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6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其实德克萨斯等人最开始并没有因为大帝对梅雪那异样的态度而产生任何的怀疑,直到昨天晚上她们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因为大帝最开始见到梅雪的时候,他的表情像是见到了鬼。

随后他又对梅雪展现了非同一般的热情,不是所有人都值得大帝这样对待的,至少德克萨斯是第一次见,当时她还觉得是因为梅雪的能力对企鹅物流很有帮助。

所以答案显而易见了,不是梅雪的能力太过特殊,而是大帝知道他的身份,甚至可能认识以前的他。

“你们……是朋友?”

“不,其实那天也是我第一次遇见他,但是在那之前我和另一个打过交道。”

大帝放下手上的红酒杯,直到现在他也忘不了那个人。

“她是瘟疫和病乱的聚合,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诅咒,她疯狂的时候才能保持自我,她是所有灾厄和不幸的源头。”

“正常人哪怕只是说出她的名字,也会在短时间被诅咒死去。”

其实不止是一般人,当大帝说出这些的时候他就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异常了,但他不打算停下。

“她的名字叫苏雪儿,祂也叫厄。”

最后一个读音发出来的时候,大帝感觉到自己体内一阵绞痛,他就这么当着德克萨斯等人的面捂住心口然后倒在了地上,最后失去了所有的生息。

能天使等人对此见怪不怪,毕竟谁都知道大帝是个不死之身,所以她们很默契的闭上了眼在心中倒数,从十开始,九、八——

“行了行了,睁开眼吧,嘶……居然是心脏骤停和绞痛,因为过量饮酒和作息不规律。”

随着大帝的声音再响起,德克萨斯四人才再次睁开眼,大帝重新端起自家的酒杯朝她们晃了晃,意思很明显。

“现在你们明白了吧,这就是他们姐弟两个的力量。”

“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梅雪能靠着买彩票发家致富了。”

空确实被吓到了,只是说出名字就会死亡,而且还是这种相当有理有据的死法,就算是时候解剖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异常的结论,如果不是大帝的不死身,今天她们几个就可以真的考虑弄个“梅雪物流”了。

“喂,能天使你在想啥呢?”

可颂轻轻戳了戳能天使的胳膊,从刚才开始这家伙就总是沉默,比德克萨斯的话还少,这可不像她。

“我在想……该怎么样忽悠梅雪和我结婚,这样的话我的运气是不是也会好起来?”

能天使说着还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得不说这是个角度很新奇的想法,毕竟光靠这一手操纵运气的能力,梅雪绝对能有个很棒的未来,虽然麟青砚说现在梅雪没办法实现太大的愿望,可阿能除了他尾巴里的苹果之外就只是馋他的身子罢了。

“当然会,你的运气会前所未有的好,缺钱的时候你可以捡到钱包,可以遇到善心人,甚至可能有人不小心把一笔巨款打到你账上。”

大帝点头承认了这个说法,毕竟这是苏雪儿亲口告诉他的。

“买菜永远能遇上低折扣,要坐的公交车一定和你一起到站台,买彩票肯定会中奖,玩抽卡游戏永远能拿到自己想要的角色。”

只是单纯的举出这些例子,大帝的话就足以让能天使四人全都沉默了,不过德克萨斯随后想起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boss,目前我们和梅雪相处了这么久,他好像没有表现出这样的强运啊。”

“……那是因为他现在的尾巴只剩下三条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帝长叹了一口气,显然,只剩下三条尾巴对梅雪来说决不是什么好征兆。

"

"

ps:嗷呜~今天也是三更,晚上还有七夕番外呢~

第一卷 : 第125章 铃兰和迷迭香的大计

随着时间推移,梅雪和林雨霞也走到了楼下,小狐狸看着自家的窗口不由得感慨还好这几天有迷迭香和铃兰陪他。

因为W和伊内丝的出现,近卫局乃至龙门都需要重新评估一下贫民窟的安全性了,毕竟梅雪走的也是那条路,这地方算是整个城市最大的漏洞,因此陈晖洁才不得不连夜加班。

小狐狸决定晚点时候给姐姐送点吃的过去,此外还有黑蛇小姐,下午的时候她发来一条消息,说不得不离开龙门一段时间出趟远门。

也就是说小狐狸现在得和铃兰住在一起好几天,还得算上迷迭香,如果后者不离开的话。

不过梅雪并不觉得麻烦,小狐狸其实很害怕一个人待着,以前有黑蛇小姐在尾巴里陪着他,现在黑蛇小姐有了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事情要去做,梅雪又变成一个人的状态了。

尽管平日里表现得很正常,但梅雪一个人在外面的时候从不放下警惕,小狐狸随时都能从他的尾巴里掏出一颗黑色的蘑菇来把周围炸翻。

“就送到这里吧,林姐姐,我到家了。”

梅雪显得有些拘谨,虽然刚才一路交谈,但小狐狸和林雨霞之间仍旧算不上太熟络,至少梅雪没有邀请对方来自己家里做客的想法。

当然,他要是真那么做林雨霞反而该紧张了,不过就是这一路林雨霞都有够大开眼界的。

她和梅雪一路走来,遇到的所有行人都会有意无意的避开不说,所有路口的红灯都会在她们走到边上的时候恰好变成绿灯;梅雪只是随手买了一瓶饮料中了再来一瓶给她,结果那之后靠着这招小狐狸成功让小卖部的老板记住了他。

而且林雨霞亲眼看到一个不小心踩了梅雪一脚的人被花盆砸到头之后撞到了电线杆,最后迷迷糊糊的还被一辆空置的婴儿车撞翻在地。

“那好,自己多注意安全,一个人在外总是有些危险的。”

思来想去的林雨霞还是没说什么“小孩子不要在外面乱跑”,且不说梅雪这个可以让她喊老祖宗的年龄和辈分,光是小狐狸的强运都该让人怀疑是否真的有人能伤害他了。

“嗯~谢谢林姐姐~”

目送着林雨霞离开,梅雪转而看了一眼落幕的夕阳,这段时间总是晴朗,空气过于干燥,小狐狸无奈的摇了摇尾巴,他今天都出了不少汗呢,回去可得好好洗个澡。

“要是能下一场雨就好了。”

随着这样的话音落下,梅雪转身走上楼去,然而天空中却挂起一阵不同寻常的风,这使得远在荒野的史尔特尔抬起头,现在她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气运扰动点的位置了。

梅雪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会带来什么,他也不在意,只是安分回家,拿出自己的钥匙打开家门,然后朝着铃兰和迷迭香问好。

家里一如既往的和平,但梅雪注意到了迷迭香和铃兰的装扮已经不同于中午,这个变化让小狐狸不由得好奇的摇了摇尾巴,因为他感觉这些衣服很奇怪。

迷迭香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衬衫,但是很薄,以至于梅雪可以隐约透过衣服看到更里面,好像只穿了上面,而她原本露在外面的双足也套上了一双黑色的丝袜,看着显得更瘦了,但却有一种引人注目的力量。

铃兰的装扮要更多一些,是一套女式的学生制服,不过那个裙摆很高,而且铃兰仍旧穿着她白裤袜,整个人看上去阳光可爱很多,反正梅雪是感觉她笑起来要比之前更好看了。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梅雪哥哥!”

冷漠和热情,安静与活泼,迷迭香和铃兰就像是对立的两面一样,只不过她们看向梅雪的眼神里都抱有同样的感情,那是昨晚她们上头之后的眼神。

“新衣服?”

“嗯……给你用的。”

迷迭香随后的回答让梅雪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叫给他用的?这些衣服这会儿不是她们两个人在穿吗?

不过小狐狸也没想太多,他只是转身走进了厨房开始给这两位短暂同居的好朋友准备今天的晚饭,小狐狸买了不少菜呢。

看着梅雪就这么走进了厨房,迷迭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舒服,她尾巴轻摇想要把梅雪从厨房里抓出来直接开ga……饭,但是铃兰也说得对,饭还是得好好吃的,只能稍微忍耐了。

“迷迭香姐姐,我们真的不用……就是那个……”

虽然梅雪不在这里,但有些话铃兰还是不好开口,她犹豫了一会儿,想到自己好像都变成坏孩子了,说点不好的话题应该也不要紧。

“用什么?”

“就是……防范一下。”

铃兰脸红低着头对手指,这个问题让迷迭香陷入了茫然,小猫猫抖了抖耳朵好奇的看着她。

“什么叫防范一下?”

“就是那个……”

看迷迭香似乎真的不懂,铃兰只好附身到她耳边小声嘀咕着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但其实他们三个对那方面的事情已经属于实战经验大于理论经验了。

尤其是梅雪,直到今天以前他都把这些当作是单纯的玩游戏,被拉普兰德教导过后小狐狸现在把这当作是一种类似仪式的事情了,完全没啥理论经验可言。

“没关系的。”

经过铃兰的解释之后迷迭香摇了摇头,然后在铃兰释然的目光中说出了让她脸色苍白的话。

“煌说以后会帮我带孩子的,所以交给煌就好。”

何其的简单直白,让铃兰甚至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吐槽了,但她心里确实和迷迭香一样抱着期待,可是又有些担忧,好在今天的日子并不危险,以后的话再做好准备吧。

而且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铃兰已经决定今晚少吃点了,肚子被撑到鼓起来是真的难受,但是那个时候她也控制不住自己,导致今早起床都没胃口吃饭了。

如果真要有别的什么顾虑,那么铃兰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她带的衣服可能不够换了。

毕竟迷迭香可是准备了八套不同款式的内外穿搭,虽然不一定都合适,但一定都比较的不能过审。

今晚剩下的事情……是真的不能写在这里。

"

ps:嗯,后续也是周末丢群里,顺带一提现在已经开三群了,大家超乎想象的热情,晚一点还会有七夕番外,不过比起熬夜来说还是好好休息更重要,大家注意身体健康吧~

第一卷 : 七夕番外.与令的过往

又是一天夏最热的时候,热到令想脱掉外套直接跳进面前的这条江里,而不是像这样在江边枯坐垂钓。

其实只是垂钓还好,虽然她两天都没钓上来一条鱼,但总的来说还是可以锻炼心性的,如果自己的两个妹妹能别再后面鬼鬼祟祟偷看就更好了。

“夕,你说妈妈这次能不能钓到鱼啊,我看爸爸那边好几天不开锅了。”

“我怎么知道,不过这次可能也没戏。”

年幼的姐妹俩躲在树后窃窃私语,丝毫不理会令逐渐变化的脸色,但这又是无可避免的事实,因为她真的钓不到。

没有了梅雪给予的好运,她感觉自己别说是钓鱼了,就算跳下水去捞都不一定捞的到,可是答应了要自己钓鱼给家里加菜的。

“我感觉像这样看着好无聊啊,我们去找爸爸吧。”

“嗯,今天中午吃火锅呢。”

也不去理会那边枯坐的令,年和夕朝着山上的家里跑去,毕竟比起这位一言不合就拿起戒尺往死里揍她们的“妈妈”,年和夕都更喜欢那位有着大尾巴的爸爸。

虽然他的尾巴没办法像令的那样运用自如,但是睡觉的时候抱着是真的很舒服,让人爱不释手,而且睡得也很香。

看了一眼后面撒欢似的跑掉的两个妹妹,令在心里暗骂一句两个小没良心的,然后继续钓鱼。

但她其实比谁都清楚,这条河里根本没有任何活着的东西,因为诅咒也蔓延过来了,夕和年都还没有稳固自己,意识尚且朦胧,就像是人类的孩童一般,估计还需要梅雪帮着才行。

而令在这里,只是因为她知道那人会过来,今天是个比较特别的日子。

在山腰上的一片梅花林里坐落在十多间木屋,连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家,常开不败的梅花随风飘落,让银发的沃尔珀少年不由得皱起眉头,他看向远方那片火红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还没等他起身回厨房里,耳畔已经传来了那两人不和谐的声音。

“不许跑在我前面!”

“你居然敢绊我!”

“啊!踩你尾巴!”

看着不远处的夕和年彼此追赶着跑来,梅雪扫了一眼自己背后的六条尾巴,然后张开手抱住了最先跑到自己面前的年。

“说很多次了要让着妹妹,姐妹要和睦。”

“谁让她用尾巴绊我的……哎对了爹,今天晚上是不是吃火锅啊?”

提到火锅这块年的眼睛亮起来了,她就想着今晚吃顿好的呢,虽然令那边没办法搞条鱼来加餐,但有辣椒吃就很满足了。

“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早晚撑死你。”

虽然怀里的位置被抢了,但夕还是没有和以前一样又哭又闹,只是照旧找了一条尾巴抱在怀里,不由得舒服的蹭了蹭。

“一天到晚就知道抱尾巴,略略略,自己睡觉都不敢的胆小鬼妹妹。”

“好了好了,再吵今晚全都自己睡。”

梅雪成功靠着这句话让闹腾的姐妹俩安静了下来,自己睡对她们来说完全算得上一种惩罚,因为只要离开梅雪身边入睡,等待她们的就不会是什么好梦,只有恐惧。

也就是因为那些噩梦,才导致了年夕以及其他兄弟姐妹对梅雪的重度依赖,甚至这辈子都不想长大了。

“这还差不多,令还在河边吗?”

“嗯,妈妈还在钓鱼呢,都两天了。”

看着年一本正经的管令叫妈妈,梅雪心里就感觉特别的奇怪,但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过这几个还没长大的小家伙,令是她们的大姐,也是兄弟姐妹里排行第三的人,和她们是同辈的。

其实年和夕的母亲严格来说是岁,而梅雪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他们的父亲,因为上一次岁缠着他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怀胎应该不会怀那么长时间,还一次就是一只足球队,甚至多了个预备队员。

“我去看看,你们去后厨吧。”

“幺弟在忙吗?”

“嗯,他的厨艺已经比我好很多了。”

梅雪点点头吧年放下,然后把尾巴上当挂件的夕也放下,给了每人一串糖葫芦之后才朝着河边走去。

看着梅花落下,如果不是确实的有在记录日期,那么身为长生种的梅雪真的不太相信三年就这样快过去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