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25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嗯~明天见~”

罗德岛要举办晚会?这倒是个好主意,至少小狐狸不用担心和姐姐们过节找不到地方去了。

说起中秋,小狐狸突然意识到他还没有跟蕾缪安提起这件事,有些手忙脚乱的从尾巴里拿出通讯器连忙给蕾缪安发了一条问候节日的消息。

远在拉特兰的蕾缪安被小狐狸这突如其来的问候弄得有些茫然,花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中秋节是大炎的传统节日,这倒是和梅雪的名字很符合,蕾缪安微笑着回了一句节日快乐。

末了,也许是觉得单纯的问候不够真诚,蕾缪安想了想起身看了一眼门口,确定暂时没有人会来之后轻轻把手搭在了自己的衣扣上,嗯,她觉得有必要给自己的小狐狸发点福利了,得用这样的方法勾一下小狐狸的心思才行。

“嗯哼哼~尾巴变成六条之后感觉走路都有些不那么方便了,真不知道铃兰的九条尾巴是怎么保持平衡的,可能是因为力气比较大?”

发完消息就放下通讯器的梅雪摸了摸自己的尾巴,因为都是狐狸,所以梅雪很清楚铃兰也是侧躺睡觉的,至于力气大这一点……她挠人的时候真的很疼。

不过这些思绪和各种烦恼都被梅雪暂时放下了,小狐狸颇为激动的拿起刚才从可露希尔那边买来的最新一部《假面骑士Geats》打算播放。

之前梅雪看的《假面骑士revice》已经完结,小狐狸看到后面越看越没兴趣了,索性先补了别的,今天可露希尔那边才知道越来最新一部已经出来了,而且可露希尔还说很好看来着,小狐狸果断买下来打算和铃兰一起看。

不过现在铃兰离开了,只能等到待会儿和斯卡蒂一起看了。

放入录像带然后坐回沙发上,梅雪拿起自己的通讯器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蕾缪安居然第一时间给自己回了消息,而且还不止一条。

小狐狸点进去打算给蕾缪安回消息,然后就愣住了。

除了第一句是祝福节日快乐之外,剩下的全是照片,而且是蕾缪安的自拍,照片上的她解开衣衫,白色的里衣半挂着,脸上带着害羞的粉色红晕,显然这对她来说也是需要一定勇气的行为。

寻常男孩子要是看到这里面任何一张照片可能都会大脑充血,但小狐狸不一样,他只觉得为难,因为这样他就不知道该怎么给蕾缪安回信了。

当然,梅雪不否认蕾缪安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皮肤也不差,但他现在属于实践经验远胜理论经验的人,倒不会被这种照片蛊惑。

只是梅雪平日里穿着的衣服就足够清凉了,小狐狸实在想不到他能用什么样的照片作为回信。

有些烦闷的摸了摸自己的狐耳,梅雪突然有了个主意,小狐狸给蕾缪安发了一句待会儿再聊之后就把通讯器收了起来,因为他已经看到站在门口踌躇的斯卡蒂了。

“斯卡蒂姐姐,进来吧~”

还在犹豫着该不该去买点东西再来的斯卡蒂在梅雪的话音落下之后思考了0.1秒,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毕竟面对梅雪总不可能比面对那群海嗣更需要勇气吧。

“梅雪,我……”

斯卡蒂本来是想问小狐狸这身衣服穿在现实里是否合身,但梅雪已然先一步蹿到她的面前,有些好奇的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捏了一下自己的脸蛋。

“怎么了梅雪?”

“唔,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斯卡蒂姐姐你居然真的有这套衣服啊,不是说只是梦里的打扮吗?”

小狐狸乖巧的站在斯卡蒂面前,任由她伸手放在自己的脑袋上抚摸,亲昵的蹭了蹭,甚至主动咬住斯卡蒂的手指舔了一下。

“因为看你好像很喜欢,我就去找罗德岛的服装设计师们订做了一套……感觉怎么样?”

“很棒!斯卡蒂姐姐穿上之后更漂亮了,不过本来也很漂亮。”

梅雪抖抖狐耳仔细打量着,因为是现实,所以有些细节比梦里要清晰不少,露出的肚脐和肩膀与梅雪是不同的风格,但同样诱人。

斯卡蒂看了一眼梅雪的那张大床,她还是有点紧张,小狐狸倒是没那么多拘束,牵着斯卡蒂的手就带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等一下,沙发?

斯卡蒂意识到了事情好像不太对劲,但小狐狸已经从尾巴里拿出了两杯奶茶,其中一杯给了她,然后拿出一些零食放在茶几上,拿起遥控器按下播放键。

“等等梅雪,你找我来是一起看电视?”

“对啊~这个可好看了!”

小狐狸抖抖狐耳坐在斯卡蒂的身边,眼神里充满纯真和无辜,脸上带着疑惑。

“不然还能做什么?”

“……没什么,我们看电视。”

斯卡蒂一时间为自己脑子里那些不健康的思想而倍感害羞,不过像这样她还是有点不太满意,干脆把梅雪抱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坐着,抱着小狐狸的观感体验,顺带还能做点别的事情,比如摸摸尾巴什么的。

当然,斯卡蒂来到梅雪宿舍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所以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不放心,会装作路过的走到走廊尽头查探一下梅雪宿舍的动静。

比如:阿米娅、凯尔希、陈晖洁、史尔特尔、麟青砚、煌……好吧,是有点那么一点多。

但是当她们发现小狐狸不仅没锁门,而且还只是和斯卡蒂一起看电视之后,心里顿时放松了不少,尽管这个姿势略显亲密,但至少不是她们最担心的事情。

而企鹅物流驻罗德岛联络点内,能天使看着手上的这封信不免有些头疼,正打算去找梅雪的德克萨斯注意到了她的愁容,这可是很少见的。

“怎么了能天使?”

“家里突然来信,说我姐的身体情况出现恶化,让我赶紧回去一趟……”

“那你请个假不就好了?”

“可是这封信上说,我姐的情况不容乐观,她担心自己挺不到下个月了,希望能看到我带着一个心仪的对象回去。”

这就让能天使很为难了,她心仪的对象自然是梅雪,可是她也不敢说小狐狸会跟着自己回去啊,还要扮演……啊呸,扮演什么,他本来就是自家小男友。

谁知德克萨斯一脸的怀疑,皱着眉头眯着眼看着能天使。

“这信该不会是你自己写的吧?”

“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而且我最多也就是模仿我姐的字迹在成绩通知书和检讨书上签字,这封信可是我妈的笔迹。”

看着能天使这么较劲,德克萨斯也意识到情况有些紧急,这要是不让能天使回去就不够意思了,可是这家伙……多半是要带着梅雪一起走的。

此刻的阿能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思考梅雪有关的事情,她只是担忧自己姐姐的身体情况,看来要尽快回去了。

而被能天使担心的姐姐,也就是蕾缪安现在的状态呢?

看着屏幕上梅雪的回信,脸色尚且红润的蕾缪安倍感害羞,虽然撩人这块她很会,和莫斯提马、菲亚梅塔睡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彼此捉弄敏感的地方,但毕竟是自己主动把这些照片发给梅雪的,对她来说还是有些心跳不已。

“小乐应该已经收到了我的信,就看她什么时候能回来了。”

蕾缪安把头埋在枕头里,那封信是她模仿自己母亲的笔迹写下来的,至于为什么她会如此熟练模仿母亲的字迹?

这个嘛……总有几分检讨和成绩单是不太好让家里知道的。

"

"

艹.jpg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感谢大家支持!到这里上次的悬赏就还完了!啊哈哈~四重的胜利!另外一群已经清理了很多一个多月都没发言的人,空位很多,大家可以进群哦~

第一卷 : 第198章 斯卡蒂你怂什么?!

不得不说,虽然活得很久,但失去记忆的梅雪仍旧是个心性单纯的可爱小狐狸,哪怕是电视上那些虚假的电视剧他也能看的津津有味。

斯卡蒂对这些电视剧没什么感觉,她全程都安静的在占梅雪便宜,比如捏捏耳朵摸摸尾巴,在察觉到小狐狸似乎默许了自己的行为之后,斯卡蒂更加放肆的把手伸进了梅雪的衣服里,轻轻在他雪白的肌肤上游走。

虽然斯卡蒂的手在自己小腹和胸口抚摸,但梅雪还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电视机上面,并没有察觉到斯卡蒂在占自己便宜,或者说是不介意。

(这也太……真的没反应吗?)

斯卡蒂有些心跳加速,她感觉怀里的小狐狸就是任由自己摆弄的玩偶,这反而给她带来了一种异常的刺激感,特别是梅雪默许这一系列的行为之后,斯卡蒂的动作逐渐变得大胆起来。

尽管已经确认不会再有人来了,手指轻轻划过梅雪肌肤的时候斯卡蒂还是会下意识的看一眼那敞开的门扉,她总是担心有人恰好从门口路过,可是这种担忧反而更加的刺激她的神经。

毕竟比起陈晖洁等人来说还算收敛,所以小狐狸对于斯卡蒂的动作没有太在意,他尾巴轻摇着,看着电视屏幕上的假面骑士大杀四方,心里那叫一个高兴。

其实梅雪喜欢看这个假面骑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假面骑士的原型就是狐狸,看上去还是白狐,主角的设定也是一个相当聪明的沃尔珀人,这让小狐狸对他的好感度噌噌往上涨。

“梅雪,我……”

“怎么了姐姐?”

“没什么。”

斯卡蒂把自己搭在梅雪腿上的手轻轻收了回来,但是想了想还是把手轻轻环住了梅雪的腰,搂着小狐狸蹭了蹭深吸一口,嗯,真特么的香!

只是一集电视不会持续太久,梅雪很快就看到了结尾的地方,小狐狸仍旧意犹未尽,蹭了蹭斯卡蒂的怀里,抖抖狐耳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裤带就这样被斯卡蒂解开了。

“斯卡蒂姐姐,你这是……”

面对着小狐狸茫然天真的眼神,斯卡蒂害羞的想要找个地方把自己吊起来晒成咸鱼干,她很想解释这都是自己的手擅自行动,大脑没有指挥,但这种话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不过梅雪也不是小傻狐狸,之前在梦里的那几次他就知道斯卡蒂也想和自己玩那种游戏了,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么主动。

正当斯卡蒂以为自己会被梅雪用嫌弃的眼神和语气对待的时候,小狐狸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穿好衣服从她怀中跳出去关掉了电视,然后抖抖狐耳拿起斯卡蒂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蹭了蹭,轻轻咬了一下她的手指。

看着面前身穿红裙的斯卡蒂,梅雪抱着尾巴看上去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小狐狸想了想,还是觉得今晚不太合适,毕竟他得去找一下塞壬们,但是斯卡蒂似乎又很想要的样子。

“如果……就是那个,姐姐真的想要玩,我们可以去对面的宿舍,那也是我的。”

“毕竟我今天做完测试又被追了好半天,所以姐姐想的话……唔,我先去洗个澡可以吗?”

(其实我觉得这样就好)

斯卡蒂是想这么说,但是她现在脑子有点乱,只能茫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梅雪跑去洗澡,直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了小狐狸刚才说了什么让人羞耻心爆棚的话。

“我这个……这……”

一向冷漠淡然的斯卡蒂少有的脸红了,她有些坐立不安,看着周围不知道如何是好,诚然她是抱着吃掉梅雪的想法来的,可是真要到了实战环境,好吧,她还是更愿意去和深海的海嗣拼杀一场。

于是乎,斯卡蒂怂了,在她体内的伊莎玛拉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恨不得直接窜出来取而代之,你斯卡蒂平时杀海嗣那么勇,现在怎么对只小狐狸下手都不敢了?

在浴室里的小狐狸自然不知道斯卡蒂的心境变化,他只是从尾巴里拿出一堆热瘤奶倒进浴缸里,然后噗通一声跳了进去,再出来的时候已然沾满全身。

“这样就好了吧?”

舔了舔手上和嘴角的热瘤奶,梅雪拿出通讯器拍了好几张照片给蕾缪安发了过去,因为他记得上次视频通话的时候蕾缪安似乎很喜欢他浑身打湿的样子。

至于热瘤奶浴就是梅雪自己的想法了,小狐狸前段时间才在书上看到的这种说法,说是对皮肤保养很有效,反正他能拿出来的热瘤奶都不要钱,干脆就试试。

不过小狐狸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他感觉这样实在是黏糊糊的,不过因为待会儿还要跟斯卡蒂一起玩,梅雪只好忍着这样的不适感闭上了眼进入梦中。

远在伊比利亚的塞壬萝莉们在感知到了梅雪的出现之后纷纷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一个个积极的投身精神网络中去找梅雪贴贴了。

在和卡门谈判的阿玛雅也感受到了这一点,不由得有些皱眉,今天梅雪出现的时间更早,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怎么了阿玛雅女士?”

卡门下意识的提起戒心,刚才的那番交谈让他理解了海嗣和塞壬确实是不同的物种,可是这不妨碍他和保持警戒,面对一个全然陌生的存在,越是小心谨慎越能争取主动。

“没什么,是我们的主人降下来神谕,还请允许我小憩片刻。”

“……请随意。”

关于塞壬的主人阿玛雅并没有透露过多,伊比利亚的记载里确实有大炎的祥瑞,但那个时候的梅雪可还不叫梅雪呢,所以卡门也不知道梅雪到底是谁。

看着阿玛雅就这么毫无戒备的趴在桌上睡下,卡门倒是没打算做什么,对方必然有十足的底气才敢这样随意睡下,不过看阿玛雅这个样子那个神居然可以和她们随时联系?

过了大概是三分钟,阿玛雅再次睁开了眼睛,嘴角不由得上扬,看得出来她心情极好。

“抱歉让您久等了。”

“只是三分钟而已,我可以问一下吗,你们的主到底……”

“啊,也不是什么大事。”

阿玛雅很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月饼放在桌上。

“我们的主说中秋快乐,还给我们发了月饼呢。”

“……”

看着桌上两个五仁月饼,卡门顿时陷入了自我怀疑中,这群塞壬的神明是不是太好说话了点,每逢过节还给送祝福的?

对于梅雪的祝福塞壬萝莉们选择把他围起来各种揩油占便宜作为回报,然后高高兴兴的拿着吃的就走了,如果让她们知道蕾缪安收到了什么作为中秋节礼物,估计这群水产萝莉会顿时明白什么叫羡慕。

而拉特兰的那头,蕾缪安则是被梅雪发来的照片震撼到了,她思考了一会儿,默默打开网购软件打算用这照片订做一个新抱枕。

“小乐,你可得快点把你姐夫带回来才行啊。”

蕾缪安看着屏幕上的梅雪,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想要舔两口的冲动,小狐狸被热瘤奶沾满全身的样子确实让人很难不心动。

视线回到罗德岛,在把零食和月饼分发给塞壬们之后,小狐狸一如既往的是被吓醒的,那群萝莉的热情实在太吓人了,梅雪连忙起身去冲了个澡把身上的白色奶渍洗干净,然后穿着自己的白衬衫去找斯卡蒂。

但是当梅雪回到卧室的时候才发现,斯卡蒂居然跑了,嗯,就是跑了,还留下了一张纸条说什么以后准备好了再来。

“是因为临时有事吗?”

梅雪抖抖狐耳,倒是没有为斯卡蒂的临阵脱逃而感到不高兴,反正他今天也很累了,能好好睡一觉当然最好。

不过经过刚才的事情,梅雪觉得暂时还是不要去找塞壬比较好,小狐狸关掉了电视机和床头灯,打了个哈欠就倒在了床上,本来想着抱着毁灭菇睡的,但想了想还是换成尾巴,安稳的进入梦中。

而斯卡蒂那头,伊莎玛拉在她心里都骂开花了,就差没直接抢过她的身体杀个回马枪去找梅雪把小狐狸压……啊不对,斯卡蒂这个体重只适合在下面被压着,否则容易出事。

(相比之下还是劳伦缇娜有行动力多了)

伊莎玛拉真是越想越气,虽然幽灵鲨误会了她的意思差点弄出事情,但至少人家敢做啊,斯卡蒂这真是有色心没色胆!

(和这种怂虎鲸在一起怎么能把梅雪骗到手?不行,还得是劳伦缇娜,给个心理暗示让她清醒过来算了)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