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97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这个……我们只是希望能和梅雪你一起睡,毕竟你也知道自己的尾巴抱着很舒服的。”

“这倒是,那我们一起睡不就好了吗?”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而对于梅雪来说,这道选择题是可以多选的。

"

这图肯定没问题!.jpg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特别感谢@{"reader_id":"7189298","reader_name":"RoseMoon"} !今天下午睡醒发现自己被砸箱子的时候有点懵,不过我只要从现在开始还债务,也就什么都不怕了!(叉腰)

第一卷 : 第163章 小狐狸和龙姐妹的游戏

夜晚,灯火熄灭,梅雪的房间空无一人,陈晖洁的床上躺着三个。

受限于尾巴的存在,梅雪睡觉的时候只能侧躺着,不过反正都是被自己的两个姐姐夹在中间,不管是朝向那边都无所谓,因为塔露拉和陈晖洁大有一种用胸口来把小狐狸憋死的打算。

这俩人从刚才躺下就一前一后的把梅雪夹住了,死死贴着小狐狸,还平分了他的尾巴。

无奈的梅雪只能任由自己像是三明治夹心一样的保持这种姿势,脑袋被埋在两位姐姐胸口,像这样睡觉虽然是很舒服,但实在有点闷热,毕竟就算陈晖洁和塔露拉都只是穿着睡裙,也实在有点拥挤。

不过也许是陈晖洁和塔露拉的前置装甲足够软和,再加上之前在浴室里和莫斯提马消耗了一些体力,梅雪比想象中的更快进入了梦乡,而这次,伊莎玛拉也在等候他入梦。

陈晖洁和塔露拉当然不知道这些,这对姐妹尚且接触不到那个层次,只是安静的贴着梅雪,手顺着他的尾巴轻轻抚摸,颇有一种戏弄良家正太的感觉,不对,这是自家的,想怎么欺负都可以。

不过毕竟好姐妹也在一张床上,两边都需要收敛一些,也都害怕对方发现自己的小动作

塔露拉的手轻轻深入梅雪的衣领,陈晖洁的则是顺势向下,姐妹两人不约而同的避开了对方。

其实这也是一种思维模式上的不同,塔露拉和梅雪的亲密接触大多是亲吻和互相的轻咬,陈晖洁则是已经把小狐狸压在身下然后又被他折腾了好长时间过,因此前者盯住上半身,后者盯住了下半身。

也许是因为尾巴的增多导致了身体的变化,梅雪的皮肤比以前似乎要更滑嫩一些,摸起来的手感堪称绝佳,让人爱不释手。

摸着摸着塔露拉不由得有点情动,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好妹妹是否已经睡着,所以只好小幅度的动着,低头轻轻咬住梅雪的肩膀。

殊不知陈晖洁也是如此,不过她并没有咬住梅雪的肩膀,而是用手握住了某个能把自己折腾到虚脱地方,因为梅雪是正对着塔露拉的,所以这个举动很可能让塔露拉察觉到,当然,也可以由此判断塔露拉是不是真的睡了。

这似乎很冒险,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姐姐(妹妹)就在另一边,心里的斗争欲和害怕被发现的恐惧又带来了另一种让人难以摆脱的刺激。

比起塔露拉,陈晖洁获得的刺激感要更多也更频繁,因为她很清楚梅雪严格来说真的是自己的姐夫,毕竟最先预定他的是塔露拉,小狐狸最喜欢的也是塔露拉。

而现在,她不仅已经和梅雪发生了实质的关系,甚至还当着自己的亲姐姐对着她最喜欢的小狐狸做出这样的行为,陈晖洁这才发现原来一向正直的自己也会有这样让人不耻的一面。

(但是真的很爽啊)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有些事有风险,却还是会选择去做,陈晖洁轻轻贴着梅雪的后背,塔露拉也感觉到了很明显的灼热。

但是梦中的梅雪丝毫不知道自己的两个姐姐在对自己的身体动手动脚,在发现今天的梦境也是在大海边缘的时候,小狐狸下意识的就看向了那块历经海浪冲刷的礁石。

不出意料的,穿着红色露脐短裙,左腿帮着条带的斯卡蒂就坐在上面,她似乎有些迷茫,对这周围的一切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

“斯卡蒂姐姐!”

小狐狸迈着欢快的脚步跑了过去,上次的梦里斯卡蒂和他聊了很多和他们之间有关的故事(其实大部分都是瞎编),比如他是如何与斯卡蒂一步步走到一起的,又是怎么在苏雪儿的反对下结婚的。

虽然梅雪只是把这些当作故事而不会代入,但斯卡蒂在他这边确实算是朋友,至少她是真的和莫斯提马一样知道小狐狸的长短,光凭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以前她和梅雪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是你……”

看着朝自己跑来的梅雪,斯卡蒂也终于意识到这里就是自己的梦,但是上次她只有碎片和模糊的记忆,这次却格外清醒。

也许是出于本能,斯卡蒂伸手接住了扑到自己怀里的小狐狸,同时也注意到了他的尾巴比之前多了三条,而且尖端的位置还被染成了黑色。

这些尾尖黑色的尾巴让斯卡蒂有一种本能的恐惧,比起当初第一次在深海中面对那些触手还要更难以言喻的恐惧,并不强烈,却让人心底发寒。

“姐姐,今天要讲什么故事呢?”

“讲故事……”

斯卡蒂呢喃着,手不自觉的扶住头,她想起来了,自己上次来的时候确实答应过给梅雪讲故事,可是她上次讲了什么?不记得了,好像都不是关于阿戈尔的内容。

可是上一次她和梅雪是怎么相处的?对了,她好像打算亲吻他柔软甜蜜的嘴唇,褪去他的外套和衬衫,然后……

“斯卡蒂姐姐~”

看斯卡蒂想事情想的出奇,眼神有些溃散,梅雪不由得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帮助斯卡蒂唤回了心神。

白发红裙的美丽少女这才猛然惊醒,发现刚才那些思绪显然和自己一贯的思考方式与性格都大不相同,至少她不应该会对这只刚见面不久的小狐狸做出那样的事情。

这个梦境有问题,已经经历过多次类似梦境的斯卡蒂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知道这大概又是伊莎玛拉的一个圈套。

然而梅雪目前来说应该是可信的,他身上的气息不属于大海、陆地或者天空,而且从斯卡蒂刚清醒得到的昨晚梦境记忆来看,显然伊莎玛拉也没想到这只小狐狸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陷阱的一部分。

他们是故交,而且关系匪浅,但梅雪似乎分不清斯卡蒂和伊莎玛拉的区别,所以他及时的打断了斯卡蒂,以免她沉沦导致伊莎玛拉苏醒。

“没事吧姐姐?”

“我没事,谢谢关心。”

如果不是梅雪的及时打断,大概此刻的斯卡蒂很快又会变成伊莎玛拉,醒来之后虽然不会有所异常,但像这样重复太多次了,某一天醒来的就不再是斯卡蒂了。

“姐姐没事就好~”

虽然很想让斯卡蒂再给自己讲讲那些和过去相关的事情,而不只是那些俩人相处的日常,但是梅雪觉得斯卡蒂现在的状态可能不算好,而且昨天的她不愿意说,肯定也是因为有自己的考虑。

小狐狸并不打算刨根问底,他会自己找寻答案,比起那些他更担心斯卡蒂的状态,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并不像嘴上说的没事。

想到这里,梅雪伸手在自己的尾巴里摸了摸,拿出一颗红色的苹果递给了斯卡蒂。

“姐姐,吃吗?”

当梅雪拿出这颗苹果的时候,斯卡蒂能感觉到属于伊莎玛拉的那一面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显然这颗苹果对于伊莎玛拉有用,至少它不单纯的只是食物

“谢谢~”

斯卡蒂接过那颗苹果咬了一口,很脆很甜,汁水顺着嘴角流到下巴,斯卡蒂立刻意识到了为什么伊莎玛拉需要这个,因为当她咬下第一口的时候,来自伊莎玛拉的影响顿时小了很多,不对,应该说她自己的状态稳定了很多。

这颗苹果有着稳定自我意识的效果,但似乎只有第一口才有这样的效果。

梅雪也拿出一颗苹果啃着,小狐狸的尾巴轻摇,和斯卡蒂一并欣赏这美轮美奂的海月。

斯卡蒂一边咬着苹果,一边仔细观察着怀里坐着的梅雪,他可爱的有些过分,那些摇晃的尾巴让斯卡蒂忍不住伸手去摸,被抓尾巴的梅雪也没有生气,反而主动把尾巴放到了斯卡蒂的怀里。

对于这样的慷慨,斯卡蒂用自己不善思考的大脑想了一下。

“要摸摸我的头发吗?”

“好啊~”

这一切似乎很和谐,却又充满诡异,斯卡蒂并没有察觉自己对梅雪似乎抱有信赖和喜欢,与伊莎玛拉的长时间相处让她早已经和对方融合,也自然继承了相当程度的感情,这其中也包括了对梅雪的爱。

小狐狸的尾巴摸起来会让人上瘾,斯卡蒂也很享受被梅雪抚摸头发的感觉,只是像这样抱着小狐狸,她居然有一种尝试着亲吻他的冲动。

这不用说也知道是因为伊莎玛拉,但是看着梅雪近在咫尺的嘴唇,斯卡蒂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在心动。

“梅雪,想听故事吗?”

“想!”

“那样的话……亲我一下,我就给你讲个故事。”

轻轻搂紧梅雪揉揉他的耳朵,斯卡蒂感觉自己好像有些不对劲,她居然对一个刚见面两次,不对,只是一次的小正太说这种话,就算放在阿戈尔也是会被判死罪的啊。

“好啊~”

梅雪的回答果断而干脆,小狐狸搂住斯卡蒂就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然后抖抖狐耳替她舔掉了嘴角干掉的苹果汁。

然后下一刻,梅雪感觉到斯卡蒂发生了什么变化,她紧紧按住梅雪让他的头靠在自己柔软的胸口,心情似乎顿时变得好了很多。

“再亲我一下可以吗?”

现在的斯卡蒂和之前相比,虽然脸上的表情还是较为冷漠,但是眼神已然变了一个人,小狐狸点点头又亲了一下。

这下伊莎玛拉感觉爽到了,不枉她从刚才就一直都在侧面诱导斯卡蒂对梅雪的喜欢,再加上梅雪自己本身足够给力,斯卡蒂真的下意识的就向他索求亲密的接触,又因为害羞导致心智动摇让伊莎玛拉有了可乘之机,重新获得了主动权。

其实不管是伊莎玛拉还是斯卡蒂,此刻早已经是一体,她和斯卡蒂共享彼此的感情,斯卡蒂会不自觉的爱上梅雪也很正常,不过出于自己的坚持,伊莎玛拉还是觉得有些事情得自己上。

“姐姐,今天的故事是什么?”

“今天,我给你讲阿戈尔的事情吧。”

关于梅雪的过去,有太多伊莎玛拉不知道的事情了,就算知道有些事情也不能现在就告诉他,她只好选择将一些无足轻重的来打发梅雪的好奇心。

抱着梅雪走到柔软的沙滩上坐下,斯卡蒂轻轻咬住小狐狸的耳朵啃咬,手开始有意识的游走,连声音中都带上了一丝蛊惑的气息。

“来,梅雪~我教你一点阿戈尔的礼仪,比如道歉的时候要接吻,要露出小腹,或者……”

反正梅雪不知道阿戈尔到底是什么样的,伊莎玛拉干脆撒个谎,被她压制住的斯卡蒂开始反抗,似乎对于伊莎玛拉的行为很是鄙视。

(别闹了,我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我舒服就是你舒服,大不了待会儿受不了之后就换人)

等伊莎玛拉在心里说完这些之后,斯卡蒂的反抗很显然的出现了动摇,不过比起那些,还是得先忽悠一下梅雪。

与此同时的现实世界中,陈晖洁感觉到手上的温度有点高,而另一边的塔露拉则是相当的害羞,因为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好妹妹在暗中折腾,她下意识的以为是梅雪在做什么冬天过去的梦。(好像这也不算猜错了)

心里有些欣喜,这算是代表梅雪对她有那方面的意思了吧,也就是说她可以不用担心被害羞至极的小狐狸一尾巴煽到地板上了。

下一刻,灼热的感觉传到陈晖洁的手上和塔露拉的脚上,但是没等塔露拉确认陈晖洁是否睡下,那边的陈晖洁却感觉塔露拉应该是真的睡着了。

想到这而儿,陈晖洁不由得单手撑起来打算确认一下,却发现塔露拉真的闭着眼,她心中暗喜,一只手轻轻捂住梅雪的嘴,然后舔干净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梅雪的肩膀,尽量小声以免吵醒塔露拉。

“梅雪,梅雪快醒醒。”

哪怕睡眠质量好如梅雪,被陈晖洁这样反复的捉弄也没办法再睡下去,小狐狸睁开朦胧的睡眼,发现陈晖洁正双眼发光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姐姐,天亮了吗?”

“当然不是……我是想说,你还想玩之前的游戏吗?”

“唔,嗯。”

梅雪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因为刚才在梦里斯卡蒂姐姐也正打算和他玩呢,不过她动完嘴梅雪就被叫醒了,所以这会儿确实需要发泄一下过于充沛的精力。

“那好~小心点不要吵到塔露拉。”

“塔露拉姐姐不一起来吗?”

“她在……”

陈晖洁本想说她在睡觉,然而下一刻,根本没睡着的塔露拉就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单手抱住了梅雪,一双金色的眸子死死盯着陈晖洁。

“我的好妹妹,能不能告诉姐姐,什么叫‘之前的游戏’啊?”

塔露拉的突然醒来让陈晖洁吓得差点拔出了赤霄,小狐狸也被她的杀意吓了一跳,不过他知道好姐姐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张开手抱住塔露拉的腰埋在她胸口蹭了蹭,嗯,好像比斯卡蒂姐姐小一点。

“姐姐,一起玩吗?”

“……好啊。”

在面对梅雪的时候塔露拉又无缝切换回了那个温柔大姐姐的一面,她虽然不知道陈晖洁具体说的是什么,但既然要瞒着自己,那么不用说,肯定是大家都懂的。

眼见着事情败露,陈晖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如果不是因为梅雪就在这里,估计塔露拉会直接和她打起来,只是这下再瞒是肯定瞒不住了。

但是仔细一想,好像梅雪占了个大便宜啊?

“所以你们说的游戏到底是……”

“就是变成一家人的游戏!”

梅雪摇着尾巴把塔露拉扑倒在身下,然后很快她就明白了这到底是什么,同时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个疑问:这种乱七八糟的知识梅雪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学的?

而另一边斯卡蒂的梦境里,已经换下所有衣服的她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海滩,突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难受,她都做好心理准备了,结果梅雪居然醒了!

这算什么事!?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悬赏还在继续!莫斯提马和这章的后续内容都会在周末发群里的,也算是还悬赏了,不要着急嘛!

第一卷 : 第164章 梅雪的告别……鬼姐你作甚?

第二天一大早,睡醒的斯卡蒂满脸的郁闷,昨晚的梦里梅雪突然消失实在有点扫兴,她真想再睡下去看看小狐狸会不会出现,不过昨天在床上仰卧起坐了好几次都没有结果。

“果然只是梦吗……”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斯卡蒂起身下床换上自己深海猎人的服饰,但她突然觉得可以试着让罗德岛这边帮自己定做一套昨天梦里穿的那种衣服。

虽然那套裙子的露出度确实有点高,不过斯卡蒂本来也没打算穿出去,只是自己穿着试试看。

换好衣服洗漱完毕,斯卡蒂打算出去吃完早饭就去接个外勤任务,顺便打听一下阿戈尔的消息,还能找找有没有和自己一样活下来的伙伴。

但是正巧,来自医疗部的两个干员恰好从她面前路过,还谈论着这段时间罗德岛上差不多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