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8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虽然他的父亲常教导年轻人要多走多看,多学经验,但是……这也太离谱了吧!?不仅是年在龙门,夕和令也到了这里。

难怪大炎那边会如此放心梅雪的安全,别说是麟青砚,光是这三姐妹搁哪儿一杵着,除非乌萨斯全军出动,否则谁敢对梅雪做什么?

但这也是左乐跟太合现在最头疼的问题,这些岁化身的代理人每次会面都是足以牵动大炎司岁台神经的大事,如今更是三人齐聚,但凡有点差池龙门怕是都会不保。

“哎呀,都说了我们姐妹只是单纯的叙叙旧,小哥你有必要跟着吗?”

年无奈的挠了挠头,昨天被令打的地方如今已经消肿了,不然的话可不好出门。

不过左乐这样一直跟着多少是让人有些不舒服了,尽管知道他也是尽职尽责,但是年可不想做什么事情都有人盯着自己,那太不自在了。

“公务在身,不能推辞。”

“好了好了,年,稍微体谅下人家的工作,这位小哥也挺不容易的,而且他的父亲和我有旧。”

“啊对,我都忘了令姐你也是戍守边关的。”

虽然本身代表的是诗词而非军略,但令作为十二人中排行第三的存在,实力自然远超年和夕,早年更是在大哥的建议下奔赴大炎极北边塞,因此也成为了大炎认可的一员。

“这么说起来,这小子该管你叫什么?”

“嗯……左乐是吧,叫声大姨来听听看。”

面对着这姐妹俩的调侃,左乐真的是恨不得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他怎么就想不开接了这个任务呢?

而且真要是算辈分,麟青砚还是他的小姨呢,左乐都没搞清楚自己见到梅雪之后到底该叫舅舅还是叫姨父比较好。

不对,叫后面那个的话麟青砚会被送去坐大牢吧。

相比起自己两个姐姐的活力十足,夕就显得很没精神了,她本来各方面身体素质都比较一般,又是个大宅女,可以的话她是门都不想出,这会儿她只觉得脚疼,甚至想要画几只墨魉出来扛着自己走。

如果不是令说找到梅雪之后不仅既往不咎,还会让她也有机会抱抱尾巴,她就算是被令打死也不可能出来的。

可现在问题来了,她们从早上走到了现在,足足三个小时的时间啊,梅雪的尾巴影都看不见,夕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梅雪故意不想见她们了。

那么答案是怎样的呢?好吧,其实和夕想的差不太多。

然而梅雪并不是不想见她们,只是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六条尾巴的他过于瞩目,走到什么地方都会招来别人的好奇心。

趁着能天使和德克萨斯去那边排队买雪糕,可颂又不知道跑到哪个地摊去收货,空意识到现在就是自己的时机,牵住梅雪的手把他带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有着电线杆和垃圾桶的阻挡,往来的路人只要不是太仔细看都不会发现这个死胡同巷子里居然还会有人在。

“空姐姐,这是……”

“你不是说等到没人的时候就谢谢我吗?”

空伸手轻轻捏捏梅雪的狐耳,嘴角上扬,心跳也在加速,她知道自己再说一些糟糕的话,但是感觉这样真的好刺激。

“嗯~”

梅雪踮起脚尖在空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四下张望确定了没人看到这里,因为身高的缘故,街道上的人最多只能看到空,看不到梅雪。

因此梅雪的心理负担也小了很多,他朝着空笑了笑,然后双手放在自己的衣服下摆捏住,轻轻向上撩起露出自己平坦的小腹和肚脐。

“姐姐想摸的话可以哦~”

梅雪摇摇尾巴,其实刚才在裁缝铺他就发现空的目光总是盯着自己的小肚子,而且手总是不安分的敲着腿,多半是想摸。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梅雪的小腹被宽松的内衬衫稍微盖住,似乎隐约可见更深处,颇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勾人心弦。

“那我就不客气了……”

空伸手轻轻贴在梅雪的小肚子上,软暖柔和的触感让她瞬间就喜欢上了这种玩法,不过她只是稍微捏了几下就松开了手,然后有了一个更棒的主意。

“梅雪,想不想也试试看呢?”

轻轻抓住梅雪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是的,是腿上而不是小腹,空低头轻轻咬住小狐狸的耳朵。

“姐姐今天是~真的~空~哦”

好期待,好兴奋,再加上随时会被人发现所带来的刺激,空感觉现在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敏感,梅雪的手指滑过白色过膝袜和黑色裙摆之间的腿肉时她险些脚软倒在地上。

梅雪虽然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猜得出来空让自己做什么,于是伸出了手,下意识的不希望让人看到这一幕。

因此正打算看看他们俩做什么的拉普兰德和黑蓑因为撞在一起而有些尴尬的看着对方,陷入僵持当中。

而德克萨斯和能天使则是有些皱眉,刚才梅雪说想吃冰淇淋,她们两个刷好感的果断自告奋勇跑了过来,结果这家所谓的“拉特兰蜜雪冰饮店”的生意居然火爆到这个程度,前面还有二十多个排队的人,而且时不时还有插队的混账。

不过好在可颂也在梅雪身边,不用担心空偷吃。

然而两人都不知道,可颂现在就在另一边的地摊上扫货。

至于空?她就算是用手扶着电线杆都有些站不稳了。

42镇楼好大.jpg

ps:嗷呜~今晚十二点准时把陈sir和诗怀雅的番外发群里,群号在评论区,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54章 被当面双重NT的德克萨斯

当德克萨斯和能天使拿着冰淇淋回来的时候,可颂也已经先一步买完东西回来了,空和梅雪倒是没花多久,只是中间空的声音稍微大了点,险些被人发现。

不过只要不是做了最后一步,就不会有太多的破绽。

"

看着空靠在梅雪的身上,德克萨斯和能天使都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头,可是看可颂的样子好像又什么都没发生,让人实在有点搞不懂。

“谢谢姐姐~”

作为最受宠爱的那个,梅雪自然得了双份的冰淇淋,空把自己的那份也送给了他。

这倒不是空不想吃,只是她现在腿软的不行,全靠撑在梅雪身上才能勉强站住,否则的话她可能会直接倒在地上坐着。

主要是空也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居然敏感到了这个地步,早知道就在两个人单独逛街的时候做这些了。

“空,你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好,怎么了?”

哪怕隐约察觉到了一点什么,这种场合下德克萨斯和能天使也不可能直接说破,只能选择旁敲侧击。

“空姐姐刚才崴到脚了,所以走路不方便。”

然而空对此早有防备,她刚才等可颂回来的时候故意装作崴脚,有了面包人可颂作证,再加上梅雪不喜欢撒谎的性格,能天使和德克萨斯似乎顿时打消了怀疑。

“原来是崴到脚了啊,那空你该早点说的,来来来~”

能天使二话不说走到空的身边扶着她,让梅雪得以放松,德克萨斯也无奈的走到旁边去搀扶,看得出来空这个样子是真的不好走路,只能先休息一下了。

小狐狸摇摇尾巴舔了一下冰淇淋,在这样炎热的天气吃冰是真的很舒服,不过他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尾巴的增多并没有让他感觉到更热,话说尾巴变多了,以后洗澡会更麻烦的吧?

不过说起尾巴,虽然和空有过好几次的亲密接触,不过梅雪直到今天才发现原来空的种族是卡特斯而不是鲁珀,她的尾巴都是卷成一团收在裙子里面的,所以看表面看不出来,不过看里面就很清楚了。

梅雪甚至下意识的回忆起了霜星,他记得霜星的尾巴也是卷起来的,小狐狸当时伸手去抓还差点被霜星害羞的埋在胸口冻感冒呢。

“空啊,要不我们帮你打个车,你先回去休息吧。”

能天使突然变得格外热情,但除了梅雪之外谁都知道这家伙只是想借此排除掉一个敌人。

“这……我……”

“啊对了,让德克萨斯也陪你回去吧,反正我们带着梅雪再买几件衣服就好了。”

(狼子野心,不怀好意,借机发难,趁火打劫,真不是人)

德克萨斯的心里突然飙过一大堆炎国词汇,能天使这招可以的,借机排除两个情敌,可颂这个面包人自然也不可能拦着她做点什么大家都想做的事情。

关键看梅雪的眼神他似乎也觉得这样挺好,能天使还能在小狐狸心中留下一个好姐姐的形象,一箭双雕了属于是。

“空姐姐,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崴到脚的话要不能随便走动的。”

看着梅雪真诚的眼神,如果不是知道他的为人,空说不定都该觉得这小狐狸是个小负心汉了,但是看得出来梅雪真的只是担心她崴到脚之后会不方便。

(那样的话也得是梅雪陪我回去啊)

在心里默默的抱怨着,空也知道自己现在只能回去了,不然刚才偷吃的事情可不好解释,反正今天吃饱了,回头再说别的,不过这下她也算摸清楚小狐狸的喜好了。

(比起一开始就是真空,还是自己亲手脱下更有感觉吗)

回想起刚才梅雪的表现,空感觉小狐狸过于单纯天真也不是好事,因为这样的话他有很多刺激的点都感觉不到,不过空自己是爽得很,这也足够了。

“你送空回去吧,我带梅雪逛逛。”

“这不好吧……空应该还是更希望你送她回去。”

(其实我真的还是更想梅雪送我回去)

空看着面前争执的两人,感觉果然还是梅雪最棒了,忍不住伸手rua了一下小狐狸的尾巴尖,可颂也在尝试着和梅雪更亲密点,比如摸摸头什么的。

结果看她享受的样子多半是瞬间上瘾了,指不定还想着捞点狐尾巴的绒毛去做工艺品。

关于到底是谁送空回去,德克萨斯和能天使争执了好一会儿都没个结果,小狐狸已经坐在了可颂和空的中间位置。

一边任由两位姐姐对自己上下其手,一边拿出通讯器和蕾缪安以及缪尔赛思聊天,早上的时候他就把自己尾巴变成六条的消息告诉她们两个了,但直到现在才有回信。

【尾巴变多了,身体有什么异常的吗?】

【完全没有,只不过走路的时候会有点重,跑起来容易摔倒】

【拍张照片给姐姐看看可以吗?】

看着蕾缪安的消息,小狐狸稍微思考了一番,然后抱着自己的尾巴举起通讯器,朝着镜头微笑着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把照片发了过去。

今天的蕾缪安也是无所事事,自从她拿下轮椅移动设计赛冠军并且多次爬到高处之后,护士们说什么都不让她随便出去了,于是每天和梅雪的聊天就成为了她唯一的乐趣。

作为消遣来说这是一项不错的娱乐,有问必答的小狐狸基本不会对她隐瞒任何事情,蕾缪安精准的掌握了自家好妹妹的一切动向。

“这个照片……看着怪可爱的。”

照片上的梅雪一脸呆萌,嘴角还带着冰淇淋的奶油,蕾缪安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她突然有一种帮梅雪把这些奶油舔干净的想法,还有小狐狸的尾巴和耳朵,只能看不能摸的太难受了。

蕾缪安有些心痒痒,梅雪给他发的照片里时常会有能天使撸狐狸的照片,看着妹妹的表情蕾缪安都知道这手感一定很爽,但她只能隔着屏幕流口水,根本没办法去和梅雪接触。

【嘴角的奶油擦一下吧,真可爱,以后来拉特兰姐姐带你吃各种好吃的~】

【那太好了~莫斯提马姐姐也说以后带我去拉特兰呢】

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蕾缪安感觉自己可能是出现了幻觉,于是她掐了自己一把发现确实很疼。

“不对,莫斯提马和梅雪认识?”

蕾缪安意识到了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她从来都没从莫斯提马的嘴里听到过任何与梅雪有关的事情,但却从小狐狸这边看到莫斯提马的信息。

看梅雪的这句话,莫斯提马和他的关系绝不仅限于萍水相逢就是缘,至少莫斯提马都说要带他来拉特兰,那样的话蕾缪安至少也该从莫斯提马或者菲亚梅塔的信件里得到一些相关的信息啊。

【梅雪,你和莫斯提马认识很久了吗?】

【唔……这个我不记得了,莫斯提马姐姐说是有很多年了,还说她是我女朋友】

这句话里蕴含的信息量让蕾缪安震惊不已,如果真的认识了很多年那她绝对不可能没从莫斯提马那边听到梅雪的名字,而且小狐狸说莫斯提马自称他女朋友,这……特么也太不可思议了。

(那我这算是喜欢上莫斯提马的男朋友了?)

蕾缪安顿时觉得脑子有点乱,她不否认自己喜欢梅雪,这只小狐狸带给她的快乐和喜悦是这段时间她笑容的最大原因,为此蕾缪安都已经写了封信告诉能天使:把你喜欢的男人带回家来让姐姐看看。

当然,信的另一层意思是,蕾缪安暂时不想要个妹夫,但能天使可以多个姐夫。

只要能天使把人带回来,最终解释权就在她蕾缪安的手上了,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打发能天使去做点什么,剩下的时间也就只有她和梅雪了不是,就小狐狸这个双商,开玩笑,蕾缪安能把他骗到沙发上、地板上、床上甚至是拉特兰的民政局椅子上。

可现在问题摆在眼前了,到底是能天使绿了莫斯提马,还是蕾缪安绿了能天使?又或者她绿的是莫斯提马然后又被自己的好妹妹戴了帽子?

“这关系也太乱了吧……”

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蕾缪安突然感觉自己需要时间来整理一下这个复杂且混乱的人际关系,目前来说她的首要目标毫无疑问的就是先搞懂莫斯提马和梅雪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梅雪,莫斯提马有说别的什么吗?】

【无……没什么了,她只是把我的玉佩还我,说让我用戒指换】

关键信息出现了,莫斯提马居然让梅雪给戒指……啊不对,是玉佩,蕾缪安想起来了,莫斯提马确实从很久之前就戴着一块玉佩,而且那块玉佩出现的时间蕾缪安也记得。

正是在她被安多恩袭击重伤昏迷五个月之后,醒来时恰好看见莫斯提马的脖子上多了一块玉佩。

“等一下……那岂不是说……”

蕾缪安想起来了,菲亚梅塔曾提起过,在自己受到袭击的时候伤势是足以致命的,然而当菲亚梅塔失去安多恩踪迹回到营地的时候,发现蕾缪安身上居然只剩下一点擦伤。

虽然那之后还是失去了行走的能力,但拉特兰的医生也说能在那样的伤势下保住性命完全可以说是奇迹。

看着屏幕上显示蕾缪安已经下线,梅雪抖抖狐耳重新看向能天使与德克萨斯,同时空的手也悄悄伸到了他的衣服里。

因为争执不下,最后德克萨斯提出了用抓阄的方式来决定谁送空回去,只见她随手从怀里拿出两张龙门币放在手里。

“你先抽,尾号数字小的就送空回去。”

“行。”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