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6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而迷迭香呢?小猫猫的状态自然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虽然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耳根到脸蛋都是红润的,甚至解开了好几颗扣子来让自己保持凉爽,但就算是这样也就相当于杯水车薪。

现在两个少女只有一个念头,等梅雪出来之后就跑进去好好的冲个澡凉快一下。

(不过,梅雪哥哥就在浴室里……)

突然想到了这个既定事实,铃兰的心跳恍惚加快了几分,视线不受控制的看向了那扇磨砂的玻璃门,仿佛透过影子能看到些什么,但都是徒劳。

铃兰这样明显的动作自然逃不过迷迭香的眼,小猫猫也看向浴室的方向,但是不同于铃兰的望眼欲穿,迷迭香是可以把里面的情况尽收眼底的,甚至可以隔空触碰。

迷迭香的力量是极为强大且让人捉摸不透的,按照罗德岛方面和她本人的说法,迷迭香可以依靠着他人看不见也触碰不到的四只大手来完成所有正常人手部能完成的动作,抓取和抚摸自然不在话下;她也可以把自己的“手”变成类似网状的存在去感知周围的事物,除了看不到之外,触觉会同步给大脑。

所以迷迭香就相当于把浴室里的一切都看在了眼底,她甚至能感觉到梅雪的尾巴在无聊的拍打水波,小狐狸自己也把半张脸淹在水里吐着泡泡,看过日记的迷迭香知道这也是他一个长期养成的习惯。

但是小猫猫很好奇,她刚才咬过梅雪的耳朵,那种感觉很奇妙,迷迭香也曾经咬过煌的耳朵,但那个时候一嘴毛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不过刚才咬梅雪的耳朵感觉就很棒,弹弹的口感不错,梅雪身上的味道也好闻,最重要的是不会掉毛。

【啊,这个点……明天再聊吧】

留下这样一句话,那边的缪尔赛思果断选择了下线,同时清除了自己和梅雪的所有聊天记录,因为她很清楚有些事情还是自己知道的比较好,让别人知道了会有很多麻烦。

【姐姐晚安~】

梅雪擦了擦自己的尾巴,起身打算擦擦身子然后出去换人进来,但是小狐狸刚站起来打算去拿浴巾,突然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尾巴,顿时脸红看向身后,发现谁也没有。

但是那种感觉是货真价实的,尾巴又被莫名其妙的捏了一下,还没站稳的梅雪被这一下吓得脚滑向后倒去,好在小狐狸身手矫健,手和尾巴并用的支撑住身子避免了头着地的下场。

“这是怎么回事?”

小狐狸摸了摸自己的全身上下,这周围确实没有人才对,难道是自己生病了?还是错觉?

“唔!”

就在梅雪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最敏感的地方突然也像是被人摸了一把一样,小狐狸吓得直接跳了起来,跳出浴缸拿起浴巾裹着自己。

这次小狐狸很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等了好几分钟都没再有那种情感的感觉,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只好把刚才的事情归结于自己今天太累了,毕竟应该不会有鬼的,阿丽娜姐姐说了,那些鬼爱吃不听话的小孩子,梅雪可是很听话很乖巧的。

“迷迭香姐姐,你脸为什么比我红这么多啊?”

看着迷迭香的脸色,铃兰感觉自己现在不仅燥热而且还有点缺水,但是迷迭香刚才不是还比自己好点吗?可现在她都在流汗了。

“只是热了。”

迷迭香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她现在感觉衣服这种存在很碍事,说到底小猫猫本来就不喜欢穿的太厚,她感觉那样很妨碍行动。

但现在的迷迭香会脸红完全是因为梅雪,看着那边从浴室里出来的小狐狸只裹着浴巾,迷迭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有种把那条浴巾撕扯破的冲动,但尚且还有的理智告诉她不能那么做。

“铃兰,你们去洗吧,架子上的浴巾都是新的,我把你的行李放在姐姐的卧室里,然后迷迭香……唔,我看看陈姐姐有没有小时候的衣服吧。”

小狐狸的尾巴还都有些乱,几缕发丝粘在脸上,身上还有着冰凉的水珠,眼中谜雾朦胧,雪白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让铃兰和迷迭香下意识的心跳慢了半拍,然后急速加快,血液在体内飞速跑动,让本来就苦苦坚守的理智更加难以支撑本能的重压。

“我……好的。”

“嗯,你们好好凉快一下吧,如果觉得热就开空调。”

梅雪也没想到铃兰和迷迭香会热成这样,看着他打开空调走进了陈晖洁的房间,铃兰和迷迭香心里的那种冲动可算是被压制了下去,但她们也意识到了这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偏偏是梅雪出来的时候那种冲动最为明显。

但是三人都不知道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小狐狸去给铃兰放行李,她们两个则是进到浴室里冲凉去了。

搞定了大小的琐事,因为今天陈晖洁不在家,小狐狸只好自己将尾巴吹干,好在他如今已经能很好的完成这项工作了,只不过陈晖洁很喜欢帮他吹干,顺便把手摸来摸去的。

也许是因为实在太热了,铃兰和迷迭香在里面一直都在冲水,小狐狸的尾巴和头发吹干了之后她们都还没出来。

趁着这个机会,小狐狸拿出今天铃兰送给自己的假面骑士腰带仔细把玩着,丝毫没有注意自己根本连电池都没装上,如果不是因为担心铃兰和迷迭香会突然洗完澡出来,小狐狸肯定要模仿一下变身的,他是真的很佩服也很喜欢那些英雄,但是并不感觉羡慕,因为梅雪知道做英雄是很辛苦的。

小狐狸喜欢看假面骑士和奥特曼,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喜欢那种感觉,在绝境之中看到英雄出来拯救别人的感觉,因为这是他对塔露拉思念的一种方式。

“姐姐就是我的英雄。”

抱着自己刚吹干的蓬松软和的尾巴,梅雪又在想念自己的伙伴们了,不知道塔露拉这会儿在做什么。

答案是同样的思念。

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塔露拉感觉身心俱疲,急需小狐狸的安慰,可是她最爱的梅雪现在远在龙门,现在整合运动的发展正是火热期,她忙得连去见梅雪的时间都没有。

“等见到他的时候……带个什么礼物比较好呢?”

塔露拉想着,站在切尔诺伯格的高楼上俯视着这座城市,是的,现在的整合运动已经渗透了这里,塔露拉甚至大大方方的开了一家公司,按照阿丽娜的调侃,她现在也算是站在了人群的高处。

“比起在这里喝咖啡,还是在空地上和大家一起吃饭更让人感觉舒服。”

——————————————————————————

另一边,铃兰和迷迭香本以为像这样的冲凉会让自己冷下来,但只是稍微沉稳了片刻之后她们就明白了这是徒劳无功,短暂的压制只换来更加强烈的反弹,现在两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方面困倦分不清现在是梦是醒,另一方面她们又急切的渴望着什么,可是自己也不知道是那是什么。

直到梅雪敲响了门,他并没有推门而入,而是很有礼貌的选择站在外面。

“铃兰,明天早上你们要吃什么啊,我好提前做或者买好?”

没有得到回应,小狐狸抖了抖狐耳,他寻思铃兰和迷迭香刚进去没多久啊,睡得也太快了吧。

然而正当梅雪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背后的房门突然被打开,随后他就感觉自己的尾巴被人拽住了,一股巨力直接把梅雪拽进了房间里,然后门被锁上,房间的灯也在迷迭香的操作下关上。

对此,一方面凯尔希要背锅的同时,我们也由衷的感谢罗德岛的生理学教师没有教给她的学生们太多不该在这个年纪知道的事情,不然的话大概……额不好说。

但是至少,第二天的早饭铃兰和迷迭香是不愁吃什么了,最多是梅雪挨饿。

"

ps:请大家不要乱想啊,四重我已经丢过骰子了,结果第一个是拉普兰德,唉,大家都懂的,最后月票间贴多多啊,在这里推荐一本幼苗《明日方舟,但是是雨中冒险》

第一卷 : 第118章 迷迭香:阿米娅对不起

第二天的一大早,迷迭香下意识的伸手就抱住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咬了上去,然而耳边是铃兰不满的呜咽,口感也不好,小猫猫吃到了一嘴毛。

这样的异常感让她察觉到了不对,在睁开眼之后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观察着四周。

这是一个很童趣却又干净间接的房间,靠墙的书架摆满各种书籍,根据种类分层,按照高低和宽厚排序,有不少都是漫画书和故事书,窗台边的书桌上放着纸笔和一本写满的练习册,还有一套茶具。

这熟悉的房间布置让迷迭香下意识趴在床边低头看着下面,果然看到了一个纸箱子,里面放着一些玩具,那这里毫无疑问就是梅雪的房间了,和罗德岛上那个旧的秘密小窝一模一样。

“呜~”

慵懒的打着哈欠,迷迭香优雅的伸了个懒腰,用自己还有些迟缓的大脑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记得昨晚自己是睡在隔壁才对,铃兰和梅雪也该是一样的,毕竟他们玩得很晚,到后面两个人都撑不住了梅雪才给了她们一人一条尾巴抱着睡大觉。

不过昨晚的事情肯定不是作梦,虽然那个时候迷迭香感觉自己和铃兰都处于一种迷茫朦胧的状态,像是刚睡醒或者犯困的那种,但后来多次直达神经的刺激是不会有假的,而且只需要看一下自己和铃兰身上那些留白就能明白了。

“唔……好吃。”

迷迭香轻轻舔了舔,是和昨晚一样的味道,只不过没那么新鲜,小猫猫看了一眼床头放着的新衣服,细长的尾巴轻摇着,她记得煌说过女孩子第一次经历那种事情会很疼,但她现在只感觉很舒服,浑身轻松,看来昨晚是没有进行到所谓的最后一步。

当然,这可能也是因为他们三个都不知道后续步骤,所以涉及的范围仅限于铃兰会的那些,也就是梅雪所谓的游戏。

但是迷迭香也记得很清楚,这种事情是只有喜欢的人才能做的,然而她喜欢上梅雪是昨晚才开始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可能是因为那种舒服的感觉?可是她记得这好像是一种不好的行为。

(对不起,阿米娅……对不起,凯尔希、可露希尔、阿斯卡纶、特蕾西娅……)

本来迷迭香只打算在心里给阿米娅一个人道歉的,但是她觉得或许应该多加几个人才对。

在心里道歉了一分多钟,迷迭香掀开被子走下床,踩着轻盈且优雅的脚步朝着外面走去,她的气质和举止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比以前更成熟,不过还是有一份挥之不去的青涩。

“最新消息,近日有一名为整合运动的组织……”

电视里播放着新闻,洗衣机在搅动了,迷迭香对这些不感兴趣,小猫猫的能力让她清楚的知道家里现在还是只有三个人,所以像这样在客厅里走着也没关系,她直接来到厨房并且走进去,看到梅雪正在煎蛋。

小狐狸看上去精气神很好,从还有些湿润的头发不难看出他也是刚睡醒,嘴里还在哼着那首自编的狐狸之歌。

“勤劳的狐狸早当家,可爱的狐狸早出嫁?”

“小狐狸的尾巴里有什么呢?那是数不尽的苹果和幸福~?”

顺着梅雪的声音,迷迭香唱出了这首歌的下半句,吸引了小狐狸的注意力,同时煎锅里油突然炸了一下,滚烫的热油飞向迷迭香,但是在迷迭香拦住它之前,梅雪那条雪白的尾巴主动飞出来替她挡住了这些,被油烫到的梅雪皱起眉头。

小狐狸关掉火踩着步子来到迷迭香的面前,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由得皱起眉。

“姐姐说白天的时候就要好好穿着衣服的,我把衣服放在床头了,去换上吧。”

“要先洗澡。”

迷迭香抖了抖耳朵,试图在这方面和梅雪达成一个同步。

“热水也是放好了的,可以直接去。”

“要先吃饭。”

小猫猫和小狐狸的耳朵不断抖动,终于达成了一致的步调,面对迷迭香那有些危险的眼神,梅雪看了一眼自己的背后。

“早餐的话我还在做呢,先去洗澡吧。”

“不用,会弄脏的,先吃饭再洗。”

说完这话,迷迭香的眼神突然灵动了一瞬,随后梅雪就被一股不可抗力的力量提了起来,或者准确的说是捧了起来。

也不给小狐狸任何多说的机会,迷迭香带着他的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她觉得先吃早饭,不过这顿早饭之后肯定会需要好好洗个澡,但是考虑到味道很好,所以应该是值得的。

至于心理压力?迷迭香刚刚才给阿米娅道过歉呢,所以感觉做就做了,很无所谓。

于是本来就睡很晚的铃兰也被吵醒,然后正好赶上了饭点。

另一边近卫局的那里,陈晖洁今天的早饭只有泡面,麟青砚和年不知道商量什么事情先走了,但陈晖洁猜得出多半是去找魏彦吾去了,麟青砚是监察司的人,但年的身份对于陈晖洁来说就有些成谜了,她只感觉年有些眼熟,但说不上来具体的。

还好昨天闹的不大,除了W那个恨不得把整条街都给炸上天的家伙,剩下的人都懂的收敛,因此W和伊内丝被判处15日监禁,之后会把她们驱逐出去,除非这中间有人来给保释。

企鹅物流小队的话就是老熟人了,今天就会有人保释她们出去。

至于罗德岛……除了凯尔希被监禁五天之外,闪灵和煌都只是罚款,因为昨晚事发突然,只好仓促的给定罪了,反正这些都是身为大理寺少卿的麟青砚给定的,陈晖洁表示情绪稳定。

也就是目前来说,可以对她和梅雪之间造成问题的人暂时都被限制了,陈晖洁决定待会儿忙完手头的这点事情就先回家一趟,去补充一点必要的梅雪维生素ABCDE。

“不过……塔露拉多半也不知道梅雪的身份吧。”

陈晖洁揉了揉眉心,她可以肯定塔露拉不知道梅雪的真实身份,只是形势所迫才不得不把小狐狸拜托给她照顾,不然塔露拉肯定会觉得自己带着更好。

现在的问题是,陈晖洁不仅知道了梅雪的辈分比自己的十八代祖宗都还高不少,而且还了解了梅雪对大炎来说意味着什么,当年真龙钦赐的祥瑞称号让小狐狸成为大炎气运的代表,换言之梅雪对于大炎来说就相当于黑蛇之于乌萨斯,甚至在那之上。

大炎那边要找梅雪,肯定不止是单纯的希望他稳定气运,至于这背后还有什么……不好说,但陈晖洁还是希望能把梅雪留在龙门,不亲眼看着梅雪她心里总不安宁。

就像现在这样,心里突然间乱糟糟的,和小时候被塔露拉偷吃了自己最喜欢的土豆饼的时候一样的感觉。

“要不要给梅雪打个电话?”

陈晖洁拿起通讯器,但想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放下,因为昨晚梅雪怕是也睡得有些晚了,这会儿才七点多,打过去可以会吵到他休息。

既然不能给梅雪打电话,陈晖洁索性把自己的精神全都放在了面前的资料上,这是她托人连夜收集的罗德岛和凯尔希的相关资料,虽然受限于时间的问题还不够完善,但至少可以让她对罗德岛有了解。

“凯尔希,女,菲林族,罗德岛首席医生……”

近卫局的拘留室内,凯尔希从床上坐起来,稍微花了几秒钟清醒一下,然后有些可惜于自己昨晚的计划没能实现,原本按照她的计算,陈晖洁等人不该回来的那么快才对。

(还好那杯热瘤奶没被梅雪喝下去)

凯尔希搭着脚,心里多少宽心了些,要是昨晚梅雪喝下了那杯热瘤奶可就不好玩了,毕竟他家里可还有迷迭香和铃兰呢,这两人其实也很有威胁,不,根据凯尔希对梅雪的了解,只要是个女人那都是威胁。

昨天晚上的那杯热瘤奶中凯尔希加了两种药,一种是安眠药,效果好无副作用,可溶于水且无色无味,能让人半小时之内产生困意,处于犯困和刚睡醒的界限,这个时候尤其是像梅雪这种是最好忽悠的,会把很多事情都当作一场梦,同时听话。

至于另一种药就多少有些值得玩味了,那是凯尔希为了梅雪特地开发的药品,效果方面只能说懂得懂得,同样的可溶于水,而且是粉色的草莓口味。

除去它本来该有的药效,还有一点额外的小作用,比如让服用者对药效发作其间黏上的异性产生依赖感,会下意识向对方索取,并且加深记忆住药性发作那段时间的所有感觉。

“真是莽撞了。”

凯尔希揉了揉眉心,那药她也就一颗,昨晚久违的见到梅雪被冲昏了头,还是说这也算是他的气运在暗中影响着一切?不过还好那杯热瘤奶没被人喝下,这就是万幸的事情,至少不用担心梅雪被别人拔得这一次的头筹。

至于以前的?开玩笑呢,梅雪不记得,那就是不存在!

秉承着这样的原则,现在所有人都站在公平的起跑线上,大家都得重新攻略一次梅雪,那么现在越早接触到梅雪的人就越有优势。

当然,这话如果让迷迭香听到肯定会摇头的,不过小猫猫这会刚吃饱喝足,洗完澡之后就趴在了梅雪的怀里,像极了一只真正的猫。

“喵~”

轻轻咬住梅雪的手指,迷迭香情不自禁的用舌尖舔了舔,然后亲昵在梅雪的怀里蹭了蹭,看得边上的铃兰小醋坛子都打碎了。

出于淑女的矜持,虽然昨晚已经玩过一些成年人过家家的游戏了,但铃兰还是恪守本心,尽量维持好自己的形象,避免像早上一样出差错。

不过也是因为昨晚的事情,铃兰才知道原来梅雪对那方面的了解简直是离谱,小狐狸完全把那样的行为当成了一种亲密的游戏互动,以至于迷迭香和铃兰听到这个说法之后就完全放开了。

“啊呜~”

被咬手手的梅雪当然也不会客气,轻轻咬在了迷迭香的猫耳上,学着昨天被咬的样子用适合的力度轻轻啃咬。

“喵~~”

很显然这样的感觉让迷迭香很享受,就像是在接受一场按摩,放松着自己的身心的同时她也没闲着,伸手打算再弄点早餐之后的小菜吃。

“不行~要好好吃饭,吃糖太多会蛀牙的。”

小狐狸果断制止了这样的行为,因为阿丽娜说过,只有每天按时好好吃饭才能长高,梅雪对姐姐们的教诲永远都是深信不疑,不过他自己也有些疑惑,这个吃起来很好吃吗?反正小狐狸自己是不想吃的。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