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9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喂,那边的两个,你们再这么打下去我就把这只小狐狸带去近卫局了啊。”

这一招不能说是有点效果,只能说是立竿见影,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立刻就停手了,一脸怪异的看着星熊,显然是没想到堂堂近卫局警司也会搞这种不讲武德的操作。

“星熊姐姐,我……”

“好了好了,开玩笑呢,你看她们这不就停手了?”

把梅雪埋在自己怀里蹭了蹭,星熊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的眼神充满了不善,心说梅雪魅力挺大的同时也不免有些无奈,这小狐狸将来怕不是还得惹些别的女人。

“我还以为自己要去坐牢了呢。”

颇为幽怨的看了一眼星熊,梅雪连忙从她怀里跳出去,迈着小步子朝着两个姐姐跑去,但是因为跑得太快了,再加上尾巴变多导致身体不平衡,还没有适应的他很不幸的来了个平地摔。

“唉!”

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连忙跑过去把小狐狸扶起来,看着他委屈的眼泪花子都快跳出来了,无奈的伸手帮他擦了擦脸蛋。

“也不小心点,摔成这样……”

“我只是,呜,不想姐姐们打架。”

像这种程度的伤对于梅雪来说只需要数秒就能恢复,只是刚才砸到鼻子让他忍不住想哭而已,就他这个表情,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对视一眼,这也打不下去了啊。

“那我们暂时不打了。”

“暂时?”

看着梅雪那“你信不信我哭一个给你看”的眼神,拉普兰德很是无奈的挠了挠头,在德克萨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点点头,甚至语气都变得温和了不少。

“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和德克萨斯打架的。”

“这还差不多嘛~”

小狐狸破涕为笑,把头埋在拉普兰德的怀里蹭了蹭,这就让德克萨斯很不爽了,咋地,拉普兰德胸大了不起?她也不小啊,别说这段时间被梅雪按摩过之后还大了不少呢。

想到这里,德克萨斯很不客气的抱住梅雪把他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口闷着,然后给了拉普兰德一个“你给老娘等着瞧”的表情。

(果然,梅雪真的是祸水啊,不过……总感觉靠着小狐狸的话,全大地和平和大战好像都不是那么让人费解的事情了)

星熊摸着下巴,然后拿出了三幅手铐,对的,梅雪也需要跟着她走一趟才行。

——————————————————————————————

与此同时的企鹅物流那边,能天使和空刚到据点里。

在把空扶着坐下之后,能天使这才发现在桌上居然还放着一封印着拉特兰邮戳的信件。

“奇怪,为什么不给丢邮箱?”

“不知道,可能是老板帮你放在这里的吧,不过会是谁寄来的?”

“反正不可能是我以前的老师。”

对于自己在学校干过什么相当清楚的能天使不觉得这封信会是学校寄来的,但是拿起来之后却发现更不对劲了。

“操……我姐写的!”

不等空发出疑问,能天使二话不说的把信拆开,看着信上娟秀漂亮的字迹,她可以肯定这是自家老姐的笔迹,因为小时候她经常模仿着在自己的成绩单、检讨书、家长会签到这些地方签字。

别问,问就是大家都干过。

这是一份比较平淡的家书,跨越了遥远的距离从拉特兰来到龙门,带着姐姐的关爱,以至于在信件的一开头就是:【亲爱的小乐,姐姐听说你好像有喜欢的人了,什么时候能带回家让姐姐看看啊,帮你把把关】

这信的一开头直接给能天使整不会了,这蕾缪安是怎么知道她打算和小狐狸发展一下男女关系的?她姐的眼神已经好到可以预知未来了?

纵观整封信,蕾缪安对问候能天使的内容也不过寥寥几句话,剩下的全都是在问梅雪的情况,然后反复催促着能天使把梅雪带回家去让自家好好帮妹妹把关。

“我姐这也太着急了吧,这是我找男朋友又不是她找……她就那么想要个妹夫吗?”

能天使摸了摸头,不过她心情还是很好的,因为这代表蕾缪安好像很支持她的感情,她也肯定自家姐姐会很喜欢梅雪的。

(呵,别等到时候她反而打算让梅雪给你做姐夫就好玩了)

看着能天使喜笑颜开的表情,空仿佛已经预见了她在将来哭都哭不出来的表情。

这倒不是她知道梅雪和蕾缪安已经认识,只是单纯有这种预感,毕竟……嗯,她自己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啊~很抱歉昨天为了妹妹的学业少更了一张,在这里推荐一下《方舟我和年同居的那些事儿》,感觉还行

第一卷 : 第156章 同样要被双重NT的阿能

果然,企鹅物流的人早晚都会有进监狱的一天,哪怕是梅雪也难以逃过这样的定律。

不过小狐狸的待遇自然不是别人能比的,至少他不会像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那样被关到审讯室里去。

与之相反,作为陈晖洁最疼爱的弟弟,诗怀雅最宠爱的小狐狸,鬼姐公认的贴心小棉袄,龙门近卫局的成员们怎么可能让小狐狸去那种地方,他们很识趣的将梅雪带到了近卫局的会客室,拿出自己的各种零食打算从梅雪这边换到摸头的奖励。

毕竟撸小狐狸的耳朵实在是很解压,小狐狸也很乐意和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亲近,只不过尾巴是不能碰的,因为那是陈晖洁等好感度达到了一定水平才能摸的地方。

不对,为什么感觉有点像是小黄油靠着好感度解锁新CG一样的?这太怪了。

“梅雪啊,来人姐姐摸摸耳朵。”

“一边去,梅雪,哥哥可以捏捏你的脸吗?”

被这么一堆人围着,小狐狸感觉压力多少有些大,主要是这些大哥哥大姐姐实在太热情了,他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毕竟上次他们可没有像这样把他堵在沙发上啊。

眼见着小狐狸似乎受困,星熊无奈的走上前把自己的同事们全都赶走。

“去去去,一群人围着一只小狐狸给他吓坏了怎么办?”

“鬼姐瞧你这说的,我们又不会吃了他,您有必要吗……”

说是这么说,但是大家还是乖乖的离开了,毕竟看得出来梅雪还是更依赖星熊,这种时候就不能给人当电灯泡了,其实他们也只是听说梅雪要离开龙门,所以才会想着赶紧多撸一把,免得以后就没机会了,听说陈sir也会离开,所以大家特别的舍不得。

眼见着众人散了,星熊这才坐到梅雪身边,不等她伸出手,已经很懂事的梅雪就主动贴了上来,把脑袋埋在星熊的胸口蹭了蹭。

“居然还主动蹭我,怎么,真觉得我会把你关起来?”

“那倒不是~只不过有些事情想要拜托星熊姐姐。”

梅雪摇摇头,他当然知道星熊不可能把自己关起来,只是关于拉普兰德那边有些事情他需要请星熊帮忙,毕竟小狐狸很快就要离开龙门了,他心里的某种预感告诉他,塔露拉姐姐现在就在龙门,她在等着自己去找她。

另一头是临时拘留室内,德克萨斯真的很想让星熊把自己单独找个地方关着,而不是像这样饱受折磨。

“德克萨斯,你知道梅雪的敏感点吗?你知道他最喜欢什么样的姿势吗?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吧~”

很吵,吵得让人心烦,从刚才开始拉普兰德就一直都在想着激怒德克萨斯,让她动先手然后自己好反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会那么听梅雪的话不主动的动手,但她这些言语确实的刺激到了德克萨斯的心智。

现在的德克萨斯真的是恨不得一拳把拉普兰德整个人打飞出去,但是那样的话就中了这家伙的下怀。

(忍住,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努力在自己的心里默默脑补着梅雪可爱的样子,德克萨斯的身心都获得了足够的安宁,仿佛拉普兰德都变成了空气。

然而下一秒德克萨斯的脑袋里就冒出了小狐狸被拉普兰德按在床上肆意欺凌的画面,气的她没好气的给了边上把脸凑过来打算继续烦人的拉普兰德一拳。

“你给我滚!”

“别那么生气嘛。”

眼见德克萨斯终于舍得搭理自己了,拉普兰德也不再闹腾,而是十分从容的擦了擦脸,然后朝着德克萨斯笑了笑。

“你看,你喜欢梅雪,我也喜欢他,我们这是一条战线的好友啊。”

“这话你信吗?”

德克萨斯给了拉普兰德一个白眼,作为多年不见的好友,一上来就给自己戴帽子不说,还表现的那么嚣张这换成谁来都不可能忍得住好吧,要是让陈晖洁知道了拉普兰德和梅雪之间的事情,小狐狸估计也就是多花点时间撒个娇卖个萌,拉普兰德绝对会死的很惨。

“好吧,我也不信……不过你就不好奇我怎么和梅雪认识的吗?”

“要说就说,哪有那么多的废话?”

要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德克萨斯实在是想不懂为什么拉普兰德会喜欢上梅雪,难道是为了和自己抢男人?这不太可能吧……

就在这边两只狼久违再会的时候,另一边的审讯室里也是四个女人一台戏。

为了搞清楚梅雪的尾巴到底和那块玉佩有什么关联,凯尔希、麟青砚以及陈晖洁三人果断找到了被关在牢里的莫斯提马,打算从她这里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本来她们还以为这会比较困难,因为昨天不管陈晖洁怎么审莫斯提马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回答的也全都是些无关的问题。

但是当莫斯提马见到凯尔希的时候她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但又掩饰的很好,这一次她倒是出乎意料的配合询问,也正是因此,凯尔希等人才明白这背后居然真的有博士的影子。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是博士让你带着这块玉佩的?”

“对,就是你们的博士,相比凯尔希医生你也应该清楚的吧,她的能力究竟有多大。”

莫斯提马的话让凯尔希眉头紧锁,她当然知道博士的能力有多恐怖,不是什么特殊的源石技艺,只是单纯的对于局势的把握,对于信息数据的处理和规划,靠着大脑就做到了如同预知未来的事情,但是凯尔希从没想过博士的安排居然能一直持续到如今。

“那么这块玉佩的能力就是吸收别人的气运储存起来?”

“佩戴者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好运加成,虽然没办法像梅雪那样使用,但是走在大街上时不时的还能捡到钱呢。”

“然后,你在这个计划中的作用就是……当玉佩储存的气运达到一定程度,由你来把它转交给梅雪,从而通过增长气运恢复他的尾巴数量?”

麟青砚也有些不爽,主要是作为继承了苏雪儿部分记忆的人,同时也作为梅雪的姐姐,她居然都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是什么来历,而且那个叫博士的居然敢算计梅雪,啧……到时候让她也尝尝看炸毛的滋味儿。

“和你们猜的差不多。”

除了自己和梅雪契约的事情,莫斯提马已经把自己能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这些事情并没有隐瞒的必要,因为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接下来除了保护梅雪之外就没有别的事情要做了。

“凯尔希,这个叫博士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罗德岛的机密,我无可奉告。”

凯尔希选择了摇头,博士也好梅雪也好,关于他们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梅雪深藏的那些秘密连她都不清楚,大炎方面或许有人了解一些,但肯定也不比罗德岛多多少,至于博士……那更是有必要保密的了。

“那好吧,看来梅雪真的有必要去罗德岛……最好见见那位博士,不过还得找一下塔露拉。”

陈晖洁站起身来,她打算去找一下梅雪,刚好把塔露拉到龙门的事情也跟他说一声,梅雪要去什么地方,说到底还得是塔露拉说的算,她只要一句话,小狐狸就会放下所有的个人想法,无条件的听从塔露拉的安排。

就算心里很不爽,但包括陈晖洁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一件事:塔露拉既是梅雪的救赎,梅雪也是她的心灵归宿。

“凯尔希医生,有句话还没有告诉你。”

莫斯提马轻轻敲着桌子,唯独让凯尔希选择了留下,这倒不是她说的话剩下两人就听不得,不过那是留给凯尔希的话,不是给麟青砚或者陈晖洁的。

“什么?”

“如果我醒来的时候不是我,那么转告凯尔希,让她不用手下留情……嗯,博士是怎么说的。”

一句乍听起来相当矛盾的话,但是凯尔希什么都没说,莫斯提马舒展着腰肢,拿起自己的法杖同样起身离去,如果不是未来等着她们来找自己,她本来就可以轻松的离开这边,菲亚梅塔那边估计也把保释手续完成了,有拉特兰的官方身份,龙门也不会为难她们。

然而走着走着莫斯提马就突然感觉鼻尖有点痒,很像打个喷嚏,但是她隐约能感觉到不是菲亚梅塔在念叨自己,难道是小乐?

这个可能性倒是很高,毕竟自己抢了她小男朋友嘛,呵呵……只希望到时候能天使别找她姐姐蕾缪安求助,不然的话莫斯提马还真有点担心,毕竟蕾缪安的撩人技术用在谈恋爱上,那就太可怕了。

实际上,这会儿在想念莫斯提马的不是别人,就是蕾缪安。

在经过了中午和梅雪的一番交谈之后,蕾缪安突然意识到自己和他的相识可能不是个偶然,不然没办法解释梅雪为什么能从万里之外的龙门和拉特兰搭线,这其中必定有别的原因。

当然了,蕾缪安也不觉得小狐狸是刻意接近自己的,毕竟这段时间的相处来看……就算某天梅雪被人用棒棒糖拐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只小狐狸可不存在什么心机。

“按照梅雪的说法,莫斯提马的玉佩本来是他的,然后……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他也在场?”

蕾缪安的脑子转得很快,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件事背后的信息量有多大,她本以为是莫斯提马依靠着法杖治好了自己,但现在看来绝不止如此,至少在她受伤的那个夜晚,梅雪也出现并且和莫斯提马接触过。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时候的梅雪为什么会恰好出现,又是为什么要把玉佩给莫斯提马呢?难道是什么……定情信物?

“那莫斯提马把玉佩还给他,也就是说她打算放弃了……嗯,那我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很不客气的忽略了梅雪说的莫斯提马想要订婚戒指的事情,蕾缪安的心里一下放松了很多,跟自己的好妹妹抢男朋友什么的她倒是没什么心理压力和负担,毕竟姐姐是年龄比较大的,能天使还年轻呢将来再找一个就好。

但如果情敌是莫斯提马可就麻烦了,蕾缪安很清楚莫斯提马的个人魅力,如果说自己是温柔入水的粉切黑,那么莫斯提马就是投错胎的萨卡兹魅魔,真要是对上的话两边都会很头疼的。

不过嘛……能天使确实是有点可怜,不仅要被自己关系要好的朋友绿,还得接受来自姐姐的背刺,蕾缪安琢磨着可能需要给她一点补偿才行……嗯,就让她做个伴娘好了。

“记得小乐从小就说将来要给我做伴娘呢。”

回想起那个时候还没有变成捣蛋鬼的可爱妹妹,蕾缪安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她也意识到需要让能天使和梅雪分开一下,不然……说不定好妹妹会自己的姐夫做点什么呢。

——————————————————————————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能天使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突然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就像是被人惦记上了一样。

不过比起那些子虚乌有的,她还是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大帝身上,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似乎不是很能理解对方的安排。

“boss,你真打算让梅雪跟我们一起去切尔诺伯格执行任务啊?”

“嗯。”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