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8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你怎么不说说我这个!?”

一拍自己脑袋上蓬松成钢丝球的红色毛团,史尔特尔那叫一个气不打一处来,这让她拿什么去见梅雪?打算把小狐狸笑到晕过去然后把他装麻袋?全是这个金狮子赛亚人的错!

(女人真可怕)

莱瓦汀不由得这么想到,也许是通天镜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周围的空间不断震荡,如同镜子破碎一般闪过,麟青砚和史尔特尔就怎么出现在了刚才的街道上。

早就带队在这里蹲点抓人的星熊看着面前这俩人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虽然看上去这俩除了脸肿点就没别的伤了,但是这灰头土脸的,更别说这头发……

真的,如果不是见过太多大风大浪,甚至见过魏彦吾被文月揪着耳朵的样子,星熊肯定会笑出来,实际上周围的兄弟们包括暗中的黑蓑已经忍不住在笑了。

一个爆炸头萨卡兹,一个炸毛焦黄色头发的麒麟,这俩凑在一起怎么看怎么适合去马戏团。

“噗……”

“别笑了,咱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严肃点。”

星熊没好气的敲了下属的脑袋,然后捂着自己的嘴强行忍下笑出来的冲动。

“上,把红头发的那个抓起来。”

“……可是鬼姐,你不是说我们打不过吗?”

“让你抓你就抓呗,没见人家都举手让你铐了?”

史尔特尔确实举起了手,没办法,现在这个形象实在太丢人,如果再把动静闹大就糟了,而且最关键的是……她发现自己召唤不了莱瓦汀了,这货上什么地方鬼混去了?

而另一边的麟青砚也发现了不对劲,她的通天镜去哪儿了!?

带着这样的疑惑,再打下去是不可能了,只能暂时停战,反正史尔特尔只要有危险莱瓦汀就会出现,倒是不用担心别的什么。

而另一边年的火锅店里,为了久别重逢的姐妹俩能一起吃顿好的,年特地搞了个鸳鸯锅来招待自己的好妹妹,因为她知道夕不是很喜欢吃辣(相对年自己来说)

“来,看我的秘制鸳鸯火锅!这个潮湿的天气就是该吃火锅啊。”

“……你特么管这叫鸳鸯锅?”

夕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墨水,她努力拍拍胸口让自己平复下来,然后指着面前这左右全都放满辣椒红油的鸳鸯锅破口大骂。

“你敢说你这火锅除了你自己还有谁吃得下去!?”

“这不是还有梅雪吗……而且我这确实是鸳鸯锅啊。”

年很是无奈的摊着手,指着左边的分锅和右边的分锅。

“左边的是秘制特辣火锅,右边是清汤水煮锅加辣版,这不就是鸳鸯锅吗?”

“你当我瞎啊……啧,而且尼居然还好意思提阿爸,你哪次做饭不是就打算两个人吃?!”

说到这里夕直接大手拍桌,确实梅雪是少有的能和年一起吃辣的人,但其他兄弟姐妹可不是啊,md每次年做饭就只有她和梅雪两个人吃,结果搞得令都颇有怨言,关键梅雪也不当回事儿,全是笑笑在夕的脑袋上rua两下就过去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每次让他给你做模特的时候,嘴上都说画的不好不给看……结果全是各种你当女主角的本,你清高。”

既然夕先开始揭短,那么年也就不客气了,反正黑历史这种事情大家彼此都有点,谁怕谁呢。

“那也不如你,搞得好像你没让我给你画过似的。”

“还得是你,上次趁着令姐下山买酒偷吃狐狸精!”

“你在火锅里下荤药的怎么说!?”

姐妹两人越聊越是激动,越扯越多,从互相给彼此使绊子再到偷吃的事情全都给抖落了出来。

作为从小一块长大的姐妹,年和夕算是最了解对方的人,那个时候的令总是和梅雪轮换着出门处理一些事情,每次趁着令不在家,长大的年和夕就会稍微的做点小动作。

“上次你嘴上骗阿爸说一个人睡不着,实际上不就是知道他睡着之后很难被吵醒?”

“那你呢,还说什么怕被岁打扰,说白了不还是和我一个打算?”

看着自己的两个妹妹还在争吵着,令抬起酒葫芦把喝了一口,单手托腮撑在桌子上听她们互爆黑料。

其实从年准备晚饭的时候令就已经到了,只是一直都把自己隐藏的很好,打算看看夕到龙门来是为了什么,没想到还能听到这么多以前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妹妹们对梅雪多少有点不怀好意,没想到居然都已经到动嘴的地步了,不过倒是没到最后一步,还行还行,不然的话她今天就该大义灭亲了。

当然,就算年和夕只是浅尝辄止过,令也不打算把这些事情就这么揭过,就这么看来,剩下的妹妹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动过几次手和嘴还不好说呢。

“你信不信我把这些告诉令姐?”

“我不信,大不了一起死啊。”

年冷哼一声,和夕四目相对,两人之间似有电火花碰撞,就在这时,一只缠着条带的手轻轻拍了拍年的肩膀把缠龙的酒葫芦递给了她。

“来,小年你别吵了,喝口酒润润喉。”

“啊,谢谢啊令姐,我……”

下意识的给令说了声谢谢,年刚准备喝口酒继续和夕吵架,就发现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悚和害怕,年也立刻反应过来边上站着的是谁。

“我的妈呀!”

“对,就是你的妈。”

令的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朝着年点了点头,夕下意识的后退几步想撤退,然后就被令的尾巴抓了个正着。

“夕宝,急着走什么呢,一家人不是好好叙旧吗?啊对了,你爸呢?”

“令姐……我……我突然想起来家里阿咬还没喂呢,就不打扰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家那群小宠物还要吃东西的?”

伸手揪住夕的后颈,令的笑容充满了温柔,但这个笑容只让夕和年后背发凉,恨不得找个时光机钻进去。

“令姐,您……什么时候来的?”

“其实也刚来没多久吧。”

令的话年多少心里放松了点,那应该没把她们吵架的内容全都听进去才对,不过只听到后面的一点都足够她们掉层皮了。

看着年似乎松了口气,令的笑容更加温柔和蔼了。

“就是从你打算在那个清汤锅里下泻药的时候我就在了,夕还打算准备了几个冰淇淋丢你锅里呢。”

“……”

夕和年顿时双眼失去了高光,没救了,这下死定了,就算是梅雪本人在这里也不可能拦着令揍她们的,小时候被戒尺打手心被竹竿打屁股的心理阴影再度浮现。

“令姐,在你动手之前我可以提个要求吗?”

“放心吧,不打脸。”

令说完就举起了自己的拳头,然后就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单方面连打,夕本来想趁着年挨揍的时候逃,但是被令的尾巴缠住了腰拽了回去,反正今晚……注定是个血腥的不眠夜。

至于梅雪的那边,小狐狸只是突然感觉有点心疼,但也不知道心疼什么,摇摇头继续喂陈晖洁吃晚饭。

“姐姐来,啊~”

“啊……”

陈晖洁张开嘴,任由梅雪把勺子送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把粥吃下去,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勺子。

“梅雪你也吃。”

“好~我也吃~”

只是一碗清淡的瘦肉粥的话梅雪倒也能吃,不过这毕竟是给陈晖洁做的晚饭,他只是象征性的舀了一点吃下去,然后继续给陈晖洁喂食。

“真棒啊,这样的日子……我真想一辈子都躺床上让你给我喂饭了。”

这样的生活真的很棒,梅雪照顾着家里的方方面面,陈晖洁感觉自己这个姐姐反而都要变成废柴了。

“感觉再这么下去,我就该变成一只贪吃好睡什么都不做的米虫了。”

陈晖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梅雪也只是笑笑,然后拿起陈晖洁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轻轻蹭蹭。

“没关系的,就算姐姐真的变成米虫,我也会养着姐姐一辈子的。”

小狐狸抖抖尾巴微笑着,眼眸中的温柔和坚定告诉陈晖洁他是认真的,不是单纯的说这话讨她欢心。

“……”

梅雪这句话让陈晖洁闹了个脸红,如果不是因为下半身还有些不舒服需要静养,那么现在她肯定会直接把梅雪抓起来按在床上,然后做点大家都懂的事情。

没办法,小狐狸总是无形之中就能戳中她的心口啊。

为了防止再这么下去自己真的做出点伤身体的事情,陈晖洁选择了连忙把这顿饭吃完,然后扯住被子盖好自己。

“我吃饱了~”

“嗯,姐姐早些睡吧~明天应该就好了。”

“那……给我个亲亲?”

“好啊~”

梅雪的耳朵微微前后摇晃,就像是在点头答应,梅雪也很干脆的搂着陈晖洁的脖颈在她额头上亲吻一下,然后端起碗筷走出陈晖洁的卧室。

看着小狐狸关上门,陈晖洁把头埋在枕头里,嘴角上扬笑得很是开心,就是这样她才会喜欢……不,才会爱上梅雪,才会想着跟他一起去罗德岛嘛,她已经不想离开梅雪了,也没办法想象那样的日子。

而梅雪从陈晖洁的房间里离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去厨房准备洗碗,而是把碗筷暂时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转身走到浴室的马桶前,忍不住呕吐了出来。

刚才的瘦肉粥虽然足够清淡,但是对于他来说还是无法忍受,梅雪在吃下的那一刻就差点吐了出来,但是为了陈晖洁能够高兴他还是强行咽了下去。

这也不是陈晖洁的错,她一直都以为梅雪不吃肉只是不对荤腥很厌恶,没想到瘦肉粥也会引起这么大反应。

“咳咳!”

连同回来时候吃的两个苹果都给吐了出来,梅雪从尾巴里拿出一瓶漱口水含住,在嘴里稍微运动之后吐掉,如此重复着直到整瓶漱口水都被用完才停下。

“呼,哈……”

擦干净嘴然后把空瓶子丢进垃圾桶,梅雪走到洗漱台面前拿过毛擦了擦脸,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那么一瞬间发现背后的尾巴变成了五条,然而这好像只是他的错觉。

“把碗洗完然后洗个澡就睡觉吧。”

小狐狸用双手勾住自己的嘴角做出一个微笑,长舒一口气之后打起了精神,转身继续去忙了。

然而镜中的梅雪却在虚幻中变成了另一个和他相似的倒影,除了苏雪儿之外也不会是谁了,她伸出手放在镜子上,眼眸中满是心疼和愧疚,可是她说的梅雪都听不见,值得摇头消失在镜中。

(如果拉普兰德姐姐要留下,刚好让她在企鹅物流和德克萨斯姐姐作伴,我走之后也不担心姐姐们会变得更忙碌)

恢复精神的梅雪洗着碗,脑海里还在想着替拉普兰德找个好的工作,不过到时候还得拜托自己的姐姐们帮她解决一下身份问题。

(还有诗怀雅姐姐,唔……得给她留一件礼物才行,星熊姐姐也得有)

脑袋里想的全是别人的事情,梅雪越想越忍不住想笑,虽然来到龙门的时间不长,但他真的认识了很多很多的好人啊,就像阿丽娜姐姐说的,不是所有人生来都会想着伤害他人。

人的性格受环境影响,如果大家都能吃饱穿暖,那么谁都不会想着伤害他人了吧?就算会争吵,会有冲突,也会是一个比现在更好,好很多的世界。

抱着这样的想法,梅雪收起碗筷,然后把刚才切菜用的赤霄拿起来,从尾巴里拿出一块干净的绸布替她擦掉身上的油渍和葱姜蒜什么的,听着赤霄的剑鸣小狐狸点点头。

“我才该谢谢呢,你以后也要替我保护好姐姐才……”

【我决定了,你就叫……就叫通天镜吧,虽然这个名字好像很老土,不过以后你就替我保护好姐姐吧~】

手上的赤霄险些掉落在地,还好梅雪反应的及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暂且把繁杂的思绪抛到脑后,小狐狸轻轻在赤霄剑柄上吻了一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以后也请你好好帮助姐姐吧。”

将赤霄收入剑鞘,梅雪重新把它挂在墙上,然后走进浴室打算洗个澡好好放松一下,而今天白天来找没找到的铃兰和迷迭香此刻有些焦虑,尤其是知道早上自己和小狐狸刚好错过之后。

“明天就要走了,现在煌也不让出去……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哥哥没回我消息,可能是睡觉了。”

铃兰和迷迭香陷入了困局,本想着找梅雪商量一下上岛之后的事情,现在看来暂时是不行了。

不过还好铃兰和梅雪是网友,不然的话就糟了,要知道罗德岛上可是有一个真正的大魔王等着他呢,不,或者说两个更合适?因为阿米娅和特蕾西娅绑在一起了。

"

"

ps: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50章 浊心斯卡蒂绕路偷家

维多利亚的皇家医院中,直面了一发城防炮的特雷西斯本来还不至于住院太久,又倒霉的被倒塌的楼砸了一下,照理来说伤害最大的应该是炮弹,但是谁知道那楼会砸到头啊。

“我的角啊……”

看着镜子里自己断掉一截的左边角,特雷西斯现在的心情不能说郁闷,只能说恨不得这一切只是一场梦,角这个部位对萨卡兹的影响实在很大,和地位甚至实力都有挂钩。

不同于其他的种族,萨卡兹一族的角内存在着大量的神经,具有相当高敏感度的同时甚至也可以辅助使用源石技艺等法术,现在莫名其妙的断掉了小半截,特雷西斯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唉,这倒霉催的。”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