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90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这个办法看上去似乎足够的公正,但是抽好的能天使并没有注意到德克萨斯的尾巴扫过了她的手。

“我的尾号是6!”

“是吗……那真不巧,我的尾号是9。”

能天使完败,但德克萨斯的这个把戏完全瞒不过小狐狸,他看得很清楚,德克萨斯在尾巴和手交错的一瞬切换了纸币,估计早就算到这一手了,如果让他来做肯定会更万无一失。

因为小狐狸昨天还从诗怀雅的那边得来一个外号,叫人形打桩机,虽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好像是指的速度快吧?

“愿赌服输。”

“是是是,唉,空……我们走吧。”

“啊,哦哦。”

空连忙把自己的手从梅雪的身上拿开,任由能天使扶着自己回去,有些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梅雪。

这下就只有三个人了,德克萨斯的心情很是激动,心跳也缓慢加速,她低头在梅雪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家服装店。

“梅雪,我们去那边吧。”

“嗯~”

小狐狸摇摇尾巴,牵着德克萨斯的手带着可颂一起走过去,躲在垃圾桶后面暗中观察的拉普兰德也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她有一个很棒的主意,嘴角忍不住上扬。

“妈妈,那个大姐姐笑得好像反派啊,我们要不要找警察叔叔?”

“傻孩子别乱说,走走走。”

好吧,看得出来拉普兰德确实不大像好人,如果不是她穿的足够严实,那么感染者的身份暴露肯定会引来关注,但她这个跟踪的行为也确实很可疑。

——————————————————————————

事实证明,就算了没有了能天使和空,光是一个面包人也多少有点碍眼,看了一眼那边选衣服打算拿去换的梅雪,德克萨斯拍了拍可颂的肩膀。

这倒不是她重色忘义,只是在这种时候她还是更乐意和梅雪单独待着,可颂这个面包人虽然存在感不高,但谁都不喜欢电灯泡。

“怎么了德克萨斯?”

“……”

德克萨斯没有说话,而是默默举起五根手指头给可颂看,然后另一只手指了指梅雪。

“嘶……这不太好吧,五万块就想让我把梅雪绑到你床上去……哎呦!”

误解德克萨斯意思的可颂挨了一记暴栗,看她这个样子德克萨斯也没办法装高冷了,而且真要把梅雪丢床上她还需要可颂来办?

“我是说,给你五万龙门币,我要和梅雪单独待着。”

“这……我再怎么说也是个正直的人,有些事情我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十万。”

“需要我帮你买**套吗?”

可哦是那个的态度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德克萨斯忍不住捂脸摇头,果然对这只面包人还是该加钱。

另一边,选好衣服的梅雪走进了更衣室里打算换衣服,但是在他锁门的那一刻,潜入服装店的拉普兰德直接打开了门。

“拉……呜!”

没等小狐狸说完,拉普兰德直接单手捂住他的嘴,然后把门关上,当然……她没锁门。

短暂的慌乱之后梅雪也镇定了下来,伸手舔舔拉普兰德的手心示意她松开,然后亲昵的抱了一下。

“拉普兰德姐姐,我还说待会儿去带你出院呢,你怎么自己出来了?”

“因为我想你啊。”

拉普兰德舔了舔嘴角,这可不是什么好听的情话,她确实很想念这只小狐狸,当然,她的身体也很怀念他的大小。

“嗯~我还要试穿衣服呢,姐姐你先出去吧,这里有点挤。”

“那可不行……我帮你换。”

在狭小的更衣室里梅雪的尾巴扎距离很多空间,因此两人现在基本是贴在一起的,拉普兰德甚至能感觉到梅雪的某个地方温度比较高,看来刚才在小巷子里那个鲁珀女肯定也尝了点汤头。

用亲吻的方式堵住梅雪的嘴,拉普兰德伸出了自己的爪子,同时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外面的动静。

打发了可颂,现在能妨碍德克萨斯的人已经没有了,她心情极好,耳朵微微抖动,尾巴也摇晃的更快。

走到梅雪的更衣室门口左右看看,这家服装店这会儿没什么别的客人,想到这里德克萨斯转身打算敲门让梅雪放自己进去。

然后她就发现小狐狸好像根本没锁门,也就是说……梅雪是刻意等着她来打开的?

想到这里,德克萨斯的心跳骤然加速,她轻轻握住门把手,然后缓慢的打开门,带着期待和喜悦……看到了拉普兰德正在对梅雪做一点令人羡……啊呸,为人不齿的行为。

当这一幕暴露在眼前的时候,德克萨斯不想问拉普兰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的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崩掉了,整个人顿时感觉眼前一黑。

而拉普兰德也松开嘴,舔了舔唇角看着自己昔日的老朋友,笑容中充满了得意和嚣张。

“哟德克萨斯,好久不见了,你男朋友的味道不错,发育也挺好的。”

然后,炸了。

"

"

ps:感谢大家支持,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所以今天可能更新比较少,悬赏也还完了打算周末再开一次,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155章 你们不要再打了!

平静的一天,对于星熊来说一切一如既往,她只是带队固定巡逻,然后顺带着买点小吃解解嘴馋就好。

“如果这个时候梅雪在就好了。”

看着手上的糖葫芦,星熊突然有些想念梅雪,如果小狐狸在这边的话她就可以和梅雪一人一颗的吃了。

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陈晖洁请假,今天诗怀雅请假,搞得星熊也想请个假了,刚好趁着梅雪还在龙门的这段时间和他多相处,刷刷好感度什么的,最好一步到位!

然而正当星熊琢磨着要不要请个假找机会带着梅雪好好在自己家里逛逛的时候,突然起来的爆炸声把她手头的糖葫芦都给震得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那群叙拉古来的又搞事了?”

正当星熊这样想着的时候,那家爆炸的服装店里突然传来了她很熟悉的德克萨斯的声音。

“拉普兰德!我特么杀了你!”

“哈哈……德克萨斯,你做得到吗?”

剑与剑相互碰撞,一道黑白交错的影子从灰尘中飞了出来,然后又是另一道影子。

拉普兰德的手中拿着那两把略显怪异的剑,德克萨斯则是两把光剑,两人战在一起,彼此看上去完全没有放水的打算。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像这样在大街上突然有人喊打喊杀的,那么一般人早就跑掉了,但这里可是龙门,作为一个合格的龙门人,有热闹不看那简直是对不起自己。

龙门有龙门的规矩,本地帮派或者势力的任何斗争都不允许波及到一般市民,否则等待他们的将是谁都不愿意承担的惩罚。

也是因为这样,龙门人基本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类型,每次遇到什么械斗之类的事情都会找个地方蹲着看,手头拿点吃的,顺便给其中一方加油。

“唉,那不是企鹅物流的人吗?”

“别说还真是,和她打的那个是谁啊?”

“不认识,话说他们为什么要打起来呢?”

人群议论纷纷,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的打斗无疑很吸引眼球,招式之间每一下都冲着对方的要害杀去,她们的剑术并不华丽,看得出来有很明显的杀人术痕迹。

关于拉普兰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的德克萨斯不想问,她满脑子都是刚才在更衣室看到的那一幕,尤其是拉普兰德的那句话,更是给她气得咬牙切齿。

“这才对嘛,德克萨斯……看来你还没有生锈太多。”

看着老朋友的气得头发都变红了,拉普兰德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仿佛是在挑衅德克萨斯。

“你特么的,我要把你沉河里去!”

“办得到的话你就来啊~”

拉普兰德的笑容轻蔑又嘲弄,德克萨斯知道她是挑衅自己,可就是冷静不下来,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再会的时候她居然给自己戴帽子,这谁受得了?

“哦对了,有件事情我或许也该告诉你。”

看着德克萨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表情,拉普兰德本来还以为她变得软弱了呢,没想到像这样稍微刺激她都能让这个老伙计炸毛成这样,早知道就干脆点的当着她的面把做了。

当然,换一个方法也不是不行。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

看了一眼周围的围观群众,拉普兰德虽然算是个疯美人,但也不至于把某些事情说出口,所以她耍了个剑花,用只有德克萨斯能听懂的叙拉古语轻佻却又不失礼貌的对她轻语。

“其实我和梅雪认识很久了,顺带一提……他对我的长度余量大概是五厘米。”

“什么意思?”

德克萨斯眉头紧皱,对此拉普兰德倒是很有耐心。

“这个数据,是我和他做的时候顺手测量的……对,梅雪的第一次不是你德克萨斯的,而是我的!”

虽然围观群众们听不懂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之间沟通用的叙拉古语,但是他们能明显的感觉到德克萨斯身上愈发浓重的杀气,路人们很有自觉的后退几步让两人有更多的空间好好相处。

“拉普兰德!你给老娘死去吧!”

看着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又打成一团,林雨霞揉揉眉心不知道该不该出手阻止,毕竟她的任务只是保护好梅雪的安全,而不是处理这种事件,不过这事情又很难说和梅雪没啥关系。

另一边,小狐狸很有礼貌的给服装店的老板赔完钱道歉完,把买好的衣服塞进尾巴里,抖抖狐耳就跑出来找德克萨斯她们了。

小狐狸刚才只见德克萨斯好像用叙拉古语骂了,然后拉普兰德和和她在店里打了起来,不过爆炸这事儿倒不是她们干的,是梅雪丢武器给拉普兰德的时候不小心把玉米加农炮也丢了出去。

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狐狸,梅雪当然不可能不赔,还好前段时间买彩票赚的够多。

“不过拉普兰德姐姐和德克萨斯姐姐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会打起来……难道叙拉古人的问好都这样?”

抖抖狐耳四处张望,梅雪很快就发现了被人围观的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刀剑相撞的声音很是清脆。

不过因为个子比较矮,梅雪就算踮起脚尖都没办法看到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小狐狸无奈的跳了起来,但还是看不到,摇摇尾巴显得有些着急,毕竟不管拉普兰德还是德克萨斯都是他姐姐,他不希望她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受伤。

“梅雪,你在这里做什么?”

看到小狐狸有意接近战斗中心,林雨霞不得不走出来在他身边护着,以免出现什么差错。

“啊,林姐姐~我想过去。”

见到林雨霞的小狐狸不免有些高兴,他指了指拉普兰德等人的方向,希望林雨霞能带自己挤一下。

“这可不行,那边现在比较危险,你过去的话可能会受伤。”

伸手搓搓小狐狸的脑袋瓜,林雨霞觉得这手感还真挺不错的,梅雪也很配合的蹭了蹭她的手心,乖巧的像是一只温顺的猫。

“可是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担心她们受伤,不过没事的,近卫局的人已经来了。”

林雨霞伸手把梅雪抱了起来,借着这点高度小狐狸恰好看到星熊提着那面帅气的盾牌入场,然而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还在打,而且两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带了一点伤。

小狐狸不由得眉头紧锁,心里感觉特不舒服,连忙从林雨霞的怀里跳开然后朝着前面挤进去。

“唉梅雪!”

林雨霞话音刚落,小狐狸已然凭借着身材优势挤了进去,而星熊则是看着面前的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无奈皱眉,心说特么又是企鹅物流。

不过她居然没见到自己心爱的小狐狸,多少有些让人扫兴啊。

“近卫局办事,围观者回避。”

手中大盾砸在地上,鬼姐发话大家不能不给面子,围观群众们纷纷退走,而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显然眼里只有对方了,当然,心里可能也只有对方的死相。

以星熊的实力,单独对上其中一方都还好说,但想要阻止这两人……好吧,她开始有点想念陈晖洁了。

“住手啊姐姐,你们不要再打了!”

就在星熊一筹莫展的时候,梅雪的出现成功打破了这一局面,不过还没等星熊开口,那边的拉普兰德就朝着小狐狸笑了笑。

“梅雪乖,等我把德克萨斯揍趴下,就带你去结婚去!”

“你特么作梦!梅雪你在边上等着,我把她丢进垃圾桶就带你去我家玩!”

看着两只狼又打在一起,再看看一脸焦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梅雪,星熊立刻意识到了这居然是修罗场的发展,事情的起因毫无疑问就是这只沾花惹草的小狐狸。

“嘶……这可不好办啊,鬼姐。”

“这有什么不好办的。”

星熊给了边上的下属一个眼神,然后走到梅雪边上伸手把他抱起来举高高。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