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8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虽然不喜欢星熊身上的酒气,而且有些无奈于那能闷死人的胸怀,但小狐狸对于别人的善意还是很接受的,看着星熊走进浴室,梅雪也朝着陈晖洁的卧室走去。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小狐狸当然不可能忘,想起来就忍不住皱眉头,为什么好像女孩子第一次做这种游戏疼了都喜欢挠他呢?昨晚流了好多血很疼的,这让他对陈晖洁多少有些怨言。

但似乎也没办法,谁让那是自己的姐姐呢,梅雪抖抖耳朵推开门走了进去。

窗外的阳光洒在地板上,照亮了整个房间,一只看上去正在思考人生的陈晖洁只穿着一件衬衫躺在床上,被弄脏的衣服随意的丢在地上,小狐狸还看到了自己被扯破的丝袜。

“姐姐,太阳都晒屁股了,该起床了~”

“……”

看了一眼确实晒在自己身上的阳光,陈晖洁挪了挪身子躲到阴影里,朝着梅雪招招手。

“躲到阴影里也没用的,星熊姐姐都在洗澡了。”

小狐狸走到陈晖洁的身边把醒酒汤放在床头柜上,低着头正准备让她rua耳朵,然后就被自己的好姐姐按住脑袋埋在了胸口,差点又是一场胸杀案件。

“呜呜!姐姐你做什么呢?”

“我这不是看你昨晚喜欢吗~”

伸手捏了捏梅雪的耳朵尖,本来陈晖洁看梅雪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好感度加成,这下直接恨不得把梅雪和自己长期绑定了。

“……那不是姐姐你自己说的让我咬这里吗?”

“你还说呢,昨晚你真是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

“那也是姐姐你自己说什么都不愿意停下。”

小狐狸的耳朵垂下,显得很是委屈,他又不是什么不懂事的小孩子,如果不是陈晖洁说什么都要继续,他当然会也不会索取什么,倒不如说那个时候他还很心疼姐姐呢,都顾不上自己疼。

“好好好,是姐姐的不对。”

伸手搂住梅雪在他唇上轻轻一吻,本来就对梅雪没什么抵抗力的陈晖洁现在面对他基本是废了,别的不说,反正梅雪是天!

“对了梅雪,你记得帮我请个假,我今天没办法去上班了,如果诗怀雅问起理由你就说昨晚喝太多撞到了头。”

“好的~那姐姐好好休息,早饭我待会儿也会端过来的。”

看着小狐狸蹦蹦跳跳的离开,陈晖洁心里那叫一个甜,哎呀,梅雪真棒!她家狐狸就是天下第一!

(不过……得想办法除掉塔露拉才行)

陈晖洁摸着下巴,思考着该如何把最大的威胁排除在外,也许是姐妹之间心有灵犀,远在荒野的塔露拉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痒,一时间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塔露拉,谁在背后想念你呢?”

“不好说,可能是阿丽娜或者霜星她们。”

塔露拉揉了揉自己的鼻尖,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就有些心神不宁的,一方面心里希望不是梅雪有什么事情,另一方面又感觉只可能是小狐狸出了什么事情,万分纠结。

此行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和梅雪商量以后的计划,按照爱国者那边的紧急联络,罗德岛确实是目前对梅雪来说一个比较好的去处,至少做的足够隐秘,就不用担心会被乌萨斯发现,而且有爱国者的保证,塔露拉足够放心。

“为什么你不觉得是你家那只可爱的小狐狸呢?”

开车的九当然也知道梅雪的事情,一方面作为整合指定吉祥物的梅雪Q版头像被印刷在了整合运动的手册上,另一方面来说她也偶尔关注龙门的动向。

“嗯,如果真的是因为梅雪想念我才会打喷嚏,那从我们分开的那一刻开始,恐怕我就不会停下来了。”

“……看来你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啊。”

“那当然,他对我来说是远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存在。”

“那比起我们的事业呢?”

九随口一问,但却是恰好问到了点上,她意识到自己的这个问题有点刁难人,刚准备道歉,但塔露拉很是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如果将来的某一天,真的需要让我在他和我们的事业中做出选择,那么在那之前……他会选择不成为我的束缚和累赘。”

塔露拉对此无比相信,她知道梅雪的心思,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格外的珍惜和他的感情,期待着小狐狸的快点长大,因为再这么下去……好吧,长时间的分割两地让塔露拉感觉“就算是现在这个没成年的梅雪也不是不行”了。

这次的相遇,塔露拉多少有些担心自己做出点不理智的事情来,比如……把梅雪真的变成陈晖洁的姐夫。

然而在家里的梅雪根本不知道这些,刚看完最新一集德凯奥特曼的他此刻心情前所未有的好,甚至想要拿出腰带变身假面骑士,话说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不过小狐狸手头也只有这些玩具。

星熊还在浴室里洗澡,一身的酒气需要多花点功夫才能洗去,小狐狸放的热水都是她最喜欢的温度,这让她对这个弟弟更满意了。

“不过……衣服湿透了啊。”

看着自己挂在架子上的衣服,星熊本来还寻思着将就着穿回家换呢,结果刚才换下来的时候就因为手滑丢错了地方,直接给丢进了浴缸里面,现在是没办法穿了。

至于找陈晖洁的衣服穿?算了吧,身材差距摆在那里呢,真要是穿上的话会很挤的,主要是前置装甲这一块。

不过像这样惬意的泡在浴缸里,星熊感觉整个身子都得到了充分的放松,就很爽,有一种在老家那边泡温泉的熟悉感,嗯,这个时候要是有酒喝就更好了。

“这个时候要是梅雪给我递瓶好酒就好了。”

随口嘟囔了一句,星熊起身伸展一下腰肢,然后下一刻浴室门就被打开了,小狐狸真的拿着一瓶酒走了进来。

“星熊姐姐,你要的酒……姐姐你怎么了?”

看着面前突然像是被石化了的星熊,梅雪抖抖狐耳有些疑惑,他是恰好打算去收拾自己的卧室,路过浴室恰好听到了星熊说话才进来的,本来还打算让星熊少喝点呢。

而星熊也梅雪抖小狐狸真的会听到自己随口说的话,甚至还真的进来了,吓得她手上的香皂都掉到了地上。

(不过星熊姐姐的身材很好啊,比陈姐姐和塔露拉姐姐都好,和煌姐姐是同一类型的吗?)

小狐狸下意识的就在脑袋里比较了起来,看着他平淡自若到仿佛只是在看一个茶杯,星熊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梅雪好像真的缺乏常识缺的有点多。

(完蛋,这要是被老陈知道怕不是要和我翻脸了)

虽然心里隐约感觉这样做很刺激,但星熊还是更担心被陈晖洁提着赤霄全城追杀,好在这个时候陈sir还在床上傻乐,根本没发现隔壁的浴室有什么动静。

“……我,梅雪你过来。”

星熊朝着梅雪招了招手,小狐狸摇摇尾巴走了过去,但是却又恰好踩到了星熊弄掉在地上的香皂,然后……不受控制的扑了过去。

"

"

"

ps:鬼姐也将不负,陈sir还在幻想未来,大家间贴票票多多啊,不管是什么票票都可以的

第一卷 : 第144章 刚出龙潭,又要入虎穴了

有些事情,直到发生之后后悔了也没用,因为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后悔也不可能让时间再来一次,比如自己刚丢掉的初吻,比如自己刚才对着梅雪做出的那些事情,星熊都怀疑那碗醒酒汤到底是让自己醒酒还是上头了。

(不过还好,还没做到最后一步)

拍了拍自己让不少人羡慕到流泪的胸口,星熊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穿着小皮鞋打算去给陈晖洁请假的梅雪,他好像全然不在意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不对,他都不知道那些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居然配合的很熟练,一看就知道是陈晖洁教的。

不过,如果不是那个时候梅雪对着星熊来了一句“姐姐想要的话可以,但是要轻一点”导致她热血上头,肯定是不会有之后的事情的,当然,星熊也不可能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梅雪说话。

(再怎么说……我也没想到自己还会有对这只小狐狸下手的一天啊)

星熊真是恨不得找个墙撞上去了,她现在越是不想去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切,那些事情就越是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毕竟也是个单身几十年早就过三的女人了,多少也压着火,而且那个时候倒在自己怀里的梅雪实在有点……md不能再想了,不然她可能会忍不住把梅雪带到旁边的小巷子里再来一次。

而梅雪呢?小狐狸并没有和星熊一样回想着刚才的事情,他只是觉得今天的天气有点闷热,看上去好像又要下雨了,待会儿帮陈姐姐请完假还得去把铃兰的行李还给她。

今天不用上班,因为大帝很贴心的多给了小狐狸一天假期。

“梅雪,就是那个……刚才的那件事情。”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星熊还是觉得有必要和小狐狸说点什么,比如把刚才的事情保密。

“姐姐放心吧,我会保密不告诉别人的,唔……如果姐姐以后还想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的。”

不得星熊开口把话说完,梅雪俨然预判到了她的打算,甚至还给她留了一条宽阔的后路,这让星熊实在有些自惭,她没想到小狐狸居然会这么懂事。

这就相当于有时候不小心和别人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比如喝高之后一夜感情之类的,你这边刚准备道歉,那边就直接开口说会保密不给你添麻烦,让人心里很难不感觉愧疚。

但其实对于梅雪来说这完全是很正常的,都不算是体贴,因为从铃兰迷迭香再到拉普兰德和陈晖洁,每个和他做过游戏的人都让他保密,小狐狸就算再怎么天真也该意识到这种游戏不是能随便告诉陌生人的。

当然了,熟人的话应该就可以告诉,比如他就没把自己和能天使的事情瞒着蕾缪安,所以这些天蕾缪安总是对他嘘寒问暖的,出于对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妹妹玷污了人家小狐狸的愧疚心,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不方便过来,那么蕾缪安大概会直接冲到龙门给自己的好妹妹脑袋上开个洞。

不为别的,单就能天使这个行为就已经是拉特兰法律容不下的了,作为姐姐不能不大义灭亲。

“你还……好吧,唉……”

星熊已经不知道该说啥了,刚才梅雪说以后还可以去找他的时候自己心里居然在暗自窃喜,这真的是堕落了啊,怎么感觉自己和老陈应该把发色对调一下?

(对不起啊老陈,将来你俩结婚我多送点份子钱)

在心里默默的给陈晖洁道歉完,星熊伸手轻轻揉了揉梅雪的脑袋,看着小狐狸因为轻柔的抚摸而舒服的眯眼蹭自己的手心,星熊觉得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她突然意识到了梅雪更多的可爱之处!

仔细一想,好像这样似乎也不错,星熊不打算干涉梅雪和陈晖洁之间的感情,毕竟谁让人家先来的呢,她这个半路偷吃的实在没脸去抢,稍微维持一下现状就好。

星熊决定了,以后最多就是偶尔偷吃几次,肯定不会再做什么对不起陈晖洁的事情的。

哦,说到这里有件事情忘记补充了,星熊的衣服是梅雪给烘干的,现在多少还带着点酒味儿,稍微有点潮,好在她的宿舍就在近卫局边上,可以直接去换。

而今天对于诗怀雅来说就相当的不可思议了,首先是星熊没来上班,然后陈晖洁也没到,这让她开始怀疑近卫局今天是不是就她不放假,打电话也打不通。

“奇怪,这粉肠龙到底怎么回事,总不能睡到这个时候都不起来吧?”

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诗怀雅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陈晖洁虽然偶尔会迟到,但这都快九点钟了,这个点都不见人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趁着陈晖洁没来,她干脆直接坐在陈晖洁的椅子上转了一圈。

“我还以为督察组组长的椅子会更舒服点呢,也就那样啊。”

近卫局特别督察组组长,这是陈晖洁的职位,也是诗怀雅一直都想坐上的位置,但她也不得不承认陈晖洁在这个位置上的杰出功绩,近卫局里都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虽然嘴上不提,但陈晖洁心里其实一直都以此为傲,在其位尽其责,她也一直都努力做好所有能做的工作,从无怨言。

然而就是这样的陈晖洁,昨天居然主动提出要把这个位置给她,差点没被诗怀雅吓到了。

可是随后她一想就明白了陈晖洁是打算跟着梅雪一起去罗德岛,这让诗怀雅顿时有一种很说不上来的古怪感,她和陈晖洁争了那么多年,方方面面全都在争。

陈晖洁不用自己和魏彦吾的关系来走后门,她诗怀雅也不会动用家族的力量,从比生活节俭再到办案能力,她从没有一样是真的赢过对方的,现在好不容易可以坐上自己想坐的位置了,还特么是陈晖洁让给她的。

而且让的那么云淡风轻,就好像这个位置对她来说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不值钱。这让诗怀雅感觉非常不爽,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

“争了那么长时间,结果现在说走就走……走就算了,把梅雪给我留下啊。”

很是不爽的嘟囔了一句,诗怀雅现在一肚子的火气,其实陈晖洁她是舍不得的,梅雪更是如此,主要是尝过了小狐狸的味道,也就不可能只是像原来那样单纯的把他当作弟弟看待了。

如果不是因为陈晖洁肯定会拦着,诗怀雅到也不介意和小狐狸多相处一段时间,比如昨天听说他和莫斯提马约会之后,诗怀雅自己也想试试看,她还从来没有和任何人约会过呢。

虽然梅雪这个准男友是小了点,不过胜在可爱懂事又听话,诗怀雅觉得和他住在一块肯定很不错。

不妨想想看,吃饭的时候有一只可爱乖巧的狐耳梅雪坐在身边给自己夹菜,看电视的时候也可以把他抱在怀里,最好是看恐怖片,一到吓人的地方梅雪就会可劲朝你怀里钻,趁机占尽便宜。

还有洗澡的时候,故意说什么没有浴巾或者沐浴露,等到梅雪走到门口的时候再把他拽进浴室里狠狠欺负一番。

当然,最关键的还得是晚上,等到梅雪睡着之后对他上下求索,看着安睡的梅雪默默承受一切,就算他醒了也可以用各种理由给糊弄过去,懵懂天真的梅雪不会怀疑信赖的人,所以可以尽情的……

“诗怀雅姐姐,姐姐~”

“欸嘿嘿……”

诗怀雅脑袋里幻想着一大堆少儿不宜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小狐狸已经走进了办公室,梅雪伸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发现诗怀雅目光溃散毫无反应,只是傻笑。

对于这样的情况梅雪很熟,他的姐姐们偶尔都会这样,比如塔露拉和霜星,又或者是能天使,小狐狸摇摇尾巴无奈的爬到到桌子上去,不然他够不着诗怀雅。

此刻诗怀雅的脑袋里还在脑补着如果自己和梅雪同居会做些什么,比如早上喝热瘤奶一定要梅雪亲自喂之类的,最好是吻……

“啾~”

小狐狸轻轻吻在诗怀雅的唇上,见她回过神来之后就分开了,心说还是这招管用。

“梅雪,你什么时候来的?”

看着手教并用趴在桌上的梅雪,诗怀雅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嗯,不是梦。

“就是刚才,喊了姐姐好几次你都反应,只能像这样了。”

“是这样啊,我刚才想案子想的有点出神了……哈哈……”

诗怀雅很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这话说出来也就骗骗天真的梅雪了,她嘴角的口水都还挂着呢。

不过梅雪这个姿势……有点勾人犯罪啊,像这样趴在桌上,诗怀雅可以轻易的透过宽松的衬衣领口看到里面白皙的肌肤,这让她不由得有点馋了,毕竟刚才还在脑补一些不健康但是很健全的事情。

“梅雪,你来找姐姐是有事情吗?”

伸手把小狐狸从桌上抱下来,诗怀雅很干脆的坐在陈晖洁的办公位上,然后又让梅雪坐在自己身上。

“嗯,陈姐姐让我帮她请假,说她昨晚喝酒喝多,早上起床的时候撞到了头,星熊姐姐可以证明,不过她去换衣服了。”

“……感情是因为这个啊。”

一个很让人无语但却又格外合理的解释,毕竟昨天下午的时候诗怀雅就看得出来莫斯提马对陈晖洁的刺激是真的很大,就那个时候她身上的黑气都快凝聚成形了,说她打算鲨了莫斯提马诗怀雅都信。

会去喝酒买醉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不过陈晖洁居然让梅雪来请假,啧啧……这算什么,送羊入虎口的翻版,送狐狸进虎穴吗?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