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8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可是……可是他才14岁啊,这么小的孩子,心智又不成熟,我怎么可能让他在外面闯荡?”

塔露拉的话让大家集体无语了,前段时间这家伙还说梅雪十六岁,现在又变成十四岁了,难道梅雪的年龄是薛定谔决定的吗?不想让他离开自己身边就直说好了,又没人会觉得奇怪,你是个弟控的事情谁不知道。

“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离开了梅雪我会死的!”

说实在的,虽然早就知道塔露拉换上了严重的“小狐狸依赖症”,但是谁都没想到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平常那个高傲坚毅的龙女现在就像个耍赖的小孩子,看来梅雪确实该暂时离开她一段时间,否则再这么下去塔露拉只能中午去见他了,因为早晚会变成废物。

这才只是半年多就变成这个样子,再这么下去怕是早晚要围着梅雪转,到时候还这么带领大家?

“那你是想让梅雪就这样跟着我们,埋没他本来的天赋吗?”

霜星皱起眉头,然后蹲下身子捧着塔露拉的脑袋,表情严肃的看着她。

“而且塔露拉,你想清楚,一旦离开了雪原,如果我们的动作过大,很可能会在站稳脚跟之前就找来乌萨斯的强烈打击,那个时候……你能保护的了他?”

这话让又哭又闹的塔露拉直接愣住了,因为霜星说的没错,这么多年来雪原的游击队能存在其实很大程度要依赖于这片雪原巨大的天然优势,乌萨斯帝国不可能为了剿灭他们这只不过一百多人的队伍耗费巨大精力,何况先皇死后留下的各种矛盾都还来不及处理呢,哪有闲工夫管这边?

可一旦他们离开雪原,站在乌萨斯的视线范围之内,那么就会切身的明白那句“你与乌萨斯为敌和乌萨斯与你为敌”这两句相似的话之间到底是隔着多少差距,作为科西切选择的继承人,塔露拉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所以让梅雪去龙门其实也算是对他的一种保护。

“可是我发誓会保护他的,我又怎么能让他离开我身边呢?”

塔露拉仍旧记得那天自己发的誓,她当时很清楚的说了以后会一直保护着小狐狸,决不反悔,而且她对梅雪的感情绝无虚假。

“我知道,所以我们也没那么着急,要离开雪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至少也还有半年呢,只是提前给你打预防针。”

计划归计划,执行起来当然还要花不少时间呢,霜星估计等作者写个几万字他们才能搬家,在那之前塔露拉还有时间去陪小狐狸,其实关键不在塔露拉,而是在梅雪,塔露拉毕竟是成年人,再怎么闹也只是闹,可梅雪还小啊,小狐狸最亲近的就是塔露拉了,他答不答应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看着塔露拉离开会议室,霜星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长舒了一口气,其实她也舍不得那只可爱的小狐狸啊,梅雪很聪明,也很懂事,他虽然年幼但却能准确的把握别人的心思,学会体贴和谅解。

“她是发现不了的吧?”

“不知道,多半还没发现吧,毕竟恨不得一天到晚抱着那几条尾巴。”

博卓卡斯替的语气中有些恨铁不成钢,阿丽娜只是在心里长叹一声,她是很希望梅雪能成为另一条维持住塔露拉理智的丝线,但是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但是不得不承认,梅雪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无可割舍的一部分了。”

————————————————————————

入夜十分,塔露拉一如既往的指导梅雪学习,但她能教的已经不多了,一方面梅雪的学习速度确实很快,可能是因为记忆的空白太多所以能轻易记下这些东西,另一方面来说直到教导这只小狐狸前她已经好几年没碰过书本了,很多知识都记不清楚,自然也就没办法教的更详细,也就是语言这块还不差。

“姐姐,饿了吗?”

“不,我不饿,你吃吧。”

把血色的苹果推回到梅雪的手上,塔露拉看着他刚写完的作业,有时候她真的怀疑这只小狐狸到底有没有失去记忆,她上个月才教的通用语现在梅雪都能流利的使用了,接下来的半年里她该教什么?难道要教他战斗吗?不,梅雪不该去战场,他不适合那种地方。

塔露拉在思考,虽然偶尔会因为梅雪而形象崩坏,但她其实一直都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要做什么,也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会陷入纠结。

出于私心她当然不想让梅雪离开自己,这只小狐狸已然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塔露拉很喜欢这种每天早上起床就能抱抱尾巴搓搓耳朵,听着自己可爱的小狐狸问候早安的日常,可是另一方面她也在疑惑,梅雪要是跟着自己是否真的会有更好的结局……说实在的她很害怕,越是和梅雪待久了就越是害怕失去。

塔露拉很清楚,自己选择的路很可能最后能得到毁灭,到那时她希望梅雪能不受牵连,他甚至都还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谁,可是要让梅雪离开她……这种事情光是想塔露拉都想不下去了。

“姐姐,就是那个……有件事情……”

看着塔露拉陷入了沉思,梅雪放下手上的苹果走到她的面前,轻轻拿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希望这样能让塔露拉心情好些。

“怎么了?”

这还是塔露拉第一次看到梅雪这样扭捏,因为小狐狸从不提那些让人为难的要求,所以他不管说什么塔露拉都会答应。

“我想……去龙门。”

塔露拉抚摸的动作停止了,她怀疑是不是矿石病已经对自己的听力造成了影响,她一定是听错了,梅雪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呢?

“我想去龙门。”

梅雪的声音不大,但格外清晰,这下塔露拉也不能再欺骗自己了,她朝着小狐狸张开手,任由他爬到自己怀里坐着,三条尾巴轻轻拂过塔露拉的脸蛋,有点痒。

“说吧,为什么想去?”

塔露拉轻轻搂着梅雪,她把头埋在梅雪柔顺的银发当中,今天的梅雪是桂花香,很让人安心的味道,维度让她心神不安。

"

ps:嗷呜~三更结束,间贴票票多多,唉嘿,剧情发展的有些快了,不过整合篇肯定不会这么快的,四重会把控速度,感谢大家支持!(画外音:想找几张能发出来的图都这么难)

第一卷 : 第15章 姐弟夜谈(上)

“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还有那个……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和自己以前有关的线索。”

梅雪轻轻蹭了蹭塔露拉的手心,他能感觉到塔露拉抱着自己的手在缓慢的加大力度,但她也知道不能弄疼梅雪/

“你真的是这么想到吗?”

“嗯,而且我想去那边上学,长大了以后可以给姐姐帮忙。”

此乃谎言,塔露拉一眼就能看穿这拙劣的谎言,梅雪不擅长撒谎,因为他紧张的时候尾巴摆动的速度是平常的2.1倍,耳朵抖动的频率是2.3倍,就像现在这个样子,而且眼神有些飘忽,声音很很没底气。

但塔露拉不打算揭穿这个谎,这还是梅雪第一次在她面前撒谎,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促使梅雪想去龙门,难道是因为她以前时常提起吗?

“可是你在那边的话,不仅见不到霜星,见不到阿丽娜,甚至也见不到我了,这个不要紧吗?”

这不是塔露拉在威胁梅雪,因为感染者在龙门不好办事,她们当中也没人有时间在那边照顾梅雪,最重要的还是塔露拉自己不想让他离开,以前她下意识的认为梅雪会一直陪着自己,但现在她突然意识到了这只小狐狸其实并没有属于自己,他很自由,只是对她依赖,所以喜欢围着她转。

“我……”

这确实是个问题,哪怕现在梅雪和营地里的一部分人都还有沟通上的问题,他虽然一副欢乐开朗的样子,但还没彻底走出过去的阴影,仍旧对陌生人抱有很高的警惕,塔露拉担心他出事,梅雪同样害怕那些未知的恶意,他已经遭受过一次了。

“还是害怕,对吗?”

“嗯。”

这下梅雪不再撒谎了,他就是在害怕,害怕在陌生的环境里受伤,可以的话他也不想离开塔露拉和大家身边,他能做的事情不多,但也不是那种会不清楚事态的人,他发现自己好像不但没有成为塔露拉的助力,反而有些影响到她了。

“说吧,那个时候全都听到了?”

“唔……嗯。”

梅雪低垂着耳朵缩在塔露拉怀里,尾巴都没有摆动的精神了,那个时候他听到了大家说的话,回来之后自己想过一段时间,如果他是塔露拉的妨碍,那么小狐狸会努力挪开自己,然后给塔露拉做块垫脚石。

这种事情不管是谁说出来都怕让小狐狸伤心误会,塔露拉更不可能主动提起,那么由他自己提出就是最合适的了,这是梅雪的想法,只要他自己表现出了这样的愿望,塔露拉等人就不会那么为难。

“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舍得离开我呢。”

塔露拉心里松了口气,她很高兴,因为梅雪不是想要离开自己,他只是觉得这样对自己的姐姐最有利,为此他能做出很多自己不敢做的事情。

“我不想离开姐姐,可是……我也想更多的帮到姐姐。”

捧着红色的苹果,梅雪感觉自己确实拖累了塔露拉,本来他应该是支持塔露拉的,但是反而成了她的顾虑和弱点,小狐狸还记得那些晚上一起睡觉的时候塔露拉向他讲述的未来,她有一个很大的目标,梅雪不是很懂她要做什么,但他会无条件支持。

“只要你平安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轻轻抱着小狐狸的尾巴放在自己怀里,塔露拉拿出梳子帮他小心翼翼的梳理着,梅雪的毛发很好,基本没怎么掉过毛,梳起来也是一种相当不错的解压行为。

“真的想去龙门吗?”

“不是很想。”

“……也就是说,其实还是有一点想去的。”

塔露拉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黑色,抓着尾巴的手下意识的用力,捏的梅雪有些疼,但他还是强忍着没说。

“想和姐姐一起去。”

小狐狸轻轻咬一口苹果,靠着这样的感觉缓解一下疼痛,他知道塔露拉生气了。

“因为姐姐说过龙门有另一个陈姐姐,姐姐很想念陈姐姐吧。”

塔露拉愣了一会儿,然后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居然没控制好手劲,她轻轻抚摸着自己刚才用力捏到的地方,然后微微点头。

“嗯,我确实很想她,我和晖洁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梅雪你看。”

把小狐狸放在边上坐着,塔露拉伸手打开了自己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一个厚厚的包裹,打开发现全都是信件。

“这些都是这几年我写的信,可是一直都没机会寄出去,这封是我最开始遇到阿丽娜的时候写的,然后这封是认识霜星那天,对了,遇到你的那天我还没写过。”

不对,塔露拉突然想起来自从梅雪出现之后她就很少会写信了,小狐狸让她的生活不再只是战斗和压抑,她也就没有了写信的念头,其实塔露拉很清楚这些信最后大概都是被丢进火炉,可她还是想写,有些事情不好和阿丽娜说,但总把这些事情埋在心里会让自己更快成为那条蛇,写信就成为了一种发泄方式。

“怎么了姐姐?”

“不,没什么,抱歉刚才弄疼你了,还疼吗?”

“已经不疼了,姐姐帮我梳头吧。”

看着梅雪乖巧的样子,塔露拉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但还是帮梅雪梳理头发,同时和他聊起了一些事情。

“其实我不想你离开,不止是因为担心你遇到危险,而是我自己也有些离不开你了。”

小狐狸的头发也很棒,塔露拉知道自己梳头的手法其实很糟,但梅雪只让她帮忙梳头和尾巴,这是阿丽娜和霜星都没有的待遇,也就是这个时候,塔露拉听到了心里的那条蛇在冷嘲热讽。

【你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虚伪吗,说到底最开始你不过就是把他当作自己妹妹的替代品,现在又想把他绑在自己身边了,塔露拉,承认自己的自私很难吗?】

任由心里的蛇冷嘲热讽,塔露拉把梳子放下,然后把小狐狸抱起来蹭了蹭他的脸蛋,然后和那双漂亮的眸子对视着。

“睡觉吗?”

“听姐姐的。”

梅雪自然毫无意见,他靠在塔露拉的怀里,享受着被温暖包裹的感觉,对小狐狸来说最安全的地方不是房间里,不是霜星的冰墙或者博卓卡斯替的盾牌后面,而是塔露拉的怀里。

过了十几分钟,还是睡不着的塔露拉轻轻抚摸着梅雪的耳朵,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轻轻搂住了梅雪。

“睡着了吗?”

“还没有。”

“那就再和我聊一会儿吧。”

“好。”

小狐狸乖巧的靠在塔露拉的怀中,任由姐姐的下巴在自己头上摩擦,他一般都是一分钟内就能熟睡的,但今天意外的睡不着,可能是因为和塔露拉一样,担心睡醒之后看不到对方。

“梅雪,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塔露拉有一个不为众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她并不是瓦伊凡,而是德拉克,所以在夜晚她也能看得很清楚,怀里的小狐狸是那么可爱,那么安静,那么让人不舍……让人想要永远独占。

"

ps:感谢大家支持,很抱歉因为要考试所以今天只有双更了,大家如果觉得有什么不合理剧情点可以发在间贴中,如果不是涉及到以后的剧情,那么四重会在后面的章节ps中解释的。

第一卷 : 第16章 姐弟夜谈(下)

喜欢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确实有些为难我们的小狐狸了,因为他对喜欢和爱的界限很模糊,并不能理解这其中的关系,但他对喜欢的了解已经不止是停留在纸面上了。

“我喜欢姐姐,阿丽娜姐姐、叶莲娜姐姐、博卓卡斯替爷爷、伊诺、萨沙……”

梅雪一连说了一大串名字,基本涵盖了身边包括雪怪小队和盾卫在内的所有人,塔露拉觉得这小狐狸可能是在故意和自己装不懂,但是考虑到他的性格,这多半也是真心话了。

“不是这种喜欢,是更深厚的那种。”

塔露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她只好更加抱紧小狐狸,然后下意识的轻轻咬着他的耳朵,在脑海里组织着语言,她需要用一些形象的话语来让小狐狸明白自己的意思,梅雪毕竟还小,需要他教。

“之前我不是说了吗,如果见不到一个人会让你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直都想见她,想把所有开心的事情跟她分享,想告诉她自己今天吃了什么,想告诉她自己今天有了什么样的想法,梅雪心里没有这样的人吗?”

轻轻刮了一下小狐狸的鼻子,塔露拉啃咬耳朵的动作让他有些脸红,不过梅雪还是摇了摇头,然后趴在塔露拉的怀里。

“没有。”

这个答案让塔露拉略微皱眉,她心中难免有些不快,伸手轻轻捏了捏小狐狸的脸蛋,然后搂住他的腰肢。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小狐狸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感觉到塔露拉那双发光的眼睛中有着不太对劲的感情,出于求生的本能小狐狸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好姐姐是什么意思,他伸手轻轻搂住塔露拉的脖颈,然后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

这突如其来的一记安抚确实起到了作用,塔露拉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有了一些不该有的想法,她反复提醒自己不要落入那条蛇的陷阱中,然后和小狐狸紧紧贴着。

“因为我还没有和姐姐分开。”

梅雪抱着自己的大尾巴缩成一团,亲昵的蹭着塔露拉的脸蛋,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塔露拉身上那种阴暗的气息被压制了下去,那条蛇又从她身上冒了出来,一脸好奇的看着小狐狸。

“如果分开了以后我肯定也会很想姐姐的,会想要告诉姐姐自己吃了什么,不过塔露拉姐姐一定能猜到是苹果,会想见到姐姐,想和姐姐聊天,唔……反正就是想姐姐。”

如果离开了塔露拉会是什么样的呢?小狐狸觉得那一定很糟糕,他的姐姐是这世界上最好也最厉害的人,梅雪以姐姐为傲。

“那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想呢?”

“唔……不会。”

小狐狸轻轻伸出手,好奇的把手指放在那条黑色的蛇身上,不过在塔露拉看来他似乎只是单纯的把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看着这条蛇顺着手爬到自己的肩膀上,梅雪感觉它应该吃不了苹果,因为它的嘴太小了。

“为什么不会?”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