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96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那我也给姐姐准备一个大礼!”

小狐狸高兴的左右摇摆,尾巴悄悄拍打水面掀起波纹,虽然不知道蕾缪安喜欢什么,但她既然是萨科塔人,可以参考一下阿能姐姐和莫斯提马姐姐喜欢什么给准备上。

“我会很期待的~”

如果不是自己行动不便,那么蕾缪安这会儿其实就应该在前往龙门的路上了,但是让能天使把梅雪带回拉特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打发一下好妹妹会比较麻烦。

(不过要是在小乐注意不到的情况下和梅雪一起在浴室里,似乎会更刺激?)

不得不说蕾缪安这个粉切黑的性格也就只有梅雪才会真的只看到表面了,一想到好闺蜜和好妹妹喜欢的人和自己不清不楚,来自良心和道德的谴责非但没有让蕾缪安感到任何愧疚,反而有些小期待。

正当初次在屏幕上见到彼此的两人聊得正欢时,突然传到耳边的声音让梅雪吓了一跳。

“晚上好~在和谁打电话呢?”

突然出现在身边的莫斯提马吓了梅雪一跳,小狐狸一个没拿稳,通讯器直接就从手上掉入了浴缸里。

“啊,这个……抱歉抱歉,回头我赔你个新的吧。”

“不用,这是防水的。”

小狐狸摇摇尾巴伸手从浴缸里把自己的通讯器捞了出来甩了甩,整个通讯器都没受影响,不过蕾缪安倒是把电话挂掉了。

“莫斯提马姐姐,你怎么进来的?”

梅雪环顾四周,整个浴室没有任何的窗户,虽然考虑到塔露拉随时可能进来而没有关上浴室门,但梅雪寻思着也没听到莫斯提马开门的声音啊。

而且莫斯提马的打扮也很不对,她居然是直接裹着浴巾出现在梅雪身边的,这实在让梅雪很是好奇。

“就是很普通的推门而入哦,我还看到了你的两个姐姐在客厅商量今晚你陪谁睡一起呢。”

浴巾裹着身子,但雪白的肩头和锁骨都毫无遮掩,光洁修长的玉足踩在地板上,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莫斯提马的浴巾刻意露出了半球和深海沟,她舔了舔嘴角。

"

“今天先是等了半天都没等到车,走到一半险些被花盆砸到,吃雪糕的时候发现没有木棍,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热水也停了,然后我就知道自己该来找你。”

“找我?”

“嗯,稍微的补充一下我的运气。”

伸手环住梅雪的脖颈,莫斯提马打算今天借陈sir家的浴室暂且一用,其实她就住在梅雪家楼上,三天前刚租下的,为的就是可以随时来看看梅雪,顺便稳定一下气运的起伏问题。

至于外面的陈晖洁和塔露拉?有她们在,这场突然的夜晚浴室袭击才会显得足够刺激。

而拉特兰的那边,主动挂掉通讯的蕾缪安松了一口气,希望莫斯提马最好别意识到和梅雪聊天的人是自己。

回想起那个时候通讯器掉到水里的时候摄像头捕捉到的画面,蕾缪安掀开被子,下意识的用自己的深浅和梅雪的长短做了个对比,心里顿时有点担忧。

“……到时候会很疼的吧?”

"

"

ps: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啊!悬赏还在继续呢~就这点可不够我加更的~准备跳脸!

第一卷 : 第162章 莫斯提马的厉害之处

对于浴室里发生的事情,陈晖洁和塔露拉都毫无察觉,这对龙姐妹现在只想着该如何让对方不来坏自己好事,全然不管对方脑袋上都可以种豌豆射手了。

“今晚塔露拉你还是睡我屋里吧。”

“那怎么好意思呢,我和梅雪一起睡就好了。”

毕竟是早就说过要和小狐狸结婚的人,塔露拉可以直接把自己对梅雪的喜欢摆在明面上,而不用担心被别人说什么,只要足够不要脸,谁都没办法从道德层面对自己说闲话!

“那怎么行呢,梅雪的床现在只适合躺下他一个人了,两个人会很拥挤的。”

其实这是单纯的撒谎,梅雪的床虽然是单人床,但是就算小狐狸的尾巴占了不少地方,那张床躺下他和塔露拉也是不成问题的。

对此曾经把梅雪夹在中间的迷迭香和铃兰有绝对的发言权,那张床都足够他们三个折腾一整晚了。

“没事,梅雪睡觉的时候可以缩在我怀里,他一直都喜欢这么做的。”

“这个我知道,他睡着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的蹭上来呢。”

姐妹之间明争暗斗,塔露拉刻意想说自己和梅雪之间的亲密,但这一点对于已经上下都尝过狐狸精的陈晖洁来说实在是没什么杀伤力,她甚至能毫不客气的给予还击,不就是和梅雪一起睡过吗?呵!

“所以说梅雪真是可爱啊。”

“对啊,所以你还是睡我的房间吧。”

“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妹妹睡沙发呢?”

“那我也不能让客人睡沙发吧?”

两人各有各的理,从良心角度来看简直是无可挑剔,然而陈晖洁和塔露拉都知道,对方只是不想让自己今晚和梅雪同床而已,哪怕受限于彼此的存在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但是小动作可是能随意想做什么做什么的。

“那要不这样吧,我和梅雪睡在你的房间,你睡梅雪的卧室怎么样?”

塔露拉的这招有点狠,狠的陈晖洁很想抽出赤霄给她心口来两下问她怎么说得出这种话的。

哦,你塔露拉和梅雪在床上浓情蜜意动手动脚说不定还动嘴,我陈晖洁就得自己独守空房?甚至你特么还想在我的床上搞这种!

硬了,拳头硬了,既然是自己的姐姐先不当人,做妹妹的还需要客气什么呢?

“那我们待会儿让梅雪自己来决定吧。”

“好啊,看他选谁。”

陈晖洁和塔露拉嘴角上扬,似乎都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她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梅雪所在的浴室,距离小狐狸进去才不过十多分钟,以梅雪的尾巴数量和头发长度,没有四十分钟是出不来的。

然而两人都没有察觉到,从刚才开始浴室的那边就一直都没有声音传来了,不管是梅雪的歌声还是别的水声,什么都没有。

这就要归功于莫斯提马了,时间的能力是真的异常好用,尽管她的法杖只是某位的碎片,但仍旧有着相当的权柄,通过改变浴室和外界的时间流速差,莫斯提马可以很好的隔绝自己的喘息和*吟声被陈晖洁和塔露拉捕获。

但即便知道外面的两位龙女听不到,只是隔着一扇磨砂的玻璃门,像这样承受着来自梅雪的蹂躏还是让她的心里充满了愉悦和刺激感。

莫斯提马毫不掩饰自己的声音,被封闭的浴室里回荡着掌声和她那些不能让人听到的声音,从一开始的主动出击到现在的被动享受,外面陈晖洁和塔露拉只是过去了十多分钟,但是在浴室里已经将近一个小时。

在这一个小时里,莫斯提马尝到了阔别多年的刺激和爽快的感觉,她的身体格外敏感,而且总觉得这只小狐狸比当初更厉害了,估计当年那一晚他特地的收敛了很多。

“莫斯提马姐姐,还要吗?”

“先到这里吧……你太能折腾了。”

莫斯提马感觉自己现在浑身无力,能维持着内外的时间差都比较勉强了,她的肌肤和刚才相比多了很多明显的留白,整个人只想泡在浴缸里,不过这个浴缸需要换水,不然的话不仅没办法洗,感觉都快变成瘤奶浴了。

考虑到现在的莫斯提马可能没有精神,小狐狸特地的替她把浴缸里的水放掉,然后调成温水重新给她泡一次,同时用柔和的洗澡棉给自己的前女友擦拭着身上的斑驳痕迹,同时还不忘给抹上一点沐浴露。

看着梅雪忙前忙后,莫斯提马慵懒的靠在浴缸边缘,微笑着任由梅雪的手游走在自己任意一处肌肤上,这种略微触电一般的刺激而她感觉很舒服,却又不会过多透支身体。

“还是很有精神啊……”

果然这只梅雪是真正的狐狸精,莫斯提马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快散架了,他居然还那么有活力,不管是什么方面来说都是如此。

然而不管怎么说,和梅雪签下契约的莫斯提马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缺失的运气已经得到了相当的补足,只要不是刻意进行和人打赌或者购买彩票这些会消耗太运气的事情,那么至少一年内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刚才那种欲飘欲死的感觉还停留在莫斯提马的大脑中,哪怕理智上知道这是自己对梅雪的身体产生了依赖症状,因为契约的缘故会让自己想要一直停留在梅雪身边,但莫斯提马还是觉得以后不妨可以多做几次这种双方都很快乐的事情,因为真的很爽。

作为一个女人,第一次之后忍了那么多年才再开荤,莫斯提马很难不迷恋这种感觉,只是她也知道这多少不好,有点伤身体。

倒不是担心伤梅雪的身,而是担心自己,这只小狐狸根本不是能用常理衡量的,莫斯提马刚才都快被灌到吐出来了,摸摸自己略微鼓起的小腹,她有些后悔今晚吃那么多小吃,应该多留点空间放狐狸精的。

但是反观梅雪呢?他一点是都没有,该大的地方现在都没小下去,背后的六条尾巴甩得很是欢快,毕竟刚才的游戏算是他赢了。

“姐姐,前面也要擦吗?”

“还有下面。”

莫斯提马索性背靠在浴缸边缘,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展示给梅雪,反正这只小狐狸早就和她各种意义上的坦诚相待了,她对他的秘密仅限于拉特兰不允许透露的部分。

梅雪乖乖帮莫斯提马洗干净,擦干的话就要等莫斯提马缓过来泡足够之后再说了,小狐狸还得先把自己身上的痕迹洗干净,特别是尾巴,如果干了之后会粘在一起的。

因为不想让自己的姐姐们等太久,梅雪今天只能稍微将就一下,冲干净就行。

但是下一刻,小狐狸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的空间发生了什么变化,他敏锐的转过头看着浴缸,发现那边已经看看空空如也,莫斯提马就和她的出现一样,消失的时候也只是一瞬间。

不过小狐狸摸了摸自己弹性十足且滑嫩的脸蛋,刚才空间变化的一瞬他感觉到莫斯提马同时亲吻了自己的嘴唇和侧脸。

“莫斯提马姐姐果然很厉害啊。”

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小狐狸转过身继续拧干自己的尾巴。

但如果他的尾巴再多一条,或者真的恢复到了六条尾巴的水准,他就会看到莫斯提马撑着法杖慢悠悠离开自己家里还险些因为腿软摔倒的画面了。

如果不是因为租住在梅雪家楼上,估计莫斯提马会更干脆的直接在这个家里住一晚,毕竟她的状态没办法走太久,只不过被陈晖洁和塔露拉发现的话就难免要产生冲突了。

时间再次恢复正常的流动,梅雪拧干尾巴的水,打算跑出去让塔露拉帮自己烘干尾巴,但是没等他裹上浴巾,六条尾巴的其中之一突然有些发烫,还有些情不自禁的摇晃了起来。

“怎么回事?”

这样的异常引起了梅雪的注意,小狐狸皱起眉头把手伸进尾巴里摸了摸,黑蛇小姐如今已经和卡谢娜共用身体,尾巴应该只是听梅雪的话才对。

摸着摸着小狐狸就发现了那个热源,他握住并将它拿了出来,发现是早上捡到的属于史尔特尔的那把烈焰魔剑——莱瓦汀。

被梅雪从尾巴里拿出来的莱瓦汀显然有些兴奋,不断发出细微的鸣动,像是在欢呼。

感受着剑身传来的温度,小狐狸摇摇头突然有了个自觉不错的主意。

他用自己的尾巴来缠住莱瓦汀,将这把足以融化大半个龙门的大剑当作毛发烘干器来使用。

但是莱瓦汀很显然不喜欢这样,或者说她觉得这个办法的速度太慢,因此压根不打算松开梅雪的手,同时小狐狸感觉到自己的尾巴和头发上的水汽正在一股莫名从身体中涌出的热浪烘干。

“这还真是好用啊。”

小狐狸不由得夸赞起了莱瓦汀,如果这把剑真是他的,那么以后就再也不需要担心烘干尾巴和头发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了,不过还是要找机会把它还给史尔特尔姐姐才行。

似乎是听懂了梅雪在夸自己,莱瓦汀更加卖力的承担起了烘干的工作,毕竟这活儿她也经常帮史尔特尔做,老熟练了。

与此同时,在龙门近卫局里的史尔特尔看着镜子里自己恢复了正常的头发,少有的真心松了一口气,毕竟顶着一个红色的爆炸头是真的很难看,她总不能用这样的样子去见梅雪吧?

还有莱瓦汀,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位置,但是能感觉到距离不算远,随时都能召唤回来,史尔特尔猜测多半是在梅雪的身边,啧……这把剑没救了。

不过现在自己用不上,让她去保护梅雪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小狐狸无法像自己一样完全发挥剑的力量,但有着莱瓦汀的主动配合,至少不用怕大多数敌人。

想到这里,史尔特尔看向了拘留室的门口,下一刻凯尔希推门而入。

两双眸子堆在一起,凯尔希绿色的眸子平淡无波,史尔特尔紫色的双眼尽是高傲。

看着这张熟悉却又不相同的脸,凯尔希微微叹了一口气。

“该说好久不见,还是初次见面?”

“算初次见面就好,我的记忆里没有和你相关的部分,也可能是因为太乱了没有注意到。”

熟悉感,史尔特尔能从凯尔希身上得到这样的感觉,或许对方曾经和某个持有莱瓦汀的人相识,但现在她对这个菲林女人毫无印象。

“有什么事吗?”

大炎有句古话叫做无事不登三宝殿,凯尔希既然来了,势必就是找自己有事说,总不会真的只是来见一面。

“我想邀请你来加入罗德岛。”

“没兴趣,不去。”

“梅雪也要去那边。”

“工资待遇怎么说?”

在听到梅雪也要到罗德岛之后,史尔特尔的态度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毕竟她本来就是为了保护梅雪才出现在这里的,跟着小狐狸去罗德岛当然不是不能商量,不过作为一个高傲且有实力高傲的萨卡兹,她表示拒绝任何996和007。

"

(看来以后用这招给罗德岛拉拢战斗力是真有用,只不过找来的基本都是觊觎梅雪的人)

凯尔希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始和史尔特尔商量起了待遇的问题。

视线回到陈晖洁的家里,在发现小狐狸居然能自己烘干尾巴之后,塔露拉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一些动摇,但是这无足挂齿。

比起那些,塔露拉更关心梅雪希望今晚陪哪个姐姐一起睡。

“所以梅雪,想好了吗?”

看着塔露拉一脸期待的样子,小狐狸心里有点犹豫,他看了一眼陈晖洁,发现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顺着向下指到了某个地方。

这样明显的暗示让小狐狸知道陈姐姐是又想玩游戏了,不过那样的话会睡得比较晚,他明天还要去忙很多事情呢。

而且梅雪其实更想和塔露拉睡在一起,因为他已经很久没和塔露拉共眠了。

不过考虑到也不能让陈晖洁伤心,梅雪思来想去的有些疑惑。

“为什么姐姐你们不能睡在一起呢?”

这个犀利的问题让陈晖洁和塔露拉陷入了沉默,确实,作为许久不见的姐妹,上次短暂的再会也没有彼此好好招呼,现在更是因为梅雪出现了对立,再加上谁都想和小狐狸一起睡,导致她们下意识的忽略了可以姐妹睡在一起。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