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9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难怪我在那之后就没听到那家伙在我耳朵边吵了,梅雪你被她烦过?”

“刚开始的时候她确实很烦人,不过她住在尾巴里面,每次她要说坏话的时候我就甩尾巴,时间长之后她就不吵了。”

看着梅雪得意洋洋的样子,塔露拉没成想还有这种方式,话说居然能把黑蛇都给收拾的服服帖帖,只能说不愧是她的弟弟。

可是塔露拉和陈晖洁都想不明白小狐狸是怎么能办到这种事情的,把科西切种下的术式拔出来就算了,黑蛇本身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智慧,它们只是一种意志,而不是什么灵魂碎片。

然而就是这样的黑蛇,却在和梅雪的相处中逐渐有了自己的意识。

“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赤霄剑的灵性可能也是因为梅雪。”

这下陈晖洁也想起来了,赤霄也只是一把剑,虽然会甄别使用者,但也是在梅雪接触过之后才变得那么通人性。

似乎是听到了陈晖洁叫自己,挂在她腰间的赤霄发出一阵蜂鸣,然后自己弹出剑鞘落到梅雪手上,收敛着剑气和锋芒以免伤到小狐狸。

这一幕让陈晖洁顿时有种恨不得把这破剑拿到废品站卖掉的冲动,仔细一想她今天先是被迫看着梅雪和塔露拉亲密互动,现在自己最顺手的武器还总喜欢粘着小狐狸,突然感觉龙生有点失败啊。

“好了好了,乖~~”

伸手擦了擦赤霄的剑身,看着它欢快的鸣动,梅雪自己也挺喜欢赤霄的,尤其是做饭的时候,耍起来那叫一个顺手,似乎手握赤霄之后就懂得用剑了。

看得出来,梅雪身上还有很多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这让塔露拉不由得更担心小狐狸的将来,她由衷希望梅雪只是个普通的可爱狐狸,那样的话一切有她保护,梅雪也就不需要面对那么多的险恶。

但梅雪对自己现在的状况很满意,他真心希望自己能帮得上塔露拉的忙,虽然不知道如何使用能力,但是如果能实现塔露拉的愿望,小狐狸敢做的事情绝对远超他人想象。

“所以,梅雪你是觉得那个卡谢娜可信?”

“嗯,她说会帮姐姐的。”

梅雪点点头,塔露拉也想起那个时候卡谢娜识破自己身份却又并不揭穿的事,看来梅雪说的确实可信,但那毕竟是黑蛇,谁知道她又会有多少阴谋暗藏善意之下,切尔诺伯格那边需要格外小心了,谁知道她在计筹谋着什么诡计。

那么,黑蛇小姐现在在想什么呢?

“欸嘿嘿,梅雪……我的梅雪……”

切尔诺伯格的主行政大楼的休息室里,忙碌一夜的卡谢娜这会儿睡得正安稳,刚好也是个好梦,梦到了自己和小狐狸结婚之后整天不出门的各种未成年不宜场景……

(我知道你们想看,可是我这边还有《迷迭香和铃兰2》《陈塔双龙传》《两只狼谁的体力更好》这些番外课题要研究呢!)

其实那天在和塔露拉见面之后卡谢娜就知道这家伙见到梅雪之后肯定要告状,所以她本来打算赶紧回龙门去,但是仔细一想那样的话如果没有小狐狸做担保,魏彦吾和鼠王非得把她灌水泥埋了。

反之只要梅雪能给她做保证,就算是塔露拉说坏话也影响不大,比起那些有的没的,她更应该利用好自己现在的身份,尽量为梅雪或者他关心的整合运动捞点好处。

比如现在,她已经给小狐狸在乌萨斯所有的城市搞了一套房子,还顺便在卡西米尔和哥伦比亚这些地方置办了一点产业,同时帮着整合运动解决了不少物资上的困难,甚至这段时间整合运动的人悄悄入城都是她安排的。

卡谢娜如今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切尔诺伯格真正的话事人了,根据黑蛇们与乌萨斯签下的约定,必要的时候连内卫都要听她调遣。

但是比起这些,卡谢娜还是更想找个没什么人打扰的地方和自己心爱的小狐狸没羞没臊的一直过下去。

“梅雪,亲一个……别害羞啊,让姐姐看……哎哟我去!”

因为睡相不是很好,卡谢娜很是干脆的直接从沙发掉到了地上,还是脸着地,疼痛把她从梦里发癫的状态唤醒,揉揉睡眼发现自己还在休息室里,卡谢娜很是厌烦的咂舌。

“这没有梅雪的日子真是一天比一天难熬,过都过不下去了。”

随意的扯了扯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现在掌控身体的毫无疑问是更加随性自若的黑蛇小姐,卡谢娜昨晚加班也挺累的。

拿起桌上昨晚内卫送来的情报,黑蛇小姐看完之后眉头皱起,然后一把火把手中的文件尽数烧毁。

这也是她选择暂时留下的主要原因,调查当初梅雪到底在乌萨斯的冰原做了什么,为什么内卫又会注意到他,如今一切都有了答案。

“我*暴怒的乌萨斯粗口*!”

暴怒之下,黑蛇小姐甚至一拳把面前的桌子砸穿,然后默默收回手握紧拳头,心里的怒火更甚。

“……md,这实木桌子下面为什么要加水泥板,疼死我了。”

今天的黑蛇小姐也是在朝着搞笑角色的方向发展中,或许被科西切看到,大概会气的从坟里爬出来然后再被气死一次吧。

————————————————————

另一头的罗德岛驻地内,煌和闪灵刚刚安顿下来,迷迭香和铃兰也是刚放好行李,然后阿米娅就来了。

不等迷迭香和铃兰说什么,阿米娅就激动的牵住铃兰的手,问了她一大堆和梅雪有关的问题,搞得铃兰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特别是当阿米娅问起铃兰和梅雪怎么相处的时候,铃兰直接选择了闭口不言,一方面她不想撒谎,可是另一方面求生欲又告诉她,要是敢把自己和迷迭香一天到晚把梅雪压倒的事情说出来,大概以后都别想见到爸爸妈妈和梅雪哥哥了。

毕竟哪怕是最开始面基的那个时候铃兰和梅雪一起度过的一天都如同约会一般梦幻。

至于迷迭香?她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她对梅雪的依赖性大多来自于身体对那种快乐的渴求,在感情方面迷迭香和梅雪倒是和朋友一样不远不近。

反正对于小猫猫来说,身体接触的足够近就好了,感情可以慢慢来,这也是那些书上教的。

也正因此,两人能告诉阿米娅的也就只有那点无关紧要的事情,反正吃狐狸精还有和梅雪睡在一起这种事情都是不敢说的,敢说就敢死。

“原来梅雪哥哥居然还在企鹅物流工作吗?”

阿米娅故作惊讶,其实这些她都知道,只是刚才事后回想起迷迭香和铃兰总感觉不对劲,为了防止某些不必要的意外,阿米娅这才特地的来侦察一下敌情,不对,侦察一下情敌。

但是经过刚才的事情,现在铃兰和迷迭香的情绪都稳定了不少,再加上铃兰乖巧温柔的气质和迷迭香同样与精神相关的能力,不是全力的阿米娅很难再察觉到两人是否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

不过不管怎么样,到了罗德岛之后,先想办法把梅雪拿下!

"

ps:感谢大家支持!悬赏还在继续~多来点!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给你们加更了!

第一卷 : 第161章 姐妹相争,小莫得利

夜已深,因为梅雪舍不得离开塔露拉,陈晖洁舍不得离开梅雪,所以三人一拍即合,决定今晚还是一起在陈晖洁的家里住下,刚好梅雪还能顺便给她们俩做饭。

然而在梅雪去做饭的时候,陈晖洁和塔露拉却看着彼此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彼此都有心事,也不知道该不该把某些话说出口。

双方都不是傻子,塔露拉对梅雪是什么态度懂得都懂,这货都打算和小狐狸领证了。

而陈晖洁这边,就算塔露拉再怎么憨憨也不可能一点察觉都没有,自己的好妹妹对她姐夫的好感貌似有点高的不对劲了,今天陈晖洁就没打算送开牵住梅雪的手,整个就是恨不得粘在梅雪身上。

塔露拉甚至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每次梅雪多亲近自己一点的时候陈晖洁都会有些不正常的举动,比如恨不得给她来两拳。

“那个……”

“其实……”

该说不愧是姐妹吗,陈晖洁和塔露拉不约而同的选择开口,但是又同样的陷入安静,面对着昔日的好姐妹,塔露拉无法问出怀疑,陈晖洁无法坦然承认自己。

(果然,晖洁有事情瞒着我,多半和梅雪有关)

(果然,塔露拉多少已经猜到了,我得稍微注意点)

在心里打定了注意,姐妹俩脸上笑嘻嘻,心里都快骂开花了,塔露拉寻思着这才多久啊,陈晖洁这就……啊不对,好像她自己也没顶住太长时间,这么说来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当然了,能不能接受就是另一回事了。

“怎么了晖洁,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没什么,就是那个,今晚你睡我屋吧,我睡相不太好所以咱们还是别挤一块了。”

(等你睡着了我就去找梅雪)

陈晖洁心中的算盘噼啪响,塔露拉的脑袋里也是一堆主意,真是笑话,这招她早在整合运动没搬家的时候就用过了,陈晖洁如今这完全是拙劣的模仿。

(想趁着我睡着了去找梅雪?)

塔露拉轻轻敲着腿,看来今晚得稍微注意点了,刚好她也带了点安眠药,这段时间好妹妹工作一定很辛苦,正好让她做个好梦。

在厨房里忙碌的小狐狸尚且不知道姐姐们的勾心斗角,他只是沉浸在与塔露拉重逢的喜悦中,一边手上的赤霄切菜都能切出残影,一边思考着明天去找星熊和诗怀雅等人告别。

毕竟很快就要走了,小狐狸要好好和姐姐们道别,企鹅物流小队的人倒是可以常见,因为她们也经常要去罗德岛,不过还有林雨霞和年这两个比较特殊的,小狐狸觉得也需要去打个招呼,毕竟都是帮过自己的人。

“今晚姐姐来了的话,待会儿还是打电话买个蛋糕比较好~”

拉普兰德那边的事情梅雪已经不再担心了,不过她也是个需要去告别的对象,还有塔露拉今晚难得再叙,得多准备点好吃的。

这会儿要是让人看见厨房里是什么情况的话怕是得和诗怀雅一样吓到,蒙着眼的梅雪拿着赤霄,凌厉的剑芒轻而易举的切着菜,但又没伤到砧板分毫,小狐狸甚至还有心开小差想别的事情。

思考着要送什么,小狐狸也开始琢磨起了到罗德岛之后的生活,可以想见那肯定与自己刚到龙门完全不同,罗德岛上是有很多人都认识他的,比如迷迭香口中的那个叫阿米娅的人。

到时候不管是否受到欢迎,小狐狸面对陌生人时的拘谨和谨慎可能都会成为阻碍他和大家友好相处,而且如果遇到了以前关系要好的朋友,他可能会因为对方的热情而不好意思。

“姐姐~开饭了~”

端着菜走出去,梅雪看着陈晖洁和塔露拉四目相对,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出现,小狐狸还以为这是两位姐姐好久不见难免想念,他很懂这种感觉的。

“你们不吃吗?”

“吃!”

回过神的陈晖洁和塔露拉不约而同的回答,然后很默契的坐上桌,把中间的位置让给了梅雪。

因为小狐狸只吃素,所以陈晖洁和塔露拉倒是不会因为投食这种事情有什么矛盾,只是各自一边的伸手悄悄摸两下梅雪的尾巴。

对于小狐狸的尾巴变多这件事塔露拉并没有表现得过多惊奇,反正她只要知道尾巴的增多对梅雪是好事就足够了,剩下的都无所谓。

不过吃饭的时候气氛显得有些微妙,虽然梅雪是在和蕾缪安聊天,但是陈晖洁和塔露拉居然一言不发,哦,她们在盯着梅雪的屏幕。

梅雪完全不避讳姐姐还在身边,和蕾缪安聊的很是尽兴,尽管下午打趣说给梅雪做个女朋友,但蕾缪安还是没有表现得过于亲密,只是和梅雪随意的聊点家长里短,比如问问工作上的事情。

【梅雪的晚饭只有水果吗?】

【嗯,我不吃肉的】

躺在床上的蕾缪安看着屏幕上的回信,放下刚擦好的铳管,琢磨着这其中是否有别的缘由,但她很清楚有些事情最好别问,以免引起别人的不开心,比如现在就最好自己猜测而不是刨根问底。

【姐姐今天吃的什么呢?】

【只是很普通的炖菜而已,不过饭后甜点比较丰富,一块四重水果蛋糕和一杯草莓摇摇乐奶昔】

这下轮到梅雪羡慕蕾缪安了,四重水果蛋糕是他最喜欢的点心,四种口味的水果夹心,搭配奶油和巧克力,小狐狸嘴馋了。

【想吃吗?】

通讯器那头的蕾缪安不仅发来这样一句话,还附带了一张蛋糕的图片,梅雪顿时感受到了来自蕾缪安的恶趣味,小狐狸有些不开心的甩了一下尾巴,但并没有生气,只是郁闷,并且决定以后去拉特兰的时候一定要吃个够。

【想吃!】

【那样的话等以后有机会我请你吃个够~】

尚且不知道蕾缪安住在拉特兰的塔露拉和陈晖洁当然也看到了这一条消息,在心里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就这种程度也来撩梅雪?果然龙门这地方对小狐狸太危险,还是得搬!

不过其实搬不搬都不影响梅雪和蕾缪安的关系,毕竟还有能天使和莫斯提马这俩中间人在呢。

吃完饭之后就是惯例的洗澡时间了,不过因为彼此间互有猜忌,陈晖洁和塔露拉都一直牢牢盯着对方,免得自己的好姐妹打扰小狐狸的洗澡时间。

在浴缸里的梅雪尽情释放着一天的疲惫,心里已经想好了要送些什么给大家做礼物了,明天早上又要去忙。

只可惜为了避嫌,也是为了躲开乌萨斯的耳目,在离开龙门的时候他不能和塔露拉同行,只能用企鹅物流的身份打掩护赶往切尔诺伯格,后天不得不和自己的姐姐再分开一段时间。

“呼……果然泡澡是件很舒服的事情啊。”

梅雪抖抖狐耳,温水带来的舒适感让小狐狸甚至忍不住娇哼出声来,随后清唱起自己瞎编乱造的狐狸歌。

另一头,陈晖洁和塔露拉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彼此微笑着给对方到了一杯茶。

“姐姐请用茶。”

“妹妹你也喝。”

(晖洁,和我斗你还是差了点)

(呵,如果不是梅雪在这里,说不定都不用装了是吧)

姐妹二人心照不宣,只是接过但并没有喝茶,只能说梅雪使人扭曲自我,当初再会的时候姐妹之间情谊多么深重,现在就觉得对方有多么碍眼,塔露拉都开始后悔把梅雪交给陈晖洁照顾了,这还不如当初直接给送到罗德岛呢。

当然,以后塔露拉就不会这么想了。

但是现在别说是她,梅雪都没意识到以后的生活会变成怎样,小狐狸还在和他的蕾缪安姐姐聊着天,而且应着蕾缪安的要求还是开的视频。

当看到小狐狸泡在浴缸里的时候,蕾缪安脑袋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挂断通信,第二个念头是在看两眼,现在的话……她想和梅雪来一次混浴了。

因为羞耻心和别人不太一样,小狐狸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需要回避的事情,反正看过的人都够多了,多个蕾缪安也无所谓,因此大大咧咧的把自己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了镜头下。

精致玲珑的锁骨和雪白的肌肤在水汽和灯光的影响下泛着诱人的光泽,眼中梦幻朦胧,一脸舒适和享受的感觉让人不由得想入非非,至少蕾缪安的思想已经不受控制的朝着某个方向想歪了。

“姐姐在休息?”

为了防止塔露拉和陈晖洁的突然闯入,小狐狸说话的声音都比较小,同样也因此不得不把通讯器拿到手上才能听到蕾缪安说什么。

“是啊,过一会儿就要去洗澡然后睡觉了。”

虽然心里想着让镜头向下移动一点,但蕾缪安表现得还是一如既往,而且她恰好最想看的地方被梅雪的尾巴挡住了,不过就算是这样,光是这次看到的画面就足够今晚做个好梦的。

“姐姐睡得真有点晚啊。”

“那是因为拉特兰这里天黑的更晚一点,所以睡得也晚一些,话说梅雪你很喜欢点心对吧?”

“嗯~”

“那等你到了拉特兰姐姐送你个大礼~”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