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8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现在门锁死,工作完成,诗怀雅已经等不到回家里去了,至少也得在这里……先放松一下。

而陈晖洁此刻还在家里思考人生,她已经打电话向魏彦吾陈述了自己的打算,那头不出意外的把她臭骂了一顿,但那有如何?她去意已决。

只是心里还是有很多的不舍,再怎么说龙门也是她的家乡,在这里还有很多她舍不得的人,比如星熊,还有文月舅妈,虽然陈晖洁小时候不喜欢她,但长大了之后也能明白文月的不容易。

当然,勉为其难的可以算上诗怀雅,毕竟她虽然烦人,但也确实的帮了自己很多忙。

不过如果被陈晖洁知道,现在诗怀雅正在她的办公室里对着她最喜欢的弟弟动手动脚又动口,那么她别说是舍不得了,可能会亲自让诗怀雅和自己永别。

“真要走的话……我还是更想和梅雪一起留下啊。”

陈晖洁把头埋在被子里深吸一口气,房间内还残留有梅雪的味道,可以的话她也希望能和小狐狸一直待在这座城市,等到他长大,她就直接带他去领证结婚,至于塔露拉……最多给她发张请柬,份子钱就不收她的了。

憧憬着未来,陈晖洁很想拿出通讯器给梅雪打个电话,但是刚拨号就发现自己居然欠费了,实在是运气不好。

“嘶……疼啊。”

掀开被子看了一眼,陈晖洁无奈的躺了回去,昨晚虽然说是第一次经历,但积攒许久的欲望第一次有了发泄的口子,她还是没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结果就是今天大概都下不了床了。

不过昨天晚上才食髓知味一次,今天就要断掉一天,陈晖洁感觉好难受啊,但是又没办法,谁能想到梅雪该大的地方能膨胀成那样,不过到也挺好的,幸福生活有盼头。

对此,刚吃了不少狐狸精的诗怀雅表示赞同,并且想对把梅雪送到自己面前的陈晖洁竖起大拇指,然后说一句“你弟弟真棒!”

————————————————————————————————

虽然也想带着梅雪去逛街吃饭,但碍于大雨天降,诗怀雅只好带着小狐狸到自己家里做了,就当作直接跳过约会的步骤。

诗怀雅的家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样大,实际上比起陈晖洁自己买下来的房子都要小一点,但是布局明显更加温馨,更有一个家的样子。

“梅雪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

不同于陈晖洁的无所谓,诗怀雅很分得清楚工作和休息是两种状态,在家当然不能穿近卫局的衣服,那样的话她会有一种给自己拷上手铐的冲动,主要是……其实里面湿透了,不换不行。

看着诗怀雅走进卧室,梅雪乖巧的坐在沙发上打量四周,他发现诗怀雅的家里也有不少的布娃娃,看上去更有一种粉色的少女氛围,和外表看上去有些不太一样。

不过诗怀雅家里的电视倒是很大,小狐狸感觉用这个看假面骑士和奥特曼一定很棒,但梅雪是个有礼貌的孩子,不会随便动人家东西的。

抱着自己的尾巴蹭了蹭,梅雪拿出一袋热瘤奶开个小口慢慢嘬,诗怀雅换衣服的时间要比陈晖洁的更长,但也不会花太九,很快就重新开门走了出来。

“梅雪!姐姐来了!”

快步跑到沙发后面张开手抱住小狐狸蹭了蹭,诗怀雅一如既往的把他的头往自己胸口按,不过经过星熊的一番磨练,现在梅雪对诗怀雅这个大小还是比较能忍受。

“姐姐,像这样会很闷的。”

小狐狸无奈的蹭了蹭诗怀雅的胸口,他的热瘤奶都差点被诗怀雅弄洒了。

“抱歉抱歉~看看我这身打扮怎么样~”

“很漂亮!”

梅雪想都没想的就回答了这个谁都知道该怎么说的问题,诗怀雅嘴角上扬的捏了捏他的脸蛋。

“你都没看到就说漂亮?”

“因为诗怀雅姐姐本来就很漂亮了,穿衣服只会更漂亮。”

类似的花言巧语梅雪并没有刻意学过,只是当初照顾塔露拉的经验而已,不管菜做成什么样都要夸好吃,不管穿什么衣服都要说好看,反正一切话都要捡着好听的来讲。

而且现在的诗怀雅确实很漂亮,虽然只穿着一件开背毛衣,但又恰好遮住了部分大腿形成了一个相当惹眼的绝对领域,从刚才的触感梅雪可以判断她上半身大概是真空的。

“mua~真会说话,你是不是对陈晖洁也这么说?”

“没有。”

梅雪摇摇头,他是真的没有和陈晖洁说过这些,因为对方也不是会问这种问题的类型。

不过诗怀雅可管不着那么多,她一个翻身落到沙发上,然后抱起梅雪放在自己怀里坐着,紧紧搂住小狐狸像是生怕他跑了。

“梅雪啊,你老实告诉姐姐,为什么你要去罗德岛,留在这里陪着姐姐不好吗?”

诗怀雅揉揉小狐狸的脑袋瓜,她好不容易喜欢上这只小狐狸,结果如今他居然要去罗德岛了,而且陈晖洁也要跟着去,那岂不是就她被丢下了?

“我想去那边就是……唔,找回自己的过去。”

小狐狸亲密的回应着诗怀雅的动作,后者刮了刮他的鼻尖。

“那你舍得离开我们吗?”

“当然舍不得。”

梅雪连忙摇头,抱着自己的尾巴蹭蹭诗怀雅的手心,他怎么可能舍得龙门呢。

“虽然我才来这里不算太久,但是我很喜欢大家的,可以的话我也不想离开。”

“那你喜欢我吗?”

问这话的时候诗怀雅感觉自己的心跳格外快,她等着梅雪给一个肯定的回答,不过这个熟悉的问题却让小狐狸回想起在整合的时候阿丽娜教过自己的东西。

【梅雪,只是喜欢的话我可不会满足的,来,说你爱姐姐】

想到这里,梅雪朝着诗怀雅摇了摇头,让本来满怀期待的她顿时体会到了昨天能天使那种心碎的感觉。

正当诗怀雅心灰意冷魂不附体的时候,小狐狸笑着摇摇尾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让诗怀雅重新回过神来。

“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

“什么意思?”

“唔……我不喜欢姐姐,可我爱你啊~”

梅雪微笑着搂住了诗怀雅,在她的脖颈间亲昵的蹭着,他的笑容温柔而甜蜜,他的回答让诗怀雅整个人都愣住了,本来碎掉的心这下岂止是被拼好,更是直接被粘成了梅雪的样子。

(亲妈在上,您这位将来的女婿虽然小了点,但他真的好撩人啊)

诗怀雅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发烫,梅雪说出那些话的时候都不带脸红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学来这么些花言巧语,不过诗怀雅表示很喜欢,最好多来点。

小狐狸看着诗怀雅这个怦然心动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话说对了,果然阿丽娜姐姐教的都很有用啊,以后就照姐姐说的做好了。

心跳加速,肾上腺素飙升,大脑热血上头,雌性激素暴涨,这就是现在诗怀雅的状态,梅雪那句话造成的破防效果有些出乎意料的强,诗怀雅好不容易才稳住心态打算一点点和梅雪增进感情,结果现在……这让她怎么忍!?

好了不装了,她诗怀雅就是喜欢比自己年纪小的男生,就是馋梅雪身子!小狐狸天下第一!

“梅雪,你说这话犯规了。”

“犯规?”

“对,所以对于犯规的小狐狸,姐姐要给惩罚!”

其实诗怀雅来之前做好了各种准备,在脑袋里脑补了各种场景,她是打算一点点让梅雪逐渐被自己钩住心的,结果现在反过来了。

而且昨天陈晖洁被莫斯提马刺激到了,她诗怀雅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那个时候听到陈晖洁和梅雪要离开,听到莫斯提马戴着梅雪赠送的戒指时,她的心里就已经打定主意了要做点什么。

抱着梅雪倒在沙发上,情动的诗怀雅舔了舔嘴角,之前在近卫局的时候有点放不开,憋着一肚子火本来打算再忍忍的,现在的话……忍个星熊,直接上!

小狐狸尚且不知道自己今早刚出龙潭,结果马上又要入虎穴。

这个虎穴嘛,一是指诗怀的家里,第二的话……大家自行领会就好,审核今天上班了。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话说龙潭虎穴用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对劲啊,不过梅雪更早的时候也该是入狼窝(指拉普兰德),话说我的三个读者群都满了,再开第四个会不会管不过来?诗怀雅和陈的番外我会在过两天发群里,到时候也干脆发网盘吧,免得进不了群的人看不到,最后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47章 扛起梅雪就跑

虽然疼是真的疼,但是果然……好爽啊,梅雪真是太棒了!

诗怀雅瘫软无力的倒在浴缸里上,任由梅雪帮自己洗干净然后擦干身子换上新衣服,反正她自己是一点力气都没了,现在只是恨不得抱着梅雪安稳的睡上一觉。

“姐姐累的话就早点让停下嘛,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伸手rua着诗怀雅的脑袋,小狐狸此刻俨然一副小大人的做派,诗怀雅的好胜心在工作上是挺好的,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就有点那个了……明明都被折腾的快晕过去了都不愿意撒手,还说什么都要在上面。

小狐狸都心疼着诗怀雅说以后再玩也可以的,结果她非得一次爽个够。

“我也没想到你那么给力啊……嘶……”

“不要乱动,会很疼的。”

梅雪抖抖狐耳把诗怀雅抱了起来送到卧室躺下,然后转身去收拾变得一团糟的客厅,那边是主战场,所以看上去格外的惨烈,不过收拾这些对小狐狸而言也是轻轻松松。

诗怀雅看着小狐狸忙碌的身影,心里那叫一个甜,虽然一时间上头把自己交出去了,但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毕竟小狐狸那么可爱,她诗怀雅赚翻了好吗。

(不行,得想个法子把梅雪包养了)

摸着自己的下巴,诗怀雅开始寻思着包养小狐狸的可行性,主要是在目前和陈晖洁的斗争中她不占多少优势,就从刚才小狐狸的熟练度和陈晖洁今天的请假不难看出,她怕是先自己一步得开荤了,

不过现在梅雪已经打算去罗德岛,陈晖洁一旦跟着过去,那她诗怀雅岂不是变成败犬了?她可不是鲁珀!

只是诗怀雅再怎么想也没办法跟着梅雪跑到罗德岛去,她得想个办法占据一下主动权,至少也得做个标记,或者干脆点让陈晖洁也没办法去罗德岛那边。

且不管那边的诗怀雅在脑袋里算计什么,小狐狸一边收拾着客厅一边思考着以后的日子,拉普兰德已经快出院了,梅雪还没问她以后打算做什么,能天使和德克萨斯等人与罗德岛有业务往来所以可以经常见,不过诗怀雅和星熊……加个好友以后网聊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罗德岛……也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地方。”

梅雪抖抖狐耳收拾完,转身就去厨房帮诗怀雅准备今天的晚饭,小狐狸待会儿还得回家呢,在外面待太久姐姐会担心的。

而他所挂念的拉普兰德则是坐在病床上,刚才医生来说她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对于厌倦了病房生活的拉普兰德来说这无疑是件好事,然而她也不得不面对选择,梅雪告诉过她要去罗德岛,现在她是该跟着小狐狸一起走,还是留下来和老朋友叙叙旧?

看着窗外的大雨,拉普兰德突然很想抽支烟,可是梅雪不喜欢,所以她前天就戒掉了。

“没办法,跟在他身边更能刺激德克萨斯吧……呵呵,很快就会再见面了。”

拉普兰德舔了舔嘴角,心里期待着和德克萨斯再见面的那天,到时候她势必会牵着梅雪的手,当着老朋友的面做出最能破防她的动作。

而且跟着梅雪去罗德岛,或许也能让自己获得更久一点,至少再把所有事情昨晚之前拉普兰德还不打算死的那么干脆,以前她对生死毫不在意,那是因为她毫无牵挂,现在找到了德克萨斯,还有一只让人放不下心的梅雪要保护,怎么想都不是死掉的时候。

“……我变得软弱了,是因为梅雪吗?”

轻轻敲着窗户的边框,拉普兰德长叹一口气,她从没有像这样纠结过,但是很快就恢复以前的样子,从口袋里拿出自己藏的最后一包烟丢向身后。

“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果然,他身边一直都有人看着啊……哈哈,看来这只小狐狸的身份也着实的不一般。”

“叙拉古的狼,如果你愿意安分一些,那么我们也不会来找你。”

黑蓑收下那包烟,看着面前穿着病号服的拉普兰德,就如同林雨霞对她评价的那样,优雅的疯狂,看似肆意妄为却又恪守理智,本来这段时间对拉普兰德的监视都已经被放下了,但是无奈偏偏有别的意外。

“我知道,那个女人的爪牙找过来了,对吗?”

“不错。”

“但这里是龙门,叙拉古的规矩不适用这里,你们打算把我交出去?”

拉普兰德面色镇定,这个时候她又完全没有了那种嗜血的疯狂,优雅且彬彬有礼,就像一位出身贵族的绅士,不,她本就是贵族,是叙拉古承认的狼。

“你觉得叙拉古比起龙门如何?”

“叙拉古胜。”

这是个毫无疑问的答案,龙门再这么强势它也只是一座城,比起整个叙拉古来说当然不如,但拉普兰德觉得现如今的叙拉古掌权人不可能对龙门动手。

“那比起大炎呢?”

“……大炎胜。”

这也无须多考虑,大炎虽然数百年没有展露锋芒,但没有人敢小瞧这个国家背后的底蕴,叙拉古比起大炎来说还是不够打,乌萨斯曾经数次想对大炎出手,但也只是想想,乌萨斯先帝尚且忌惮于大炎的隐匿锋芒,何况叙拉古。

“你该感到庆幸,叙拉古的白狼,魏公要见你,下周五的晚上,地点自会通知你。”

黑蓑说完,化作一道影子消失在了房间中,只留下拉普兰德独自思考,她虽然早就猜到梅雪的身份可能不一般,但是居然能让魏彦吾出面包下自己,这小狐狸难道是大炎的王公贵族出身吗?

不过也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到了床上都是一个样。

伸展一下自己僵硬的腰肢,拉普兰德打了个哈欠打算回床上再躺一会儿,没有梅雪陪着的话在这里太无聊了,再这么下去爪子会生锈的,真不知道德克萨斯这些年有没有被安逸的生活麻痹神经。

而另一边的某个茶店里,鼠王看着面前这个长相平平无奇的叙拉古人,端起茶喝了一口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看来,龙门是打算收留她?”

“呵,这就是卡代杜先生你自己的理解了,但我们并不打算插手她们和叙拉古之间的恩恩怨怨。”

看着面前的叙拉古人脸色稍微缓和,鼠王也是微微点头,其实拉普兰德也好,德克萨斯也罢,龙门不会因为多了她们或者少了她们有什么变化。

以魏彦吾的性子,德克萨斯那边有大帝管着所以还好,但拉普兰德确实是个留下来不如丢出去的性格,她是个相当棘手的家伙。

“不过有一点我想卡代杜先生你有必要知道,那只白狼身边的白狐,如果他因为你们的争端受到任何的伤害,那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

“……这算是警告吗?”

卡代杜看着面前的茶,他不喜欢喝茶,或者说他不喜欢和面前这位老人打交道,想要和鼠王这种等级的人坐在一张桌上需要相当的心里承受能力,这位老人有时候就代表这座城市的一半。

“这是忠告。”

鼠王擦了擦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卡代杜代表了现如今叙拉古的话事人西西里女士,而且秉承着远来是客的原则,那么坐在这里的就该是他的女儿林雨霞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