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8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那样的话就太打扰了,我来的时候就……”

煌刚打算说自己已经吃过了,然而下一秒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看着面前很有礼貌没有笑出来的梅雪,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我就不客气了。”

“嗯,请进吧~”

当看到煌走进屋子里的时候,迷迭香的尾巴顿时变得很没精神,显然她也知道煌是来接自己和铃兰的,但是这才几天,她根本没玩够呢。

“煌……”

“别那样看我,下个月就要执行任务了,你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煌对迷迭香的压制力可见一斑,光是看体型就知道了,小狐狸摇摇尾巴,对煌的身高也很羡慕。

不过正当他打算关门的时候,陈晖洁也恰好从电梯走了出来,梅雪高兴的竖起尾巴,不过又察觉到了事情貌似不太对劲,因为陈晖洁的脸色看上去很糟糕,像是几天几夜没休息好之后还跑了一趟马拉松一样。

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梅雪看不懂的复杂感情,手上提着一箱酒,朝着梅雪苦涩的笑了笑。

“梅雪,姐姐回来了。”

“欢迎回来~姐姐~”

梅雪摇着尾巴,走上前张开手抱住陈晖洁,脑袋轻轻靠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希望以此让陈晖洁刚觉好些。

看着自己怀里的梅雪,陈晖洁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她伸手拍了拍小狐狸的脑袋,低头在他额上轻轻吻了一下。

“走吧,我饿了,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都是按照姐姐喜欢的口味做的菜,都是好吃的~”

梅雪蹭了蹭陈晖洁,因为铃兰和迷迭香今天就要暂时分别了,所以小狐狸特地做的比以往更丰盛,不过当然还是优先满足了陈晖洁的口味,至于他自己?还是吃水果就够了,小狐狸很好养活的。

今天家里的客人有点多,不过陈晖洁并没有多说什么,大家都看得出来她有点累,也是因为毕竟是别人的家里,所以煌也安静了很多,像迷迭香和梅雪说的那样大大咧咧的直言快语。

一桌子好菜,六个人,梅雪、铃兰和迷迭香当然不喝酒,但是星熊和煌的酒量那就很恐怖了,最开始的时候煌还说什么都不喝的,结果说着说着就接过陈晖洁递来的酒水一饮而尽。

梅雪悠哉游哉的啃着苹果看着书,迷迭香和铃兰也是各吃各的,但是迷迭香突然想到了什么,主动起身去给煌倒酒喝,随后铃兰也明白了她的想法,起身去给陈晖洁倒酒。

眼见着自己的两个小伙伴都动手了,小狐狸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只能把书收起来,叼着苹果去给星熊倒酒。

(只要把煌灌醉,今天晚上就不用回去了)

(只要把陈姐姐灌醉,今天晚上就不用担心动静太大被她发现了)

迷迭香和铃兰各怀心思,然而单纯的梅雪只是不希望让星熊感觉受到了冷落,他以前也偶尔会给爱国者或者别的盾卫叔叔们倒酒,所以这块还是很熟练的。

然而梅雪刚给星熊倒满酒,就感觉陈晖洁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幽怨和不甘心,小狐狸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办,毕竟塔露拉以前也会因为他给霜星做饭而在睡觉的时候在床上又哭又闹要安慰。

于是小狐狸也给陈晖洁倒了一杯,她的脸色这才好了不少。

“好酒啊……”

煌忍不住咂舌,陈晖洁买回来的酒绝对算得上是她喝过的最好的那一批次了。

“那当然,这可是某人收藏多年的好酒。”

陈晖洁干脆就不吃菜了,端起酒就喝,星熊则是嘴角略抽抽,因为她大概能猜到这酒是什么地方来的,这种程度的好酒可不好买到,而且还说是某人珍藏。

(看来魏大人又损失了不少好酒啊)

看着脚边的酒水,星熊感觉像这样喝有些暴殄天物了,要知道这可是连魏彦吾都舍不得喝的好酒,不过反正不花钱,还是怎么爽就怎么喝吧。

“就是少了点,这要是在罗德岛,我们能在酒吧里喝他个通宵。”

“酒不够多吗?”

梅雪摇了摇尾巴看了一眼那边的酒水,嗯,还有八瓶,好像确实不够三个姐姐喝的。

想到这里,梅雪干脆把剩下的酒塞进自己的尾巴里,然后不断的往外拿,当着煌的面把酒瓶子堆了起来。

“……我滴个乖乖。”

这下煌心动了,也许是因为喝了几杯酒下肚有点上头,她感觉面前的梅雪真的是越看越顺眼,主要是能一直从尾巴里拿出酒水这一点实在是让煌很心动

要知道罗德岛给精英干员的工资不低,但煌经常会跑去把钱花在酒吧里,这也就导致了她总是过着相对拮据的生活。

这要是有了一只梅雪,岂不是说以后她再也不愁没钱喝酒了!?

(凯尔希说以后梅雪也要去罗德岛……不行,得想个法子忽悠他住我隔壁)

煌在心里打定了主意,小狐狸突然感觉有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他转头到处看,发现包括陈晖洁在内的五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点奇怪,充满了阴谋的气息,像极了黑蛇小姐给他上课的样子,不过更像拉普兰德。

“梅雪,你的尾巴……还能无限复制东西?”

“不是,一次拿出太多的话我也会累,不过把客厅塞满还是可以的。”

小狐狸摇了摇头,记得上次他的极限就是塞满了整合运动的八个仓库,现在的话似乎能拿出更多了。

“那也足够离谱了……”

星熊是真没想到梅雪居然还有这种能力,话说这样的话小狐狸还上什么班,直接摆个摊子卖东西就好了,不对,直接搞批发,好像也不对,以他这个中彩票的运气好像也不需要干什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别说是陈晖洁了,连煌和星熊都有些受不了这个酒劲,那些喝剩下的酒瓶子全都被梅雪收了起来,估摸着几十瓶肯定是有的,主要是煌和星熊真的太能喝了。

而且铃兰和迷迭香也没能逃过,被醉酒的煌抓着每个都灌了点,这会儿正晕乎乎的倒在沙发上。

梅雪也被灌酒了,被陈晖洁抓着喝了三大瓶,不过小狐狸完全不受影响,他只觉得这玩意儿很不好喝,还不如热瘤奶呢,所以就没碰了。

“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拍了拍脑袋让自己清醒点,从煌站起身的稳健来看,虽然醉了,但也没完全嘴,显然铃兰和迷迭香打算靠着灌酒来获得和梅雪的相处时间这一点完全失败了。

把沙发上晕过去的铃兰和迷迭香一左一右的提了起来,煌感觉今天是真的喝了个爽,关键小狐狸蹦蹦跳跳的给倒酒还可以当作是助兴,越喝越起劲。

“煌姐姐慢走,铃兰的行李我明天送过去可以吗?”

“可以!”

煌很肯定点了点头,她现在对梅雪真的是越看越满意,能从尾巴里一直拿出酒就算了,小狐狸的这个酒量居然相当的不错,陈晖洁灌了三瓶下来居然脸都没红,看来以后她在罗德岛又多了一个酒友。

考虑到煌不太方便,梅雪特地的替她开门,还打了辆车送她们离开,临走的时候煌还特地给了个大大的热情拥抱作为今天招待的感谢,梅雪不得不承认,在用胸口闷死人这方面煌的优势比塔露拉和霜星都要强。

至于星熊的话,她是喝的最多的那个,现在酒劲上头,已经很干脆的趴在桌上了,煌主要是还得把迷迭香和铃兰带回去,因此没有敞开了喝。

“星熊姐姐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回去啊,唔……只能将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了。”

小狐狸抖抖狐耳,努力的把星熊抱起来放在了自己卧室的床上,还贴心的给她盖好被子。

今晚梅雪只能和陈晖洁睡一起了,就是那个酒气有点重,梅雪不是很喜欢。

同样的把陈晖洁抱回房间里休息,梅雪开始清理饭桌,熟练的收拾碗筷抹桌子,把饭菜收进冰箱里,按照他以前在整合的经验来看,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第二天可能会比较头疼,小狐狸还得早起给两人熬醒酒汤。

做完这些,梅雪还抽空洗了个澡换上自己那件衬衫,关掉灯之后爬上床钻进了陈晖洁的怀里。

“呼……姐姐晚安。”

抬头在陈晖洁的脸上亲了一口,忙碌了一天的梅雪刚准备安心睡觉,突然发现陈姐姐的手正在从自己的腰部向着下面摸过去。

“这个时候睡觉,是不是太早了点?”

根本没喝醉的陈晖洁睁开自己血色的眼眸,翻身就把梅雪压在了下面,低头凑上去。

“梅雪……姐姐今天很生气你知道吗,我现在心里就像是有火在烧。”

陈晖洁显然还是有些酒劲上头了,然而这也是她本来的打算,酒壮怂人胆,何况她本来就是个直性子,有些事喝高了就敢说了。

“姐姐不气,是工作上的事情吗?”

“是感情上的,所以我需要你帮我……败败火!”

血色的眼眸里充满侵略性,陈晖洁不再给梅雪任何开口的机会,今天下午莫斯提马那玩世不恭的态度和俨然一副赢得全部的表情深深的刺激了陈晖洁的心态,她本来就害怕梅雪离自己而去,更别说还突然多出来这么个女朋友。

最关键的是,莫斯提马还有梅雪给的戒指!

危机感、焦虑不安和恐惧让陈晖洁下定了决心,就算要在牢里蹲下去,她也不能再干看着了!

"

ps:嗷呜~让我们恭喜陈sir先塔露拉一步,感谢大家支持!月票多多啊!

第一卷 : 第143章 充满了粉色氛围的早晨

“姐姐,你还在做什么啊,大家都等那么久了。”

纯白打底的房间内,穿着白色礼服的少年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陈晖洁,眼神有些无奈,脸色也有些焦急,在边上的诗怀雅还在给她化妆。

“别催嘛,一辈子可就这么一次来着。”

陈晖洁嘟囔着,但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化妆结束就站起身来,穿着婚纱的她格外动人,长大之后的梅雪除去原有的可爱,还多了几分英气和魅人。

两人牵着手来到教堂,亲朋好友皆已入座,一对新人尽显幸福的样子,有人真心送上祝福,但更多的好像都在咬着手帕掉眼泪,比如那边的败犬一号塔露拉,败犬二号莫斯提马,还有企鹅物流……不对,为什么会有她们?

反正不管怎么说,她陈晖洁赢了!赢别人太多了!

然而就在陈晖洁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她感觉到了头疼,睁开眼才发现是自己掉到了床下,脑袋结实的磕到了地板上,导致稍微的……好吧,疼的要命。

“嘶……原来是作梦啊。”

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陈晖洁爬起来坐在地板上,看着熟悉的天花板陷入了沉思中。

周围的空气里残留着一种很奇怪的气息,让陈晖洁多少有些动情,然而她更在意自己……下半身好疼,疼的她完全不想动弹,也就是因为这一点陈晖洁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昨晚上到底干了啥。

“woc!感情前面的一半不是梦!?”

意识到事情不对的陈晖洁四下打量,卧室里没有梅雪的踪影,床单上的几抹红色相当眨眼,她都搞不清其中那些是自己的了,因为昨晚实在太疼没忍住抓了梅雪,给小狐狸弄伤到了。

“不过……感觉不是梦也挺好的。”

一想到昨晚的旖旎,陈晖洁忍不住痴笑着乐出了声,然后连忙擦了擦口水让自己显得没那么丢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昨晚的事情逐渐在脑海里清晰,因为莫斯提马的刺激而导致了自己的剑走偏锋,这才有了昨晚的那场酒会,本来是想着灌醉梅雪的,然而后面发现这小狐狸的酒量就离谱,喝酒跟喝水一样的完全不带醉。

但是后来陈晖洁是真的酒醉上头了,她只记得自己和梅雪疯到了很晚,就算小狐狸说第二天要上班不要继续她也仍旧不肯停下,直到最后……陈晖洁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这两天是她的危险期。

“昨晚好像没做什么防护措施,我该不会……不对,好像也不是不行。”

摸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番,陈晖洁仔细一寻思,那不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不过这地板好凉啊,还是得爬到床上去躺一会儿。

至于工作?算了吧,就这个状态床都下不去,更别说去上班了,话说昨晚梅雪实在有点给力过头了啊,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梅雪真的在这方面比较有天赋,陈晖洁感觉他做起来那叫一个熟练。

(总不能这也是塔露拉教的吧?)

可是仔细一琢磨,之前的梅雪似乎确实不懂这方面的知识,在他看来,做这种事情和平常的摸尾巴rua耳朵相比,无非就是更耗时间,也更舒服罢了。

但是事到如今她陈晖洁已经没有任何的立场和角度可以去指责人家塔露拉的不是了,“塔露拉你就是个年下控的痴女”这种话已经说不出口了,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塔露拉还说这是姐夫呢,唉,以后就是妹夫了。

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陈晖洁陷入了对人生的深深思考。

她该接下来该做什么?把梅雪抓回来按在床上!她以后该做什么?把梅雪按在床上!

“不对啊陈晖洁,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忘了身为……啊对了,我打算辞职来着。”

说实在的,她陈晖洁身为感染者,去罗德岛上治病也很正常吧?那样的话龙门这边就没办法,刚好诗怀雅不是眼馋自己这个督察组组长的位置吗,那就给她好了,想必以她的能力也足以胜任。

“……还是把梅雪按在床上吧!”

陈晖洁站起身来,然后下一刻就又躺下了,没别的,太疼了。

而此时此刻,正在厨房里熬醒酒汤的梅雪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小狐狸的尾巴微微摇动,在梅雪本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扫去了一切可能影响到他的厄运。

当梅雪弄好之后,恰好星熊也睡醒了,哪怕强如身为鬼族的她,昨晚喝了那么多酒之后还是会感觉头疼,不过还算能接受。

“不过还是不该喝那么多啊……”

“星熊姐姐,给你的醒酒汤~”

就在星熊头疼今天还得上班的时候,小狐狸很是懂事的把醒酒汤递了过来,他摇摇尾巴,看上去比昨天要更可爱,也更加的魅人。

“给我准备的?真是辛苦了。”

“这是身为弟弟应该做的~洗澡水已经放好了,不过衣服的话……唔,陈姐姐这里没有适合星熊姐姐你穿的,只能将就一下了。”

“没关系,我之后回家里去换就行。”

星熊随意的摆了摆手,把手上的醒酒汤一饮而尽,毕竟她是客人,让梅雪来忙这么多事情已经怪不好意思的了,不过这样一看果然如果梅雪是自己家的就好了,能一直有酒喝不说,喝醉之后也能帮着收拾,睡醒了之后小狐狸还会贴心的准备好醒酒汤。

如果不是担心陈晖洁可能炸毛,那么星熊都想问她能不能把梅雪借自己几天了,毕竟家有梅雪,鬼生也没啥别的需求了。

“呼……舒服多了。”

脑袋的疼痛得到缓解,星熊把碗递给梅雪,然后抱起小狐狸把他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口rua了两下。

“好弟弟,那我先去洗澡了,你去看看你姐姐醒没有。”

“嗯~”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