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因为姐姐不在的话,梅雪会睡不着的。”

梅雪笑着,塔露拉有些后悔灭掉了蜡烛,那样的话她就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小狐狸的笑容了,他一定笑得很狡猾,很得意,但也很可爱。

“什么时候变得会说这种话了?”

“唉嘿,都是跟姐姐学的。”

这确实是跟塔露拉学的,虽然平日里在梅雪面前一副傻姐姐做派,但塔露拉一般还是会很好的维持住自己坚毅的一面,不过和阿丽娜相处的时候总会说些撩人的话来调侃彼此,梅雪就是那个时候学到的。

黑色的蛇在小狐狸身上爬来爬去,但它身上始终有一条线和塔露拉相连,所以梅雪没办法把它取走,只能看着它回到塔露拉身上,还装模作样的吓唬自己。

“梅雪,真的要去吗?”

塔露拉不想骗自己,她就是舍不得这只小狐狸,既担心他的安全,又不舍他离开自己身边,因为他的缘故塔露拉都快变的不像自己了。

“嗯。”

小狐狸只是应了一声,然后他就感觉到塔露拉的尾巴轻轻缠住了自己的尾巴,虽然不明白这代表什么,但梅雪还是任由塔露拉这么做,他知道姐姐不可能害自己。

“既然这是你自己的想法,我也就不再劝你了,等到来年开春之后我们就会离开雪原,然后我会安排你去龙门的。”

嘴上是这么说,但塔露拉心里还是没个底,因为游击队这边实在派不出人手一直在那边照顾梅雪,也就是去取出那笔钱的时候能带他一起去,难道要让小狐狸一个人面对生活?那八成会被人拐跑的吧。

自己可就这么一个弟弟,要是……对了,除了弟弟之外她不是还有个妹妹吗?

【真笨,你要是把他送过去,你那个妹妹什么态度姑且不论,你敢保证魏彦吾不对他做点什么吗?】

黑蛇的吐槽让塔露拉意识到了自己这个想法中的缺陷,不过她很快又发现了另一件事情,这条蛇这段时间是不是越来越聪明了,以前它只是单纯的不断复读科西切那些歪道理,后来慢慢的学会了冷嘲热讽,现在居然都会吐槽了?

不过黑蛇说的确实不错,再怎么说也分别了那么多年,塔露拉不敢保证陈晖洁是否还会看在姐姐的面子上照看一下梅雪,再者说魏彦吾那边也不好办,一旦让他发现梅雪和自己有联系,必然会联想到科西切,到时候小狐狸可能会有危险。

这绝不是塔露拉杞人忧天,她很清楚魏彦吾的为人,那条老龙都快患上“科西切PTSD”了,凡是和科西切有关的事情他都会过度脑补,毕竟当年半个龙门险些毁于科西切的手中,魏彦吾因他失去的太多了。

“半年多的时间……在这期间好好想想吧。”

轻轻搂着小狐狸,塔露拉陷入了安眠中,明天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还去和其他人商量一下以后的事情,比如阶段性的目标,还有某些取舍,营地里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跟他们离开的,有很多人只是希望活下去,对于这些人塔露拉表示理解,如果有人想要离开那么他们也会给对方足够的食物。

但不管怎么说,等到那个时候,她要有好长时间见不到这只小狐狸了。

"

ps:嗷呜,今天说不定三更?反正看心情吧,这本书也是看心情,看大家支持,感谢!最后惯例求一下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7章 小狐狸的未来规划

自从确定了接下来的计划,这段时间里塔露拉就变得格外忙碌起来了,小狐狸知道姐姐的辛苦,所以除了偶尔的帮忙解压(指给抱尾巴)之外他都不会主动去找塔露拉,而是跟在阿丽娜身边学习各种为人处世,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也很复杂,小狐狸以后会遇到很多不可预知的情况,因此阿丽娜要尽可能的避免那种大家都不想的事情发生。

“听好了梅雪,如果在外面遇到了坏人,那么要大声喊警察,知道了吗?”

“嗯。”

“那如果迷路了怎么办呢?”

“找好人问路。”

“那么什么人是好人,什么人是坏人呢?”

阿丽娜轻轻揉揉小狐狸的脑袋,这些天她算是比较闲的那个,所以有更多时间能够撸狐狸毛,梅雪也挺亲近她的。

“想吃梅雪的就是坏人。”

小狐狸秀气的鼻尖微动,阿丽娜知道这是独属于他的看人方法,自从被塔露拉带回来之后梅雪就有一种很特别的直觉,他能分辨出身边的人是否对自己抱有恶意,对他人的视线也很敏感,但略微自闭的问题还是需要花点功夫。

而且关于他说的这个,如果不是物理层面的吃,那阿丽娜感觉这世界上坏人可能要增加不少,至少读者里面总有几个的。

“好孩子要是受欺负了呢?”

“唔……打回去。”

小狐狸摇着尾巴,有些不是很确定自己说的对不对,反正塔露拉和霜星都是这么教他的,但阿丽娜姐姐可能会觉得这个做法不好。

“嗯,不仅要打回去,还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到时候从尾巴里随便拿东西砸就好了,免得弄脏。”

阿丽娜很满意的点点头,她虽然一贯主张和平相处,但欺负小狐狸的能是什么好人?梅雪要是受欺负还得忍着那才是不合理呢。

“姐姐不觉得这样不好吗?”

“那梅雪想要怎么办?”

“唔……跑掉就好了。”

小狐狸轻摇尾巴,他是没啥战斗力的,所以跑路才是上上策,这样就不会被人打了,反正他跑得快,不出意外的话没人追得上。

“那好,到时候就先跑,保护好自己。”

反正不管怎么样,小狐狸的安全总是第一位,其实阿丽娜也不放心把他送往龙门,但是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情充满危险,不止是梅雪,连伊诺和萨沙等孩子也会暂时留在雪原,梅雪会先跟着大家去新营地,然后一起去龙门,到时候就看塔露拉怎么安排了。

正当阿丽娜思考着塔露拉打算如何安置梅雪时,周围的温度突然升高了点,小狐狸的耳朵立刻竖起来,迫不及待的走到门口,开门之后给了塔露拉一个热切的拥抱。

“姐姐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塔露拉的脸色有些疲累,但还是很亲昵的回应着小狐狸的拥抱,今天的梅雪是茉莉花香,反正不管是什么她都喜欢。

“辛苦了,要不要睡一会儿?”

“不了,待会儿还要去和博卓卡斯替他们商量一下据点的选址,还有梅雪的事情我也安排好了,到时候我会把他交给一个我信任的人照顾。”

“如果那个人不值得信任呢?”

“那以后我们就还能有大尾巴可以抱了。”

伸手捏了一下梅雪的脸蛋,塔露拉轻轻把他抱了起来,接过苹果咬了一口。

“上个月我派人去了一趟龙门,一方面看看那个地方是不是还在,另一方面顺便打听了一下我那个妹妹的事情,她应该和小时候一个脾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塔露拉忍不住笑了出来,看得出来时隔那么多年得到妹妹的消息是件好事,她抱着梅雪坐在床上,然后给阿丽娜讲述起这次派人去那边得到的收获。

这次派人去龙门花费了不少功夫,在揪着纠察队薅羊毛弄够了路费了之后,霜星手下的一个雪怪花了近半个月才到达了那边,进龙门还花了一番功夫,走的路子不是很正规,所以后来还因此不得不提前回来。

按照那个雪怪的说法,陈晖洁如今是龙门近卫局的高级警司,出了名的雷厉风行,为人正直刚强,除了贫民窟之外基本都能收获好评,不过魏彦吾的事情就不好打听了,容易招祸。

“那么,你那个妹妹还算可靠?”

“晖洁从小就很有正义感,我们是姐妹,很多地方也相似,我不担心梅雪在她身边会遭到什么委屈,就怕我那个舅舅。”

“那个魏先生?”

“嗯。”

轻轻捏了捏梅雪的耳朵,塔露拉回忆着记忆中魏彦吾的样子,已经有些模糊了,但唯独他的行事风格仍旧被塔露拉记在心里,那时塔露拉也不大,但很早熟,她知道魏彦吾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是梅雪被他盯上,结果太不好说了,送到别的城市也不行,因为除了龙门之外就只能选择切尔诺伯格,而那个城市属于乌萨斯。

“他是个谨慎且顾虑很深的人,他不会让潜在的威胁对自己的城市造成危害,尤其是和科西切有关的事情。”

塔露拉心里比谁都明白当年科西切到底给魏彦吾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估计在听说科西切死了之后魏彦吾都得激动的开香槟庆祝,然而科西切的死不代表黑蛇的毁灭,新的黑蛇在塔露拉的身上,由阿丽娜和梅雪共同压制,其他地方也还有蛇的存在。

“那你怎么想?”

“嗯,演一出戏吧,刚好到时候我们可能会把动静闹得大一点。”

梅雪乖巧的待在塔露拉怀里,很安静,他知道自己只需要等姐姐安排好就行了,此外什么都不需要管,现在就安心享受着和大家在一起的时间,以后以后他就要学会习惯大家不在的日子了。

那条黑蛇的蛇又爬出来了,它来到了梅雪的肩膀上,然后顺着爬到他的手中,梅雪好奇的看着它,他想这就是姐姐所说的那条很吵人的蛇,明明它那么安静,黑色的鳞片很有光泽,金色的眼中充满对小狐狸的好奇。

如果姐姐不喜欢的话,那就把它拿走吧。

这是梅雪此刻唯一的想法,他轻轻揪住那条蛇的七寸,然后尝试着把它和塔露拉之间的那条线扯断,然而阿丽娜和塔露拉却像是完全没注意到他在做什么一样。

这条线很坚韧,小狐狸尝试了好一会儿都没能扯掉它,那条蛇只是慵懒的在他手上带着,看着郁闷的小狐狸最后干脆上嘴,用自己的虎牙轻而易举的就把原本扯不断的线直接咬开。

不理会手上这条蛇有些惊讶的目光,小狐狸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干脆就给塞进了左边尾巴里,也不怕被咬。

在阿丽娜和塔露拉的眼中其实梅雪并非什么都没做,他睡着了,是的,睡得相当安稳,可是正当塔露拉要把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的时候小狐狸又突然睁开了眼睛,亲昵的蹭了蹭姐姐的手心。

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小狐狸那只干净的手上闪过的一丝黑色的纹路,他最左边的一条尾巴似乎有了自己的想法。

"

ps:嗷呜,唉嘿,为了防止咱们的小狐狸以后出门被坏人拐走,四重只好给这孩子一个不算过分的能力,刚好还能解决一下塔露拉身上的问题,嗯,感谢大家支持!三更结束!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8章 相当机智的小狐狸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塔露拉已经先一步起床去忙了,梅雪还在床上安睡,这段时间一直学习也是有些累的,他这个年纪还需要足够的睡眠,毕竟小狐狸不用上班也不用上课,没有考试。

“唔……”

抖了抖毛茸茸的狐耳,梅雪慵懒的打着哈欠,没有塔露拉他感觉有些冷,左边的尾巴恰到好处的搭在了身上,帮小狐狸驱散了身上的冷意,他把尾巴抱在怀里蹭了蹭,睡得很是香甜。

“梅雪哥哥,起床了吗?”

伊诺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回应,他是来叫梅雪去一起玩的,上次大家一起搓麻将被梅雪打了个全胜,小朋友们说什么都要找回场子,至少要让梅雪输一次。

不过可能是临走时太仓促了,塔露拉居然没把门关好,伊诺轻轻敲两下门就打开了,狭小的房间里只是摆放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物件,梅雪的个人物品完全看不到,因为全都被他塞进尾巴里了。

不过伊诺的目光全被躺在床上的梅雪吸引了,那是个很可爱的白毛团子,抱着毛茸茸的尾巴缩成一团,伊诺小心翼翼的靠近,然后伸手在梅雪的脸上戳了戳,不出意外的弹性很棒,被打扰好梦的小狐狸略微皱眉,然后抱紧尾巴又缩了缩身子。

【梅雪哥哥真的很可爱啊】

伊诺忍不住又伸手戳了戳,然后轻轻捏了一下梅雪的耳朵,软软的,又很暖和,不过这个动作让小狐狸睁开了眼睛,没睡醒的他还有些犯迷糊,下意识的抱住了伊诺,然后蹭了蹭他的脸蛋,还发出了一些很奇怪的声音。

“咕噜咕噜~”

单纯的黎博利正太那里见过这种,伊诺只觉得一阵气血上涌,脸红着推开梅雪然后跑了出去。

被推倒在床上的小狐狸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稍微的清醒了一点。

“唔……已经早上了啊,刚才好像梦到伊诺了。”

双手向上舒展着腰肢,梅雪拿出梳子把自己有些凌乱的尾巴梳理好,然后惯例的起床洗漱,这些天他有些贪睡,不过睡醒之后精神也很好,摇尾巴也更有劲了。

“今天好像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啊。”

小狐狸思考了一番,他发现自己今天好像是空白期,没有任何事情可做,仓库里的食物还够吃几个月呢,今天阿丽娜等人都很忙,所以小狐狸完全是个自由身,可那样的话他这充沛的精力该找什么地方花费呢?总不可能去和伊诺他们搓一天的麻将吧,那样太没意思了,他们从来都没赢过。

【你可以尝试一下挖掘自己的能力,就你这个用法实在是暴敛天物】

脑海里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小狐狸吓了一跳,抱着自己吓到炸毛的尾巴到处看,他还记得当初阿丽娜为了防止自己半夜乱跑杜撰的那些鬼故事,寻思着自己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去去去,谁是不干净的东西了?我是你妈】

这话着实让小狐狸吓了一跳,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这个说法确实有些不对劲,那个声音连忙纠正。

【不对,这个说法不太行,我还是单身呢……嗯,你抱的太紧了,松开点】

抱的太紧了?这个说法让小狐狸下意识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尾巴,似乎是感觉到他的视线,雪白色的尾巴微微摆动,但这不是小狐狸自己的意思,他脑海里瞬间跳出一句话来。

“尾巴成精了!”

【去去去!什么叫成精了?还不快把我从尾巴里拿出来?这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被吓一跳的小狐狸努力平复下来,然后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尾巴,这确实是自己的尾巴没错,还能使唤,但它好像有了自己的想法,梅雪伸手进里面摸了摸,然后确实摸到了一条细细滑滑,还有点冰凉的物体,拿出来之后才发现是自己昨晚塞进尾巴里的那条小蛇。

当它被拿出来之后梅雪明显的感觉到尾巴又听自己的话了,虽然平时这些尾巴都是自动的。

“你会说话吗?”

小狐狸把黑色的小蛇放在手心,尽管作为一条蛇来说没有什么面部表情可言,但梅雪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它好像在生气,还有些郁闷,这让小狐狸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咬。

【不会】

“可是我明明听到……”

【我是直接和你进行心灵上的沟通,不算说话】

“真厉害,不用开口也能说话,那样的话吃饭的时候和人聊天也不怕噎着了。”

轻轻摇着尾巴,梅雪对这样的能力表示羡慕,众所周知小狐狸是很贪吃的,如果可以的话他能啃一整天的苹果,但是嘴里吃着东西就不能和人家好好说话了,一方面是不礼貌,另一方面来说噎住也很难受的。

【居然更在意这个,果然是个蠢狐狸】

“你胡说,梅雪才不蠢呢!”

小狐狸抖着耳朵,一脸的不快,阿丽娜和塔露拉都说过他很聪明,不管学什么都能很快学会,他可不蠢。

【嘁,要是把你一个人丢在龙门,怕是两小时不到就该走丢了】

“不会的,梅雪会问路。”

看着面前这只小狐狸自信满满的样子,黑蛇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玩味儿,它顺着手爬到梅雪的肩膀上,缠住小狐狸的脖子仿佛可以轻易的将之勒断,但黑蛇没有那样的能力。

【那你就不怕再被人抓住然后吃掉?】

在提及吃这个词的时候,黑蛇很明显的感觉到梅雪的身子抖了一下,看得出来小狐狸的心里还有些恐惧,尤其是对吃这个字眼,它顺着梅雪的手爬到他的肩膀上,修长的尾巴轻轻钩住小狐狸的脖颈。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