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8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看着无奈的特雷西斯,作为将军的曼弗雷德也不免觉得自家上司这个运气实在太背了,不过仔细一想也没啥不能理解的,被梅雪咒了一般都是这个下场。

前阵子血魔大君听说特雷西斯又被梅雪盯上的时候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现在还搁自己家里抑郁呢。

“殿下,要不然……”

“什么?”

“……我是说,要不用胶水粘上怎么样?”

说着曼弗雷德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强力永不脱粘性胶水》,看着上面的“补鞋粘钩专用”六个字,特雷西斯陷入了深深的忧虑,然后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奈的点了点头。

没办法,如果让人知道他特雷西斯的角就这样断了,他在萨卡兹群体中势必会引发一场笑话,对于形象实在太不利了,他可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柄。

最终特雷西斯还是选择了向现实妥协,用胶水给自己把角粘了回去,为了让胶水快点干,曼弗雷德还贴心的帮着他打开了头顶的电扇。

然后在两人茫然的目光中,头顶的电扇吱呀吱呀的转,然后越转越快,最后……就像每个曾经在带风扇的教室里坐过的大家幻想的那般,这玩意儿掉了下来……于是,又是一场悲剧。

当那个电风扇给特雷西斯的角横着来了一下的时候,他脑袋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特么的加尔森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把人给我带回来!

然而加尔森已经不能回答他这个问题了,再也不能了。

加尔森死了,死的很突然,在他吃完饭准备给特雷西斯那边定期联络的时候突然被W一个手雷炸了出来,然后当他打算找W的麻烦时就被等候依旧的M3伙同玛嘉烈按在地上一顿狂揍。

闪灵是个好人,为了不让萨卡兹雇佣兵们目睹自己队长的惨状,她用自己的法杖挨个轻轻把他们送入梦乡,天真善良的丽兹心疼加尔森那么惨,所以临光和M3一边揍的同时她也负责治疗加尔森的伤,给他续一口气,至于加尔森的头上的伤?那是丽兹的法杖自己碰到的,和她无关。

最后还是赫德雷心善,见不得特雷西斯派来监视自己的队长落得如此下场,一刀终结了加尔森的痛苦。

“唉,可怜的加尔森……W你干嘛呢?”

“我找音响给他放首葬歌。”

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一个音响按下去,一首好运来顿时响彻全场,意识到自己放错歌的W挠了挠头,索性将错就错的把音响放在加尔森的尸体旁边。

那边的前赦罪师闪灵还在指导M3给加尔森挖个体面点的坑,凯尔希则是看了一眼周围被绑起来的萨卡兹雇佣兵们,寻思着要不要把他们一块埋了。

“这些人你们有什么打算?”

“放过他们吧,好歹是跟着我们出生入死那么长时间的兄弟,我打算带着他们去投靠整合运动,听说那边收留萨卡兹和感染者。”

赫德雷还是不能对这些以往的老伙计下手,整合运动是个不错的去处,伊内丝和W前往罗德岛的话,他就先去安置一下这群弟兄好了。

“可以,我帮你们写一封信,到地方你们交给一个代号爱国者的人就行。”

凯尔希也没打算真把这些雇佣兵给埋了,全看赫德雷自己的处理了,扫了一眼那边在加尔森坟头蹦迪的W,看来这家伙对这个名义上的队长早就不爽很久了。

(又捞到两个人,嗯,回头让特蕾西娅稍微管一下,免得这俩一天到晚的偷吃)

凯尔希稍微琢磨了一下,现在梅雪已经可以肯定要前往罗德岛了,谁也无法改变他的意志,而切尔诺伯格那边由ACE等人带队,配合整合运动把博士带出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梅雪跟着去一趟吧,同时让迷迭香和煌随身保护。

不过凯尔希有些觉得不合适,这倒不是觉得煌和迷迭香不靠谱,相反这两人的战斗力绝对算得上让人安心,但是吧……她们对梅雪来说是异性,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现在罗德岛上觊觎小狐狸的人已经够多了,凯尔希不想再增加情敌的数量,关键谁也不知道小狐狸在外面还沾染了多少桃花。

昨天听麟青砚说莫斯提马都和他有关系的时候,凯尔希都恨不得抓着博士的衣领把她挂在罗德岛旗杆上了,因为莫斯提马认识梅雪的时间刚好是博士带着他去执行任务的时期。

凯尔希是真的很想知道博士当初到底做了什么,但现在也只能等博士苏醒再说了。

此刻夜已深,然而史尔特尔和麟青砚都没睡着,审问结束之后虽然判断了史尔特尔并没有恶意,但出于她当街抢人的行为还是得拘留几天。

但史尔特尔现在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特么老娘的莱瓦汀去什么地方了?

而麟青砚也有差不多的疑问:我通天镜呢?我通天镜去什么地方了?woc那可是大炎的国宝啊!

就在两个人满脑子回忆之前到底是为什么弄丢了武器的时候,梅雪的卧室里,已经睡着的小狐狸转身轻轻踢掉杯子,抱着自己的尾巴轻轻咬了一下,然后皱眉松口,嗯,不是苹果。

房间的地板突然变成翻滚的熔岩,但是却没有引起任何的温度升高或者烧到什么,莱瓦汀从熔岩中探出头……啊不好意思,她没有脑袋的。

轻手轻脚的拿起被子给梅雪盖上,莱瓦汀就怎么安静的守着,但也许是感应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挂在客厅的赤霄自动弹出鞘,顺着梅雪没关的门飞了进来,刚好看见莱瓦汀变回剑的样子靠在梅雪床头。

两把剑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然后不断左摇右晃的像是在吵架,可能是因为跟陈晖洁比较久,赤霄骂起剑来要更难听点,莱瓦汀剑上燃火就和赤霄打了起来。

两把剑造成的声响打扰了梅雪的好梦,小狐狸只能用尾巴堵住了自己的耳朵,然而莱瓦汀和赤霄打上头没有注意到他的情况。

不过随后通天镜又从梅雪的床底下钻了出来,相当暴躁的用力把赤霄和莱瓦汀撞飞到客厅里,然后帮着梅雪关上了门终结了这场骚动。

镜子里映照着苏雪儿的脸,围绕着安睡的梅雪打转,通天镜冰冷的镜面轻轻贴在梅雪的脸上,镜子那头的苏雪儿伸手想要触碰一下小狐狸,然而中间的镜面阻隔了她的想法。

镜中人轻叹一声,然后落在了梅雪的尾巴里,小狐狸只觉得尾巴很痒,但他沉浸在梦乡里,全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

原本的三条尾巴,加上通天镜和莫斯提马交还的玉佩作用下逐渐分裂,只是其中的一条在尾巴尖部的位置确实是如墨的黑。

但睡着的小狐狸察觉不到这些,今天的梦不同以往,大家都说梦是源自生活的所见所闻,但梅雪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湖泊啊,一眼都看不到头的。

一望无际的水面在月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天空中繁星构筑了银河,发着幽蓝色光芒的浪花拍打沙滩,空气很湿润,梅雪感觉自己的尾巴都有点重了。

小狐狸不认识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很漂亮,他想拍一张照片留下来做个纪念,摸了摸尾巴掏出通讯器对这天空,但是莫名的摄像头里什么都没有。

“好奇怪啊……坏了吗?也没有信号。”

梅雪抖抖狐耳,发现消息也发不出去,四下张望着,突然发现这里除了自己之外居然还有别人在,而且居然是个和自己一样留着白色长发的大姐姐。

"

少女穿着露肩红裙,长发的尾部扎成一束,单脚绑缚的腿带让她的玉足显得格外修长且富有弹性,赤色的眼眸空灵而清澈,绿色的魔法帽被风吹落。

当她转过头看到梅雪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眼睛一下变得很是呆滞,就像是塔露拉某天在大街上突然看到梅雪和陈晖洁一起走进民政局一样充满了惊讶和难以置信。

“大姐姐大姐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因为沙子很容易跑到鞋子里,梅雪干脆把皮鞋脱了下来,松软的沙砾隔着白色的丝***他的脚底,感觉有点痒,但是又很舒服。

然而对方并没有回答小狐狸的问题,只是在确定了这不是自己的幻觉之后两眼放光,从礁石上跳下来,以小狐狸完全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冲到面前把他紧紧抱在了怀里。

“梅,你来找我了!”

被埋在胸口的小狐狸不断挣扎,这个大姐姐的力气实在太要命了,再这么下去他怕是要窒息。

“啊……抱歉,我太激动了。”

意识到怀里的小狐狸似乎难以忍受这样热情的拥抱,对方连忙松开手给了梅雪喘息的机会,看着这只被憋得脸红的小狐狸,她那张古井无波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个美丽的笑容。

为什么这年头的大姐姐们总是一言不合就想把自己憋死呢?

抱着这样的疑问,小狐狸抖抖狐耳看着面前的大姐姐,刚才他没听错的话对方好像管自己叫“梅”,凯尔希和麟青砚说过这是他以前的名字,也就是说这个大姐姐居然也是他认识的人?

“那个,大姐姐我们以前认识吗?”

“当然认识……你不记得我了?哦对,这身体你确实没见过。”

意识到梅雪不认识自己,对方稍微思考了一下才想起来这好像也很正常,毕竟这不是自己本来的身体。

“我是伊莎玛拉,当然你也可以叫我斯卡蒂。”

“不认识的名字。”

梅雪摇了摇头,眼见着面前的斯卡蒂因为这话备受打击,小狐狸连忙给她解释了一遍自己的情况,包括失忆在内。

随着小狐狸的讲述,斯卡蒂也明白了面前的梅雪不仅不记得自己,也不记得别的女人了,她顿时两眼发光,这不是自己的机会来了!?

“也就是说梅雪你现在不记得我是谁了?”

“嗯,所以斯卡蒂姐姐,我们以前关系很好吗?”

“很好,相当好。”

伸手把梅雪搂在怀里,斯卡蒂的心里尽是满足,她轻轻揉揉梅雪的脑袋,眼神充满温柔和爱恋。

“因为我是你老婆。”

忽悠,就可劲的忽悠,反正苏雪儿不在了,岁也不在了,现在没有人跳出来否定她说的话,那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而且在这里梦构筑的环境里,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好办起来,比如……暗中增加别人的好感度。

————————————————————————————

另一头年的火锅店里,令摊开从夕身上搜刮来的卷轴仔细从头看到尾,然后很满意的点点头。

“可以啊小夕,画的真不错,神形皆在,而且姿势也挺多的……嘶,这个我回头可以试试看。”

被揍了满头包的夕低着头一言不发,就像是个被欺负的小媳妇,关键她也不敢说话啊,这些画卷都是她平日里自己排解寂寞用的,所以女主当然是她自己,男主则是梅雪。

关键也许是因为取材自生活,夕画出来的剧情大都是给令戴绿帽子的那种,她现在脚都在发软。

而年呢?她也好不到哪儿去,那个花费了一整年制造的梅雪一比一可动仿真可*模型已经变成令的东西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姐妹三人突然同时感觉鼻尖有点痒,年更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而小狐狸的梦里,伊莎玛拉还在可劲的忽悠着他相信两人的夫妻关系,但小狐狸对此表示心情稳定,他都没记忆了,自然也不可能对这些有多少反应。

但是至少聊得还是很开心的,梅雪对这个大姐姐的印象还不错,但意识到梅雪的精神世界好像和别人接轨,通天镜想都不想就出手干预,让这场梦中断在了斯卡蒂亲到梅雪的一瞬。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51章 梅雪的尾巴变多了!

罗德岛的某间浴室内,安睡一夜的斯卡蒂睁开朦胧的睡眼看着尚且不熟悉的天花板,脑海里残留着梦的记忆,捂着自己的头从浴池里坐了起来。

“奇怪……我怎么梦到自己在忽悠陆上人结婚?”

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斯卡蒂觉得昨晚的那个梦真是稀奇古怪,梦里的她完全不像平日里的自己,对那个白色的沃尔珀相当热情,甚至还很不知耻的骗人家小狐狸和自己亲亲。

不过最后亲到的一瞬间斯卡蒂就醒了,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不自觉的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发现意外的很甜,这味道似乎不属于自己。

(不过那个尾巴和头发摸起来真的好棒啊……)

手掌伸开又握紧,梦里最让斯卡蒂印象深刻的还是要属小狐狸蓬松柔软的大尾巴,还有他柔顺的秀发与毛茸茸的耳朵,摸起来手感上是真没得说。

不过说到底也只是个梦,斯卡蒂揉了揉眉心站起身来打算去看看罗德岛方面有没有自己其他伙伴的消息。

另一边的龙门,经过一天休息的陈晖洁已然恢复了健康,虽然还是最好不要剧烈活动,但是已经可以去正常上班了,她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把近卫局的工作完成,不留遗憾的带着梅雪前往罗德岛。

所以这段时间倒是没办法缠着梅雪做什么了,但是陈晖洁发现今天的小狐狸好像起得有点晚,以往这个时候梅雪早就该起床了才对,但现在居然都还在睡着。

“难道是因为昨天太忙了吗?”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陈晖洁无奈的摇了摇头决定起床去做早饭,自从梅雪来了之后她都没碰过厨房的锅碗瓢盆呢,小狐狸把他从阿丽娜那边学来的家政技能不断打磨,现在除了外表之外已经完全可以算是个合格的人夫了。

嘴上说着照顾好梅雪,陈晖洁仔细一想发现自己才是被照顾的那个,小狐狸甚至都没跟她要过零花钱,而且就他那个离谱的身份,也不需要陈晖洁来保护了,魏彦吾都在琢磨要不要派一支黑蓑小队跟上罗德岛专门负责小狐狸的安全保卫工作。

然而当陈晖洁走到客厅的时候,看着地板上的赤霄和边上躺着的莱瓦汀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且先不说赤霄大半夜抽风跳出来干嘛,这把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的大剑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家里?

“姐姐!大事不好了姐姐!”

就在陈晖洁疑惑昨晚是不是遭贼了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家里最大的宝贝可能有危险,梅雪恰好惊慌的叫喊声也让她顿时提起心眼。

但是没等她冲进梅雪的卧室,小狐狸自己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和以往一样只穿了一件宽松的衬衣,光洁的玉足踩在地板上,露在外面的大腿泛着健康的乳白色,像是常年在热瘤奶里泡过一样,陈晖洁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姐姐,姐姐!”

“我在呢,别着急啊,有什么事慢慢说,是有什么东西被偷了吗?”

陈晖洁伸手把小狐狸抱了起来,梅雪没事她心里就舒坦多了,毕竟比起地上那把甘愿做菜刀的赤霄,还是怀里的小狐狸对她来说更重要,梅雪才是陈晖洁真正的宝物。

“尾巴!”

“尾巴?”

梅雪的话让陈晖洁有些愣神,这尾巴还能被偷的?

想到这里,陈晖洁立刻数了数梅雪的尾巴。

“一、二、三、四五六……没少啊,不对,六条!?”

陈晖洁傻眼了,感情这不是被偷了,还多了三条出来!?

“嗯,我一睡醒就发现尾巴变多了。”

小狐狸抖了抖狐耳,背后的六条尾巴也随着他的心情左摇右摆,说来也是奇怪,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梅雪还仔细的梳理了自己的尾巴,那个时候明明就是三条,结果一觉睡醒居然翻倍了。

“真是稀奇啊。”

虽然也算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但是陈晖洁还真没见过这种情况,哪有人平白无故的多出几条尾巴来?

“话说这里面怎么还有一条不合群的?”

陈晖洁指的当然是那条尾巴尖是黑色的,在一众雪白的尾巴里它显得格外突兀,充满了不和谐的感觉,让人看了有点不爽。

“是吗,我还挺喜欢这条尾巴的……唔,我打算把剩下几条也染成这样,肯定很帅!”

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起自己本来的尾巴,小狐狸还是更喜欢这种尾巴染黑的,总觉得很棒,陈晖洁当然也不会扫他的兴致,反正只要梅雪开心她是一向什么都无所谓的。

“那我们待会儿先去把它们染个色,然后再去找凯尔希和麟青砚问一下,她们认识以前的你,说不定知道为什么你的尾巴会变多。”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陈晖洁在对于梅雪的事情上确实了解的不多,她估计塔露拉也不知道这些,不然的话她可能都不会让梅雪离开自己身边,这只小狐狸的潜力实在太大了,相应的也会带来更多的窥探。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