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7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没关系的闪灵,不用自责。”

丽兹摇了摇头,她远比闪灵还要看得开,蓝色的小鸟落到她的剑柄上,用它的翅膀轻轻替丽兹捋好头发。

“其实不能恢复也没关系的,我只是……想见他。”

金发的萨卡兹在提到梅雪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丝温柔,其实能否站起来对她来说早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如果让她恢复健康的代价是他再次离开,那么这辈子都坐在轮椅上她也能接受。

毕竟没有什么能比“喜欢的人一直陪在自己身边”更让人安心的,丽兹更希望能多见到梅雪,多和小狐狸聊聊天,吃东西,一起打游戏。

“闪灵,带我去见他吧,我想抱抱他可以吗?”

“可以的丽兹,当然可以。”

闪灵轻轻把她抱起来放在轮椅上坐着,这会儿梅雪估计已经要回家了,直接去找他就行,只要不带着别的目的,龙门这边也不会那么无情。

其实闪灵猜的多少有些差错,梅雪的家里此刻只有迷迭香和铃兰两人,而且她们刚起床,腰酸背痛的连走路都成问题,昨晚的透支还是太重了。

梅雪本人则是还在近卫局呢,小狐狸好不容易给足了封口费让诗怀雅帮自己保守秘密,但是没想到一出门就遇到了刚从隔壁审讯室出来的陈晖洁。

然后小狐狸就被自己的姐姐抱着埋在了怀里,感受着陈晖洁这恨不得把自己闷死在胸里的力道,小狐狸也知道她是真的担心自己,主动伸手搂住了陈晖洁。

“没事的姐姐,我什么事都没有~”

梅雪眯着眼蹭了蹭陈晖洁的怀里,然后抬起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嗯,带着点口香糖的味道,这要怪诗怀雅。

“没事就好,真是给我吓坏了。”

陈晖洁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瓜,虽然不知道梅雪是怎么搞定那一车的黑手党的,但小狐狸的平安无事才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陈晖洁听说他们遇袭的时候都吓坏了。

不过陈晖洁总感觉有点怪怪的,诗怀雅不敢正眼看自己就算了,她脸上那种枯木逢春、久旱甘霖的红润和如同偷腥得逞一般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难道……不对,这家伙应该没那么丧心病狂才对。

“梅雪,那只叉烧猫没凶你吧?”

“没有,诗怀雅姐姐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来着。”

这话让陈晖洁不由得皱起眉头,她扫了一眼诗怀雅,然后默默抱着梅雪后退了几步,低头在小狐狸耳边嘀咕着,还故意把声音放大了些。

“不要随便和除了姐姐之外的人出去吃饭,万一被拐走就糟了。”

“嗯~我知道了~”

小狐狸抖了抖耳朵,他可不是什么笨蛋,不可能有吃的就跟人家走,小狐狸的原则性很强的,而且陈晖洁说“不要和除了姐姐之外的人”,显然是忽略了小狐狸对自己认识的大多数女性都叫姐姐。

如果是以前,那么诗怀雅肯定要因为这句话和陈晖洁吵起来,但今天她偏不,她的格局已经不仅限于和陈晖洁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上争斗了。

“知道就好,走,我带你去吃饭去,今天晚上我可能也没办法回去,你和朋友不要玩的太晚知道了吗?”

“嗯~”

梅雪点点头,昨天晚上确实玩得很晚,今天晚上需要早点休息才行,送快递的时候都有些犯困呢。

看着那边的梅雪和陈晖洁打算去吃午饭,同样审完犯人的星熊拍了拍诗怀雅的肩膀。

“怎么了missy,我还以为你会跟着上去呢,要不要一起去?我想陈长官是不会介意多我们两个的。”

“那可不好说,你自己去吧。”

不在意?笑死,诗怀雅可不信陈晖洁的占有欲会那么低,她恨不得这辈子梅雪都不离开自己的视野。

“啊?missy你怕了?”

“开玩笑,我会怕她?区区粉肠龙而已,我只是刚吃饱了而已。”

诗怀雅不屑的哼了一声,留给星熊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她还得查查看到底是谁在暗地里对梅雪动手呢。

看着诗怀雅的背影,星熊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记得今早诗怀雅就吃了两个韭菜盒子啊,刚才还抱怨说什么饭都没吃又要审人……哦对,梅雪的尾巴里全是吃的,可能是诗怀雅跟他要了点水果啥的。

“不对,那也不至于笑成这样啊。”

星熊有些摸不着头脑,无奈的挠了挠头选择跟了上去,她倒是不想打算打扰陈晖洁和梅雪直接的二人世界,但是她怕陈晖洁的脑子一热搞出点法律不允许的事情来,那家伙都敢把自己送进牢里,怕是心理上的压力早就不存在了。

其实星熊的担忧还真对了,因为连着两天都在近卫局里忙着没时间陪梅雪,陈晖洁感觉自己都快蔫了,她的好好补充一下梅雪维生素,恨不得就把小狐狸丢床上去。

至于午饭的安排陈晖洁倒是无所谓,她其实随便吃点就行,梅雪更是自带粮仓,小狐狸只是顺带打包了三份比较有营养且口味不刺激的午饭打算待会儿给铃兰她们送过去,刚才那边发短信说刚起床,但应该还不饿,昨天晚上她们吃得很撑。

当然,多的那一份是给拉普兰德的。

“话说回来,梅雪你真的不考虑辞掉企鹅物流的工作吗?反正你现在都被卖彩票的拉黑了,来近卫局这边上班吧,我帮你找个清闲的工作。”

陈晖洁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瓜,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的,因为这些天梅雪买彩票发家致富,导致各大彩票都把他和自己列入黑名单里,说啥都不给卖了,不过小狐狸已然赚了给盆满钵满。

而且如果是在近卫局,那么陈晖洁就能更多保护梅雪了,而且还能多见到小狐狸,怎么想都是赚的。

“不用了姐姐,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

梅雪轻摇尾巴,他对企鹅物流的好感很高,不管是德克萨斯还是能天使都对他很好,大帝也是好老板,虽然今天确实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不过梅雪觉得无伤大雅。

“那好吧,不过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一旦觉得有危险就给我打电话。”

其实陈晖洁感觉这话说的有点多余,梅雪的安全?笑死,一天到晚不知道多少人暗中盯着呢,光是魏彦吾手下的黑蓑就一堆,听说林雨霞都被调去暗中保护他了,更别提还有罗德岛那群人。

“我会的~”

梅雪安心的抱着尾巴啃苹果,欣赏着陈晖洁吃饭的样子,弄得一向追求速度的陈sir也不得不选择了细嚼慢咽,免得在小狐狸面前出丑导致印象分降低。

“唔?”

不知道为什么,梅雪突然有一种奇妙的直觉,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商业大楼,刚才的一瞬间小狐狸感觉有什么人在看着自己,

“怎么了梅雪?”

“没什么,可能是错觉吧。”

小狐狸摇了摇头,转身继续啃苹果,待会儿先去医院看看拉普兰德,然后回家里找铃兰和迷迭香她们。

不过看着外面阴沉的天色好像是要下雨了,梅雪轻轻摇摇尾巴,这个干燥的天气可算是有所缓解了,他以前只见过下雪,还不曾尝试过雨中漫步。

然而就在梅雪刚才看的那个方向里,莫斯提马手握法杖站在楼顶居高俯瞰着小狐狸和陈晖洁所处的餐厅,细长的尾巴轻轻摇着。

“很敏锐的直觉啊,是因为你?”

【大概吧,毕竟我的气息对他来说比较熟悉】

“啧啧……按照你的说法,三条尾巴的他应该没有那么高的威胁了吧?”

【那可不一定,现在这个状态……我担心他对气运的掌控能力可能不如以往了,可能只是一个念头都会引起异常,再加上苏雪儿留给他的操纵厄运的力量,最好稳一点】

“操纵气运啊……还能实现愿望,真难想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莫斯提马用象征着钥匙的法杖轻轻敲打着栏杆,其实她是见过梅雪的,就在当年,在那个雨夜里,队长安多恩背叛,蕾缪安身受重伤,那个时候从雨幕中撑着红伞走出的白色人影让蕾缪安得以保命,但现在的梅雪可不记得哪些事情了。

【呵呵,你觉得这个世界能诞生他这种存在吗?】

“你的意思是……”

【有些事情不好告诉你,否则只是知道都可能给你带来灾祸,但我可以告诉你,当我们当中最为年长的那个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荒芜的大地上学着种植那些奇怪的植物了】

“今天的那些东西?”

得到了相当惊人的信息,莫斯提马摸着下巴陷入思考,真要是按照法杖中的祂怎么说,梅雪和苏雪儿的本体看来是相当古老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事后分化成了独立的两个个体。

但是既然这个世界,至少脚下的大地无法诞生梅雪和苏雪儿,那么他们又是来自于什么地方呢?

“有意思啊,我开始好奇了……”

【我继续睡了,你自己注意点,盯上他的人可不少……而且我感觉得到有一个特别麻烦的家伙也在朝着这边来】

“谁?”

【一个老朋友,不知道这次祂的宿主又是什么样的人】

收起法杖背在背后,莫斯提马转身离开,她打算找个机会去和小狐狸接触一下,然后就像她跟大帝说的一样,和这只小狐狸来一场约会,就当是偿还当年他对蕾缪安的恩情?

不对,那样的话让蕾缪安自己来还差不多呢,她只是好奇而已,好奇为什么那个时候梅雪会恰好出现,恰好伸出援手。

"

42泳装是真好看.jpg

ps:铃兰和迷迭香的番外丢群里了,拉普兰德的明天再发(因为想多写点),感谢大家支持,月票间贴多多啊!

第一卷 : 第131章 真女友一号莫斯提马

【蕾缪安姐姐,拉特兰那边的甜点很多吗?】

【是啊,拉特兰人很喜欢吃各种点心,如果梅雪你来的话我可以请客哦】

蕾缪安一脸微笑的靠在床头,越是和梅雪交流她就越是喜欢这只小狐狸,梅雪缺乏常识的一面总能逗得她笑出来,而且小狐狸这段时间有事没事就找她聊,就算是在这疗养院里也显得没那么孤单了。

不过关于请客……蕾缪安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她现在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儿,明明以前就已经不在意了,没想到现在会因为这只小狐狸而再度关心起了这个。

【我以后一定去!】

小狐狸乖巧的抖了抖耳朵,坐在拉普兰德怀里和蕾缪安互相发着消息,本来是打算喂拉普兰德吃完饭就回去的,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还要求多抱抱,梅雪只好像这样缩在她怀里了。

不过拉普兰德的胸口靠着很软,小狐狸感觉挺舒服的。

“和网友聊天?”

“嗯,一个很有意思的大姐姐。”

拉普兰德轻轻揉着梅雪的脑袋瓜,好奇的看着他的屏幕,不过小狐狸和蕾缪安的聊天内容都很正常,家长里短的什么都能聊到一起,从基础点心制作再到天气无话不谈了属于是。

“嚯……比我有意思吗?”

“唔,差不多!”

小狐狸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和蕾缪安讨论着天气,因为拉普兰德完全不会和他聊些什么话题,只会动手动脚的,窗外的天空已经乌云密布了,过不了多久就会下雨,不过拉普兰德又不出去,对天气并不关心。

如果不是因为昨天太激烈导致了现在都还疼着,拉普兰德说什么都要让这只小狐狸明白自己的有趣之处,不过她也没想到梅雪的体力居然会那么强,md差点被这只小狐狸折腾到死。

(爽是真的爽,事后也是真的疼啊)

拉普兰德用自己尖锐的牙齿轻轻啃咬梅雪的耳朵,下决心等下次恢复非把这只狐狸精榨成狐狸干,让他知道什么叫可怕。

【对了梅雪,你和那个叫能天使的姐姐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阿能姐姐经常给我好吃的,还带我一起玩游戏呢~】

【玩游戏?】

蕾缪安稍微愣了一会儿,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能天使会玩的游戏?真人版炸弹人还是穿越火线?毕竟整个拉特兰谁不清楚蕾缪乐是什么人啊,三年炸了母校十七次,敢在教宗的雕像下面装炸弹,连铳骑都敢惹。

【就是唔……亲亲什么的,不过每次都让脱衣服好麻烦的】

震撼蕾缪安.JPG!

看着屏幕上的回信,蕾缪安忍不住扫了一眼自己床头的狙击铳,她意识到自己的妹妹已经走上了一条蹲大牢的路子,而且在这条路上进行着生死时速,没救了,毙了吧。

【梅雪,你不觉得这个游戏很奇怪吗?】

【唔……有吗?可是很舒服呢,阿能姐姐还会给吃的】

小狐狸摇着尾巴,拉普兰德的啃咬带给了他一些奇怪的感觉,不过暂时只能忍耐,因为拉普兰德的身体还需要休息。

【是这样啊,啊梅雪,下次再聊吧,我先去忙了】

随手找了个理由中断了这次聊天,蕾缪安把通讯器放到枕头底下,然后深吸几口气努力平复下心情,强忍着现在就去龙门把能天使抓回来审判的冲动躺在床上。

她需要好好的安静一会儿,想想看该怎么安排一下自己的妹妹。

平心而论,虽然不是亲姐妹,但蕾缪安和能天使(蕾缪乐)之间的姐妹感情还是相当深厚的,把自己妹妹送进大牢这种事情蕾缪安做不出来,最多就是到时候负责行刑。

但是蕾缪安是真没想到能天使会这么刑啊,虽然梅雪是很可爱,逗着也很好玩,但是这也太使不得了吧?

“小乐啊小乐,拉特兰的法律都管不住你了是吧。”

蕾缪安长叹一口气,其实梅雪再大点的话她也不是……不对,怎么一想到梅雪长大之后和能天使在一起她这心里就这么不舒服呢?

在脑袋里反复脑补着梅雪将来和自己妹妹站在一起的样子,蕾缪安怎么想都觉得别扭,直到她把能天使的脸换成自己……感觉顺眼多了。

“不对!”

连忙摇头把那些不健康的想法甩出脑海,蕾缪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又看了一眼床边放着的轮椅,然后无奈长叹一口气,心绪复杂的闭上了眼。

另一头的梅雪也收起了通讯器,从拉普兰德的怀里跳出去稳稳的落在地上。

“姐姐,我先回家了~”

转过头在拉普兰德的脸上亲了一口,趁着她发愣的时间小狐狸迅速的跑了出去,不然他可不敢说拉普兰德要把自己留多久。

看着小狐狸撒欢跑远,拉普兰德摸了一下自己刚才被亲的地方,虽然都已经是开荤的人了,但刚才梅雪这一下还是成功让她愣住了。

“有个小男朋友好像也不坏……”

毕竟梅雪每天固定送两餐,还能给她解解压,长得不差,也挺有钱的,本来拉普兰德是打算等出院之后就让梅雪带着自己去找德克萨斯,到时候当着老朋友的面宣示主权,顺带可以看看德克萨斯那嫉妒自己的表情。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