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9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这话让塔露拉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对此陈晖洁也只是苦笑,然后当着塔露拉的面脱下自己的外套,掀开衣服给她看,在光滑的后背上有着一些看上去很是碍眼的源石结晶。

“原来晖洁你也是感染者。”

“当初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我的身体素质比较好,作息也很规律,再加上魏彦吾给的药,这才好好控制了病情,不过在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陈晖洁重新把衣服穿好,这下她去罗德岛也变成名正言顺理所应当的事情了,塔露拉是不可能说什么阻止的话的,因为她也希望有人能在罗德岛上帮忙关照梅雪。

“是吗……那梅雪你呢,去罗德岛可以吗?”

“嗯,当然可以,我听姐姐的。”

本来梅雪就要去罗德岛,就算塔露拉不提他也会自己说的,只是这下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魏彦吾和鼠王可没告诉塔露拉罗德岛上有多少人等着梅雪回去。

“那过两天你就跟我一起走,现在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陈姐姐说。”

拍拍梅雪的小脑袋,塔露拉示意他先去外面,虽然很舍不得,但听话懂事的梅雪不会有什么抱怨或者任性,而是乖乖的起身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了陈晖洁姐妹俩,甚至很懂事的把门给关上。

“他很棒对吧?”

“确实是这样,懂事、乖巧且有礼貌,能吃苦,有自己的原则,还很聪明……不过有时候也会有点傻傻的。”

陈晖洁对梅雪的评价算是比较中肯,对此塔露拉也点头赞同,因为梅雪在她心里也是这样,但是可爱胜过了一切。

“把我留下来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嗯,其实就是那个……我打算跟梅雪领证,需要你帮个忙。”

塔露拉的这句惊世之语让陈晖洁心中像是突然被人捅了一刀子,她连忙放下茶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好姐姐,同时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对玫瑰金的手铐。

“你看这个是什么?”

“手铐啊。”

“那我现在是干什么的?”

“废话,你不是警司吗?”

“那么门外等着的那个是谁?”

“当然是我未来的老公,你亲爱的姐夫!”

看着塔露拉理直气壮的样子,陈晖洁点点头然后毫不犹豫的把手铐给自己的好姐姐拷上。

“五年起步,跟我去近卫局坐坐吧。”

“……你来真的啊?”

眼见陈晖洁似乎真的有把自己丢到近卫局坐大牢的打算,塔露拉开始怀疑两人之间这到底是不是什么塑料姐妹情。

“临死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梅雪天下第一!”

说完这话,塔露拉干脆闭上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陈晖洁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赤霄,她在寻思要不要给自己的好姐姐来一剑,以此保证梅雪此后只属于自己。

但想想看还是算了,不至于,主要是梅雪还在外面呢,有些事情也不好做,陈晖洁只能帮塔露拉把手铐解开。

“我就知道晖洁你下不去手的。”

“……毕竟你是我姐。”

姐妹两人相视一笑,但是却又各怀鬼胎,刚才陈晖洁身上一闪而过的杀气没能逃过塔露拉的感知,而塔露拉打算和梅雪领证的行为也让陈晖洁感到了压力,有些事情不能再拖了,得赶紧拖着梅雪去罗德岛。

只有在门外的小狐狸什么都不清楚,还在和缪尔赛思以及蕾缪安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缪尔赛思总是很忙,每次都聊不了几句就要下线,不过她说的很多事情都让小狐狸对过去的自己有了一定认知,比如他和博士的关系要好到可以一起洗澡,比如他还有个叫做塞雷娅的义姐,又比如他有个叫伊芙利特的侄女,话说好像是侄女吧?还是说叫妹妹更合适?

在听说了塞雷娅和伊芙利特也在罗德岛之后,梅雪顿时感觉去往罗德岛确实是很正确的打算,尾巴轻摇着跟拉特兰那边的蕾缪安谈笑风生。

【所以蕾缪安姐姐一直都在医院吗?】

【是啊,很久之前就在这里了,所以和你聊天是我唯一打发时间的方式】

无聊的躺在床上,哪怕是耐心如同蕾缪安这般好的人,此刻也不免觉得厌倦,连着好些年都只是像这样疗养,偶尔出门都要有人照看,喜欢的小狐狸却和自己的妹妹以及好闺蜜在一起打打闹闹,这感觉真不好受。

【如果姐姐想的话,随时找我都可以的~只要有时间梅雪一定回消息】

看着这句话,蕾缪安的脑袋里不由的脑补出梅雪抱着尾巴抖耳朵的场面,嘴角上扬心情愉快。

【那梅雪……能让姐姐听听你的声音吗?】

虽然不知道小狐狸到底为什么能做到像这样远距离传信,但蕾缪安想试试看能不能听听梅雪的声音是什么样的,虽然偶尔会有自己幻想过,但果然还是亲耳听一下最好。

听听声音什么的对于梅雪来说当然没问题,他立刻给那边打了个电话过去,然后摇着尾巴等待着蕾缪安接通。

那边显然是被这样的操作惊讶到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那头的蕾缪安尝试性的问了一声。

“是梅雪吗?”

很轻柔的声音,也很温柔,就像是阿丽娜姐姐一样,梅雪摇摇尾巴嗯了一声。

“这里是梅雪~蕾缪安姐姐好啊~”

小狐狸的声音听上去很有活力,充满了阳光和幸福,由此不难判断他的心情应该很好,这个声音也比蕾缪安想的更好听,她舒展着身子,感觉这声音居然有点催人入睡。

“梅雪~有女朋友了吗?”

似乎想到了什么,蕾缪安突然问了一个不着边的问题。

“嗯,莫斯提马姐姐就是啊。”

“她不算的,你都不记得自己以前见过她,她当然也不是你的女朋友。”

像这样正儿八经的忽悠着梅雪,让蕾缪安心里有些负罪感,但她更多是感觉很有趣,还有给自己好闺蜜脑袋上添点绿的刺激感。

“是这样的吗?”

“对啊,就是这样的,所以你应该还是没有女朋友吧?”

“唔……那样的话确实没有。”

尽管德克萨斯和能天使都解释过了,但梅雪还是不清楚女朋友和女性朋友只是一字之差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那我给你做女朋友怎么样?”

“好啊~”

小狐狸抖抖耳朵,显然是忘记了德克萨斯说过女朋友将来是要结婚的,而他算是已经被塔露拉给预定了,出于对蕾缪安现状的同情,梅雪并没有拒绝这样的提议。

当然,蕾缪安自己也只是开个玩笑,毕竟这样的话太草率了,还是要等以后见到了梅雪才行。

“那就这样说好了,回头再聊,我还有别的事情。”

“姐姐辛苦了~”

梅雪挂掉电话,摇着尾巴打算等着陈晖洁和塔露拉谈完,但是下一刻雅间的门就被打开了,陈晖洁和塔露拉一起走了出来,脸上都带着笑容。

“我和你陈姐姐讲完了,接下来去吃饭吧,话说梅雪你刚才和谁打电话呢?”

享受着塔露拉的安抚,小狐狸眯着眼亲昵的蹭了蹭她的手心,然后用最欢快的语气给她和陈晖洁的心口来了一记重锤。

“和新的女朋友~”

有一瞬间,塔露拉和陈晖洁都变成了黑蛇。

————————————————————————————————

另一头,当了半天的街溜子也没找到梅雪的年、夕和令反而被麟青砚和凯尔希给找到了,看着对方手上的通天镜,令不由得啧啧称奇。

“所以大炎那边的意思,是让我们给梅雪做保镖?”

“差不多吧,虽然大炎不会干涉他的自由,但是也不可能真的让他置身危险中,你们三人无疑比魏彦吾手下的人更适合做贴身保护。”

这也是大炎方面的安排,本来就打算用梅雪稳定住令和她的兄弟姐妹们,现在刚好还能让这三个保护一下梅雪,何乐而不为呢。

“要是这样的话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到了罗德岛之后我要和梅雪住在一起,不然的话就不算贴身保护了。”

看着令这个理直气壮的样子,凯尔希眉头紧锁,心说md又来三个,本来罗德岛的竞争就够激烈了,鬼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

"

ps:嗷呜~在悬赏哦~间贴票票打赏多多!

第一卷 : 第160章 姐姐是不会骗狐狸的!

当塔露拉得知梅雪居然有了女朋友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注意是“新女朋友”,满脑子想的都是“完了弟弟还是被不知道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偷菜贼盯上了”,以及该如何发起一场保护梅雪的计划。

陈晖洁虽然惊讶且险些黑化,但是有了莫斯提马这个前车之鉴,她的接受能力总归要比塔露拉更高点,至少不会浑身黑气的想着把人家烧成灰。

于是经过了好一番的询问,塔露拉这才知道原来对方只是梅雪在网上认识的网友,不过因为小狐狸并没有告诉她蕾缪安家住拉特兰,所以塔露拉现在还以为人家在龙门住。

(还好还好,等梅雪离开了龙门之后就不会遇到对方了)

塔露拉不免有些庆幸梅雪现在和对方还只是网友关系,没有实际的见过面,关系说得再好听那也只是网友,蛐蛐蕾缪安,构不成任何威胁。

只是对于蕾缪安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陈晖洁总觉得有点耳熟,像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一样,但怎么都想不起来。

“梅雪,你要知道网上那些都是骗人的,不要相信什么网恋,姐姐不是说过吗?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骗人。”

一边不断对小狐狸循循善诱尊尊教诲,塔露拉一边琢磨着该怎么样让梅雪远离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让霜星到罗德岛帮忙照顾?不行,那只一年到头都在发*的白兔子肯定会监守自盗,至于陈晖洁?也不行,刚才塔露拉从她身上感觉到了和自己相同的气质,那是只有高级资深弟控才能有的气场。

“可是……”

梅雪本想说铃兰也是自己的网友,她就没有打算坑害自己,但是看塔露拉的样子可能又会因为“谁是铃兰”这一问题扯半天,梅雪只好改变一下说法。

“可是什么?”

“可是姐姐你们也很漂亮,你们会骗我吗?”

说到这里,梅雪那双干净湛蓝色的眸子朝着陈晖洁和塔露拉眨了眨,眼中似乎有一潭清水,带着些许疑问和好奇,更多是对两位姐姐的信任,让陈晖洁和塔露拉仅有的良心顿时像是被人揪住了一样。

毕竟说到底,她们这两个当姐姐的对小狐狸一直都是不怀好意,别说是骗了,都把梅雪骗到床上去了,塔露拉甚至还在想着如何让梅雪答应自己结婚,嗯,其实可能只需要一句话。

“我们怎么会骗你呢,对吧晖洁?”

“当然,我们可都是你的姐姐,哪有做姐姐的会骗弟弟呢。”

看着自己的两个姐姐都这么说了,小狐狸也摇摇尾巴将“姐姐不会欺骗弟弟”这一条默默记在自己的心里,然而塔露拉姐妹俩显然是因为心虚而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梅雪从来都不止她们两个姐姐。

就现在来说,小狐狸的姐姐数量俨然超过双指之数了,但是陈塔姐妹都还没意识到这句话会在以后给她们带来多少麻烦(情敌),只是心里默默嘀咕着别的事情。

“对了梅雪,你认识一个叫卡谢娜的人吗?”

久违见到小狐狸的喜悦冲昏了塔露拉的头,直到现在她才想起来问梅雪关于卡谢娜的事情,说到这个小狐狸稍微楞了一下,但陈晖洁却是想到了什么。

“她是乌萨斯的人?”

“何止是,她就是黑蛇,是科西切的同胞。”

塔露拉的话让陈晖洁惊讶的瞪大双眼,不由得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woc,我居然还让她给梅雪做家教!甚至让他们好几个下午都单独在一起待着!”

听到这话的塔露拉差点没一拳把陈晖洁打趴在地上,嘴唇动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骂什么,最后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关键时候还是梅雪伸手拍了拍塔露拉的心口,在发现好像隔着胸除了拍起一阵抖动,却没啥效果之后又拍拍后背帮着塔露拉梳理一下气息。

一边拍着小狐狸还不忘帮黑蛇小姐说说好话,其实他也挺想黑蛇小姐的,但是不知道她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姐姐不气,其实黑蛇姐姐人挺好的,她没有想要绑架我……唔,还打算带着我去别的地方呢。”

“别的地方?”

“她说乌萨斯这个地方不行,打算带我去卡西米尔那边,不过我想在这里等你。”

看着梅雪尾巴轻摇的乖巧样子,塔露拉立刻反应过来一件事,听梅雪这口气他好像早就知道了卡谢娜是黑蛇啊!

“等一下,梅雪你早就知道她是黑蛇?”

“知道啊~不过卡谢娜姐姐和黑蛇姐姐是两个人,”

“什么叫两个人?”

“我想想看怎么说比较好……”

这个关系确实是比较乱,梅雪摇着尾巴仔细想了好一阵,这才理清楚黑蛇和卡谢娜的关系。

“卡谢娜姐姐本来也是黑蛇,但黑蛇姐姐是我从姐姐你的身上抓到的,她们两个现在用同一个身体。”

乍一听会觉得小狐狸说的有点乱,不过作为黑蛇宿主的塔露拉却能明白梅雪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就是说卡谢娜的体内现在有两条蛇,其中一条是梅雪从她身上抓走的,也就是科西切种下的那一条。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