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8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就当是为了叙拉古,学会让步吧。”

卡代杜沉思片刻,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叙拉古不希望这两只狼离群太久,然而德克萨斯有大帝护着,拉普兰德则更为古怪,龙门并非对她有所考量,而是更关心她身边的那只沃尔珀。

“你的疑惑,西西里女士可以为你解答,如实告诉她吧……呵,她说不定会比你想的更开心。”

“我会如实报告的,感谢您的招待。”

端起茶水一饮而尽,卡代杜很有礼貌的起身致谢然后离开,看着他远去,鼠王也敲了敲桌子。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去和梅雪接触一下,只有亲自接触过了,才能明白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

天空下着大雨,年的火锅店今天也是没什么客人,她托腮看着窗外,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一道闪电划过,带着轰隆的雷鸣唤回她的思绪,年慵懒的趴在桌上长叹一口气。

“这下我该怎么办啊……”

这些天碍于麟青砚的存在,年都没办法去找梅雪刷好感度了,偏偏对方手上还拿着苏雪儿的镜子,她也不能动真格的。

“再这么下去令姐就要到了,到时候我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虽然都说姐妹情深,但年一直都很清楚令的强欲和她的潇洒一样多,小时候光是年和夕缠着梅雪一起睡觉都能让她皱眉不爽。

她们长大之后令更是以“不要在家里做米虫,自己学会谋生”这样的理由把最后的弟弟妹妹一并打发出去,打算和梅雪好好过个二人世界。

说白了,就是不想让别的女人出现在梅雪身边,哪怕是自己带大的妹妹也一样。

可是现在的年怎么甘心就干看着呢,她可不想再管着令叫妈妈了。

“都怪我成熟的太晚,让令做了大姐,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我们怕是早就被你的辣椒弄死了。”

话音落下,年转过头看着店门口,发现自己的好妹妹夕居然先一步找到了这边,她手上握着一把青色的油纸伞,随手一丢变成漆黑的墨水融入街道中。

“我该庆幸是令姐一起照顾我们长大,不然就你的性子,我很难想象自己会度过一个怎样的童年。”

“那你的意思是你很乐意管令姐叫妈?”

“……我特么鲨了你!”

一想到这件事夕就来火气,直接抽出自己的剑朝着年砍了过来,果然姐妹见面不打一架还是不太行。

刚给诗怀雅做好晚饭的梅雪突然打了个喷嚏,小狐狸揉揉鼻子给诗怀雅盖好被子,临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才离开。

等出了诗怀雅的家里,小狐狸拿出刚才诗怀雅睡觉之前从尾巴上摘下来的戒指看了看,按照诗怀雅的说法,以后有这个戒指他能在太古集团的任何产业下面享有相当的优惠,但梅雪只打算好好把它收起来。

他尚且不明白诗怀雅送给自己这枚戒指的用意,只当这是珍贵的礼物,作为回礼他也送了诗怀雅一枚戒指,镶嵌琥珀的那种。

打开油纸伞走进雨幕里,梅雪摇摇尾巴希望这场雨小一点,不然的话会弄湿鞋子和尾巴的。

也许是听到了梅雪的心声,原本的大雨逐渐变成了细雨,淅淅沥沥的打在伞上,这让梅雪的心情逐渐放松,甚至想唱歌。

不过就在小狐狸准备开口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红发黑裙的萨卡兹少女,在这样的阴雨天她居然还拿着冰棍,而且居然不打伞。

小狐狸不由得走上前去,但这引起了那人的注意,当对方看到他的时候,眼神里的喜悦像极了那个时候打算把他绑起来的煌。

“真是……命运一般的再会啊。”

史尔特尔嘟囔着,本来刚到这座城打算先安定下来的,但是居然买个冰棍就撞见人了。

“这位姐姐,我们认识吗?”

梅雪转着伞抖落上面的水珠,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史尔特尔并无威胁,但她的眼神很显然不是看陌生人。

然而史尔特尔并没有回答梅雪的话,她只是把冰棍叼在嘴里,然后朝着梅雪跑来,趁着小狐狸发呆的时间拿走他的伞,然后单手把他扛到自己肩膀上。

(绑架!?)

小狐狸脑袋里顿时冒出这个念头,然后张嘴就要喊救命,但史尔特尔预判到了他的动作,很干脆的把嘴里的冰棍用来堵住梅雪的嘴,然后扛着他一路狂奔。

说实在的这个操作把暗中保护梅雪的黑蓑们都给看傻眼了,这什么人啊这是,行动利落果断,一看就是惯犯。

“快追!”

虽然不知道这个萨卡兹是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但保护梅雪才是最优先任务,黑蓑们立刻跟了上去,雨逐渐减小,史尔特尔不可能逃得出他们的包围。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啊~在这里推荐一下杰哥的《卫宫士郎立于泰拉大陆》,大家可以去看看哦,另外四群也建好了,在评论区

第一卷 : 第148章 史尔特尔不是绑架犯

作为一个纯粹且专一的人,史尔特尔从不喜欢搞什么弯弯绕绕的套路,她属于那种人狠话不多的典型人物,这也是她选择直接扛起梅雪就跑的原因。

反正此行任务是保护小狐狸,那当然是把他留在自己身边最安全,毕竟现在的梅雪就三条尾巴,自保能力太有限了。

清脆的高跟鞋踩在地面嗒嗒作响,史尔特尔肩膀上的梅雪抖了抖狐耳拿开冰棍舔了舔,这个味道他喜欢,不过在那之前小狐狸还是要关心一下自己的状态。

被人莫名其妙的扛起来就跑,小狐狸当然感觉很奇怪,关键他也不认识这个大姐姐。

“救命啊!绑架啊!”

小狐狸二话不说扯开嗓子就喊,虽然因为大雨导致这个小区边上的街道没什么人,但暗中跟着梅雪的人可是一直都不少的。

史尔特尔并没有过多理会梅雪的吵闹,从这里跑到她停车的地方还是有点远的,既然梅雪只是喊叫又不挣扎那就由他去了,最多就是吵了点。

喊了两下梅雪感觉有点嗓子哑,只能停下来舔了两口冰棍润润喉然后打算继续喊。

“别吵了!”

本来扛着小狐狸跑在大街上就很招摇过市,而且虽然是个能轻易把半个龙门烧掉的普通青春可爱萨卡兹少女,但史尔特尔的体力其实比较一般,扛着梅雪走不了多远。

被小狐狸吵得有点心烦,史尔特尔没好气的在他尾巴根拍了一下,让小狐狸乖乖把嘴闭上。

尾巴这个地方对于梅雪来说属于相当敏感的部位,因此每回拉普兰德都逮着这边可劲欺负,当然,梅雪也学到了用这招对付别人,诗怀雅、铃兰和迷迭香就深刻体会到了这是什么感觉。

“可是……哪有被绑架还不喊救命的道理嘛……”

梅雪很是委屈的抱着自己的尾巴吹吹,疼倒是不算疼,但是小狐狸寻思着被绑架不就是该这么做吗?

“说的好想也是……不对,谁说我在绑架你了?”

“不是你吗?”

小狐狸话一说完史尔特尔就发现好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光天化日之下把人家扛在肩膀上就跑,确实像个人贩子。

“真是被冲昏头了。”

无奈的捂着脸,史尔特尔觉得自己一定是脑袋有点不正常了,为什么见到梅雪之后第一反应是扛起来就跑呢?

想到这里史尔特尔停下了脚步把梅雪放下来,然后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对劲,有点不对劲,她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直接当街抢人,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莱瓦汀,你又在搞什么鬼呢?”

抬起脚尖在地上点了几下,史尔特尔脚下顿时变成翻滚的熔岩,一个无头的熔岩巨人从里面爬了出来,委屈巴巴的摊着手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

毕竟刚才影响史尔特尔做出哪些行为的是她自己的记忆和性格,她莱瓦汀只是一把剑,最多是稍微干涉一下史尔特尔的感情波动,又不能干啥别的。

“啧……回去回去。”

看着莱瓦汀这个笨样,史尔特尔真是有种说不上来的火气,当初还觉得这家伙威风凛凛,站在她身上有种开高达的感觉,怎么现在越来越像傻狗了?

(真是个奇怪的大姐姐)

看着史尔特尔和莱瓦汀的互动,小狐狸脑袋里蹦出这样的感慨,但是他很好奇刚才那个熔岩巨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看上去貌似是可以沟通的。

暂且不管自己被误认成绑架犯的事,史尔特尔转过头看着小狐狸,他嘴里还叼着刚才她舔过的冰棍。

“呼……听好了,梅,我是你姐姐的朋友。”

伸手拍拍小狐狸的脑袋,史尔特尔还是做不出从小狐狸嘴里把冰棍抢回来的事情,周围那些目光太扎眼了。

“哪个姐姐?”

“你的姐姐很多吗?”

“是挺多的,有陈姐姐、诗怀雅姐姐、星熊姐姐、阿能姐姐……”

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梅雪发现就算不把塔露拉等人包括在内,他的姐姐好像也超过了一双手的数量。

史尔特尔眉头轻佻,小狐狸说的名字她一个都没听过,看来又是一群居心叵测的家伙。

伸手在小狐狸脑袋上弹了一下,史尔特尔看了一眼黑蓑们的藏身处,她发现原来梅雪身边还有这么多人护着啊,果然绑……不对,带走小狐狸不能莽撞。

“我说的是你亲姐姐……算了,和你说再多也不管用,毕竟你现在啥都不记得。”

揉揉眉心的史尔特尔正打算和梅雪解释一下自己是谁,但脚边突然升起的熔岩巨手替她挡下了一道白色的雷电。

“我*大炎传统粗口*的,敢拐卖我弟弟!”

得到黑蓑们报信的麟青砚直接放下碗筷冲了过来,化身白雷瞬息百米,在史尔特尔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梅雪抱走送到黑蓑们身后。

这也是黑蓑们为什么迟迟没有动手的原因,作为主负责人的麟青砚在听说抗走梅雪的是个红发萨卡兹时就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破口骂了一声告诉他们不要妄动等她到现场。

“你又是谁?”

看着面前金发的麟青砚,史尔特尔的记忆里没有她的面孔,但她身上的气息和这雷法倒是很眼熟,颇有苏雪儿的风范。

“我是她姐,你又是谁?”

“我也是他姐。”

来者不善,虽然史尔特尔自己才是来者,不过麟青砚确实是个比较棘手的麻烦,小狐狸躲在黑蓑们身后探头暗中观察。

看着面前的史尔特尔,麟青砚的脑袋里浮现了和对方相关的记忆,在苏雪儿留下的记忆里虽然长相和面前的少女不大符合,但是气质一模一样,这货在苏雪儿还活着的时候就被列为“严禁靠近弟弟的五大威胁”之一。

如果说当初的岁是想着忽悠梅雪许愿和自己永远在一起,伊莎玛拉是想着拐梅雪去海边住,那么史尔特尔就是打算直接把梅雪从苏雪儿身边抢走,是可忍姐姐不可能忍。

记得当年史尔特尔就经常扛起梅雪朝着自己家里跑,现在这家伙居然还敢这么做,真以为梅雪没人要了!?

伸手拿出通天镜,麟青砚直接照出史尔特尔的脸来,然后下一刻两人都消失在了原地。

毕竟就麟青砚自己打架的动静先不谈,和史尔特尔在龙门城区打起来,怕是这附近几条街全都要被拆掉,为了不殃及无辜,像这样转移战斗场地才是最好的选择。

作为一只心大的狐狸,虽然莫名其妙的被人扛起来跑了好一阵,但梅雪也没被吓到,小狐狸的心理承受能力远超常人,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史尔特尔会和自己那位亲姐姐认识,话说那样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知道更多关于苏雪儿的事情了?

抱着这样的期待,梅雪伸手扯了扯黑蓑的衣服。

“叔叔,刚才的那个大姐姐……之后我还能看到她吗?”

这个承受不起的称呼让黑蓑差点没给小狐狸当场跪下,他们可担不起这一声叔叔,不过黑蓑还是镇定下来对着梅雪点了点头。

“麟少卿自有分寸。”

“那我就放心了~”

梅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主要是史尔特尔并没有对他表现出什么恶意,小狐狸还有很多事情要问她呢。

而另一边,在通天镜构筑的世界里,白色的雷电和滚烫的熔岩不断相撞,虽然身体素质平平无奇,但是依靠着莱瓦汀传承的剑术和力量,史尔特尔硬是能和实力大幅提升的麟青砚打个平手。

如果不是考虑到不想把事情闹大,史尔特尔都有烧掉这整个空间的打算了,麟青砚这种速度型选手恰好是她不擅长对付的类型,莱瓦汀最引以为傲的当属破坏力,全力施展之下开山断河也非难事,但就是打不中这家伙。

这里打的热火朝天,另一边的近卫局却是一片岁月静好,星熊看着诗怀雅和陈晖洁空掉的办公位陷入了深深的疑惑,老陈请假就算了,怎么诗怀雅也跟着请假呢?

“真奇怪,这种只有我被瞒着的氛围是怎么回事?”

摸着自己刚洗干净的头发,星熊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怪事,话说这办公室里好像有种很熟悉的味道啊。

"

"

ps:嗷呜~抱歉这章在车上写的,脑袋好晕……今晚要写诗怀雅和陈sir的两篇番外,话说番外也算还悬赏吧?哎呀不管了,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49章 年和夕的晚餐无惨

如果史尔特尔和麟青砚的战斗选择在了龙门的市区内,那么今天就是魏彦吾高血压暴毙的日子,虽然现在的麟青砚能用通天镜制造出半个龙门大小的空间,但打上火气的两人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收敛了。

特别是史尔特尔被电成爆炸头,麟青砚引以为傲的金发被烧焦之后,女人之间的斗争就开始了。

莱瓦汀很想吃个瓜,虽然她没有嘴,但是这个时候果然还是看戏就好,史尔特尔一巴掌打在麟青砚的脸上,麟青砚反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史尔特尔脸上。

在这片被熔岩和雷电蹂躏的空间里,两个当姐姐的这会儿不用源石技艺,也不用任何的技巧,就是比谁的巴掌打人更疼。

反正也没有别人看见,形象这种事情就变得很无所谓了,现在这俩人的脑袋里除了把对方揍趴下之外就没有别的想法。

“我的头发,我每天都至少打理三次!梅雪都没摸过!”

麟青砚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史尔特尔一把火把她精心护理的秀发都烧断了一大截,苏雪儿的记忆里有提到过,梅雪最喜欢的就是把自己的头发和姐姐的头发缠在一起,现在……md这个红毛女罪大恶极。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