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7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不过现在的拉普兰德有了一些更棒的主意,比如……恰到好处的让德克萨斯撞见自己吃狐狸,到时候她肯定会爆炸的。

刚走出医院的小狐狸尚且不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他只是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在一众围观人士惊愕的目光中伸手从尾巴里拿出那把红色的油纸伞。

当梅雪撑起伞的那一刻,天空中的第一滴雨水也开始落下,小狐狸收敛自己的尾巴紧贴后背以免被雨水打湿,然后踩着欢快的步子朝着家里走去。

雨越下越大,直到变成倾盆大雨,然而梅雪只靠着一把油纸伞就挡下了所有的水珠,他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甚至连裤脚都没沾到任何的水。

然而另一边的闪灵和丽兹等人就不得不被迫等待了,在一处公交车站的站台等着,因为长相和气质都相当出众,从刚才就一直有人在朝着她们这边看,不过所有试图搭讪的人都畏惧于临光的铠甲。

“叽叽!叽!”

也许是因为不满这潮湿的天气,停留在肩膀上的蓝色小鸟叽叽喳喳,这使得丽兹皱起眉头轻轻在它的鸟脑袋上敲了一下。

“不许骂脏话。”

“它还会骂人?”

同样在等公交车的菲亚梅塔有些没想到一只鸟都会骂人,关键被打之后还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不过丽兹微微摇头否定了她的话。

"

“它刚才是骂天呢,骂人的话就不是这样了。”

“……还真是一只很有个性的羽兽啊。”

菲亚梅塔的嘴角抽抽,然而也许是因为被打了,丽兹肩膀上的蓝色小鸟仍旧对着天空叽叽喳喳的。

“别骂了,它没妈的。”

闪灵无奈的扶着额,早知道就把这只蠢鸟关进笼子里了,放在外面实在是丢人。也不知道当初博士是怎么教的,这蠢鸟一句好话都不会讲,甚至还敢当着凯尔希的面和M3对骂。

“叽?”

小鸟被闪灵这话怼的有些发愣,然后刚打算开口继续骂,边上的临光也摇了摇头。

“别想了,它也没爹。”

备受震撼的蓝色小鸟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丽兹,后者点点头表示自己两位姐妹说的很对,甚至还不忘做一句补充。

“按照你的说法,它的户口本真的只有一页。”

“……”

第一次骂天受挫的小鸟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鸟生有些不如意,想它在罗德岛也是一方霸主了,和慕斯的猫对骂,和香草养的源石虫对骂,甚至连凯尔希的M3它都能骂到对方恼羞成怒,今天居然连续被三个人怼的哑口无言。

菲亚梅塔已经无力吐槽了,这年头一只鸟的智商都这么高吗?不过莫斯提马那家伙怎么还没来,不是说单纯去找一下人吗?

“闪灵,还有多久到地方?”

“大概十分钟吧,不会太久的,这场雨很快就停。”

闪灵轻轻扶着丽兹,后者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这只鸟儿,也许是因为刚才受了点委屈,这只傻鸟郁闷的抱怨着天气,还叽叽喳喳的埋怨梅雪的不是,因为如果不是为了找小狐狸,这会儿它应该是在罗德岛上吃喝玩乐和M3高强度对线的。

“不许骂他,不然今晚我把你炖了!”

“叽……”

埋怨着主人的偏心,蓝色的羽兽选择闭上嘴,因为它已经看到丽兹拿出胶水和胶带了,估计再敢开口说一个字就会被丽兹粘住嘴。

而坐在她们边上的菲亚梅塔则是收回目光,先前莫斯提马说自己要去见见老朋友,然后让她在这个公交车站台等着,结果这都等了三小时,手头的奶茶都被捂热了也不见那家伙回来。

(她到底是去见什么人啊,难道是蕾缪乐?不对,那样的话我在场又不会妨碍)

莫斯提马总有秘密,其中很多都是菲亚梅塔所不知道的,她问了也会被对方以各种理由忽悠过去,就比如当年蕾缪安重伤,安多恩叛逃的那件事。

菲亚梅塔仍旧记得那一天,当时同样是这样的倾盆大雨,她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那本来只是一次很普通的剿灭任务,四位拉特兰精英组成的小队想要完成它再轻松不过。

然而安多恩当场背叛,莫斯提马成为堕天使,蕾缪安入院至今,更要命的是他们三个身为萨科塔有着共感,可以理解彼此,唯独菲亚梅塔什么都不知道,莫斯提马什么都不肯说,她也只知道要找安多恩问个清楚。

不过当时让菲亚梅塔在意的还有一件事,本来蕾缪安的伤势几乎要了她的命,然而当菲亚梅塔重新回到营地的时候却发现她的伤全都好了,虽然那之后还是沉睡了一年多,双腿也再不能行走,但至少保住了性命。

然而真相是什么,也只有莫斯提马知道了,但她是不能告诉菲亚梅塔的,她就这么站在街边某家糖果店的门下躲避着雨,默默等待着。

“叮铃~”

朦胧的雨幕中传来一声细微但却清脆的响铃声,莫斯提马随着声音看去,只见到一个白色的人影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朝着这边不紧不慢的走来,一如当年,只是尾巴少了一条,在他身边也没有那个叫做博士的女人。

走在雨中,清新的空气让梅雪感觉放松了不少,抖了抖狐耳的同时他也有些厌烦了,主要是这雨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虽然他除了鞋子之外都没沾到水,可再这样下去尾巴会变润的。

“这雨就不能小一点吗?”

梅雪皱着眉头打算打个车回家,然后就注意到了靠在人家糖果店门口的莫斯提马,两人对上了眼。

(好奇怪的大姐姐,明明和阿能姐姐一样有光环和翅膀,但是更黯淡,而且还有角和尾巴)

(还是和以前一样,身高外表都没有改变,但尾巴的缺少确实是个问题)

“姐姐,你在避雨吗?”

“不,我在等你,好久不见了梅雪,看来你现在过得不错。”

当莫斯提马开口的时候小狐狸整个人都愣住了,但他不傻,前几天晚上那场乱子仍旧记忆清晰,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莫斯提马是为了自己而来,可能和凯尔希她们一样在过去认识自己。

但小狐狸对莫斯提马并没有多少印象,他也不可能相信这样一个在路边遇到的陌生人。

“不好意思啊大姐姐,我们以前认识吗?”

“认识,至少我知道很多你想知道的事情,知道为什么吗?”

这其实算是撒谎,因为严格来说莫斯提马和梅雪第一次相遇只有一个小时,但法杖里的那位可是很熟悉这只小狐狸。

雨逐渐变小,很快就变成了小雨,莫斯提马和梅雪对视着,背后细长的尾巴微微摇晃。

“因为……我算是你女朋友吧?”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莫斯提马自己都觉得有些古怪,可是她这个说法并不算错,因为她确实算是梅雪的人。

【我可以治好她,但是需要有人和我一起支付代价,但是如果和我契约……你……应该还是单身吧?】

回想起那个时候梅雪羞红的脸,莫斯提马下意识舔了舔嘴角,也不知道这只小狐狸的尾巴变少了会不会影响到那方面的功能,毕竟莫斯提马已经没办法摆脱契约了,总得为自己以后的xing福生活着想。

"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感谢大家支持~月票多多好吗?

第一卷 : 第132章 莫斯提马忽悠小男友

梅雪现在是懵的,不管是谁,突然多了个漂亮的女朋友肯定都会是懵的,主要是小狐狸现在已经知道了女朋友代表着什么了。

“怎么了,还是不信吗?”

细雨绵绵,莫斯提马和小狐狸共撑一把伞走在无人的街道上,看着他脸上的窘迫之色也该知道这会儿的小狐狸脑袋里肯定乱成一团。

从个人角度来看梅雪是很不想承认莫斯提马是自己女朋友的,但是他又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莫斯提马并没有撒谎,虽然她的笑容不是很真切,但调笑的眼神下是无奈和坦然。

当然,最关键的是莫斯提马知道小狐狸的长短。

“嗯,毕竟……我都不记得了。”

梅雪突然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感觉失去过去的记忆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那些曾经自己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都不记得了,等到再相遇的时候对方会有多伤心啊。

“不记得也没关系,我记得就好,那个时候可以被你折腾几十分钟呢,印象深刻啊。”

莫斯提马伸手rua着梅雪的耳朵,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是有些事情她可是还记得呢,不对,这要是不记得才奇怪呢。

“折腾?”

“唔……听不懂啊,以后再给你解释吧。”

看着小狐狸一脸茫然的样子。莫斯提马这才想起了以前的梅雪就是个亲一口都能脸红的人,现在更不可能懂这些暗话了,不过没关系,以后慢慢教嘛。

“所以姐姐,我们真的就是……”

“嗯,你要是不信的话我这里还有你送我的玉佩呢。”

说着莫斯提马就把手伸进自己白色的衬衫里摸出一块精致的玉佩,红绳从顶上的圆孔穿过,透光的白玉被雕琢成白狐抱月的图案,再看到这个玉佩的时候梅雪只感觉脑袋一疼,脑袋里闪过某个画面。

【梅,这个给你,这是姐姐给你做的……嗯,以后你要是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就把这个给她,啊,给姐姐也可以的】

相同的白色长发,不同的九尾,苏雪儿的尾巴尖是漆黑的墨色,带着不详的气息。

然而她的笑容是那样幸福,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眼中尽是宠爱,直到最后把梅雪拥入怀中。

“梅雪,怎么了?”

莫斯提马伸手在小狐狸的面前轻轻摇晃,唤回了梅雪的意识,他也连忙摇头清醒,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莫斯提马手中的玉佩,他不觉得刚才那些只是单纯的幻觉,那种熟悉感不是幻觉能给予的。

(这个玉佩对自己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心中这样的直觉如小狐狸紧紧盯着莫斯提马手上的玉佩,尾巴不安分的摇动着,抿着唇显然是有话想说,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姐姐,这个玉佩可以给我吗?”

说这话的时候梅雪都不敢正眼看莫斯提马的眼睛,因为不管这是不是自己送出去的,现在它都戴在莫斯提马的脖子上,小狐狸知道这样的要求有些失礼,但他也不可能白要人家东西。

“我可以买下来,或者用别的东西换。”

“不好意思,这可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

莫斯提马摇了摇头,这块玉佩可不是什么普通货色,制作它的人可是苏雪儿,这块玉佩本身就有着缓慢吸收他人气运提高自己运气的能力,如果不是因为吸收的缓慢不会给他人带来厄运,那么莫斯提马肯定会把它封起来。

不过看着梅雪似乎有些失落,莫斯提马伸手轻轻抓了一下他的尾巴,害羞的小狐狸被吓了个跳脚。

“反应别那么夸张嘛,这个玉佩可以给你,说到底本来就是你的,但我也不能白送你……这样吧,你答应我三个条件。”

轻轻把伞靠过梅雪那边,莫斯提马摘下玉佩递了过去,然而梅雪并没有接过,而是等待着莫斯提马说出她的三个条件。

“第一、以后尾巴和耳朵我可以一直摸。”

“嗯!”

梅雪点了点头,这个条件并不过分,虽然尾巴是比较敏感的地方,但莫斯提马还算是白名单,毕竟就算梅雪没有记忆,作为女友的她也应该有这个权利。

“第二、既然我少了一件首饰,你就补我一件好了,顺带一提我想要一枚戒指。”

莫斯提马观察着梅雪的脸色,小狐狸飞快的点着头,背后的尾巴也摇的欢快,就像是一只等待投喂的小狗。

“第三、明天下午陪我约会,下午两点我在企鹅物流的咖啡厅等你。”

“好!”

小狐狸再次点头,这个要求也不过分,答应下来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

在三个要求都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莫斯提马亲自给梅雪把玉佩戴了回去,这让梅雪开心极了,忍不住伸手搂住她的腰把小脑袋埋在莫斯提马的怀里可劲蹭了蹭。

“谢谢姐姐,你真是个好人!”

“呵呵……我可是个坏女人呢。”

莫斯提马可不想要什么好人卡,她自诩也不是什么性格过分温柔的邻家大姐姐,她是属于那种有些恶趣味的人,随性而为,而且性格有相当强势的一面,虽然和梅雪的感情基础不怎么样,但她也不打算放过这只小狐狸。

毕竟那个雨夜他发起狠来可是完全不管另一半是不是难受呢,莫斯提马也没办法摆脱他了,现在玉佩重新回到了梅雪的身上,她的运气就会逐渐流失,不从梅雪这里获得补充的话将来就是做啥都不顺了。

(没办法啊,这个契约还真是……在这个地方意外的麻烦,绕不过去)

莫斯提马长叹一口气,然后牵住梅雪的手带着小狐狸朝着他家走去,梅雪自己则是好奇的抚摩着手上的玉佩,也许是因为莫斯提马一直都物理上的贴身佩戴,所以玉佩摸起来还有些余温。

“对了姐姐,我还有个问题。”

“说吧。”

“什么叫约会啊?”

梅雪这个问题让莫斯提马差点脚下一滑,她没想到小狐狸居然连这个都不懂也敢答应和自己约会,他还真是好忽悠啊。

然而不管是梅雪还是莫斯提马,都没有注意到,也许是雨幕造成的错觉,梅雪的尾巴似乎多了两条,一条是和以前一样的雪白色,另一条的尾巴尖部确实如同墨色的漆黑。

但黑蓑们可不会看走眼,哪怕有着细细的雨幕干扰视线,大炎禁军退役的他们仍旧捕捉到了那一幕,并且深刻的为止震惊。

“五尾……”

暗自呢喃着,黑蓑们意识到需要把这件事立刻向魏彦吾和麟青砚报告。

另一边梅雪的家里,铃兰和迷迭香也无所事事的看着电视机,感觉很是无聊,毕竟梅雪不在心里空落落的。

“外面的雨小了,梅雪哥哥也快回来了吧?”

铃兰摇了摇尾巴 ,因为下雨降温的缘故,她和迷迭香都换回了平日的素装,这也是为了防止陈晖洁突然回家之后看到什么糟糕的画面。

“应该快了……”

迷迭香抱着枕头靠在沙发上,小猫猫有些犯困,但是没有梅雪的尾巴靠着又睡不安稳,就这样陷入了困但却睡不着的境地中。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