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6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这三年来,从最开始的又当爹又当妈,到现在的只当爹,虽然该做的事情一样不少,但他却已经舍不得这些个孩子了,哪怕只是自己收养的,作为岁的化身,他们严格来说也确实是梅雪的崽,而其中令又是比较特别的那个。

不同于已经出门的那兄弟俩,令在稳固自我之后并没有着急下山,而是选择留下帮着他一起照顾弟弟妹妹,并且还被当成了一人之下的存在。

不过偶尔令也会在上面,就比如前天晚上,喝高了之后梅雪都拿她没办法,最后半推半就的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看着不远处的令,梅雪知道她肯定已经发现了自己,因为那条青蓝色的尾巴摇动的很是欢快,已经暴露了主人的想法。

“所以你还是空军了?”

“空军是什么?”

令转过头,同时挪出位置让梅雪也有地方可坐,但她心里是比较尴尬的,因为前天晚上喝高了之后居然把人压在下面不说,还真的给办了,而且对方还是……咳咳,不说,关系太乱了。

“没什么,只是我一个朋友教给我的词。”

意识到自己又无意识说出某些不符合时代的词句,梅雪连忙摇头否定,这段时间他稍微有些精神上的疲倦,一不小心就会说漏一些东西。

“算了,反正你总是会说出很多我们都听不懂的东西,也不差这个。”

令并没有深究,这不是梅雪第一次说出那些意义不明的词,但这可能是因为他活得太久了,久到上一纪的文明崩毁之前就已经存在,因此有着很多不符合当前时代的知识。

“所以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什么,你怎么知道今天是七夕?”

完全无视了梅雪的问题,令故意装作听不到,同时基本已经在明示对方了,要知道该做的不该做的她都做了,现在梅雪没得反悔。

“七夕啊……我都快给忘了还有这个节日,话说你过什么七夕,你还是……”

梅雪话音未落,令的眼神里满是玩味儿,这让他意识到自己或许不该和令纠结太多。

“你不就在我面前吗,孩子她爹。”

“……等她们长大之后,想起这段历史的时候可能会选择找座山把自己撞死。”

无奈的承认了这个陈呼,梅雪感觉有些头疼,他最开始只是担心这十二个晚辈学坏了才主动提出照顾他们的,谁能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被当成爸爸就算了,没想到令还会被当成妈妈。

最最最关键的是,现在他们两个已经在某方面确实可以说是夫妻关系了。

“撞就撞呗,只要到时候别和我抢就行。”

令把手上的竹鱼竿随手丢进水里,伸手抱住梅雪的尾巴就倒在草地上安心躺着,她睁掉开眼看着他,思考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和我说说故事吧,这些天在这里憋坏了都。”

“憋坏了就回去啊。”

“可是……我怕你把我从床上踹下来。”

“……你干嘛非得爬我床上去,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夕那样还会被岁吓到。”

说到这里梅雪不由得皱起眉,前天晚上虽然是爽了一次,但他总感觉很怪异,说不出来,毕竟……他和岁也算是有过关系的。

“这不是你的尾巴抱着舒服吗,不过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你睡着我自己动的时候,那些我不认识的女人名字是怎么回事?”

令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前天晚上她虽然醉了,但是发生了什么可是全都记得呢,那个时候梅雪睡得很沉,她是靠自己来动的,结果当时睡梦中的梅雪念的全是别的女人,比如什么凯尔希,比如什么普瑞塞斯,什么霍尔啥的,一听就不是大炎人的名字。

“对了,尤其是那个叫伊莎玛拉的,我动十下你有七下都在喊她的名字!”

这么犀利的问题确实让梅雪陷入了难以回答的境地,主要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总不能说“你可以都管她们叫妈”吧,毕竟凯尔希和他也仅限于许愿关系,当然,剩下的那就不一定了。

“伊莎玛拉……是我一个朋友的名字,你不认识也很正常,毕竟她住在海里。”

这可不是梅雪撒谎,而是因为伊莎玛拉真的住在海里,祂甚至都不是人好吗,而且梅雪记得自己和祂也只是朋友关系,他虽然缺失了很多记忆,但总不至于错的太离谱。

“是海里的那些家伙?”

“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不过可能是因为我和她很长时间不见了,确实很想念才会那样喊的吧。”

“那你偏偏挑我上的时候喊?”

令没好气的揪住梅雪的衣领,翻身就把他压在了河岸边的草地上,其实她会在这里待两天除了是因为不好意思见到梅雪之外,就是因为在生闷气。

本来好不容易的借着酒劲把最后一步迈过去了,结果发现梅雪除了岁之外还惹了一大帮子她不认识的女人,这能不郁闷才奇怪呢。

“我当时不是在做梦吗……”

“哦,在做梦啊。”

令冷笑着低头咬在梅雪的耳朵上,她本来是打算用力点的,但下意识的又有点舍不得,最后就变成了调节感情的动作。

“那你最后那句‘九色鹿,社里面还是外面’又是什么意思?”

“……”

梅雪懵了,他决定以后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把嘴堵上,免得再说出些不该说的,怎么一睡觉就管不住嘴呢。

不过他也是有话说的,因为小时候不懂事就没少被骗,所以就稍微的和一些人有了些不清不楚的关系,比如……好吧,虽然记忆缺失,但还记得的一只手已经数不过来了。

“没话说了是吧?”

“我无言以对……”

梅雪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假的,他只能选择闭上眼,然后伸手搂住令的腰。

“说了那么多,你的尾巴都缠我腿上了,不就是想要再来一次吗……”

“那也得有个理由才好啊。”

眼见着梅雪很懂事的放弃抵抗,令也就暂时不追究他以前的那些情债了,毕竟她也知道梅雪活了那么长时间不可能没个红颜知己什么的。

关键根据岁的记忆来看他小时候贼好骗,给个苹果就能哄到床上去乖乖躺着,令本来也就是想着一点点压着他然后再直接怼上去,不过现在吗……说实在的,她觉得狐狸精比酒好喝。

“那我就不客气了。”

然而这边的令刚埋头开始苦干,那边的树后就冒出来两颗小脑袋,把这一幕尽收眼底,大受震撼的同时获得了相当宝贵的成长经验。

—————————————不可以看的分割线————————

等到令的最后一丝精力也耗尽,天空已经是皓月当空了,她累的有些缓不过气,但是梅雪依旧很精神,只是盯着星空看,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根据传说,每年七夕牛郎和织女就会再鹊桥相会,你见过鹊桥吗?”

“这传说还是我十年前写的呢。”

梅雪舒展着腰肢,忙活了那么久多少还是有些累人的,主要是一直保持一个运动状态会让腰比较酸。

“那你见过牛郎?”

“严格来说我就是牛郎。”

“那我……算了,我可不想做织女。”

令摇了摇头,然后抱着梅雪的尾巴轻轻咬一口。

“为什么?”

“那样的话一年才能爽一次,太不够了,就算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也不行。”

看着令居然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话,梅雪真是头疼的恨不得把她丢进这条江里,可是他也舍不得。

“不对啊,感觉做织女其实也好。”

令的手指缠绕着发丝,一向豪爽肆意的她此刻同样妩媚的让人骨头的发酥了,但这招对梅雪基本没用。

“为什么好?”

“因为织女才是牛郎的妻子,所以……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听到这里梅雪立刻明白了令的意思,这是等着他明媒正娶啊,但他也不打算逃避,而是从自己的尾巴里拿出一枚戒指放在令的手上。

“这是什么?”

令好奇的看着手上这个小玩意儿,她倒是知道这个用来戴手上很合适,但大炎这边现在可没有结婚戒指的风俗。

“在很久之前我有个朋友说过,真心相爱的两个人会成为夫妻,彼此无名指的戒指就是感情的证明。”

“这个东西……送给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它和合适你。”

梅雪欢快的摇着尾巴,然后在令欣喜的表情下又从尾巴里拿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戒指。

“而且我这里要多少有多少,完全不用担心不够用!”

“……”

看着面前似乎有些骄傲的梅雪,令突然意识到这家伙再怎么说也是个狐狸精,还是一手缔造了狐妖祸国殃民这种说法的存在。

换言之……鬼知道有多少人想给她做后妈。

“其实吧,七夕对我来说没什么不一样的。”

梅雪把戒指收了起来,然后抱着尾巴看着天空,尽管虚假却仍旧熟悉。

“只要喜欢的人在身边就好,彼此的感情是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在某个节日做了什么而真正发生改变的,爱情总得时间积累。”

“不,岁不是。”

令举起手,然后看着梅雪那个疑惑的表情无奈耸了耸肩,好歹是有着一部分岁的记忆,所以令刚好知道一点。

“她打从见到你的时候就在想着怎么把你忽悠到床上去了。”

“……”

梅雪什么都没说,但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那你呢?”

“你摸摸看自己身下有什么。”

令的话语让梅雪伸手摸了摸身下,但是只有松软的草地,等一下……草?

于是在梅雪明白的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以后最好别和令单独相处最好,但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日子怕是还得持续很长时间了。

"

"

ps:嗷呜……七夕番外终于在第二天六点前发出来了,唉嘿,刺猬猫特有统计时间,还请大家见谅,因为这些天更新有点多,手已经有些疼需要缓缓了,不过肯定会保证更新的!感谢大家支持,月票间贴多多!

第一卷 : 第126章 凯尔希的暗中谋划

夜已深,不管是驻龙门的罗德岛办事处还是正在朝着这里赶来的罗德岛本舰,有很多人都因为近段时间的变故而难以入睡。

“我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容易回来的。”

罗德岛本舰的会议室内,可露希尔的话也是大多数人的心声,此刻这个会议室里基本都是罗德岛的精锐骨干,绝无可能背叛,且其中一半以上的人都和梅雪有过交情。

“按照报告来看,现在的梅雪真的不记得我们啊……”

“他能记住这个名字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谁来解释一下他是怎么和铃兰变成网友的,那个时候罗德岛可是距离龙门有将近一周的路程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可爱的小狐狸本来就不能用常理形容。”

“确实,我现在都还记得他手搓一颗黑色的蘑菇炸弹把血魔大君炸上天的场景,那玩意儿甚至还可食用。”

眼见着话题就逐渐走歪的趋势,ACE不由得看了一眼坐在首席的阿米娅,她从刚才开始就很安静,或许此刻控制着身体的是特蕾西娅?

不管怎么说,当他们成功撤离卡兹戴尔的时候,突然半复活的特蕾西娅实在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原本心死的巴别塔又有了斗志,并且改组成如今的罗德岛,而特蕾西娅也身居幕后,只是偶尔会出来和大家喝喝茶聊聊天什么的。

“安静一下吧。”

ACE轻轻敲了敲桌子,作为老资历的精英干员,他的话总是更让人乐意去听,原本七嘴八舌的众人也安静了下来,其实这也算是罗德岛一个特色了,开会经常变得像菜市场卖菜一样吵闹。

“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梅雪自己,他如果不愿意,那么没有人能把他带走的,我想谁都不愿意去成为下一个特雷西斯或者血魔大君。”

被梅雪惦记上是一件让人有些害怕的事情,如果小狐狸喜欢你,那么恭喜你运气up,如果小狐狸是讨厌你,呵……听说现在特雷西斯的神经衰弱又犯了,血魔大君除了喝水之外吃啥都会被呛到,曾经巴别塔的敌人有一个算一个的全都提心吊胆。

“关于这个……”

突然开口的阿米娅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主要是这个温柔的声音和说话的方式一看就知道是特蕾西娅,其实是谁都无所谓,反正都是公司老板。

“我想,凯尔希肯定会把他带回来的。”

“……可是这次她好像没带上那个装了梅雪四十多次的麻袋。”

“额……应该会是更和平的手段吧。”

特蕾西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毕竟大家对凯尔希和梅雪之间的关系大概就是这样:高冷大猫猫和她家不听话的宠物狐狸。

“但是大炎那边怎么办,要知道他们毕竟是梅雪的娘家人,我们不可能不考虑他们的感受,说实在的我感觉这次那边能别发难都是好的。”

可露希尔摊着手,虽然罗德岛算是一家有些名气的公司,但是在泰拉的企业里都还不算太亮眼,一来是罗德岛自己发展时间太短,二来也是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所必要的掩饰。

但不管怎么说,企业终究只是企业,面对大炎那样的庞然大物根本不够看,硬来的话光是龙门就能对罗德岛发起一场歼灭,魏彦吾手下的那群黑蓑没一个是吃干饭的。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