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5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自然是真的,也是你想知道的,那只可爱的小狐狸的下落。”

看着令那潇洒豪爽的表情终于变成了这个惊讶的模样,九色鹿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满足感,她伸手轻轻拍了拍令的肩膀。

“想去找他吗?”

这个问题让令陷入了思考和回忆当中,她端起酒葫芦喝了一口,思绪回到了那些年和梅雪在一起的日子。

那个时候大哥二哥先一步稳定了自我,得到了名字之后就离开了落雪庄,而第三个稳定自我的令则是感觉梅雪一个人照顾剩下的弟弟妹妹过于辛苦,于是选择了暂时的留下。

那是段很有意思的时光,年和夕都还小,作为姐姐的年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夕,总是编出炮仗吓她不说,还会扮成岁大半夜去敲夕的门,吓得夕当时觉都睡不安稳,大半夜抱着枕头去找梅雪,害的梅雪总是要把尾巴分一条给她。

后来发现夕靠着自己反而占到了好处,年也就不乐意了,每天最大的乐子就是和夕抢尾巴,还总是爱咬一口,弄得梅雪总是脸红不已,还因此被令收拾了好几次,但兄弟姐妹之间都喜欢围着梅雪打转,一来二去的令和梅雪的关系也就顺理成章的发展开了。

小时候的年和夕不懂事,喜欢管令叫妈妈,管梅雪叫爸爸,现在想想看……似乎真的是这样也挺好的。

"

“不对啊,你是怎么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呢?”

“这个嘛……秘密,以后告诉你吧,你就说想不想去?”

“当然想,他还欠我一样东西呢。”

令把酒壶别在腰间,看样子是打算星夜兼程赶到地方,九色鹿倒是很好奇她说的是什么。

“我记得是他把你们养大吧,他能欠你什么?”

“呵呵,其实也不是什么太贵重的东西,只是四个字就可以概括了。”

把最后一口酒也喝完,令擦了擦嘴朝着九色鹿莞尔一笑,指了指自己的无名指。

“明媒正娶!”

————————————————————————————————

远在龙门的梅雪突然打了个喷嚏,小狐狸揉了揉鼻梁,接过铃兰递来的纸巾擦了擦,看着自己家里这个乱糟糟的样子,心里对刚才的姐姐们不由得多了几分幽怨,这个样子的话他要怎么接待客人嘛!

五分钟,整场战斗就持续了五分钟,毕竟年都下场了,但最后客厅里还是被弄得一团乱,还好沙发上都是干净的。

“那个……不好意思啊迷迭香,你在这里和铃兰一起看一会儿电视,我收拾一下。”

回想起那个时候凯尔希被一堆玫瑰金手铐带走的表情,小狐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五味杂陈的,但还是风风火火的开始了收拾家里。

因为现在都已经是大半夜了,考虑到迷迭香年龄还小又不能带去近卫局跟着受审,所以煌有些无奈的只好把她也留下来,让她和铃兰在这里度过一夜,刚好陈晖洁今晚怕是不回家了,她们两个正好能睡在陈晖洁的床上。

看了一眼那边忙碌的梅雪,迷迭香其实很想说自己能很快帮着收拾完,但想了想又没必要,干脆把视线转回了铃兰身上。

【你偷跑的可真快】

迷迭香的眼神里显然只有这个意思,铃兰也是很害羞的转过头去,她感觉这就有点像那种,偷偷跑去和好闺蜜(阿米娅)的男朋友约会,结果还被另一个好姐妹(迷迭香)发现了一样。

“今天玩的开心吗?”

“……是很开心。”

铃兰很是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尾巴,现在这个气氛就尴尬了,而且很不是她想要的,原本按照计划应该是凯尔希被带走才对,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个迷迭香呢,她好不容易才达成的二人世界啊!走来一只老猫来了一只小猫!

“嗯,看得出来。”

迷迭香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端起茶几上的那杯热瘤奶喝了起来,铃兰甚至来不及提醒她那是梅雪喝过的,而且迷迭香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恰好咬在了梅雪咬过的位置,还用舌头舔了舔。

“怎么了?”

“那是我的……”

铃兰撒了个小小的谎言,迷迭香看着手上的热瘤奶,并没有多舍不得,又给递了过去。

“谢谢。”

接过热瘤奶擦了擦迷迭香刚才咬过的位置,铃兰把剩下的全都喝了干净。

从现在开始,就是女一和女二的战斗了。

"

ps:嗷呜~三更结束~求一下这个月的月票!都交出来吧!不然的话明天就不五更了!是的这是打劫~开玩笑的,在这里推荐一下微笑的新书《我,杰斯顿,莱茵副总裁》,写的很棒的!我都在看哦!

第一卷 : 第116章 感情你迷迭香也是有备而来的啊

梅雪收拾屋子的速度很快,小狐狸在行动方面永远都是风风火火的,速度之快让迷迭香都有些惊讶,看来阿米娅说的不假,梅雪这个速度肯定是被凯尔希追出来的。

“那个……要吃点什么吗?”

“唔,都可以。”

“那样的话就蛋糕吧~”

抖了抖耳朵,收拾东西的小狐狸把面前用麻袋装的垃圾放在门口,然后跑到厨房去给迷迭香和铃兰端蛋糕,因为小狐狸自己也喜欢吃的缘故,陈晖洁每天都会给他买一个,刚好够三人分。

对于迷迭香留在这里梅雪并没有什么意见,小狐狸对同龄人的警惕心和恐惧并没有那么高,何况迷迭香还是铃兰的朋友,这就相当于给迷迭香打了免检合格的标签了。

不过迷迭香之前直接咬住梅雪耳朵的事情还是让小狐狸吓了一跳的,他感觉自己亏了好多。

“迷迭香姐姐,你就是那个……困了吗?”

铃兰抖了抖耳朵,她待会儿还得陪着梅雪看电视打游戏呢,迷迭香这个时候要是能去睡觉就好了,这样的话就没人可以打扰他们。

“没有,我还不是很困。”

也许是因为今天被煌背着睡过好长时间了,迷迭香这会儿的精神还算比较好,可不知道怎的还是感觉心里时不时的会有些困意,而且身子有些发热,这让她忍不住解开衣领稍微散热。

“是这样啊,哈哈……”

铃兰也没招了,毕竟迷迭香也是有理由说的,现在这个大半夜的总不可能把人家送走吧,煌她们都去近卫局了,迷迭香总不能也跟着一块去的,煌说只能留在这里给铃兰做个伴了,可她不想要这个伴啊!

“蛋糕来了~”

随着梅雪每条尾巴托着一份蛋糕走了出来,铃兰二话不说就坐在了迷迭香的边上,然后拍了拍自己边上的位置示意梅雪坐下,这样就可以避免迷迭香和梅雪的近距离接触了。

看到梅雪也过来坐下了,迷迭香伸出手指着电视机,三无的脸蛋上看不出什么感情的波动,正当梅雪在想她想看什么时候的时候,小猫猫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盒录像带,上面还印着假面骑士W的字体。

“可以看假面骑士吗?”

迷迭香这话一出口的时候铃兰就知道事情要糟了,对于梅雪来说这个问题有啥问的必要啊,他能不答应才怪呢,可迷迭香姐姐你不是不看这些的吗?你该不会是故意了来刷好感的吧?

只能说铃兰猜的没错,迷迭香再怎么说也是得到梅雪日记本的,自然对小狐狸的生活习惯和喜好一清二楚,虽然她自己不看,但只要梅雪喜欢就成,迷迭香这次就是抱着刷足梅雪的好感度这个目的来的,毕竟她和阿米娅是好朋友,要帮助阿米娅把梅雪带回去才行。

“可以!”

小狐狸本来还以为迷迭香会喜欢看别的什么呢,原来是同道中人,秉承着喜欢假面骑士的不会是坏人这一原则,梅雪对迷迭香的好感度顿时涨了一大截,连忙接过她手上的录像带拿去播放。

(果然,迷迭香姐姐是站在阿米娅姐姐一边的)

铃兰不由得眉头微皱,不过很快又缓和了下来,因为她很清楚迷迭香的性格和为人,对方不是那种会主动出击的类型,性格比较单纯且冷漠,比起凯尔希来说威胁应该不大。

放好录像带的梅雪回到沙发上,刚准备拿起自己的杯子被里面的热瘤奶喝完,却发现杯子居然是空的,就剩下几滴了,小狐狸摸着头回忆着刚才,难道是刚才被大姐姐们弄洒了吗?不过刚才好像只有铃兰的那杯洒了吧……还是说自己记错了?

“铃兰,刚才洒地上的是你的热瘤奶吗?”

“啊……不是的,那个是哥哥你的,我的热瘤奶刚才和迷迭香姐姐一起喝了。”

这种时候肯定不是说是自己和迷迭香两个人偷偷喝掉了梅雪的那杯,铃兰只好撒了个谎,不过梅雪的那杯热瘤奶总感觉好像更好喝一些,有种淡淡的草莓味儿,可是铃兰知道梅雪的嘴唇是什么味道的。

随着电视上出现了画面,铃兰也暂时放下了心里的疑问,她轻轻摇着尾巴看了一眼小狐狸家里的室温计,发现这会儿的室温很正常,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点热。

———————————三小只愉快看电视的分割线——————————

近卫局那边,正在接受讯问的凯尔希突然想起了自己干的好事,不由得有些慌了神,特么现在那个家里可不是只有梅雪一个人啊!

“我可以给梅雪打个电话吗?”

“我觉得不行。”

陈晖洁摇了摇头,她发誓今天绝对是难忘的日子,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受了,反正那几个聚众斗殴的已经被关起来了,现在这个偷家的还得好好审问一下,结果谁知道这家伙满口谜语,理解起来都要花半天。

“你确定?希望到时候你会为自己的言语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

看着凯尔希这个认真的表情,陈晖洁不由得陷入思考,她现在脑袋一团乱,光是理解梅雪的身份都需要花点时间,本来是不打算给凯尔希打这个电话的,但想了想万一真有什么要紧事呢?

“你找梅雪有什么事?”

“让他把茶几上的热瘤奶倒掉,那是我喝过的,加了强力的安眠药,会让人睡上半天。”

“*******……行吧。”

看着陈晖洁拿出通讯器拨通号码,凯尔希的指尖轻轻敲着桌子,她知道这个理由很让人炸毛,可总不能说自己在杯子里下了另一种比较糟糕的药吧?那样的话别说面前的陈晖洁,外面看着的麟青砚和年怕是都该动手打起来了。

“喂,梅雪,啊对……茶几上的那杯热瘤奶你喝了吗?哦,行,那就好那就好,嗯对,我今晚不回家了,你记得看完电视之后早点休息,让你的朋友和那个菲林女孩儿睡我的卧室就行。”

挂掉了电话的陈晖洁重新把目光移到凯尔希身上,看着她平静无波的眼神,感觉似乎也不是大事,总不可能凯尔希还对那杯热瘤奶做了什么手教吧。

“他说那杯热瘤奶被弄洒了。”

“……那就好。”

凯尔希仍旧面无表情,说不清她是真的感到可惜还是松了口气,不过审讯还得继续呢,不把这家伙关个三五天的,就算龙门的律法说得过去,陈晖洁的心里也说不过去。

"

ps:今天还是一万字更新,感谢大家支持~趁着现在是月初,求一波月票间贴啊,我想把今天的月票也纳入悬赏里面一并计算,

第一卷 : 第117章 两只狐狸一只猫,一个晚上

“果然和别人一起看喜欢的电视剧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嘛。”

温暖的泡在浴缸里,梅雪放松着身子,任由温水为自己除去一天的疲乏,他可是带着铃兰游了一整天呢,早就很累了。

虽然在晚上的时候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总的来说还是相当充实的,小狐狸感觉很棒,尤其是陈晖洁给订的那家餐厅,只可惜他家的菜份量太少了不够吃。

不过现在小狐狸有几个比较苦恼的问题,一来是自己的身世,凯尔希只向他透露了部分,而且是真是假还有待研究;二来是自己的以后,梅雪很想要去找到和自己过去相关的事情,往事一片空白,梅雪的记忆是从遇到塔露拉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起点,他想知道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另一方面来说,那些以前的小狐狸认识的朋友是不是还在想念他呢?梅雪也想见见他们啊,而这些都需要等到他下一次见到塔露拉的时候跟她商量一下再说。

“唔~消息?”

正在思考着问题的小狐狸拿起自己的通讯器看了一眼,发现给自己发消息的除了那位蕾缪安姐姐之外还有之前那个叫做“莱茵摸鱼狂”的网友,蕾缪安的消息只是很普通的问候,但是莱茵摸鱼狂的就有些古怪了。

【蠢狐狸,你这些年都去什么地方了?】

这很显然是一种只有认识的人,而且是熟人之间才会有的打招呼方式,小狐狸看着这条消息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最后终于理解了,感情他无意间加到的网友居然还是自己以前的朋友吗!?

【大姐姐,你是不是认识我啊?】

看着屏幕上来自梅雪的回信,刚下班的缪尔赛思皱起眉头,这个莱茵摸鱼狂的昵称她可是从莱茵生命建立起来的那天就开始在用了,梅雪居然会不知道?不对,她头像也是用的自拍啊,难道自己找错人了?

【你是不是叫梅雪,白毛的狐狸,喜欢吃苹果看特摄剧,洗澡的时候总爱把尾巴泡水里?】

【对啊】

“既然都符合,那就应该是本人才对啊。”

缪尔赛思有些疑惑,其实她前段时间就该发消息验证一下梅雪的身份的,可刚好有个研究项目不得不做,就只好一门心思扑在上面了,直到今天才有时间来和这个网友聊聊。

【姐姐,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所以就是那个……可能我们真的认识吧】

小狐狸尾巴轻摇,看了一眼自己泡在浴缸里的尾巴,连这种小事都能知道,这个姐姐和自己以前关系应该还挺好,那样的话她为什么要叫自己蠢狐狸呢,梅雪自诩还是比较聪明的。

【哪个**又找你许愿了?】

屏幕那头的缪尔赛思突然问了这样一句话,让小狐狸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好像可以实现别人的愿望,可是现在的梅雪不知道方法,更不可能记得是谁许下了上一次的愿望。

【告诉我,我帮你,不对,我让塞雷娅去揍他!】

发完这句消息,缪尔赛思差点把自己的通讯器都给捏成了废品,她以前一直都只是听说,没想到这居然是特么的真事,md,梅雪可是莱茵生命公认的吉祥物,这不能忍!

别的不说,早年莱茵生命能迅速发展和这只小狐狸脱不开关系,资金是他买彩票给的,每次做实验之前只需要抱着小狐狸搓两下就能有百分之九十的成功率,缪尔赛思还记得当初自己只是不小心的偶然多看了梅雪在浴室里的样子,就这就要被暴怒的塞雷娅挖个坑给埋了。

现在梅雪如果真的不记得她,那大概也不记得莱茵生命的其他人了,岂不是说她刷了整整一年的好感度就这么被人清零了?这谁能忍?

“这要是让塞雷娅知道了,她肯定会发飙的吧?”

缪尔赛思托腮思考着,别的不说,当初塞雷娅对梅雪有多亲近是谁都知道的,嘴上说着当弟弟看待,哪有姐姐一天到晚不抱着弟弟就睡不着觉的?后来梅雪离开的时候塞雷娅还是第一次喝醉呢。

考虑到现在的梅雪可能真的没有了和自己相关的记忆,缪尔赛思还是决定先套话,把梅雪现在的底细摸个清楚,如果可以的话就把他绑……接过来好好保护,说不定还能靠这招把塞雷娅调回来。

不过那样的话她是不是应该先刷一下梅雪的好感度啊?免得到时候塞雷娅对自己动手的时候没人拦着。

就这样,小狐狸带着对自己的过去探究的好奇心,缪尔赛思抱着拐骗梅雪的心思,两边就这样聊了起来。

而梅雪家的客厅里,铃兰和迷迭香还在看老早就已经播放过的百变小樱,只是两人的注意力现在完全没有放在电视机上。

铃兰现在觉得很热,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不对劲的变化,开始感觉很困,但是又在另一个方面感觉很是精神,这是个相当矛盾的状态。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