梅雪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对她的恐惧,却又莫名的想要亲近她,这矛盾的两面性造就了小狐狸进退为难,干脆只好由着凯尔希对自己上下其手,他不主动就是了。

现在的局面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梅雪负责问,凯尔希负责答,铃兰负责看和吃闷醋。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